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清明天地>第十三章 玩古董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十三章 玩古董

小说:清明天地 作者:凭鱼跃 更新时间:2019/10/21 20:18:00

“师姐,我们还有多少钱?”秦牧总算把百达翡丽的高端给朱嬛讲明白了。这时候他不得不开始盘点一下自己目前的现款。

朱嬛听到百达翡丽世间罕有——就这么一块,更是对这块表爱的不得了。

她之前只见人家戴过手表,自己可根本不敢想有一天能戴上一块。

现在不但梦想成真,而且比最美的梦还要美的多。这是一块世界上独一无二的手表,再没有人能和自己在手表上相提并论。

这让朱嬛立刻觉得自己地位大幅度提升。嗯,世界上,我朱嬛也算一号人物了。再不是打把式卖艺跑江湖的女子。

不过她的兴奋劲被秦牧一句话就打败了。

这时候提什么钱啊,提钱,太破坏气氛了。

“只有两百块大洋了。”朱嬛的包包随身带,钱都在包包里面放着,一块钱她都不会记错的。

这个饭店也太贵了。贵到朱嬛完全不能想象。

按照这个花法,金山银山真的都不够。不知道师弟家里到底给他留了多少钱,可是再多钱,也不能白扔啊。

饭店,住一晚就算了,咱们还是去租房子吧。

她的提议被秦牧拒绝了。

“师姐,暂时我们还要在饭店住一阵子。这个地方是一个平台,我要利用这里认识点人,做点事。”

“师弟,你还没告诉我,到底你要做什么事啊?开厂子吗?”朱嬛对做事的理解就是赚钱,现在最赚钱的就是开厂子。

开厂子不容易,本时空哪有自己的民族产业,机器设备,甚至原料,都要从国外进口。

朱嬛想起这个就头疼。可是不赚钱,就没有钱花。

由俭入奢易,由奢入俭难。在大饭店吃过住过,让朱嬛再去流浪卖艺,再去睡大车铺,虽然不能说不可以,但总是不甘心。

到底意难平。

能在天津赚钱自然是最好了。

“师姐,我们不开厂子。现在的环境不适合搞这些。”

“那怎么赚钱?”朱嬛当然知道秦牧绝不可能再让她去卖艺。

“这样,我准备……”

秦牧正要说话,电话铃突然响起。朱嬛吓了一跳。她看到床头的电话了,但是这玩意她根本不知道是什么,一直没敢碰。

“师姐,这是电话,”看到朱嬛的样子,秦牧给她解释了一番:“你屋里也有,能通话的,你先回你屋。电话是私人的事,不方便别人听。”

朱嬛听到秦牧赶她走,不免有点不愿意,她还没和秦牧待够呢。不过朱嬛是个聪明人,她知道什么时候应该怎么做。

之前这个师弟一直没赶过自己,即使发财了也没赶过自己,现在既然让自己走,一定是有他的原因。

虽然朱嬛很好奇这个电话到底是干什么用,怎么用,但是这时候她还是听话的离开了。

等朱嬛出了门,秦牧拿起电话。

“喂,您好,秦先森,我是小丽呀,您需要特殊……”

秦牧立刻挂了电话。这特么的和自己想的差太远了。

开始秦牧以为是白云山给自己的电话。在天津卫,到现在为止,秦牧只和白云山有过短暂的接触。在他想来,白云山也许会抓住机会尽早跟自己连络。可谁成想是骚扰电话。

真是白期待了。

睡觉。

白云山这时候当然不能给秦牧打电话。一来半夜三更不礼貌,二来他忙着和亨得利的掌柜谈生意。

亨得利的掌柜姓王,叫王三元。他是亨得利老板的侄子,在天津做这行做了好久。

(作者的话。在这里我要声明一下,这个民国,和历史上的民国,大体一样,但是一些小地方会多少有点改变。比如亨得利钟表,如果存在几十年,那就是说18xx年就有这个牌子了。但是那时候肯定是没有亨得利的。这本书,如果我把时间设定在1922年,不是1912年,就没有任何问题。可是那样的时间开端,太接近敏感时间段。我是为了这本书着想,所以在小地方含糊一下。这点读者别跟作者较真了。我修改的地方,完全不影响阅读,而且尽量模糊处理。如果读者不去搜历史,大部分人都不会发现这点。^_^)

白云山虽然一身长袍马褂,外表形象很传统,可他是个爱洋货的。这不单是因为的确洋货很好用,也是因为他要和洋人做生意,很多事尽量和洋人接轨比较方便。

亨得利钟表行,白云山老来,他和王掌柜算的上是一般的朋友。

今天虽然天色很晚,都入夜了,可是白云山的确惦记那块表,于是他直接找到了王掌柜家里。

白云山提起今天的事,说起那块表的样子,王三元立刻想起了白天秦牧和他卖的那块手表。

这块表如此的高端,王三元给带回了家里。

他听白云山这么一说,就把表取了出来。

“云山,你看是这一块吗?”王三元疑惑的地方在于白云山提到的秦牧形象。

当时秦牧和那一对父女,可都是土包子打扮。怎么这就去了大饭店了?王三元怕是闹了误会。涉及到手表的事,他都上心。

“正是这块。果然你这里有。”白云山大喜。这块表和秦牧戴的一模一样“这是英国来的新货吗?三元,你开个价吧,多少钱我都要了。”

“别忙。”王三元拦住了白云山的手:“云山,这块表现在我店里只有一块,这一块,如果我没猜错,就是你说的那个秦牧秦少爷的。他今天才卖给我。”

“什么?”白云山大吃一惊。秦牧的做派他刚刚才见识到。这样的人,怎么会卖表呢?不应该呀。

这么好的表,谁舍得卖?再说他有钱啊,住大饭店能没钱吗?

这是怎么回事。

难道这人真的是骗子?这也说不过去啊。

“云山,当时是这么回事。”王三元就把当时的情况说了一遍,然后说道:“照我的看法,这个秦少爷就是出来打野食,看上了那个丫头,换身衣服逗他们父女玩。”

“理当如此!”白云山这下也明白了。王掌柜说的对。秦少爷留学回来,外国女人玩够了,国内的这些玩腻了,所以换个口味。看来他已经是得偿所愿了,要不怎么又换回本来的身份呢。

这时候白云山完全不信朱嬛说的话了。什么未婚妻老丈人,你们配的上人家吗?

“不管怎样,三元,这块表你得卖给我。”

“云山,这块表除了秦少爷那一块,天津卫就这么一块。这事不能草率,得从长计议。”白云山在天津卫并不是顶尖的人物。

顶尖的人物也不会主动和秦牧这样的陌生人打招呼。他要这块全津门独一无二的手表——除了秦牧那一块,资格真不够。

这都不是钱的事。

王三元说的很委婉,但是白云山什么人物,老油条了,他立刻就明白了人家的意思。

人家是给自己留着面子,自己不能不要脸。

买卖不成仁义在。白云山离开了王家,最终也没带走这块表。

这块表是个稀罕物,白云山自然想要。可是比起手表来,秦牧才是真正的稀罕物。

这样的手表,既然津门出现了两块,那么以后肯定会有更多——无非是英国人造的。

白云山思前想后,觉得尽快跟秦牧建立友谊才是最重要的。

他回到家里盘算了半夜,一会想想秦牧到底需要什么,一会想想自己到底能提供什么。

想来想去,也想不出个头绪。他烦的一脚把小妾踹下了地,让她滚隔壁去睡觉,别影响自己想事。

小妾稀里糊涂的就被踹跑了。

这时候白云山突然开窍了。对呀,女人。秦牧年轻多金,风流潇洒,正是需要女人的时候。

虽然现在他身边有个女人,还自称未婚妻,但是一看就是土丫头,那丈人,更是个土老帽。白云山真不觉得朱清有做秦牧丈人的半点可能。

朱嬛吗,做个妾,或者外室还凑合,做正妻,做梦去吧。

秦牧这样的世家子弟,看这气质,这做派,这身份,这经历,肯定得找门当户对的。

那个女人算哪里冒出来的草。

就从女人下手。

白云山第二天一大早就来到了大饭店,等了一阵,秦牧三人来到了餐厅吃早饭。

“早啊,秦少爷,还有两位。”白云山立刻凑过去打招呼。

“白先生,”秦牧也客气的招呼道:“这么早啊。吃早饭了吗?没有就一起吃点。”

“刚巧我还没吃。”

“那好,一起。”

丰盛的早点摆满了一桌。

牛奶,咖啡,小面包,油条,鸡蛋、等等。

这和后世真没什么区别,秦牧看着眼前的一切,有时候都混淆了年代。他都不知道自己到底在哪了。

不过朱嬛会随时提醒他的。

“功业,喝这个。”秦牧把自己的字也告诉了朱家父女。朱嬛就一边叫着他的字——显得亲近,一边给他到了一杯咖啡。

“贤伉俪真是夫妻恩爱,让人羡慕啊。”白云山皮笑肉不笑的说了一句。

他一早上就调查清楚了,秦牧是开了三个房间。这说明俩人没睡在一起。

白云山也不知道这对自己是好事还是坏事。是秦少爷得手了之后嫌弃了,还是根本没得手正在努力?

朱清在这种情况下只闷头吃饭,一句话也不说。他也不知道说什么。这个环境对他们父女来说都是太陌生了。

“白先生,我虽然是个留学生,却挚爱中华文化。常言说得好,越出国越爱国。”

“秦少爷说的好。可不是这样吗。”白云山随口附和。其实他心里真不认同这句话。哪有这样的常言。再说哪有什么越出国越爱国的,这不是瞎扯淡吗。

“中国的文明,源远流长。我们的祖先,创造了绚丽多彩的文化。一代代,一辈辈,流传到现在。毋庸讳言,我们现在,从工业制造方面来说,是落后于世界的,但是我们历史上的好东西,却远比西洋人东洋人强大。”

白云山到现在完全是信服了秦牧的出身。这一段话说的,不管真的假的,这高度绝不是一个混吃混喝的骗子能有的。

“秦少爷您的意思是?”白云山实际没听明白秦牧要说什么。

“天下兴亡匹夫有责,我个人能力虽然微小,但是我必须要尽我的全力,保护并且发扬咱们中国的传统文化。”说到这里,秦牧对着白云山微微一笑:“白先生,我喜欢老物件。”

白云山彻底明白了。原来这小子喜欢古董。嗨,你还兜兜转转这么多圈子干嘛,直接说你要玩古董就完了。

有了爱好,那就好说。

白云山马上开动脑筋,想了一会说道:“秦少爷,津门的鼓楼那一带,是最大的古董市场。不过那地方乱七八糟,不适合秦少爷您这样的身份。我倒是认识一个圈里人,一会我给您探探他口风,他这人比较古板,不太爱接触外人。不过您秦少爷当然是例外。”

“有劳白先生了。”

白云山三两口吃完饭,告了个罪,去大堂打电话。

朱嬛趁着这个时候连忙问道:“师弟,怎么你要玩古董吗?”

“不是玩,我是要赚钱。朱老板,师姐,现在这个世界,西洋东洋都强过我们,我们要买他们的东西,只有掏钱。钱从哪里来?就是百姓辛苦的劳作。拿这些东西去换洋人的玩意,百姓太吃亏。我于心不忍。咱们就找点土里埋的,完全没用的老物件,拿这个跟洋人换东西,这才能国富民强。”

经过这些日子的接触,秦牧对朱家父女的脾气秉性也了解了不少。

他发现朱清是个老派人,有很强的大汉族主义——当然这个词,朱清自己都不知道。

朱嬛呢,就没这个想法,但是她穷怕了,特别爱钱。

秦牧照方抓药,针对两人的弱点,弄出这么一番说辞。

否则俩人不给他使劲,那他的事业不好进展。

在这个世界,秦牧知根知底的只有眼前的这两个人。这俩人是他落魄时候认识的,才真的对自己没什么歪心思。当然,朱嬛讹诈他十万,更像是玩笑。谁能真当光着屁股的秦牧值十万大洋呢。

之后秦牧再遇到的人,就是他变成世家公子样子以后的事了。人是同一个,但是身份地位完全变化了。

秦牧肯定以后自己再也遇不到朱家父女这样的人物,所以他决定带这俩人一起干。

正因为存了这个心,秦牧才对朱清很尊重,对朱嬛很包容。

“秦少爷,你这想法,我怎么听着很别扭呢。”朱清不是糊涂人,但是他真被秦牧这套歪理给绕糊涂了。

他当然不知道秦牧是想找秦皇玉玺的线索,什么买洋人东西,强国富民,全是假的。

朱清是当真的来看的。他越琢磨越觉得不对劲,可是秦牧这话到底哪里错了,他还真想不清楚。

这就是内行蒙外行,一蒙一个准。

“朱老板,相信我,没错的。我什么时候骗过你。”秦牧真诚的一笑。

“爹,我相信师弟。”

朱清一看丫头都叛变了,自己经过一晚,就从多数变成了少数。

只好少数服从多数吧。反正有自己在姑娘身边看着,总不能让孩子吃了亏。

“好,朱老板,师姐,你们跟着我,没错的。这个世界是我的,也是你们的,最终,是我们的。”

朱清更加糊涂了。什么你们我们的。

“对,师弟,这个世界是我们的。”朱嬛说着话,把咖啡杯端了起来,“师弟,干一个。”

“……”

两支杯子,两支手,两块明晃晃的手表。

白云山一边打电话,一边留意着秦牧这一桌。

他一下就看到了朱嬛腕子上那块手表。好嘛,又一块名表!

白云山的心思更加火热了。他决定一定办好这件事,给秦牧保媒拉纤,让秦牧能玩到他喜欢的古董。

自己吗,只要从秦少爷手里拿到货源,做个手表的二道贩子,那就发达了。

世界,它必须是我白云山的!

1

第十三章 玩古董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