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我在战争中过得挺好>第十四章 这不是死亡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十四章 这不是死亡

小说:我在战争中过得挺好 作者:以梦之名 更新时间:2019/11/8 14:40:49

我摇摇欲坠的走向芭楠,我真的不知道自己还能坚持多久,身体仿佛已经被掏空,流血,疼痛,麻木,逐渐空白已经让自己慢慢失去知觉了,看到芭楠躺着地上,我弯腰去拍醒她,弯腰一个简单的动作却让我疼入脑海,我弯着腰轻轻拍了几下芭楠,口里先吐鲜血,然后口里又喷血,脑袋嗡鸣着响,来不及瞬间倒地扎进她怀里,晕厥过去了。

在遥远的太平洋西端彼岸,一栋高端商务大楼里一间独立奢华办公室的椅子上,一个中年男子狠狠掐灭手里的雪茄烟,因为他刚才挂断了一个电话,他损失了一名手下,沉默不语他在认真思索:一个男子竟然能让球防部(全称M帝国全球防御部)几位大佬聚在“座星”号一起研究他,并且找到他鹰之队队长,事情并没有他想得最开始那么简单,而且他得到的信息只有一个条——“你的瓦郎被干掉”。

他突然恍然大悟,回忆他哪天走进会议厅时,不经意的看到前排坐着的一个大佬与其他大佬所穿的軍装有明显的不一样,其他将官服饰都是肩上扛星,而这个将军的服饰肩上却是镶着骷髅头,背后散发的气场都让他望而胆怯,因为在M帝国特种部队流传着这样一个传说,从炼谷里爬来的野兽都是来自地狱的恶魔,极少人知道炼谷存在,这些人要么是地位极高的统治者,要么就是已经黄泉路上的冤魂野鬼,没有人能一夜可以屠杀一个国家,而炼谷的人可以做到,而传闻是炼谷每一个人都能做到,他不敢往下想。

他拨响了桌面的卫星座机电话,电话里响了几下,话筒里传来声音“老大,我在科伊拉战争前线享受刺激战场,你什么时候要过来吗?”电话里还传来一阵一阵的枪击炮火声,中年男子说道“乔恩达斯,你马上联系迪维娜,待会情报卫星会给你一个地理坐标,去解决一下这只老鼠”话筒里传来“老大,不用了吧,我一个人就可以解决掉,你也知道迪维娜那头疯鹰疯起来我是管不住的呀”中年男子没有心情显然还有点生气,对着电话吼到“那只老鼠已经把秃鹰都干掉了,不想你的小命就此挂掉,必须和疯鹰好好配合,是对你的安全保障”然后就愤怒的挂断了电话。

在科伊拉战场上,这个叫乔恩斯达的军官正在领着一队雇佣兵激战科伊拉某个城市巷道,他手腕上的卫星电话手表却滴滴嗒的闪着红光,他与不耐烦接收,他得赶紧结束这块城市巷战,然后按照鹰头的意思,找到“疯鹰”迪维娜,一起联手去手机上的定位把这只老鼠解决掉。可是在他觉得,这个城市里有太多的垃圾要清除掉,他端着枪疯狂的扫射,好像就在战争游戏世界里,无情的扫射这游戏世界一样。

黑漆漆的夜里,我迷迷糊糊的感觉身体像被什么东西拖拉着走一样,身体在沙漠沙子上摩擦,极为缓慢地一步一步拉着我往前走,可是我只有浅薄的意识,身体已经僵硬了血液凝固带着一丝微弱的气息,压根动都动弹不了,只有思维在胡乱的凤舞吧。

又是这个奇怪的梦境,整个人飘在浩瀚星空中,我不知道是不是死亡前的预兆,但我内心始终呐喊着很奇怪的两个字“方向”充满虚幻得不能再虚幻。感觉魂魄被挂在某个星空一样,但是又觉得无比轻松,整个浩瀚的星空无边无际,充满了好奇而又迷茫,我想张开双手拥抱这一切,同时心中呐喊“方向”两个字仿佛就要冲出我胸膛是那么的强烈,但没有痛楚,也没有触感,只有微弱的我在努力挣扎想睁开双眼,也许这就是一个梦境吧,但是意识它又那么的清晰。

什么都好,就是不能睁开眼睛,突然意识到这不是幻想,而是真实存在的,因为整个星空开始随着我心而动,开始缩小,又无限放大,我也有了疼痛,开始挣扎,我想大声的喊出声来,但是嘴巴好像被强行粘住喉结被卡住一样,疼痛越来越剧烈,星空在逐渐慢慢消失,在遥远的某个方向透露出一点微光,我没有听觉,只是痛觉越来越强烈到麻木,微光在靠近,也越来越近,疼痛有些减少,微光也随之越来越大,星空也越来越明亮得赤炎一片,覆盖这周围的一切,我也好像掉入白洞一样无比的深渊,大脑恢复了空白,仿佛一点一点的沦落掉。

突然一种深入骨髓的疼痛冲上云霄,脑海中的空白爆发,生命就像恩赐的知觉和痛觉一样,能张开口,“啊...”的一声,整个人都在爆发和苏醒,脑袋依然疼痛得像爆炸一样。

我不知道撞到在什么东西上,但是听觉回来了,我听见乒乒乓乓的一些东西掉到地上,我瞪爆眼球,大汗淋漓,气喘吁吁,坐立在一张不算是病床的床位上。我不知道我在那里,但我看见我身体左部伤口**上,还掐着一把医用止血钳,里面鲜血还不停的流。

一个戴白口罩装扮像医生的人躺在地上惊讶的看着我,他身边还有散落的各种东西,我旁边芭楠呆若木鸡的看着我一动不动,我看了看她,她手里还拿着为我擦汗的布巾,再看看自己,全身上下基本都被白布包裹,现实版的木乃伊标本,再看看周围,到处放满了各种动物类型的笼子,我回过神来,瞬间警惕起来,这里肯定不是在医院里。

我相信芭楠,“我这是在哪里?”我转过头去虚弱的问着芭楠,芭楠好像还没有缓过神来。在地上躺着的戴白口罩的医生缓缓站起来,拍拍身上的尘土,摘下口罩,一个普通的伯阿拉中年男子,用伯阿拉语说道“你不要问她啦,她这一夜已经累得筋疲力尽了,你这是在兽医店里”芭楠低下头看着我,眼神里充满了歉意,我不喜欢她那黑黑的面纱,但我也能看出她真的已经疲惫不堪了。

0

第十四章 这不是死亡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