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谍战:晖计划>第九十二章 声东击西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九十二章 声东击西

小说:谍战:晖计划 作者:蚁鸣之 更新时间:2019/12/3 12:58:02

蔡鸿义觉得搞暗杀没意思,远在台湾的保密局却觉得意义非凡,这天上午从其他联络点转过来的保密局紧急电报,要求蔡鸿义务必暗杀即将到吉春就任吉省政协副主席的颜济沧将军。

本来蔡鸿义看过后就准备跟以前一样阳奉阴违的,但是看到颜济沧将军的目的地是吉春时,蔡鸿义猛地想起郭家富前天来电报讲的一个小道消息:他从小车班司机那里听说,上级有把任道远调到社会部任职的打算!

他命令人找来颜济沧将军履历,看过后想起同在吉春的任道远也是跟600军一块儿起义的,又即将调任社会部,他改变主意了,他要一箭双雕。

颜济沧将军是原东北军将领,西安事变后他们军军长被蒋介石收买,成为“中央军”后一直都被当炮灰使用,淞沪会战中部队被打残后一直得不到整补,颜将军那个师被打残后又担任了全军后卫,撤退到宁都时还剩下不到两千人,宁都保卫战他又被安排留守宁都,最后部队伤亡殆尽,城破前,孤身在两个警卫的保护下从日军部队的缝隙间成功突围而出。

逃到武汉后,也许是感念他率部英勇抗日、也许是对排除异己过于明显的补偿,颜济沧将军被晋升中将衔、担任国防部参议。

抗战胜利后,国民党挑起内战,把600军派去东北的时候以颜济沧将军是东北人、熟悉当地情况做理由,硬把他塞到600军担任副军长,本来是想通过这种掺沙子的做法让他监视600军、分化600军,没想到颜将军居然跟600军一同起义了。

颜济沧将军参加革命后工作热情高涨,全军整训、南下后,他参与指挥了若干战役,年龄大了再加上长期野外行军、打仗,积劳成疾,颜将军的身体状况每况愈下。

前一段时间就因为水土不服生了一场大病,病愈后组织上征求他的意见,他表示一生戎马生涯有些累了,想叶落归根、回东北老家工作,组织上认真考虑后、同意了他的要求,安排他回自己的家乡吉省担任省政协副主席。

现在颜济沧将军已经到达首都,组织上关心他的身体健康,安排他到著名医院做全身检查,不日即将启程返回吉春。

此时的台湾蒋介石集团大有穷途末路之感,刺杀颜济沧将军就是要震慑离岛守将!

保密局给蔡鸿义的电报原文最后一句话:不惜代价、制裁颜逆!

为了更好的完成刺杀计划,蔡鸿义亲自带着情报处邢昊处长、欧阳倩夫妇,别动队汪景年队长、行动队队长谢正刚,大大小小六十多个特务、甚至还有一个新训练出来的狙击手分路来到吉春,分散隐藏起来、等待行动的开始。

来吉春之前蔡鸿义就给郭家富下了死命令,必须搞到吉省公安厅对颜将军到吉春后的安保计划,虽然根据祝玉菡的汇报“轲侬”现在进展极为顺利,但是这种事决不能操之过急,为了让“珂侬”顺利完成任务而不引起怀疑,蔡鸿义还给她们配了一个三人的交通组,专门负责对她们的掩护和情报的传递,蔡鸿义给她的回复是四个字:文火炖肉。

蔡鸿义的命令让郭家富心中十分不满、却又不得不服从,他很奇怪蔡鸿义为什么不抓紧把梁忠喜拉下水,他那个位置取得这种情报就是探囊取物,而自己却要费尽心思、小心翼翼,稍不注意就有暴露的风险。

好在郭家富一直小恩小惠的刻意笼络部下,跟大家打得火热,社会部侦察科用车勘察行动线路回来,郭家富当天晚上就把参与这项工作的司机们请到一起,用工作辛苦、慰劳大家的名义在食堂加几个小炒,弄几瓶酒、拿几包好烟聚餐一顿,因为郭家富以前也经常这么做,所以没有任何人怀疑他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目的。

酒酣耳热之际郭家富随口问一下今天跑了多少路、走的那条道儿、那位社会部领导带的队、中午有没有吃上热饭、中途有没有什么新鲜事儿、火车站那边现在堵车还严重么、交警是不是还敢拦咱们的车。。。虚虚实实的各种问题问完,基本上郭家富就可以确定社会部那边勘察的什么行进路线了,等到社会部侦察科最终确定走那条路的时候肯定还会请领导走一趟,所以市内安保线路郭家富基本可以确定了。

唯一让他焦虑的是侦察科还要车出了一趟城,据司机回来以后抱怨说,他们先是从吉春出发走小路、抄近道去了吉春前面的吉春火车南站,从那里走大路绕道往吉春回,没到吉春又掉头往吉春火车南站前面的松阳火车站,但那里后简单吃了点东西就又往南走到了松阳火车站前面的安农县火车站和更远的榆林沟火车站,这才又绕道返回吉春,整整跑了一天啥也没干,汽油是国家的也不带这么浪费的!

这也就是说侦察科还有让颜将军提前下车,坐汽车进吉春的预案,这可就难为郭家富了,勘察了四个火车站,不论从哪个火车站提前下车后、都不是只有一条道回吉春,这可难为死郭家富了,最后他把掌握的情报通过死信箱传递给张贵福,想让他用电台汇报给蔡鸿义,说城外的线路他实在是没法打听了,让蔡鸿义自己想办法。

郭家富不知道,狡猾的蔡鸿义已经把张贵福的电台调到身边了,沈杨那边的电台一部都没有带过来,借此欺骗公安、麻痹公安,让他们以为蔡鸿义目前还在沈杨,用这招声东击西让吉春公安放松警惕。

“你们看看这份电报。”收到手下从吉春城内取回来的郭家富的情报,蔡鸿义也没有什么好办法,只好把两个智囊欧阳倩、汪景年和有实战经验的葛勇辰找了过来,如果颜将军真的是提前下车、从城外公路进吉春的话、就需要葛勇辰的意见,蔡鸿义说着把电报递给他们仨。

“总座这保密工作做得可真够好啊,这条线一直埋在吉春?”欧阳倩有些不满的说道,这种暗桩应该是归情报处管的。

“他不是咱们保密局的人,我是花了大价钱才请到他帮我们提供这次急需的情报的。”蔡鸿义半真半假的说道。

“不管这个人是谁,他的心思还是很缜密的,我觉得这个情报可信度很高。”汪景年就事论事的说道。

“共党可真不嫌麻烦,接个人都搞得这么复杂。”欧阳倩说着把电报递还给蔡鸿义。

“是啊!共产党能成事跟他们一贯的认真、谨慎是分不开的,这一点尤其值得我们学习!城内的这两条线路我们先不用管它,毕竟没有最终确定,现在最关键的是他们如果让颜将军提前下火车,用汽车往吉春送我们怎么应对。”蔡鸿义说着把目光投向葛勇辰。

“只要公安护送的人马不超过一个排,我们这次带来的弟兄再加上强大的火力配置,我们可以完胜公安,关键是需要提前知道他们走哪条路,然后找到合适的路段设伏、打他们一个措手不及!”葛勇辰从军事角度分析了刺杀的可能性,一副跃跃欲试的样子,毕竟他已经把行动队的人轮训了一个遍,急于在蔡鸿义面前露一手。

“问题还是在于情报的及时和准确性。”汪景年说道。

“反正现在你留在基地也没什么事,你带个人去趟趟那几条路,每条路那个地段适合设伏先确定下来,以免到时候手忙脚乱的。”蔡鸿义看着葛勇辰说道。

“好!我现在就去。”葛勇辰站起来说道。

“等一下!”蔡鸿义好像突然想起什么似的思索了一下接着说道:“你带行动队特勤组的吴玉梅副组长一起去,假扮夫妻,这样路上不容易引起怀疑,找王处长多要点经费,就说是我说的!”

“这。。。谢谢总座!”葛勇辰听出来蔡鸿义这是看破自己那点小心思了,借着这件事帮自己公私兼顾呢,他怕别人看出来自己内心的小兴奋,扭捏的说完赶紧走了。

“这家伙还会害羞?”汪景年调侃道。

“说正事!有没有办法能查清公安最后能走那条路?”蔡鸿义不客气的说道。

“要不然在每条道上都安排眼线,只有公安一经过马上报告?”汪景年胡乱献策道。

“不行!我们的机动能力太差,到那个时候即便知道他们走那条道也赶不过去。”蔡鸿义没好气的说道。

“要不然就在每条道上都设伏?反正我们的装备比公安强。”汪景年继续说道。

“以共党的谨慎态度看,如果颜将军提前下车走公路,派去保卫的公安绝对不会少,就算葛勇辰帮着训练了一段时间,我们的战斗力、战斗意志跟公安还是没法比,全力以赴都没有百分之百的把握,还分兵?”这回蔡鸿义的语气更不好听了,汪景年吓得不敢再说什么了。

“汪队长这不是也是着急么?”欧阳倩替汪景年辩解道。

“我也没说什么嘛,就是有点着急上火,汪队长别往心里去啊!”蔡鸿义也觉得自己的无名火撒的不应该,赶紧解释一句。

“不能为总座分忧,惭愧呀!”汪景年哪儿敢跟蔡鸿义计较,赶忙说道,同时给欧阳倩一个感谢的眼神。

“总座!我记得您说过,去年吉春公安剿灭咱们在吉春当地的潜伏组织时,吉省公安把缴获的一台轿车跟个宝似的献给吉省省委?”欧阳倩接过蔡鸿义递过来的烟说道。

“是啊,那帮穷酸货把个带暖气的小轿车当成个宝!”蔡鸿义先帮欧阳倩点上烟、自己也吸燃烟卷后酸讽到。

“这么来看吉春城内这种高级轿车并不多,公安去接颜将军的总不能用卡车吧?”欧阳倩讲到这儿就停下来了,办法还是总座亲自想出来好,这样才能体现出总座的睿智嘛。

“你是说。。。。。。。只要提前知道这些适合用来迎接贵客的高级轿车那天的目的地,就能判断出他们返程所走的路线!”蔡鸿义边想边说道。

“总座英明!”汪景年、欧阳倩同声说道。

“这种车数量不会太多,只要方法得当还是应该能得到准确情报的,而公安肯定想不到我们会这么刺探情报。”汪景年这回总算找到可以表现一下的机会了。

“而且颜将军一行家人、秘书、随从不会少了,所以为显得尊重他,最少也要三四台高级轿车,也许还会备一台应急,这样一来情报的获取面就更大了,反正同路、只要知道一台车的目的地就够了,您的内线风险几乎可以忽略。”欧阳倩接着分析道。

“好!就这么安排。我上回跟嫂子说的事儿、您真不准备再考虑考虑?”蔡鸿义看着欧阳倩说道,他之前跟她提过要提拔她做情报处副处长的事,被欧阳倩当场否决了。

“算了吧,还是给我们家老邢留点面子吧。”欧阳倩道。

“那好,我也不勉强您,今天的事就议到这儿,出去了记得保密。”蔡鸿义还是小心驶得万年船的叮嘱了一句。

“总座放心!”汪景年、欧阳倩同声答道,说完就准备走。

“嫂子,您等一下,昨天他们进城给我带回来几条烟和牛肉干,我给您分点儿。”蔡鸿义说着转身进屋去了。

“不用了,谢谢总座美意!”欧阳倩喊道,旁边的汪景年十分尴尬,走也不是、不走也不是。

打发走欧阳倩、汪景年,蔡鸿义拟好给郭家富的回信派人送了出去。

接到电报的郭家富暗叹自愧不如,按蔡鸿义说的这事儿对他来说也是举手之劳。

郭家富首先偷偷给小车股的王股长的水杯里放了些药,这种药溶于水后无色无味,但是却能让人得一种怪病,身上忽冷忽热像是发烧一样,这种药一般医院验血也发现不了,这样小车班的汽车钥匙就顺理成章的全都拿到郭家富手上了,吉省公安厅现在正好就有一台带暖气的高级轿车,宋厅长和石政委都没有用这台车,是专门用来做迎来送往的接待工作的,不管其他车辆从哪里调、这台车肯定会用!

0

第九十二章 声东击西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