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大商盛世之龙吟凤哕>第六章 祈雨在圜丘 田猎险象生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六章 祈雨在圜丘 田猎险象生

小说:大商盛世之龙吟凤哕 作者:章小飞鱼 更新时间:2019/10/13 19:29:25

北蒙王宫,商王小乙正与群臣议事。朝堂之上众卿云集,分列东西两班,东侧以冢宰甘盘为首,依次是史官、卜官、祝官、太师等内廷官员;西侧以大将军鲁笪为首,依次为各营大将、司工、司啬、牧正、兽正、酒正、国老、各方国侯伯等外廷官员。

商王小乙启言道:“众卿,连月以来,我大商与淮夷作战,互有胜负,一直不能克定,幸得大将军鲁笪率众将浴血奋战,于昨日逐淮夷于淮水之南,淮夷已上表称臣。一干众将士,均有封赏!”

鲁笪代表众将出班谢恩:“全仗大王威严,末将等不敢居功。”

小乙目视群臣:“众卿各守一方,各司其职,甚是辛苦,孤心铭感。今日召众卿朝堂议事,可拣紧要的奏来!”

堂下,子产对甘盘使了一个眼色,甘盘会意,出班启奏:

“我王在上,今岁豫州境内,自春徂夏,滴雨未降,倘本月再无甘霖,恐将颗料无收。

臣思往事,我祖成汤执政,大旱七年,汤王占卜,需用人祭,上天才会降雨,汤王不忍,乃自穿麻衣,身披茅草,驾白马之车,往桑林求雨,汤王坐在柴草之上,命人焚火祭天!

眼见大火及身,忽尔天降大雨,万民欢腾,欣赏若狂。目下我豫州大旱,我朝应敬天法祖,向天帝祈降甘霖。臣于昨日占卜,天帝谕下,命我等于本月庚辰日举行祭天仪式,风雨雷电诸神方可就位施雨。”

“甘卿既为我朝大祭司,此事当依卿奏。然孤近日亲征淮夷,鞍马劳顿……”一想到要在祭天仪式上下跪七十多次,叩头二百多下,小乙面露难色。

“臣已替大王计划,大王以往祭天都是亲临,料想天帝亦能体谅,古法已有之,若大王不能亲临,亦可由亲王、王子代祭。王子之中,以长幼为序,臣以为可由子产替您率百官献礼。”

小乙顿生悔意,代商王祭祀这样一个提高政治影响力的大好机会,本该首推子昭,可惜让甘盘抢了先,落于子产身上。甘盘乃当朝冢宰,又是贞人集团的首领,当朝贞人、巫师、卜官、医官皆在其麾下,可以说甘盘握有大商王朝的神权,他的话颇有份量,不好当堂驳回,只好顺势而言:

“准卿所奏,现命你为大祭司,主持祭祀一切事宜,命子产为主献,率群臣敬献爵帛牺牲于天帝,祭祀大典于庚辰日举行,百官斋戒沐浴七日,不得有误!”

“谨遵王命,臣等定不辱使命!”群臣齐声道。

庚辰日卯时,北蒙西郊圜丘。子产代商王小乙率百官至祭坛祭天祈雨。

子产身穿大裘,内着饰有日月星辰及山、龙等纹饰图案的礼服,腰间插大圭,手持镇圭,立于圜丘东南侧。

众官打着五色羽毛的旗子,头上插着彩色的羽毛,披皮衣,穿素服,系葛带,拄榛杖。乐工们准备好了鼓、磬、钟、管、琴、瑟等乐器,巫女身着舞衣在祭坛东侧就位。

观礼的臣僚百姓皆身穿黄衣、头戴黄帽静立于观礼席。整个圜丘气氛威严而肃穆,所有人都在等待祭天仪式的到来。

大祭司甘盘登上祭坛逐项主持祭祀大典。

陈设完毕,献官、执事行四拜礼,盥洗,就位,执事焚香。

迎神,奏乐。子产率百官行四拜礼迎神。鞠躬,拜兴拜兴拜兴,平身。

奠帛、行初献礼,奏乐。引賛引献官诣盥洗处,再到酒樽所,此时司樽为所有捧爵者斟酒,捧爵者、抬牲者及捧帛者迅速到神位前东侧肃立。

初献官来到神位前跪奠帛,奠爵,奠牲,俯伏兴,平身。乐止,众官皆跪,读祝,读毕继续奏乐,众官俯伏兴,平身。

亚献官献爵,献牲。终献官献爵,献牲。饮福受胙,奏乐,初献官到位,跪饮福酒,受福胙,俯伏兴,平身,复位。执事捧胙出,众官再拜:鞠躬,拜兴拜兴,平身。

乐工奏乐,巫女六十四人为《桑林》之舞,歌队唱曰:“土反其宅,水归其壑,昆虫毋作,草木归其泽。”

乐毕,执事撤馔,辞神,奏乐,四拜,焚祝文,焚帛,焚牺牲,上达于天。礼成,散胙,凡与祭者,皆受福胙。

礼罢,子产与甘盘回宫缴旨,汇报祭天大典的整个过程。小乙听完汇报,甚为欢悦并言语抚慰:“王侄与甘卿不愧为我朝肱股,思虑周全且做事勤勉,此大典如此之盛,二卿居功至伟!想那昊天上帝必会普降甘霖泽被众生啊!”

子产与甘盘名利双收,春风得意,心下窃喜。甘盘不失时机,“近日臣观北蒙西南山麓,有商羊之鸟,舒翅而舞,料是天帝已遣雨师到位,想来不日必天降甘霖。”

“倘果如卿所言,真乃我朝之福,黎民之福!”小乙将信将疑。

五日后的丙戌日辰时,果然天降大雨,久旱的大地处处焕发出勃勃的生机,百姓欢呼雀跃,伏地叩首感谢上天。子产代商王祭天求雨,甘盘占卜有功,二人在大商王朝之中,声名日隆。

这年秋天,五谷丰稔,商王小乙在王宫大宴群臣以庆丰年。

商王与众大臣笑逐颜开,衔觞而饮。大堂之上舞池之中乐声响起,八位年轻貌美身材姣好的舞女轻移莲步迈入舞池,她们身着长袖红衣,头插五色鸟羽,裙下玉足裸露。伴随着八音迭奏,八位舞女翩翩起舞。

但见:天外有佳人,轻盈红腰舞。华筵九秋暮,飞袂拂云雨。翩如兰苕翠,婉如游龙举。漫态不能穷,繁姿曲绕梁。低四莲破浪,凌乱雪萦风。坠珥时流盼,修裾欲溯空。柔臂舒广袖,玉足踏妙音。唯愁捉不住,飞去逐惊鸿。

商王小乙频频颔首:“此舞舞姿曼妙,颇不同于《桑林》之舞,不知是哪位卿家所作啊?”甘盘起身答道:“此舞是微臣所作,名为《羽舞》,是一种厅堂小舞,专为朝堂宴会之用,与《桑林》之大气庄严,自是相去甚远,让大王见笑了!”

“甘卿为我大商殚精竭虑,鞠躬尽瘁,堪称楷模,众卿勉之。”

“大王谬赞了,凡我大商臣民,自当肝脑涂地,死而后已。微臣恰有一事启奏,请大王定夺。方今秋深物丰,麋鹿盈野,狐兔遍地,正是秋猎良时,一者供给宗庙祭祀,二者亦可驱驰车马,弯弓骑射,扬我军威,震慑方国。不知大王意下如何?”

“卿言正合孤意,依卿所奏,定于三日后癸酉日辰时出发,田猎,此事交给鲁帅负责,勿负孤家所望!”

“大王放心,鲁笪定不辱使命!”大将军鲁笪起身承命。

宴会散罢,小乙回到后宫,忽觉心神不宁,于是屏退左右,独自一人来到书房,他要对癸酉日的田猎进行占卜,卜问祖宗此行的吉凶。

为了表示郑重,小乙亲自挑拣了一块龟甲,涂以牛血,用刀刮光,再仔细把胶质鳞片都磨刮干净,把龟坼的裂纹都刮平,太高太厚的地方都用石凿凿去,经过一番整治,龟甲已光滑如玉。

小乙拿起青铜钻,在龟甲的里面用钻了一个凹穴。接着他跪在祖宗牌位前,轻声祈祷:“列祖列宗在上,儿臣子敛决定,癸酉日田猎,请列祖列宗示以吉凶。”

接着,小乙便把这块刻有凹穴的龟甲放在火柱上烧灼,只听“卜卜”作响,龟甲的正面出现了几道裂纹。小乙根据伏羲的占卜八卦图,仔细参详裂纹的走向,发现了一个他不希望看到的结果:癸酉日田猎,不吉。

小乙既吃惊又后悔,但王命既下,已是不能收回了。情急之中,他忽然想起一人,于是派使者急召大将望乘。这望乘是神医望亭之子,在鲁笪帐前任先锋,出生入死忠心耿耿。

望乘闻深夜宣召,料是急事,便火速进宫拜见。小乙对望乘仔细叮咛:“癸酉日田猎,孤王与众子的安危,就托付于望将军了,将军一切仔细。诸般细节都要想到,万万不要疏漏!”

“大王放心,望乘一定以大王及王子的安危为已任,赴汤蹈火,万死不辞!”望乘辞别小乙,起身回府。

癸酉日辰时,小乙率领着王子、公主、妃嫔、大将、武士、侍卫、宫人、奴隶各色人等出北蒙城北门,浩浩荡荡,前往北苑深山田猎。

王公贵族驾着轻快的马车,带着华丽的弓箭,旌旗蔽日,戈矛林立,战马嘶鸣,飞箭如雨,狼奔豕突,人声鼎沸。

田猎队伍沿山路前行,手执仪仗的宫中仪卫两两相对,仪仗鲜明,尽显王族威严与气派;在仪仗卫队之前,是御前开路的王宫禁军,他们穿着缁衣棉甲,手执仪仗和令旗,簇拥着大将军鲁笪、先锋望乘,公子子产、子昭等人,鲜衣怒马,威风凛凛!

居于核心位置的伞盖之下,便是商王小乙,他手执马鞭,身穿红袍,指挥着队伍徐徐推进。令小乙始终不能释怀的是那晚他亲自占卜的结果,所以,他的目光一直都没有离开公子子昭。

子产与子昭风华正茂,不免年轻气盛,子产向子昭挑衅道:“子昭,你敢和我比脚力吗?”子昭毫不示弱:“来吧,今天就叫你输得心服口服!”

子昭策马扬鞭,率先冲出了禁军护卫的大队,一路狂奔而去。子产亦奋力催动坐下宝驹,恰似离弦之箭一路赶去!望乘猛然想起商王的嘱托,马鞭一挥,尾随而去。众将士不明所以,愣神之间,三匹马已踪影全无。

子昭一马当先,驰至一片松林下的开阔地,松针覆盖了地面,猛然间“轰”的一声,子昭连人带马掉进了陷坑,子昭顿时吓得面如土色,眼角的余光扫了一下坑底,发现插满了刀尖一样的竹片,心想:我命休矣!

“子昭,抓住!”说时迟,那时快,子昭听得一声大喊,同时看到一条长索飞至头顶,他毫不犹豫,甩开马镫,双脚一蹬,蹿起身来,一伸手抓住长索,只觉身子向前一飘,落在平地之上,心想,好险!

原来,是望乘及时赶到,飞身从马背跃起,甩出凌空索,救下了子昭。子昭深施一礼:“多谢望将军援手,否则,不知道我身上已被戳出多少个窟窿了!”望乘收起长索,“公子言重了,我等当快速归队,免令大王惦记。”

望乘与子昭,会同刚刚赶至的子产一起策马回归营队。子产听完子昭讲述方才遇险求生的经过,嘴角露出一丝不易觉察的惋惜之情。

0

第六章 祈雨在圜丘 田猎险象生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