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民国战狼>第十九章 给点厉害的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十九章 给点厉害的

小说:民国战狼 作者:抗战大兵 更新时间:2019/10/26 11:30:20

里面的哀嚎成了哼哼,地上躺满了鬼子,活着的鬼子不超过十个,不是伤着脑袋,就是腿被扎了,那血流得,已经没力气叫唤。叫唤也没用,没人治伤呀,医护兵早挺在那儿,胸口老大一个洞洞。

伪军连长很狡猾,一进院落就往后躲,见鬼子遭殃,“哧溜”靠墙装受伤,**格外假。

连长都开始表演了,伪军哪还管鬼子,立即学贴墙根,个别狠的,手搭在墙上,随时准备翻过去。

都说鬼子狡猾,但跟伪军相比,那都是小儿科。满院落装受伤的,能出一本画册,表情一个比一个丰富。人要是不要脸,绝对无敌,说的就是他们。

也怪鬼子不把伪军当人看,遇到状况了,谁愿意跟鬼子穿一条裤子,愿意的都没了。

鲁牛蛋是活着的其中一位八路,这会儿越听越糊涂,忙问赵黑子,“排长,几个意思,一会儿苍蝇,一会儿喇叭的,里头中邪了?”

“我哪知道,先等等”,赵黑子心里没底,他以前在补充团,跟伪军没打过交道。而今里头一动一静,是不是诡雷、木尖尖没起作用。浑小子没本事,吹什么牛啊。

杨鑫讪讪地傻笑,心里却在批黑子哥没见识。伪军是啥,不汉奸吗。汉奸还能有个好,偷奸耍滑的惯犯,就等着哥几个往坑里跳呢。

鲁牛蛋不死心,又转向杨鑫询问:“三斤兄弟,鬼子他们中邪了不”。

“中啥邪呀,我估摸。哎哟,牛蛋哥,你咋叫这名字呢”,杨鑫语气奚落,丝毫不顾人家面子。这就过分了,人家愿意叫牛蛋,关他鸟事。还有叫狗蛋的,就图好养活。

鲁牛蛋没发火,赵黑子不干了,三斤越来越没正形,还文明,文明个鬼。不是,扯啥犊子,说正事。

杨鑫意识到错了,忙向鲁牛蛋道歉。赵黑子总算脸色好看点,手指可没停,一搓一搓的。

杨鑫就怕这个,只好接着说:“要是没猜错,鬼子没几个了。这伙伪军不是好鸟,肯定在装,说不定憋着什么坏,想诱咱们上当”。

说到这儿,杨鑫猝然住口,不言语了。

赵黑子觉得有几分道理,催促杨鑫,“接着说啊,然后呢”。

“……”,杨鑫无语地闭上眼睛。

黑子哥咋回事,接下来该他出马了呀。还能咋的,进去抓伪军呗,白喊他哥了。

杨鑫故意嘀咕声大点,赵黑子刚好耳闻,不由老脸一红。也对,他是排长,主意还得他拿。

村东头的枪声,不知啥时候停下来了。夜色中,只有战后的硝烟跟火光,不少房子着了火,隐约听见百姓撕心裂肺的泣声。该死的鬼子、伪军。

见到这些惨景,是个男人都会上火,赵黑子挺起刺刀就往里冲。这就是主力营营长的风格,行动派的。

两战士更是热血滚滚,边冲边比划,刺刀隔空捅了几次,仿佛不这样不解恨。

杨鑫又想骂娘,怎么都不长心眼,抓伪军,也不是这么个抓法呀,不说了有陷阱么。

刚想拦住赵黑子,龙富贵带着八路赶过来,浩浩荡荡的,得有一百多战士。

原来二团及时增援,跟陈旅长、警卫连前后一堵,迅速灭掉村东头另一伙鬼子。担心赵黑子出事,陈旅长又令龙富贵前来解围。

有兵就妥了,清鬼子、拿伪军不是事。战士们根本不给鬼子伤兵机会,一律突突。

伪军优待些,先缴械,再甄别。装受伤的伪军立马好了,个别眼力不行的,老老实实挨了刀子,不伤了吗,得留个记号,好登记不是。

伪军连长肠子都悔青了,本想捞点奖励,最次也给太君留点印象,这下好了,成了砧板肉。

仗终于打赢了,虽然牺牲大,战士们依然热情高涨地打扫战场。都是高危职业,谁不喜欢自动火力。机枪、冲锋枪、掷弹筒捞了不少,死鬼子这是下了血本。

赵黑子作了简要汇报,龙富贵听得眼睛直闪闪。杨三斤神仙变的,上次打车站是这样,这次更是手段了得。刚查了旅部,没啥损失,就是屋顶破了。

旅部临时搬到村公所,这都是乡亲们坚持的,东家搬家具,西家给吃食,称只要打鬼子,家里还有两母鸡,弄得旅部人员泪汪汪的。

乡亲们支持抗战没得说,即使刚失去亲人,也立马化悲痛为力量,这就是中华民族脊梁之所在。

陈旅长一会儿摇头,一会儿难过,抗战大业肯定能成,可乡亲们损失太大了。接下来才是硬仗,不打破鬼子的攻势,部队会被困死。

李参谋长给陈旅长斟了一杯茶,老伙计为全旅操碎了心。本来计划打鬼子一家伙,结果旅部差点被端。二团临时增援,鬼子像有预见,迅速前出,还设了好几个据点。

这份算计,一定出自老鬼子香月清司之手,一环扣一环,阴险之极。

“报告,师部急电”,报务员打破室内寂静。

李参谋长接过电报,原来是师部不放心,来电询问呢。

陈旅长理解师长,他是担心预定计划,眼下二团被困,的确不利于作战。

决心已定,不再更改,没条件,创造条件也要上,八路从来不信这个邪。不给点厉害的,鬼子不知道疼。

“回电,计划不变”,陈旅长立即吩咐,指挥员最怕临时动摇决心。

李参谋长欣慰地一笑,老伙计不愧“千年一将”,统帅部、老总没看错,与他搭档是人生的幸事。

隔了一刻钟,师部再次来电。师长马上赶过来,有些事要当面合计。

“啥意思,师长不放心咱”,陈旅长摘下眼镜擦了擦,心里在犯嘀咕。

“不可能,师长啥人,你我都清楚”,李参谋长也纳闷,虽然形势险恶,师长也没必要亲自过来呀。

猜疑也没用,先派人接应,师长可是军中大才,可不能有闪失。

首长们都在忙乎,杨鑫也没闲着。老马夫刚刚牺牲,旅部五匹马,总得有人照顾,这不,从没养过马的新马夫上岗了,还深夜。

本着养马如养猪的法子,杨鑫抱来一些麦秆,铡过刀的。兴许饿坏了,杨鑫刚把麦秆扔入食槽,五匹马舌头一卷,嚼得欢实。对新马夫,正眼都不带瞧的。

今晚没人能眠,刚刚激战,善后之事多着呢。黑子哥他们估计在舔伤口,警卫连牺牲老大了,三个排,整整去了三分之一。

还是马夫爽利,不用伤心失去战友,就是老汉那猪肉钱,一时没法还了。想到这个,杨鑫心里忐忑,欠人钱财,不能拖久了,要不感情会生分,他都梦到老汉好几回了。

想着想着,杨鑫就睡了,跟马一起。

梦里,老汉来了又走了,背影很高大。奶奶形象模糊,两小妞一闪而过。徐哥、樱子姐凑什么热闹,太熟了。

咦,有一陌生女子,眼神忧郁。她谁啊,怎么跟黑子哥姐姐凝视他似的。杨鑫在梦里流下泪水,一股一股的。

9

第十九章 给点厉害的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