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大商盛世之龙吟凤哕>第十九章 昭玉姻缘定 王屋行纳礼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十九章 昭玉姻缘定 王屋行纳礼

小说:大商盛世之龙吟凤哕 作者:章小飞鱼 更新时间:2019/10/26 11:48:20

北蒙深宫祭殿,小乙密召冢宰甘盘。

小乙于问于甘盘:“子昭乃大商太子,而今已过而立之年,冢宰乃我朝柱石,想必已有计议?”

“谢大王宠信,以王族大事征询微臣。臣听闻井侯已向大王提亲,井方幅员辽阔,人杰地灵,物产丰饶,而公主妇妌又兼具文韬武略,品貌出众,实乃不二之选。”甘盘道。

“冢宰言之有理,然寡人却面临两难之选,子昭在外行役,与好方新任侯爵玉儿相识,有救命之恩,襄助之情,欲娶玉儿为妻,令寡人好生为难。”小乙面露难色。

甘盘献策道:“此事可否容臣问于神灵?”小乙道:“寡人亦有此意,就请冢宰于祭殿卜问神灵,请神灵示下。”甘盘道:“臣遵旨。”

甘盘于祭坛下挑选了一块光滑如玉的龟甲,在龟甲的里面钻了一个凹穴,在龟甲之上刻下:甲子贞,子昭娶妇妌?娶玉儿?孰吉。

甘盘跪于祖宗牌位前,把龟甲放在火柱上烧灼,只听“卜卜”作响,龟甲的正面出现了几道裂纹,甘盘推详裂纹走向,向小乙禀报:

“我王在上,神灵示下,娶妇妌大吉。”

“唉,若娶妇妌,子昭定然不快,失信玉儿,丈夫不耻也。冢宰可否不向群臣公布占卜结果?”小乙心疼子昭,万般无奈,几近哀求。

“然神灵旨意,岂敢违逆!”甘盘坚持道。

“朝中上卿以下官员任免悉决于冢宰,甘卿封地再拓三百里,食邑再增五百户!”小乙咬咬牙,向甘盘妥协道。

“微臣叩谢大王隆恩,定当为大王鞍前马后奔走效劳!”甘盘喜形于色。

“自古男女婚嫁,当遵父母之命,媒妁之言,以威望而论,朝中臣僚当推冢宰,若冢宰肯助子昭奔走于好方,寡人感激之至!”小乙顺势而言。

“大王放心,微臣必当用命,务使鸾凤和鸣,以全大王之意,以悦太子之心。”甘盘应命作媒。

三月乙丑日,小乙会族老、冢宰、史官、卜官、祝官于王廷,商定子昭婚事。

经过一番商榷,小乙下旨道:“今定太子子昭娶好方侯爵玉儿为妻,以冢宰甘盘为主媒,象雀为副,于丙寅日赴好方行纳采之礼,众卿各司其职,准备好一应事宜,务使太子大婚和谐顺畅。”众官领旨散朝。

乙丑日未时,象雀至太子府向子昭辞行,子昭殷殷嘱托于象雀:

“象将军,我与玉儿于患难中相识,情深意笃,玉儿文武双全,品貌冠绝天下,子昭心仪久矣,万望象将军成全。”

“世子放心,象雀定不遗余力从中周旋,以策万全。”象雀应道。

子昭递与象雀一个精致的红漆木制礼盒,“象将军,盒中是青铜鸮尊一对,作工精巧,乃我大商至宝,烦请转交玉儿,略表子昭寸心。”

象雀接过礼盒,小心放入怀中,“世子可还有吩咐?”

“北蒙与好方路途遥远,行过‘纳采’之礼,不用回转,即行‘问名’之礼,一切烦劳将军了!”

“象雀蒙世子知遇之恩,定当竭尽全力,世子但请放心!”象雀告辞回府。

丙寅日卯时,甘盘与象雀携带礼品,带二十名随从,由北蒙身赶往好方。

且说,玉儿受商王小乙敕命,选拔村中族老贤士进入侯府任职;轻徭薄赋,治民以简;招兵买马,保境安民;派出使臣出使附近方国,以示盟好。短短数月,好方便呈现一派兴旺景象。

乙丑日酉时,晚霞满天,玉儿独自一人来到王屋山脚下,面向北蒙方向呆呆出神。

良久,从怀中掏出陶埙,睹物思人,她与子昭初相逢的那一幕又清晰地浮现在眼前,子昭在她的埙声中剑舞梨花,举止潇洒,已令她心向往之;而后来子昭的胸襟磊落,雍容镇定更令她欲罢不能。沚方一别,转眼已一载有余了,君可平安否?

玉儿手持陶埙,幽幽地吹奏起来。

“青青子衿,悠悠我心,

纵我不往,子宁不嗣音?

青青子佩,悠悠我思,

纵我不往,子宁不来?

挑兮达兮,在城阙兮,

一日不见,如三月兮。”

玉儿正沉吟间,瑟舞飞裳一红装一绿装悄悄站在了身后,多少黄昏,多少滴眼泪,多少次神伤已经无法历数,玉儿凄楚的身影令这两个妹妹心痛万分,又不知从何劝起!

瑟舞向飞裳一使眼色,二人画影剑腾空剑在手,双双攻向玉儿身后要害。玉儿已然警觉,收起陶埙的瞬间承影剑一道寒光,叮叮两声,震开画影腾空剑,接着,玉儿身藏八卦,步踏九宫,一路完整的‘云梦剑法’使将出来。

夕阳残照,万籁俱寂,白红绿三条人影舞在一起,“霍如羿射九日落,矫如群帝骖龙翔。来如雷霆收震怒,罢如江海凝清光。”

舞罢,玉儿收剑入鞘,问二人道:“看清楚了?”

瑟舞飞裳齐道:“看清楚了,多谢君上授以绝世剑法,我等感恩莫名!”

“朝堂之外,再不可以‘君上’相称。我三人情投意和,患难相扶,便是一生的姐妹。”玉儿深情地嘱咐姐妹二人。

瑟舞道:“有一天大的喜讯未及告诉姐姐呢!”

“什么喜讯?”玉儿十分急切。

“子昭公子派人快马来报,商王小乙派甘盘与象雀为媒使,将于丙寅日自北蒙起身,来我方向姐姐行纳采之礼!”瑟舞极尽调皮之态。

“你这丫头,怎么不早说!”玉儿嗔怪道。

“早告诉你,早告诉你,你就只顾想你的心上人了,哪还会教我们剑法呀!”飞裳也插进来打趣。

“臭丫头,你们俩只管拿我这个呆傻姐姐寻开心,看我不好好教训你们一顿!”说罢,捡起地上一段松枝就向姐妹二人追来。二人转身跑开,留下一串银铃般的笑声。

且说甘盘象雀一行人,取云梦,经云台,于庚午日到达太行山南麓。

南太行东侧是大断裂带,断裂带以西隆升成高原,以东沉降为平原中,间则是绝壁林立、山峰巍峨的太行断崖,南北走向的断崖经东西走向的淇河、沁河、卫河、峪河等河流切割,形成了众多的峡谷、悬崖、溪泉,使得南太行风光雄秀,绚丽多姿。

众人登上太行绝壁,沿绝壁长廊迂回前进,但觉山路蜿蜒盘旋,忽明忽暗,悠远神秘。一路上岩石坚硬如铁,犹如刀砍斧削,头顶层云缭绕,峡中涛声回荡,令人望而生畏。

面对此景,甘盘脱口赞道:“巍巍太行钟神秀,万里层云入胸怀!”象雀亦叹道:“世之奇伟,瑰怪,非常之观,常在于险远,向人之所罕至焉!”

“将军以为,若有外方欲攻好方,当以何解?”甘盘欲考较一下象雀学识。

“于太行绝壁设重兵一支,一夫当关,万夫莫开。”象雀指点着险峻的山路,脱口答道。

“象将军家学渊博,果当世良才!”甘盘赞道。

“冢宰谬赞了,冢宰统领朝纲,高瞻远瞩,胸有丘壑,我辈只能仰望而已!”象雀态度谦恭。

两人在闲谈间,抬头又是一条险路,路口果有一支重兵把守,盔甲鲜明,军容严整!两人内心暗自赞叹:这玉儿究竟何等样人,竟如此深谙兵法!

对方似是一名百夫长,于路口擎戈问话:“前方乃好方地界,不知各位来自何方,意欲何为?”

象雀纵马上前答话:“烦劳将军通禀,我等来自北蒙,奉商王之命向好方君上行纳采之礼。”说罢递上身份文碟,官凭路引。

百夫长看过身份文碟官凭路引,施礼道:“原是上使驾到,有失迎迓。上使稍安,容某通传。”百夫长遣人快马而去。片刻,传令官快马飞至,“传君上令,开关迎客!”

甘盘一行通过关口,转过山路,眼前豁然开朗,王屋村跃入众人眼帘。此时的王屋村,已是好方驻地,在玉儿的治理下,别有一番气象,村中侯府虽非富丽堂皇,却干净整洁;官员士卒无几,却井然有序;小村虽非世外桃源,百姓却也怡然自乐。

甘盘一行至侯府下马,随从各得安置,甘盘与象雀来到大殿,殿上居中而坐的便是玉儿,华丽精美的铠甲包裹着曼妙的身姿,长发漆黑如墨,眉宇中镌刻着坚毅,眼光中透露着睿智,英姿飒爽,容貌绝世,如同女神降临,美丽惊艳!

见甘盘进殿,玉儿起身相迎:“冢宰大人与象将军一路辛苦,快请上坐!来人,敬酒!”

府中女官应声用一托盘端上美酒两尊,甘盘与象雀谢过之后,端起酒尊一饮而尽,顿时一股清醇滋味直沁胸腹,甘盘开口赞道:“君上竟有如此佳酿,便是在大商亦不多遇啊!”

玉儿面带微笑:“好方乡野之地,怎比得大商繁华富庶。玉儿蒙世子垂爱,纳为妻子,深感隆恩,更深谢两位上使一路风尘,玉成世子与玉儿一段姻缘。未知冢宰大人何日行纳采之礼,容我禀告双亲。”

甘盘道:“辛未日吉星高照,便行纳采之礼,请高堂开府纳礼。”

“多谢冢宰大人,玉儿这就去准备一应事宜。来人,带冢宰与将军驿馆安歇。”玉儿安排好来使之后,便回后堂与父母准备辛未迎礼之事。

0

第十九章 昭玉姻缘定 王屋行纳礼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