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历史架空>《西汉十二帝之开国皇帝》>第五十八章 我去会会沛令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五十八章 我去会会沛令

小说:《西汉十二帝之开国皇帝》 作者:原野粗犷 更新时间:2019/11/22 20:41:34

第五十八章我去会会沛令

吕雉最近一直处于恍惚状态,晚上一直睡不好觉,一闭眼,满脑子都是关于刘邦的事情。下地干活,忘记带工具,甚至把刘盈背在身上到处找刘盈,找不着刘盈着急得团团转。

吕嬃看着姐姐这副状态,不放心,白天,一直陪着吕雉。

吕雉和吕嬃说话三句两句,就说到刘邦身上。吕嬃对姐姐说:“姐夫,是见过世面的人,有担当,有办法,朋友遍布天下,一切事情他都会有预防,我们不需要为姐夫整日提心吊胆。”

吕雉说:“平常,我也这样安慰自己,但就是心里不踏实。总觉得你姐夫遇到了过不去的坎。你看,130名民夫,就他一个人押送。要是半路上,这些民夫联手来对付你姐夫,这有多么危险!”

吕雉这样说,吕嬃也不安起来!

吕嬃说:“我们有什么办法帮助姐夫吗?”

吕雉说:“什么办法也没有!我们既不知道你姐夫在哪里,就是知道你姐夫在哪里,我们又能做些什么呢?我们只能在家里干着急!”

吕嬃说:“要不让樊哙出门去寻找姐夫!”

吕雉说:“让樊哙哪里去寻找你姐夫呢?”

吕嬃说:“沿着去咸阳的大路寻去,万一能找到姐夫呢?”

吕雉说:“找到你姐夫又能怎样?”

吕嬃说:“如果找到姐夫,就让樊哙跟着姐夫,为姐夫作伴!”

吕雉说:“想法是好的,办不到!”

吕嬃说:“要不,我回家找樊哙去,让他过来商量,我们应当怎么办?”

吕雉说:“不去了!我一个人苦熬着,就算了,不能让所有的人为你姐夫担惊受怕!”

吕嬃说:“我们是什么人?我们是亲姐妹,姐姐有苦难,我们能坐视不管吗?再说,我们两个都是女的,樊哙好歹还是个男人,应该比我们有办法!”

说樊哙,樊哙就真的过来了!

樊哙急匆匆地跑进来了,他边喘气,边急促地说:“姐姐,你快出去躲躲,沛令派差役抓你来了!”

吕嬃慌张起来!

吕雉坐着不动,慢慢说:“按照这样看,你姐夫跑了!”

吕嬃慌张地问:“姐姐,怎么知道姐夫逃跑了?”

吕雉说:“要不是你姐夫逃跑了,沛令怎么会派差役来抓我呢?”

樊哙说:“我们现在不讨论这些,现在最要紧的是你找个地方躲躲这风头。”

吕雉仍然不慌不忙地说:“我为什么要躲起来?我要会会这沛令,看他能把我怎么样?”

吕嬃胆子小,十分害怕,拉着吕雉站起来,并说:“你从后门出去,找个地方藏起来,我带着鲁元公主和刘盈回我家,让樊哙在附近蹲着观察动静!”

吕雉说:“是祸躲不脱,躲脱不是祸。我要会会沛令,弄清楚你姐夫到底是逃跑了,还是被他们关起来了。弄清楚情况后,我好做安排。”

樊哙说:“姐姐一旦被差役抓走,到哪里去打听三哥的下落呢?最好的办法是先躲起来,然后慢慢打听三哥的下落!”

吕雉说:“沛令派差役来抓捕我,他应该知道你三哥的下落。这样我更加要去会会这沛令,让他告诉我你三哥的下落!”

樊哙说:“这样做,太冒险了!再说,你就怎么知道沛令会告诉姐姐三哥的下落呢?”

吕雉说:“这个险,值得我去探看究竟!沛令不告诉我你三哥的下落,我有办法对付他!”

樊哙说:“一旦沛令把姐姐抓去,关进死牢怎么办?”

樊哙说:“牢房里,很多狱卒都是你三哥的朋友,他们会帮助我的,不需要你们担心!”

樊哙说:“我认为,还是先躲一阵子再说,说不定三哥会托人带信来找姐姐。有了三哥的信息,我们就有了办法。姐姐何苦现在一定要去会会沛令呢?”

吕雉说:“我也猜想,你三哥走了,肯定不放心我们。一旦安定下来,肯定会派人来见我们,告诉我们应对的办法,可我就是等不得了,多等一刻我都很难熬!”

樊哙说:“姐姐不是说过吗?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

吕雉说:“我也这样想过,但是现在的情况太突然了,我必须迅速知道你三哥的下落,及时做好应对策略!”

樊哙与吕嬃听后都不做声!

吕雉催促樊哙说:“你们带着鲁元公主和刘盈尽快离开这里,我在家里等他们。”

樊哙说:“让你一个人在家里,我们放心不下!”

吕雉说:“这没有大了不得的事情。有些事情只有自己不怕,你才会应付自如;你自己胆怯了,反而会不知所措。你放心,我有办法应付他们。”说完,推着吕嬃他们走了!

吕雉重新坐下来,心里反而十分平静!

吕雉想:沛令派差役来抓自己,是否是想拿自己作人质来要挟刘邦?在没有抓到刘邦之前,沛令不敢把她怎么样?

这一点,吕雉不担心。吕雉担心的是沛令以卑鄙、恶劣的手段逼她就范,做他的小老婆。吕雉提醒自己,得提放沛令这个小人的肮脏手段。

捕头在里长的引导下,进了家门。里长指着吕雉说:“这女人就是刘邦的老婆,叫吕雉。”

捕头说:“先把她捆起来!”

吕雉愤怒地说:“我一没有偷,二没有抢,三没有犯法,你凭什么捆我?”

捕头说:“你没有犯法,你丈夫刘邦犯了弥天大罪。先拿你是问。你不要反抗。反抗,只有你吃亏的。你不反抗,我念你是个女人,我不会为难你。捆绑你也只是做做样子。”

吕雉说:“我男人到底犯了什么罪?你们应向我说明白。”

捕头说:“到了衙门,自然有人给你说明白。”

周勃十万火急地往吕雉家中奔去,快到吕雉家时,周勃突然想到,让吕雉一人上芒砀山,这兵荒马乱的,太不安全了,应该有个人护送。由谁护送呢?周勃马上想到了樊哙,认为樊哙护送吕雉上芒砀山最合适,于是周勃又折转身去了樊哙家。

周勃慌忙闯入樊哙家,樊哙与吕嬃正在唉声叹气,见周勃进来,两人连忙起身迎接。

周勃不知樊哙夫妇如何叹息,问:“你们怎么这样垂头丧气呢?”

樊哙又叹了一声,说:“你不知道,沛令派差役来抓吕嬃的姐姐,我们劝她离开这里,到外地去躲一躲,她不听,我们由此着急!”

周勃问:“差役到了什么地方?”

樊哙说:“估计这会儿,差役已经进了三哥家里去了。”

周勃愣在那里不做声!

樊哙问周勃:“你到我家里来有事吗?”

周勃立即清醒过来说:“卢绾让我来通知你们,让吕雉上芒砀山,说是三哥已经上芒砀山了。三哥担心吕雉的安全,让吕雉先到芒砀山躲一阵,过了风头再说。”

樊哙说:“你早一点到就好了,现在吕嬃的姐姐说不定被差役都带走了,怎么办?”

周勃说:“还能怎么办?你和我赶快到三哥家里看看,如果吕雉还在家里,我们就立即带着吕雉走。如果吕雉被差役带走了,我们就赶到沛县,去见萧何他们,一起想办法!”说着,拉住樊哙往外走!

周勃与樊哙火急火燎赶到吕雉家门口时,见差役押着吕雉走出来。

吕雉双手被捆着,见到周勃,主动与周勃打招呼,问:“周勃,你怎么这个时候过来了?”

周勃一时不知如何回答!

周勃既不敢当着差役的面,告诉吕雉三哥上了芒砀山;更不敢当着差役的面,告诉吕雉,三哥带信来让你上芒砀山躲一躲。周勃痴痴站在那儿!

吕雉说:“周勃,你怎么像个木头人,一声不吭!”

周勃嗫嚅着嘴巴,还是没有吐出半个字来!

吕雉看着傻乎乎的周勃,猜想周勃一定会有什么事情告诉她,就对周勃说:“你有什么话,就当面告诉我!”

周勃想,要告诉你的话,能当着这些差役的面说吗?

周勃越想越着急!

吕雉比周勃更着急,跺着脚说:“周勃,有话就说,不能像木头一样,蹲在那儿,一声不吭!”

周勃嗫嚅着嘴巴,嘴里咕咕地嚷过不停,就是不知在说什么!

吕雉说:“你这个周勃,真是急死人!”

樊哙站在旁边,也不知如何对吕雉说!

吕雉看到樊哙,对樊哙说:“周勃来干什么?”

樊哙也嗫嚅着嘴巴,就是不知怎么说!

差役说:“没有什么话说,就不要在这里磨蹭,我们要赶到沛县去见沛令!”

周勃听说要把吕雉带去见沛令,惶恐不安,向吕雉面前走了两步!

吕雉见周勃向自己走来,知道周勃有话要说,可能不能当着差役的面说,也向周勃那边走了两步。差役拦住说:“有话当面说,不要交头接耳!”

周勃又愣在那儿,不知所措!

吕雉也愣在周勃面前不是如何是好!

两人僵硬地站在原地,一动不动!

差役说:“这里不是你们倾吐私情的地方!”并推了吕雉一掌,对吕雉说:“我们没有时间陪你们俩在这里拉拉扯扯,眉来眼去,快点走吧!”

吕雉在差役的驱赶下,一步一回头地向沛县走去!

周勃望着远去的吕雉,无可奈何地对樊哙说:“你回家收拾一下,我们尽快赶回沛县!”

0

第五十八章 我去会会沛令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