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大商盛世之龙吟凤哕>第二十章 染雪伏太行 箭雨显深情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二十章 染雪伏太行 箭雨显深情

小说:大商盛世之龙吟凤哕 作者:章小飞鱼 更新时间:2019/10/27 13:12:25

庚午日戌时,象雀至侯府求见玉儿,呈上红漆礼盒,转达子昭拳拳之意:“自沚方一别,世子一日不敢或忘相约,力排众议,执意迎娶君上,商王亦百般周旋,方有今日之行。象雀方来之日,世子托小臣转呈鸮尊一对,以示永世之好。”

玉儿谢过,打开礼盒,一对精美的鸮尊呈现在眼前,双鸮昂道挺胸,圆眼宽喙,双翅并扰,粗壮的双足与下垂的宽尾共同着地,构成稳定的三个支点。

鸮尊通体饰以纹饰,富丽精细,喙、胸部纹饰为蝉纹,鸮颈两则为夔纹,翅两边饰以蛇纹。鸮鸟双目如炬,仿佛待机扑击,击则必如迅雷一击必中!

双尊栩栩如生,巧夺天工,令人叹为观止。

玉儿收起其中的一只,另一只仍放回盒中,同时伸手入怀,摸出一个丝帕小包,打开来是一只高冠勾喙的玉凤,亭立回首,展翅欲飞,飘逸洒脱,晶莹剔透。玉儿将玉凤放入盒中,连同剩在盒中的那只鸮尊一起交给象雀。

“世子之心如我心,此生定不相负,这对鸮尊,我与世子各执一只,以示比翼双飞之意。此玉凤乃师父所赠,这些年未曾离身,玉儿爱之胜似生命,烦请将军转交世子,将我意转达,玉儿不胜感念。”玉儿郑重相托。

象雀收好礼盒,告辞出府。

辛未日辰时,甘盘象雀一行至侯府正堂,随使抬着礼物由两侧进入厅堂,披红挂彩,装束新鲜。凤氏与姌氏居中而坐,两侧侍婢庄容排列。甘盘启声道:

“大商世子子昭,今特向好方侯爵玉儿求婚,窈窕淑女,君子好逑,辗转反侧,寤寐以求。为示诚意,特献上鸿雁一只,羔羊一只,酒黍稷稻米面各一斛,敬请笑纳。”

凤氏回礼道:“世子子昭,福彩英拔,厌厌良人,秩秩德音,今来求婚,吾已许之。”

于是凤氏乃命侍从收下礼物,赐媒使坐,奉茶,礼成。

甘盘饮茶毕,与凤氏商酌:“我等自北蒙来时,商王有托,如尊君许婚,可否于明日壬申,就行‘问名’之礼?概因山高路远,往返劬劳,尚请尊君体谅。”

凤氏回道:“冢宰大人言之有理,凤家亦是此意,一切但凭冢宰安排。”商定之后,甘盘象雀即回驿馆准备。

壬申日辰时,甘盘象雀至侯府奉雁贽见,行‘问名’之礼。凤氏将玉儿庚贴放入盒中,交与甘盘,甘盘收好庚贴,与象雀一行北转北蒙。

甘盘走后,玉儿沐浴斋戒,登王屋山天坛九天玄女庙,跪拜三日三夜,焚香祈祷:

“师父在上,玉儿得遇子昭,情意契合,愿与之白首不相离,共建大业,共扶大商。恳请师父垂怜,恳请师父垂怜!”

北蒙王城宗庙,子昭将玉儿庚贴放于祖宗牌位之前,沐浴斋戒跪拜三日三夜,焚香祈祷:

“列祖列宗在上,不肖子昭,今遇玉儿,幸甚至哉,死生契阔,两情相悦,执其素手,与之偕老。如违此誓,人神共弃,但请成全,但请成全!”

壬午日,冢宰甘盘于宗庙占卜,得吉卜,子昭与玉儿八字相合,佳偶天成!小乙乃遣象雀快马飞驰赴好方,奉雁贽见,告之玉儿吉卜之事,并与好方约定,辛卯日行纳征之礼。

远隔万水千山的子昭与玉儿,内中欣喜无以言表,纷纷跪拜上苍,深谢眷顾。

辛卯日,甘盘象雀赴好方,以“玄曛束帛,加珪,马二驷”行纳征礼。行五日,至于好方,凤氏亦已准备停当,遂受纳征之礼。

甘盘启言:“玉儿以伉俪之重,加惠子昭,率循典礼,有不腆之币,敢请纳征。”凤氏曰:“世子贶玉儿以重礼,玉儿敢不拜受。”

凤氏收下礼品,礼待来使,成纳征之礼。

甘盘象雀回转北蒙,甘盘于宗庙占卜,得佳期五月癸西日。甘盘用红帛书写子昭生庚,由象雀携往好方,与玉儿商量迎娶日期,行“请期”之礼。

象雀至好方,奉雁贽见,呈上红木拜匣,内书子昭生庚,凤氏便启开拜匣,将玉儿生庚书于红帛之上,用红带捆好,放入匣内。遂定戊辰日为“亲迎”之期,癸西日为大婚之期。

乙丑日,甘盘府,甘盘召墨染殇雪进见,目露关切之情:“墨染,这些时日伤势如何?”

“已无大碍,谢义父关怀。”墨染道。

“右臂可还能使力?”甘盘追问道。

“手虽无,爪却在。”言罢,但听一声呼啸,墨染玄袍之中飞出一道长爪,“叮”的一声便抓住大堂屋梁,墨染借势飞起,再一眨眼,已收爪回身,这一连串的动作完成于电光石火之间,甘盘脱口而出:“好快的身手!”

原来,这墨染自断腕之后,便于断腕之处安装了飞爪百练索。其器如鹰爪,共四趾,前三后一,前三趾俱为三节,后趾为两节,每节相连处装有机关,使各节均能伸缩活动。墨染每日练习,今已运用自如。

“子昭大婚定于五月癸西日,‘亲迎’定于五月戊辰日,便是三日之后。子昭玉儿,人中龙凤,他日二人为王为后,必无我巫族容身之处。为将来计,这二人便留不得。太行绝壁有一险路,戊辰日黄昏,亲迎队伍必经此处,你二人提前设伏,定要取子昭与玉儿性命!”甘盘部署道。

“上次失手,蒙义父宽宥,此番必定成功!”墨染向甘盘保证。

“于敌为险路,于我亦为绝路,不能成功,恐无退路,这便是置之死地而后生,望你二人能明白个中凶险。”

甘盘再次叮嘱二人。

“义父放心,不成功,便成仁。”墨染言简意赅,却正中甘盘下怀。甘盘微微颔首,二人会意退下。

五月戊辰日黄昏,子昭并甘盘象雀一行至好方侯府门前。

凤氏与姌氏迎子昭于府门,子昭奉雁贽见,子昭三揖,凤氏三让,三揖三让升于阶。凤氏让三番,子昭谦三番而入座。

礼毕,子昭下堂执驾新妇之车,玉儿凤冠霞帔,自后堂被簇拥而至,叩拜于高堂膝下,凤氏训曰:“今成大礼,父母慰怀,往之夫家,必敬必戒,谨言慎行,知事明礼,相夫教子,敬老率幼,患难相扶,荣辱与共,比翼双飞,白头偕老!”

玉儿强忍泪水,叩首谢恩:“父母深恩,不敢或忘,惟愿康泰,福泽绵长。”姌氏扶起女儿,施衿结缡。母女执手,两情依依。

子昭援引玉儿上车,子昭驾车让车轮转过三匝,将马鞭交与车夫,自己则跨上高头大马,立于车侧,礼成,迎亲队伍于苍茫暮色中起行,象雀为前导,率二十武士持炬火照路,玉儿车驾居中,子昭乘马于侧,甘盘率众使抬着玉儿的嫁妆,迤逦随行。

队伍行至太行绝壁最险陡之处,象雀正提醒众人小心路陡,前方突然出现了两匹黑马,马上两人玄衣蒙面,杀气腾腾!象雀略一照面,已认出正是墨染殇雪,立即指挥众武士列成阵势,护住玉儿车驾,擎霄练剑在手,大喝一声:“放箭!”

话音末落,染雪连弩已然发动,箭雨流星,于昏暗中射向众武士,眨眼之间,哀号一片,众武士纷纷中箭倒地,可怜弦上的箭竟未及发出一支!

墨染殇雪便如两只夜鸮,向象雀扑至,交手只一合,殇雪缠住象雀,墨染却跃过象雀,直扑车驾。半空之中,飞爪破空而至,直取车中玉儿!

子昭大喝一声:“来的好!”于马上一个纵身,挡在车驾之前,手中照胆剑挥向飞爪,墨染“刷”的一声收回飞爪,左手又扣动连弩,三支铜箭分上中下三路射向子昭,子昭若躲,则箭射车中玉儿,若不躲,势必凶险万分,不及思忖,飞箭已至!

好一个子昭,于车前岿然不动,飞身上跃,右脚踢飞一支,照胆剑击飞一支,射向面门的第三支箭已无暇回剑再击,亦不能低头躲避,子昭情急之中,张开嘴,硬生生用铁齿铜牙咬住了这支箭!

箭势未息,一股大力带动子昭撞向车驾,“咔嚓”一声,车板被撞裂飞开,子昭跌落车中,恰好落在玉儿怀里!玉儿情不能自己,紧紧抱住子昭,而子昭亦已忘却强敌在侧,四目深情相望,浑然抛却天地之间的一切纷扰,只剩下两颗火热的心紧紧贴在一起!

墨染怎肯罢休,飞爪出袖袭妇好,连弩飞射取子昭,子昭与妇好车上相拥,浑不觉险象环生!

千钧一发之际,但听两声娇喝,两条惊鸿艳影于车驾两侧飞至,正是瑟舞飞裳!瑟舞挥出画影直斩飞爪,飞裳舞起腾空,形成数道光影,护在子昭与妇好身前。

只听“叮叮叮”几声响过,射向子昭的几支箭已被飞裳击落,而瑟舞的画影剑已将飞爪斩落地面!

飞爪已废,箭弩用尽,墨染困兽犹斗,左手寒光一闪,拔出腰间弯刀,飞身扑至,瑟舞飞裳双剑一左一右刺向墨染,墨染弯刀凌空一斩,罩向瑟舞,然未及斩下,左腕已被飞裳腾空剑刺中,弯刀撒手飞出,两姐妹双剑齐出,便欲生擒墨染。

恰在此时,却于车驾之后射来一枚银针,“哧”的一声,钉入墨染咽喉,墨染未及发出一声喊叫,便已跌落尘埃。玉儿子昭上前,却发觉墨染已了无生息,但见颈上插入一枚小小的银针,然激战之中,竟无法分辨这银针射来的方向。

殇雪在与象雀缠斗之中,已知师兄魂飞九霄,遂不再恋战,拔转马头,向西北方向疾驰而去,象雀亦不追赶,赶紧与子昭玉儿会合,几人见二十武士均已毙命,不禁扼腕长叹,子昭仍扶玉儿车上坐定,自己乘马于侧,招集随行众使,一路迤逦前行。

0

第二十章 染雪伏太行 箭雨显深情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