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凤凰东南飞>第五回 天下江山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五回 天下江山

小说:凤凰东南飞 作者:吴梦芹 更新时间:2019/10/14 9:38:28

大不列颠占领的地方后来叫——香港。

在帝国登岛前,岛民不过三千余人,谁也想象不到这个荒岛会有怎样的未来……

清廷的想法,估计也是认为,一个荒岛而已,割让也不足惜,甚至,还有人无法理解洋鬼子是怎样想的,广州不要,要香港。

查理喝着酒,与酒铺老板、完颜森说着这些典故,完颜森道:“朝廷还蛮不要脸的!”酒铺老板笑道:“老佛爷不都说宁赠外邦,不予家奴吗?不要脸不奇怪。”

完颜森是满人,不敢轻易在汉人面前表态,只叹息一声。

酒铺老板道:“你和那什么会是怎么的?”

查理笑道:“那个什么会,你一定听说过。”

酒铺老板道:“什么会?”

完颜森脱口而出:“不是天地会吧?”

酒铺老板瞪大了眼,查理笑着低声道:“正是天地会!”

箫声停歇了阵子,又吹奏起来,酒铺里的客人也陆续散了,只剩下他们三人和外边的吹箫人。

查理道:“我从扶桑回国,遇到了海难,幸好被一艘商船所救,他们在南洋做生意,实际上,隐藏的身份则是天地会成员。”

酒铺老板笑道:“也就是朝廷口中的反贼。”

查理道:“哈哈,朝廷眼中的反贼现在只有太平军。”

完颜森也听闻了些太平军的事迹,感叹道:“看来又要天下大乱了。”

查理道:“有乱才有治,不是么?五百年必有王者兴,李中堂也说了,当下正是三千年未有之大变局,我们很幸运、也很倒霉地遇到了。”

完颜森一头雾水,酒铺老板大有深意地道:“谁说不是呢?但,孝礼,你不会认为自己就是那个王者吧?”

查理道:“我当然不是。我几斤几两心头还是有数,但那个人已然出现。”

酒铺老板道:“在何处?”

查理道:“我曾与他在香港有几面之缘,据说,他现在去了日本,因为吃了李中堂的闭门羹。”

酒铺老板失笑道:“是不是王者言之过早,总之呀,伯父托我照顾你,我希望你别出事,要不然断子绝孙了,我如何向伯父交代。”

查理道:“哈哈哈,男子汉大丈夫,生当作人杰,死亦为鬼雄,我自从到处看了看,早已抱定了决心,哥哥且放心。”

正说着,箫声戛然而止,却响起了刀兵之声

三人循声而去,但听兵刃交击,当啷不绝。夜影重重,兵器的光芒却把天地映照得透亮,亮如雪,亮得像是月光,甚至比月光还要亮。

查理从腰间摸出一把枪来,酒铺老板说道:“你做什么?”查理道:“有备无患。”他们在一个土堆旁,距离拼斗的三人不过十来米,那三人显然无暇顾及他们,这也说明了此番相斗,并非切磋武艺,而是生死拼杀。

月照之下,他们看清楚了其中一人正是刚才独自在外的孤客,斗笠遮住了他的面颊,但挡不住他凌厉的眼神。另外两人也是短衣劲装,动作太快,看不清他们的容颜。

三人激斗正酣,令人眼花缭乱。

三个人,三把刀,一番争斗,让天地都被刀网密布。

孤客忽然说道:“来吧,鬼蜮双雄,让我见识见识你们的‘亡命鬼刀阵’!”

鬼蜮双雄森然狂笑道:“你要找死,就怪不得我们了!”

说着,双刀脆然作响,形成了城墙一般的刀网。完颜森、查理、酒铺老板目瞪口呆。

孤客道了声好,刀锋翻转,如同捕食的鹰鹫,杀将而去。

完颜森少年时曾听闻江湖侠客的奇门绝技,心想习练武术,不过强身健体,多一点防身技能,再厉害也达不到传说里那种出神入化的地步,今番一见,直接颠覆了他生于人世五十余载的盐米经验。

刀声间隙,孤客喝道:“鬼蜮双雄,你我井水不犯河水,此番是为何来?”

鬼蜮双雄齐声道:“明知故问,装模作样。”

孤客道:“且看我的‘弹刀九击’!”

他屈指弹在刀背上,刀的一招一式径自绵密起来,仿佛九招九式同出,直把鬼蜮双雄的亡命鬼刀阵击破了一个大窟窿,鬼蜮双雄不敢置信,再起刀阵,刀刀致命。

孤客长刀更不迟疑,弹刀催发,如同瀑布奔腾,鬼蜮双雄为其所慑,匆匆对视一眼,暗道我命休矣,惊魂之际,一把长剑忽然在三人面前一晃而过!

亡命鬼刀阵就此被破。

因为长剑略过时,他们的刀已经落在了地上。

孤客的刀也顺势收回。

鬼蜮双雄强自镇定,压着嗓子齐声道:“来者何人?”

来者一人一剑,秃头白袍,正是完颜森见过的白衣僧,看他安然无恙,完颜森心底松了一口气。

白衣僧对孤客道:“杨兄,可否将这两只恶鬼交与贫僧?”

孤客道:“大师,我的事你就别插手了。”

白衣僧道:“杨兄,你的事不就是我的事吗?”

鬼蜮双雄齐声道:“姓杨的反贼,现在还要装蒜吗?”

孤客冷笑道:“满清走狗,占我汉家山河,竟然口口声声叫起反贼来了。”

鬼蜮双雄依然齐声道:“天地会,长毛党,义和团,小刀会,与朝廷为敌的,尽是反贼。”

白衣僧道:“两只小鬼还是滚吧,贫僧念在我佛慈悲,留你们狗命。”

鬼蜮双雄怒哼一声,说道:“那我们可就走了。”话音落时,人已远去。

白衣僧看向孤客,笑道:“杨兄是在等我么?”

孤客朝白衣僧行了个合十礼,道:“杨破军在此久候多时。走吧,大师,那边有个酒铺,我们边喝边聊。”

白衣僧哈哈大笑,看去土堆处,说道:“老板,弄点酒肉来!”

酒铺老板、完颜森、查理面面相觑,酒铺老板说:“大师请!兄台,请!”

杨破军也不理他,携着白衣僧的衣袖去往酒铺。

夜风凄恻,月白清冷,酒旗迎风招展,犬吠扰醒清梦,而此刻几人,却还未入梦。

杨破军和白衣僧坐一桌,查理和完颜森坐一桌。

酒铺老板上了酒菜,酒是粗劣的烧刀子,菜是野菜,还有一盘肉,也不知道是什么肉。

杨破军道:“大师,家兄有命,让我西来迎候,没曾想朝廷先得了消息。”

白衣僧倒酒入碗,与杨破军碰了碰,道:“杨兄,贫僧有句话,不知当讲否?”

杨破军道:“大师说就是。”

白衣僧道:“贫僧想问,太平军现在情况如何?”

杨破军道:“攻城略地,已收复半壁江山,假以时日,汉室即可复兴。”

白衣僧道:“是么?”

杨破军道:“那是自然,大师不信?”

白衣僧道:“不是不信,那贫僧再问,洪先生、杨先生可还好?”

杨破军道:“天王坐镇天京,东王运筹帷幄,天朝如日中天。”

白衣僧道:“如此甚好,只希望我所听闻到的不是事实。”

杨破军道:“大师听闻了什么?”

白衣僧道:“不过是些野史传闻,不足为信,杨兄,我们许久不见,不醉不归!”

两人把盏痛饮,直至东方放白,方才离去。

0

第五回 天下江山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