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谍战:晖计划>第七十章 档案里面的细节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七十章 档案里面的细节

小说:谍战:晖计划 作者:蚁鸣之 更新时间:2019/11/10 0:19:53

回到吉春后,任道远本来想请董处长带自己去见一下钟墨瀚,得到的回复是钟墨瀚去沈杨开春节物资供应保障会了。

回到省厅任道远申请调阅了钟墨瀚的档案。

钟墨瀚出身吉省名门望族,年轻时立志实业救国,早年留学美国学习工商管理,九一八事变后应家族要求返回国内,负责家族商业经营,很快把一个古老的店铺网络整合成一个初具现代经营模式的公司,第一家在吉春开设经营进口产品的大型百货公司。

抗战时期利用留学美国的人脉和关系帮日本人进口了很多美国生产的民用产品和药品,但是他又是一个有民族良知的商人,给国民党提供过不少帮组,甚至冒险给共产党领导的抗联武装组织提供过药品和物资,虽然数量不是很大但是在那种情况下也属难能可贵。

吉春被围前举家冒险迁到哈而彬,这是国民党不能容忍的,一路上几次组织暗杀,在哈而彬市军管会的周密安排下才顺利到达哈而彬。

吉春解放后钟墨瀚为吉春恢复生产、重振商贸做出了巨大贡献,这一次也是他高度负责的态度才让炸药被倒卖这件事被及时被发现,任道远还回档案后慢慢走出市政府,外面的天已经黑了,因为不知道什么时候就要离开,所以任道远也没有会档案室,直接去市局探望已经出院的罗耀宗了。

两人见面寒暄几句后决定去探望还在医院做康复的杜江,听医生介绍由于条件有限杜江颅内的弹头没能取出来,杜江即便完全康复也会终身留下偏头痛的后遗症,听到这些任道远心情很沉重,反而是杜江开朗的笑着劝说他。

三人聊了很久直到护士提醒杜江该休息了,两人才告辞出来,任道远一回到省厅的就被董处长找了过去。

“刚才军工厂那边秦处长来电话说,红星火药厂已经确定送去检测的炸药就是他们今年八月十六号生产的那一批产品,所以两案合并,秦处长希望你尽快赶过去。”董处长说道。

“那就麻烦您帮我安排一辆车。”任道远说道。

“明天早上再出发吧,这两天你够辛苦的了,下午让你休息又跑去查什么档案。”董处长有些不忍的说道。

“没关系,我在车上也能睡着,专列很快就要返回来了,时间紧迫呀。”任道远说道。

董处长见他坚持,也没有在说什么安排了两个老司机轮班开车送任道远去军工厂。

任道远到达军工厂的时候已经接近第二天中午了,秦副处长和军工厂保卫科黎科长陪任道远和司机一起去招待所食堂吃过饭,然后让黎科长送两位司机去招待所休息,拉着任道远就去了招待所内他的房间兼办公室。

“任主任,能够单独进入炸药库房的人都被暂时留在招待所了,这是询问记录,你帮着看看有没有什么线索。”秦副处长一进门就说到,他可是知道任道远用档案破过几个案子的,现在他能做的只是等部里的指纹专家,在换进来的炸药箱子上发现了不少指纹,但是是不是换炸药的人的谁也不敢确定,毕竟如果换炸药的人戴了手套这条线索就断了。

任道远仔细看了一下询问记录,没有发现任何有用的线索。

这几个有机会单独或一起进入炸药仓库的人虽然都有嫌疑,但是没有任何证据的情况下厂保卫处也只是把他们留滞在厂招待所,不让他们随意接触外界和相互说话,这些人虽然百无聊赖的待在屋子里却也没有怨言,毕竟仓库里丢了一百公斤高爆炸药,又莫名其妙的多出来两百公斤黑色民用炸药,谁都知道肯定是有内部人参与的,虽然人人都在心里猜测到底谁是特务,可谁也不敢乱说,这可不是小事儿!

“要不您帮我跟厂里说一下,让我看看这几个人的档案?”见询问笔录没有什么可怀疑的地方,任道远想了一下说道。

“有用吗?军工厂的政审是很严格的,要是有问题根本不会留下的。”秦副处长疑惑的说道。

“试试看吧,如果这几个人中有人有问题的话也许档案里会有蛛丝马迹可循,反正我现在也给您帮不上忙,闲着也是闲着。”任道远笑着说道,他看得出来秦副处长压力很大,所以故作轻松。

“那好!让小刘陪你去找厂领导。”秦副处长说着走了出去把小刘找了过来,让他带任道远去厂部。

军工厂出了这种事厂领导也是焦急万分,丢失的高爆炸药虽然判断说还在厂内,但是万一已经流了出去的话将造成不可估量的巨大破坏,况且现在还是专列即将返回的关键时刻。

所以任道远找到他们把想调阅档案的事儿一说,他们明显一副死马当作活马医的态度,马上安排人陪任道远去档案室调阅这些人的人事档案。

这些人中有一位从部队转业的同志,他原来是部队军械修配所的,因为受伤没能随军南下被分配到这个军工厂工作,任道远首先排除了他的嫌疑。

其他几个人分两种情况,一种是留用人员、一种是工厂后来招录的,不论哪种对他们的政审都是很严格的,每个人的档案都记录的很详细,任道远开始认真翻阅这些档案。

留用人员都是很早就在这家工厂工作的,所以他们的档案甚至可以相互佐证,

任道远看了一遍没有发现任何疑点。

新招录的人员首先有基层组织的介绍,个人自录简历也有外调证明,在厂表现也可圈可点,从档案上任道远也看不出什么疑点。

把这些人的档案看了一遍没有发现任何可疑的线索。

陷入沉思的任道远掏出烟盒准备抽根烟,思考、整理一下思路,划燃火柴后猛然想起来自己是在军工厂的档案室里!一紧张火柴掉了下去,把拿着火柴盒的左手烫了一下,任道远赶紧站起来弄熄火柴。

跌落的火柴虽然烫了任道远的左手一下,其实并没有什么大碍,但是那一下烧灼却让任道远想起刚才翻查档案时忽略的一个细节。

任道远赶紧把那份人事档案找了出来。

刚才看档案的时候任道远也犯了粗心大意的毛病,虽然也看到相关记录却没有认真思考、分析,幸亏那根跌落的火柴烫了他一下!

任道远找出来的是一份体检表,那是给留用人员做全身检查的详细表格,体检记录显示这个叫李佳龙的留用工人左腿下方有一处因为处理不当已经感染的‘烫伤’!还是体检大夫帮他重新清创、上药、包扎的。

这跟罗耀宗之前描述的参加特务培训班培训的特务身上刺青的位置一样!

怎么会那么巧在体检前烫伤小腿肚子?还正好在那个位置!

虽然有了这个发现,但是档案里没有李佳龙长时间离开火药厂的记录,这也是个问题,任道远决定找跟李佳龙熟识的人了解一下情况。

回到招待所任道远没有急于把自己的发现告诉秦副处长,他先找来一直在协助破案的军工厂保卫科黎科长。

“黎科长!您跟住在招待所的这些同志都熟悉么?”任道远问道。

“因为工作的原因跟他们都认识,我是军工厂筹备期间过来的,也参与了留用人员和以后录用人员的政审,我们厂一千多人我跟他们算不上特别熟。”黎科长回答道。

“能不能帮我找几个跟他们熟识的人了解些情况?”任道远说道。

“好的,我陪您去。”虽然认为这位任主任不去询问那些人争取尽快破案,却不务正业的跑去档案室查档案有些不理解,但是人家是上级派来帮助破案的,所以黎科长还是表现的很主动。

“李佳龙是哪个部门的?”任道远边走边问道。

“他就是火药仓库的,这次出事的仓库就是现在住在招待所的几个人在管,其中还有一个是搬运工。”黎科长回答道。

“还有其它仓库么?”任道远接着问道。

“当然,我们厂分工比较明确,不同物资都在不同库房安放,你也知道我们这里的安全管理很严格的。”黎科长答道。

“他们的领导是谁?”任道远问道。

“你刚说的李佳龙就是这个库房的班长,他们上面就是物资科。”黎科长回答道。

“物资科的领导应该对他们很熟吧?”任道远接着问道。

“应该是吧,毕竟在一个部门工作。”黎科长答道。

“物资科领导在么?”任道远问道。

“现在厂里出了这么大的事儿,谁敢擅离岗位?没事儿也都待在厂里。您是不知道,为这个事儿物资科两位科长头发都快急白了!”黎科长说道。

“两位科长谁对他们更了解一些?”任道远问道。

“那应该是周副科长,他也是留用人员,他对原来火药厂的情况更了解一些,我跟张科长都是筹建军工厂的时候才来的。”黎科长答道。

“那我们就先去见周副科长吧。”任道远说道。

“您找我有什么事儿么?”保卫科长把任道远介绍给周副科长后,他小心翼翼的问道。

“就是了解一下现在在招待所的几个人的一些基本情况。”任道远示意他放松一下。

“那您请问!”周副科长恭敬地说道。

“您对李佳龙了解么?”任道远直接问道。

“他是工厂老人了,我们私交还行,他又什么问题吗?”周副科长紧张的问道。

“没什么,别紧张,就是核实一下他的档案中的一些事。”时间紧迫任道远也不准备多绕圈子直接问到关键问题:“我看他的档案出勤率包括火药厂期间都一直很好,我想核实一下那期间他有没有长时间请假的事,你知道即便是这种小事儿也不该隐瞒、欺骗组织!”

“我有罪!我有罪!”听到任道远的话把周副科长吓得不轻,战战兢兢地就要下跪。

“有什么话坐好了说!”黎科长厉声说到,他也感觉到周副科长可能有问题。

“是这么回事儿,当初留用工人的考核指标里有工作表现一项,他说他那次出远门探亲怕厂里知道不要他,就求我帮他把以前的假条烧了、补个假薪条,当时筹备组刚来所有资料还没有移交,我想着这也不是什么大事儿,就按他的要求办了,我真的什么都不知道呀!”周副科长磕磕绊绊的说道。

“黎科长,这个是你们厂内部事务,你带他去厂里找领导那这个事汇报一下,看怎么处理这件事,我先回招待所了。”任道远说道。

“好的!”黎科长郁闷的看着周副科长也不知道说什么好。

任道远回到招待所找到秦副处长,把李佳龙身上的烫伤以及他故意隐瞒曾经外出过很长一段时间这个情况做了详细汇报,然后提出自己的想法跟他沟通。

秦副处长同意了任道远的建议,决定由他来提审。

“李佳龙!公安同志找你谈话!”保卫科张干事在走廊里大声喊到,住在这里的每个人都能听得见,听到只找自己一个人谈话李佳龙不由得心头一阵紧张,他强迫自己镇定下来,打开门跟着张干事来到一间屋子。

这间屋子跟之前找他们谈话时的布置完全不一样,他知道这叫:审讯室!

“坐下!”张干事命令到,然后走到他身后站着,桌后坐在任道远旁边的小刘拿出笔准备做记录。

“知道为什么叫你来了吧?”任道远问道。

“我知道的都已经说过了,确实不是我干的呀!”李佳龙故作镇定的说道。

“那你就先跟我说一下1946年9月份你去了哪里?做了些什么事?”任道远也不跟他兜圈子、直接问道。

“我去关内探亲了。”李佳龙见上来就问这个问题他的手心有点冒汗了。

“亲戚在哪里?叫什么?做什么的呀?”任道远接着问道。

“是我老叔,一个人,我本来想把他接过来住、没成想我去的时候他就病了,没几天就不……不行了!我给他料理完后事才回来的。”李佳龙心虚的说道。

“死无对证!那他叫什么?葬在哪里了?”任道远知道他会狡辩所以也不着急,接着问道。

“叫李茂财,我给葬在来坞城外的荒坡上了,我也没钱,只…只立了块木板。”李佳龙继续按之前早就编好的谎话说道。

“查无实据!去过沈杨么?”这时任道远的问话开始严厉起来。

“去过……没去过!”李佳龙有些慌乱了。

“到底去没去过?”小刘厉声问道。

“去……过。”李佳龙开始有些顶不住压力了。

“住在玛迪尔大旅社?”任道远不再给李佳龙喘息的机会继续施压。

“没!我怎么住的起那么高级的旅社。”李佳龙继续狡辩。

“没住过你怎么知道它很高级?”小刘问道。

“我都是只住小客栈的。”李佳龙不再正面回答问题了。

“你小腿上的烫伤是怎么回事!戡乱救国?你参加的保密局哪一期培训班!”任道远一拍桌子站了起来、连珠炮似的厉声问道。

“我……”李佳龙彻底慌了。

“到这个时候你还不坦白!”小刘适时喝问道。

“我说……我全说!”李佳龙的精神防线彻底垮了。

精神被击溃的李佳龙很快交代了炸药的存放地点,藏在工厂食堂内的炸药被安全起获,被他腐蚀收买的食堂管理员也被顺利抓捕。

不知是由于传话人的口音或者是大意,神不知鬼不觉地换200公斤高爆炸药被李佳龙理解成200斤,头天晚上把100公斤高爆炸药偷偷运到食堂藏好,第二天黑色炸药送进仓库才发觉不对劲,还没来得及等到晚上再偷100公斤高爆炸药,下午接到通知的军工厂领导立即对厂里进行全面检查很快就发现了问题。

随后参与运送炸药负责接应的特务也被成功抓捕。

至此两起炸药失窃案成功告破。

1

第七十章 档案里面的细节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