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大商盛世之龙吟凤哕>第十八章 济水御宙方 敖山收侯告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十八章 济水御宙方 敖山收侯告

小说:大商盛世之龙吟凤哕 作者:章小飞鱼 更新时间:2019/10/25 12:33:16

是日戌时,小乙寝宫,子昭向小乙详细叙述了别来情由,之后恳请道:

“儿臣为稳定沚方,已先任命沚瞂为沚侯;玉儿对儿臣有救命之恩,襄助之情,儿臣未征询父王,已许其建立好方,成为一镇诸侯。儿臣擅作主张,请父王责罚。”

小乙欣然道:“事急从权,王儿的处理颇为妥当,沚瞂与玉儿皆有王佐之才,可堪大用。为父明日即颁发王命,赐沚瞂为沚侯,赐玉儿侯爵之位,即派使者去沚方与好方宣旨并送达印绶。”

子昭又道:“儿臣还有一不情之请……”

小乙道:“但讲无妨。”

“儿臣想娶玉儿为妻,恳请父王恩准。”子昭心中忐忑。

“这……”小乙面露难色,“日前井侯前来提亲,欲以公主妇妌入嫁,这井方乃是大方国,实是大商不可或缺之助力啊!”

“然儿臣属意玉儿,与之已有盟誓,必取玉儿为妻,恳请父王成全。”子昭离席“扑通”一声跪倒央求。

小乙沉吟半晌,“王儿其情可悯,其心可鉴,好男儿自当一诺千金。然解决此事只有一途,王儿可建功立威,若能名震诸侯,则井方一类方国自会趋之若鹜。”

“多谢父王体谅,多谢父王成全!儿臣随时候命征伐,恳请父王能给儿臣施展身手的机会。”子昭万分欣喜,虽然不能立即迎娶玉儿,但总算看到一缕曙光。

壬戌日,大商北蒙朝堂,小乙会群臣朝议,小乙目视群臣,启言道:“众卿,边关奏报,宙方不服王化,起兵叛乱,已攻下亳城,进逼济水南岸,宙方先锋大将侯告箭术出神入化,所向披靡。大将军鲁笪与望乘远征九夷,分身乏术,不知众卿谁愿引兵前往?”

堂下众臣窃窃私语,半晌无人敢应。此时子昭出班请命:“儿臣愿意前往平叛!”

“须知战场凶险,刀枪无眼,侯告神勇无敌!”小乙不无担忧,他既想让子昭建功立业,又不想让他身历险境。

“身为臣子,理当报效国家,将生死置之度外!”子昭慷慨陈词。

“我儿需多少兵马,何人为将?”小乙问道。

“三千步兵,战车三十辆,以象雀为副将,仓虎为先锋。”子昭已然胸有成竹。

“准奏,特命子昭为主帅,象雀为副将,仓虎为先锋,率三千兵马,癸亥日誓师南下,击宙方于济水,定要马到成功!”

“儿臣遵命!”子昭领命退下,前往军营准备。

且说这济水,乃发源自济源王屋山,源水以地下河向东潜流七十余里,到济渎和龙潭地面涌出,形成两条河流向东,后又交汇成一条河,称济水。东流途中,第二次潜流地下,穿越黄河而不浑,至荥阳再次浮出地面,流经原阳时,南济水第三次伏行至定陶,与北济水会合形成巨野泽。

济水三隐三现,百折入海,神秘莫测。济水甚细,却能至清远浊,独流入海,故能与江、河、淮并称“四渎”。

济水南岸,便是宙方大本营。宙方乃夏桀时立国,民风彪悍。商汤时归属大商,以后又时叛时附。至宙渊一代,得猛将侯告,自以羽翼丰满,遂北上攻掠,攻克亳地,至于大商腹地。

且说猛将侯告,号称“金枪踏雪飞神箭”。世代簪缨,生得一双俊目,齿白唇红,眉飞入鬓,银盔银甲,背负震天弓,百步穿杨,当世无双。更兼胯下踏雪乌骓,神骏无比。掌中虎头湛金枪,枪身乃混铁精钢打造而成,长一丈一尺三,枪头为镏金虎头形,虎口吞刃,乃白金铸就,锋锐无比。

侯告腰挎昆吾剑,这昆吾宝剑乃是汤征昆吾时,昆吾之主所献,断木如腐,切玉如泥,因侯告祖上立有不世之功得商王恩赐。

商王小辛在位时,侯告之父侯显陷入朝中党争,因谗离职,自此家道中落。侯告一身绝学,名动天下,宙渊乃重金礼聘,以侯告统三军,侯告为报宙渊知遇之恩,遂许沙场驱驰。

癸亥日,济水北岸,子昭立于战车之上,举目南望,但见宙渊军军容整齐,威武雄壮,宙渊身居中军,侯告手提虎头湛金枪立于阵前。

子昭朗声喝道:“宙渊,大商一向待你不薄,何故挑起争端,不顾生灵涂炭!”

宙渊回道:“天下者非一人之天下,惟有德者居之。小乙软弱无能,巫族把持朝政,诸侯咸莫来朝,庸庸碌碌,居傲鲜腆!何不让与有德者居之!”

子昭问于象雀:“象将军,对方约有多少兵力?”

象雀道:“观旌旗阵列,应在二万以上。”

子昭果断下令:“敌众我寡,必须速战速决,唯今之计,我军惟有集中兵力,拿下宙渊中军,或许有三成胜算。象雀攻左翼,仓虎攻右翼,我径取宙渊。传令击鼓!”

子昭拔出照胆剑一挥,鼓声大振,商军奋勇向前,踏着滚滚黄沙和飞溅的河水,直冲敌阵!

而宙渊却显得沉着冷静,待商军已冲至阵前,方举剑传令,大喝一声“围!”传令官令旗自左右向中间一挥,两翼宙军立即在呐喊声中向商军包抄,商军左冲右突,一时未能冲破敌阵,陷入了窘境。

仓虎举起金顶朝阳槊,侯告挥舞虎头湛金枪,二人各显神通,施展平生绝学,正杀得难分难解。而此时子昭已被围在垓心,险象环生!

象雀纵马驰援,转身杀入重围,冲至子昭车前:“世子,宙方势大,且有备而来,僵持下去,我军伤亡将会增加,莫如暂退!”子昭看眼下局势,的确于商军不利,于是下令:“收兵!”

商军闻令集结,退向济水北岸,宙军追击三十里方回。此战商军折却五百人马,伤者数百,军队退至敖山休整。

子昭仔细巡视,这敖山地形果是险要,北面,滚滚黄河紧贴山脚而过;西南,万山丛错,群峰峥嵘,谷深坡陡,崖壁参差。实乃南北咽喉,兵家必争之地。

子昭心生一计,便令仓虎率五百步卒与谷口五里外宙军必以之路设营,自己则与象雀各带一千步卒,备好弓弩,分别设伏于峡谷东西两侧,以逸待劳。

甲子日辰时,宙军向敖山方向杀来。仓虎故令步卒做出衣衫不整、丢盔弃甲之相,远远望见尘土飞扬,商军弃却营帐、辎重,向谷中奔逃。

宙渊指挥二万军马,紧追不舍,前锋即将进入谷口,侯告拦住战车请示宙渊:“君上,前方峡谷,沟深壁陡,山路崎岖,恐有伏兵。”

“料也无妨,昨日一战,子昭已然胆寒,今已丢盔弃甲,溃不成军,即便埋伏,二千士卒亦不足为惧,传令进军,务必活捉子昭!”宙渊傲气十足,下令进谷追杀。

宙渊战车甫一入谷,果然山路崎岖,颠簸剧烈,乃弃车乘马,穷追不舍,待全军入谷,却不见了商军踪迹,不禁心下狐疑,难道子昭插翅而飞不成?

猛然间,宙渊听得崖顶鼓声大震,顷刻间峡谷两则矢如雨至,宙军纷纷中箭,宙渊欲下令撤军,已然身中数箭,一命呜呼!

宙军见主君阵亡,侯告将军又不知身在何处,于是四散奔逃,此时人踩马踏,死伤不计其数!

子昭在崖顶大喊:“宙渊无道,挑起争端,现已伏诛,此事与尔等将士无干,弃械投降者免死!”宙方军士乍见生机,纷纷缴械归降,子昭收缴武器,押解俘虏退出深谷。

前锋侯告奋力冲突,渐至峡谷北侧出口,本欲召集士卒重整旗鼓,然众军士却已纷纷弃械,万般无奈之下,只得匹马单枪冲出深谷,甫一出谷,心下登时凉了半截,原来横在面前的竟是滔滔黄河,翻波涌浪,咆哮东去。

此时的侯告已是英雄气短,前有黄河,后有追兵,上天无路,入地无门。孤家寡人,徒唤奈何!

侯告正自黯然神伤,商军已然追至。子昭左手一举,示意众军放下弓箭,子昭插剑入鞘,于马上双手抱拳:“侯将军一表人才,身负绝学,子昭钦敬久矣,大商用人之际,我等男儿自有用武之地,将军其有意乎?”

侯告于马上抱拳还礼:“然宙渊待我有知遇之恩,侯告若降,恐天下英雄耻笑!”

“侯将军此言差矣,宙渊不守疆土,不惜百姓,不爱士卒,为一已私欲挑起争端,不惜流血千里,并非仁义之主。宙渊待将军,利也,子昭待将军,义也。夫英雄者,当为国而战,为义而战,笑傲沙场,快意恩仇,纵然马革裹尸,又有何憾!”子昭晓之以理。

子昭一番话听得侯告热血沸腾,然心下终是顾虑重重,“侯告先父陷于党争,为先王所不容;我侯告手上又沾许多商军鲜血,亦恐为当今商王所不容,尚请世子体恤下情。”

“侯将军多虑了,昨日烟云已随风逝,是非对错已成历史,子昭承诺,大商不咎将军过往,将军但可放心。

然英雄处世,往往知已难求,今日我商军阵前,已是猛将如云,含光剑望乘,‘百战沙场神威现’,夏禹剑沚瞂,‘青龙惊帆勇争先’,霄练剑象雀,‘七窍玲珑绝世间’,定光剑仓虎,‘拔山扛鼎震河川’,承影剑玉儿,‘冠绝群芳翔九天’,画影剑瑟舞,‘绛唇珠袖舞翩跹’,腾空剑飞裳,‘轻鸿艳影下尘凡’。

昆吾剑侯告若不以‘金枪踏雪飞神箭’入我大商风云会,岂不人生憾事!”子昭侃侃而谈。

侯告听罢,再无犹疑,纵身下马,双膝跪地施礼:“多谢世子见容,侯告定不负世子厚望,当与众英雄一起,战沙场,建功业,护百姓,卫大商!”

侯告一席话,说得众将士亦是热血沸腾,于是众将士亦高声齐呼:“战沙场!建功业!护百姓!卫大商!”

敖山深谷之中,滔滔黄河之畔,震天呼喊经久不绝:“战沙场!建功业!护百姓!卫大商!”

子昭以其英武睿智的才略,广纳天下的气度,高瞻远瞩的视野,将众英豪聚集在麾下,并逐渐建立起一支刚健勇武、热血沸腾的钢铁雄师。

0

第十八章 济水御宙方 敖山收侯告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