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清明天地>第十五章 被迫当强盗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十五章 被迫当强盗

小说:清明天地 作者:凭鱼跃 更新时间:2019/10/22 23:33:04

“金公子,你听过一句话吗?图样图森破。”

“没有,你别跟我整那个洋玩意,有本事你说中国话。”

“我是说你呀,太年轻,太幼稚。”

秦牧不准备跟这种二百五浪费时间。他突然对拜访金三也失去了兴趣。

智障少女需要的是秦皇玉玺,这东西哪里去找?秦牧不觉得金三会有这么宝贝的玩意。

秦牧进入古董圈,并不是要玩古董,他只是要打探一些消息。金三银五的,对秦牧来说没什么区别。

见个金三就这么啰嗦,秦牧实在没兴趣再把时间浪费在这种蠢货身上。

在上一个时空,这样的人他见得多了,这一个时空秦牧不准备再搭理这样的人——太无聊。

秦牧对白云山打个招呼道:“白先生,今日游兴已尽,改日再会。”

说完话,秦牧头也不回的离开了魁昌行,只丢下目瞪口呆的白云山和气急败坏的金公子。

出了门,朱嬛挽住秦牧的胳膊,坚定的说:“师弟,就不该给这样的家伙好脸色。有钱人,没一个好人。”

“……”秦牧对朱嬛也无语了。有钱人虽然大部分都不是好人,但总有一些人是好人——比如我。

你这一竿子扫落一船人,真是无差别打击。

三人直接回了大饭店,各自回屋休息。

秦牧刚洗漱了一下,就听有敲门声。秦牧打开门,一看是朱清。

只有朱清一个人,朱嬛没在,这让秦牧有点意外。

他把朱清让进来,为老头泡了一杯茶,然后问道:“朱老板,你找我有事吗?”

朱清点点头说道:“有点事。”

秦牧掏出烟,为朱清点了一颗。

朱清是抽烟的,不过以前他只抽最便宜的老刀牌,现在遇到秦牧,自从秦牧掏出万宝路之后,朱清也蹭着抽万宝路了。

“秦少爷,你怎么没跟金公子说两句好话呢。这样明天咱们没法去见金三爷了。”

“这事啊,嗨,这没什么。金三不过是个古董贩子,这样的人不说满大街都是,天津卫也少不了。死了张屠户,也不吃带毛猪。金三父子想在我面前拔份儿,还不够资格。”

朱清点点头。秦牧这个做派他喜欢。有志青年。

“秦少爷,你真的想用古董去跟洋人换机器开工厂吗?”

朱清这样问,秦牧也不能说不是。谎话已经说出去了,那就得圆。

“当然。怎么,朱老板也对开工厂有兴趣?”

“秦少爷,我想请教一下,工厂那么多,到底开哪个工厂才能富国强民呢?”

“朱老板,你怎么关心这个?”秦牧有点奇怪。

“瞎聊,瞎聊。”

“好吧,那我也瞎说一通。”秦牧组织了一下语言,然后说道:“就现在的世界局势来说,中国要想富强,首先要有一个独立的武装,这个武装要有一块根据地,只有有了这两样,才能谈到富国强兵。为了武装队伍,自然需要有个兵工厂,可是有了兵工厂,还要有钢铁厂,有了钢铁,有了枪炮,才有了武装,然后才有根据地。粗略的来说,兵工厂和钢铁厂是必须的。”

其实秦牧说的不是他自己的想法。他根本就没想在这个世界干这种事。这个世界只是他的一个跳板,他要尽快找到玉玺,恢复智障少女的能力,然后回到后世。再从后世回到大宋,去见他的家人。哪里有他的女人和孩子。至于那个世界的形势,秦牧现在都不去想了。

他现在只是想念孩子,和孩子的一群娘。

刚才秦牧对朱清说的话,其实是北洋干的事。北洋搞过的工厂,主要就是钢铁厂和兵工厂。

秦牧个人对这个根本就不看好。这都是浮于表面的东西,完全不触及根本。

可是要谈根本,那就是长篇大论,秦牧不觉得有必要和朱清讲那么多。他和朱老头,都不是有雄心壮志的人。

没想到这番话让朱清听得很投入。

“秦少爷,你说有了兵工厂和钢铁厂,国家就能强大吗?”

“起码不会更加落后。”这句话是秦牧的实话。有点厂子总比没有强啊。

“你能用古董换回来开工厂的设备吗?”

朱清这句话让秦牧谨慎了起来。朱老头什么意思?难道他要开工厂?可是你开个火柴厂可以想,开兵工厂什么意思?难道你要造反不成?

现在宣统都没了,你造谁的反?

“朱老板,你这是什么意思?难道你想开兵工厂?”

“这到不是。”朱清摆手说道:“我是觉得吧,现在什么东西都是洋人的,洋火,洋灰,洋钉,洋车,什么都是‘洋’。他们把咱们的钱都赚走了,咱们不能干看着洋人赚钱。咱们有手有脚,不能自己赚钱吗。”

“朱老板有志气。”秦牧只能这样说了。以朱清的见识,自然不知道人家这些产品后面有一个庞大的工业社会做基础。

“秦少爷,你能不能拿古董换来开厂子的机器?”朱清再一次发问。

秦牧不能装傻了。他不能说自己换不回来,那样一来自己之前的一套富国强民的说辞就露馅了。

“能。”

“好,你跟我出门一趟。”

说着话,朱清离开秦牧的房间,敲开朱嬛的门,进去之后,朱清对朱嬛说:“嬛嬛,给爹拿一百块大洋。”

“干什么用啊?”这么多钱,朱嬛不能不问问。之前他们爷俩根本就没钱,朱清也从来没有要过钱去花。现在突然有钱了,爹这是要干嘛?

“男人办事,女人别管。”朱清罕见的对朱嬛说了一句重话。

朱嬛看爹爹要发火,连忙取了一百大洋包成一个小包递给朱清。

“你在家里待着,我和秦少爷出门一趟。”

“去干吗?”

“说了男人办事,女人别管。”朱清有点生气。他接了钱气哼哼的就走了。

秦牧连忙跟了出去。

到了饭店门口,秦牧有点莫名其妙。他不禁问道:“朱老板,你要这么多钱办事,和师姐说一声也不过分吧。”

“你傻啊。”朱清出了门就好像变了一个人,完全没有半点生气的模样,他笑呵呵的对秦牧说道:“嬛嬛这么强势,我不教教她,让她懂点规矩,你以后镇得住她?”

“朱老板,你这话说的。我干嘛镇住师姐。”

“唉,路长着呢,走着瞧吧。这事再说,你先跟我去个地方。”

朱清不再言语,一个人在前面闷头走路。秦牧连忙跟了上去。

他们离开大饭店,穿过繁华区,再继续穿街过巷,路边越来越荒凉。秦牧有点奇怪,朱清似乎对这一片很熟悉。这是去哪啊?

最后他们来到城南一角,一片窝棚区。

这里到处是面黄肌瘦的孩子,衣衫不整的妇人,和满脸菜色的男人。

地上污水横流,臭气扑鼻。秦牧忍不住堵住了鼻子。

朱清却毫不介意,他在窝棚区三转两转,来到了一处破草棚子之前。

“黑子,在吗?”朱清站在草棚前叫着。

棚子里面出来一个人。这人个子很高,几乎赶上秦牧了。这年头中国这样的高个很少。

那人疑惑的看了看朱清,再看了看秦牧,然后再看了看朱清,突然他认出了朱清。

高个子一把抱住了朱清,激动的说道:“军师,你还活着,我可想死你了。”

“活着,还活着。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你给找个能坐的地方。”

黑子显然在这一带是个头目,他领着两人三转两转,就出了窝棚区,来到一处河边。

这里是窝棚区的上游,有一间独立的房子。

黑子领着两人进了屋,秦牧看了看,还算干净整洁,至少没臭味。

大个子拿袖子胡乱擦了擦桌椅,请两人坐下。

朱清这才开口道:“黑子,这是我女婿,秦牧。”

秦牧一听这话吓了一跳。你们爷俩在我的婚姻大事上怎么从不问问当事人的意见呢?

可是他在这种情况下还真不好反驳,只能闷头忍了。到要看看老头要干嘛。

自己还真是看走眼了。这个朱老头,秦牧一直以为他就是个跑江湖卖艺的,哪知道人家还是什么“军师”。难道你是诸葛亮?

“嬛丫头都成亲啦,我这做大哥的,真是也没个礼……”黑子似乎有点不好意思。

“黑子,咱们没那么多事。咱哥几个的事,嬛嬛不知道。那时候她才五六岁,什么都不记得。”

“军师,我明白。”黑子懂朱老头的意思。

“秦牧,这是我的朋友,王平。以前义和团的大师兄,我呢,那时候承蒙人家看得起,叫我一声军师。唉,都是十多年前的事了。这事嬛嬛不知道。”

秦牧这才明白俩人的关系。原来这黑子和朱老头都是义和团的人。

没想到啊,朱老头还干过这事。难怪他对搞工厂上心。只是他现在带自己到这里来是要干嘛?

看两人见面时候的情况,朱老头肯定好久没来过了,要不然黑子不至于半天才认出他来。

“一晃也十年没见面了。黑子,老兄弟们还好吗?”黑子是王平的外号。

“凑合活呗。”黑子显然情绪很低落。这点秦牧深表理解。任何一个人住在那样的环境中,要是还兴高采烈,不用问,一定是神经病。

“嗯,现在有个活,一人十个大洋,跟我去做一单买卖。”说着话,朱清把那一包银元扔在桌上。

“好,军师你等着,我这就去招人。”黑子显然对朱清很是信任。他都没问是要去干什么,而是直接拎起钱包走了出去。

等黑子走远了,秦牧忍不住问朱清:“朱老板,你到底要干什么啊?”

“你是问哪一件?”

“……”秦牧突然语塞了。他也不知道是要问婚姻的事,还是花钱雇人的事了。

“秦少爷,当着外人呢,你就装我女婿好了。这样他们才信任你。没外人时候你还是秦少爷。”

“那你要他们去干嘛?”

“搞古董。”朱清这时候身上没了半点跑江湖卖艺的油滑神态,整个人好像一位身经百战的将军:“金三这个人,我知道。他在四九城时候就很出名。现在跑到天津卫,他一直和城里的人没断往来。四九城的宝贝,有人专门给他运到天津卫。你不是要古董吗,我们半路给他的车队劫了。”

卧槽,秦牧忍不住心头骂了一句。你这是要当土匪打劫啊。你怎么不先跟我说一声呢。

现在钱都花出去,人都要来了,自己想劝都劝不住。

这不是钱的事,而是箭在弦上不得不发。朱老头根本就没给自己反对的机会。

可是自己真不要古董啊。那玩意不能吃不能喝的,而且秦牧随时可以让智障少女给他弄一堆出来。

清明上河图要不要,给你来一百幅。不过保质期就不肯定了。

不等秦牧想明白对策,黑子带人回来了。

算上他自己,十条精壮汉子。这让秦牧忍不住摇头,看来窝棚区一样是弱肉强食,要不怎么那么多吃不饱饭的人中间还能出这么多满身力气的人呢。

这些人看来都是朱清曾经的朋友,也许是手下,反正秦牧也不觉得有什么区别。

因为这帮人都听朱清的命令。显然朱清以前的威信非常高,即使过了十年,信誉还那么出众,人家愿意给他卖命。

“都有家伙吗?”

“有。”一群人纷纷亮出了刀子。秦牧眼前顿时一片刀光。

“好,黑子去买点肉菜,酒就不要了,今儿就出城办事。”朱清不知从哪里又变出两枚大洋。

秦牧真没发现他什么时候下的手。按说这老头身上是没钱的。钱都在他闺女包里。

这对父女,真是绝了。

秦牧这时候显然不能退出去。这种情况,大家是一条船上的人,不做完这单买卖,谁也不能溜。

真是万万想到,自己一个好端端的留洋大学生,怎么突然就成了劫匪了。

再说你们这些劫匪,这工具也太低端了点。

大清都亡了,你们还用刀子。鸟铳都没一把吗?

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秦牧发现自己越活越回去了。

就是在上一次穿越到大宋时候,他也没有用冷兵器去跟人玩命。那还是一千多年前呢。

现在都热兵器时代了,怎么反倒只有刀枪棍棒了。

真是造化弄人。

关键是自己并不需要古董啊。老头你到底要干嘛!

1

第十五章 被迫当强盗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