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清明天地>第二十三章 划时代的枪械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二十三章 划时代的枪械

小说:清明天地 作者:凭鱼跃 更新时间:2019/11/10 14:52:56

秦牧,男,身高180厘米,体重,目测75公斤,短发,不戴眼镜。

朱嬛,女,身高165厘米,体重,目测50公斤,长发,肤白,大眼,不戴眼镜,胸大,臀圆,腰细,腿长,还直,极为漂亮。

这是摆在日本公使馆大使藤野九郎案头的一份报告,随着报告一起送上来的,还有两幅素描。

藤野大使看完报告,再拿起两幅素描,戴上眼镜仔细端详着。

的确,丰乳肥臀,秀色可餐。

想到这里,藤野立刻警醒过来。自己这是怎么了,老毛病犯啦,怎么这个时候还有闲心看女人。

这是情报!情报!不是想女人的时候。

于是藤野连忙抛开不应有的色情想法,开始以一个大使应该有的工作态度来看素描。

先看男的,分分心。

这个男的,年轻,很精神。五官很立体,有着一种东方人少见的雕塑感。让人过目不忘。嗯,肯定跑不了。

先放一边。再看女的。

这个朱嬛好漂亮噢,花姑娘,大大的!好大的屁股噢,好生养,胸也大,好……

想到这里,藤野差点抽自己一个嘴巴。怎么又走上老路了。

不看了。他把两幅素描扣着放在桌上,摘下眼镜,撸着自己的长胡子开始思考。

这个秦牧,和天津发现的新枪械,有没有关系呢?

第一次世界大战1914年开始爆发。

青岛战役,于1914年10月31日开始。日本于这场战役中获胜,打败德国,占领青岛。

现在是1912年,距离战争爆发还有两年。日本人和全世界的列强肯定没有超能力,他们不能预料到战争什么时候打起来。

但是所有帝国主义的高层都知道,早晚会打这一场仗的。不打,解决不了当前各国的问题。

因此每个国家都在拼命备战。日本更是如此。

他们觉得,亚洲是日本人的亚洲,白种人滚出去。这就是日本版的“门罗主义”。

门罗主义,简单概括为一句话就是“美洲是美国人的美洲,老欧洲滚蛋。”

备战,武器是首要的。姿三四五郎一见到秦牧那把枪,立刻就被震住了。

目前日本陆军的单兵主战武器是三八大盖。没错,小日本的三八大盖从一战前一直用到二战都没变过,就是这么任性。

三八大盖为什么叫三八大盖呢,因为它前身是三十式步枪,这支步枪完全仿造德国的毛瑟。可是这个枪在沙尘环境下非常不友好,老进土影响使用,于是日本的设计师就给它装了一个很大的防尘盖,这就是三八大盖。

这把枪比起秦牧的狙击枪,就好像石头和玉的差别那么明显。

不说狙击枪的材质完全不同,关键是狙击枪的设计结构完全不同。最根本的变化是狙击枪采用了悬浮式枪管。

“悬浮式枪管”即浮动枪管,这种枪管除了紧锁于机匣一端外,其余部分跟护木及其他零件都不接触,以便增加射击精度。

而现在这个时期,全世界所有的枪都不是这个构造。

这是一个革命性的变化,目前全世界的所有武器设计师,根本就没有这个思路。

日本人更没有了。所以姿三四五郎一组装好这把枪,顿时就傻眼了。

这是哪个国家的高级武器,怎么我们大日本帝国一点风声都没听到的。

他是职业军人,日本这波军人,后世称为昭和男儿。

(1912年还不是昭和时代,但是姿三四五郎肯定会在一战期间为日本尽忠的,所以称为昭和男儿不为过。)

这是日本历史上最有血性的一代日本军人,也是最专业的一代日本军人。他一下就想明白了悬浮式枪管的优点。

这会让射击精度大幅度提高。

而射击精度是日本军方非常非常看重的一个指标。日本是个岛国,资源匮乏,所以他们才一直用三八大盖,而不是开发冲锋枪这种连发武器——浪费不起子弹。

日本如果得到这项技术,能极大的提高枪械的射击精度,就等于在兵力和资源都不变的情况下,日军的战斗力凭空翻翻。

这让姿三四五郎怎么能不激动!

伊集院彦吉比四五郎的眼界更高,他当然更明白这把枪的重要性,所以是他亲自带队抄的金三家。

第一他要找缺失的部件,第二他要看看北洋兵的尸体。

第一条他实现不了,部件全被秦牧带跑了,第二条实现起来有点费劲,可是最终实现了。

因为那三条尸体快被剁成肉馅了,在这样的一堆肉中找真正的致命枪口,太费劲。不过在日本军医的努力下,他们还是确定了原始伤口。

这把枪的威力终于被日本人认识到了。

这是一把划时代的枪械呀,到底是谁用的?又是哪个国家的产品?

这些问题可以随后再说,目前最紧急的,是找到这把枪缺失的部分,最好找到使用枪械的人。

现在这把枪没有子弹,也没扳机,根本不能用,只能被日本总领事深藏在领事馆的地下室,处在绝对安全的保护中。

这时候那一车古董完全就不重要了。现在必须立刻找到劫车的人。

日本特高科和宪兵大队通力合作,在天津城展开了秘密大搜查。

伊集院彦吉再三确认过金三父子完全不知道这把枪的事之后,释放了俩人,要他们立刻为大日本帝国效劳,马上找出劫匪。

而且日本人告诉金三,劫匪他们是无权审问的,一旦发现,马上把消息上报,他们都没有抓的权力。

这让金三莫名其妙。这帮劫匪难道是你们的祖宗?还要我供着他们不成。

不过他只敢心里抱怨一下,嘴上却“哈伊,哈伊”的答应着。

能逃出一条小命就算是祖宗积德了。

日本人一边秘密的全城大索,一边把那个劫车现场再次深入挖掘,最终他们找到了三颗弹头。

姿三四五郎点头佩服自己。果然自己猜的没错,这把枪就是有着极高的精度,一枪杀一个,都不浪费子弹。

弹头和枪身,以及一切消息都成为了津门日领馆的最高机密,伊集院彦吉特意派了一个特使亲自回国去汇报。

都不用无线电,怕被破译电文。

同时,他也把这个消息通知了北京的伊藤大使,让他留意北京地面上有没有新的情况出现。

就这样,秦牧和朱嬛进入了日本情报人员的视野。他和法拉利谈话的时候,日本情报员就把他和朱嬛的一切都牢牢记在脑袋里,回去就画了出来。

这时候可没什么偷拍设备,情报员只能凭自己练就的本事去画出来一切。

一个情报员,必须能画出惟妙惟肖的素描,由此可见,日本对发动战争是花了多么大的心思。

反观中国这边,完全不是那么一回事。

法拉利和秦牧约定了日期,要赛车。秦牧随口就答应了下来。

这种满不在乎的态度再次刺痛了法拉利骄傲的一颗意大利心,他匆匆就告辞了。

再坐下去怕被气出心脏病来。等赢了你再说。

他走之后,其余的人也没过来凑热闹。既然法拉利和秦牧约定比赛,那不妨等比赛有了结果再说。

这时候就剩下秦牧两口子和吕碧城了。

吕碧城已经说不出话来了。她以前觉得自己是民国,甚至中国,顶尖的女人。就连绝大部分男人都不如自己。

这个“男人”,是特指她这个阶层的,能出现在她身边的男人,至于满街的百姓,暂时还不算人。

往日里,她在任何地方出现,都是太阳一般的耀眼,所有人都围着她转圈,都拜倒在她的石榴裙下。

任何话题,都是她来引导,都是她来左右。

吕碧城,就是这个圈子里面的女王。

可是现在她完全懵逼了,秦公子说的一切,好像比洋人还洋人。虽然他说的每个字自己都懂,但是连在一起,怎么自己就不明白了。

阿尔卑斯山,勃朗峰,听秦公子的口气,好像他家后花园一般。

人家登个勃朗峰,欧洲第一高峰,就好像自己在六国饭店吃个便饭一样随意。

这格调,简直高的够不着啊。

这样情况下吕碧城真的没法引导话题,她觉得自己只要一张嘴就露怯。那还不如不说。

秦牧不想冷场,他微笑着对吕大秘说道:“遁夫,我出国转了一圈,发现洋人真的没半点长进,反倒越来越垃圾。”

“秦公子说的……”吕碧城都不知道该点头还是摇头了。

“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这个道理他们半点也不明白。到处盖工厂挖煤矿,弄的脏兮兮的。欧洲那地方,也就阿尔卑斯山一带还能看看。”

“……”吕大秘心说我们大总统还想要脏兮兮的呢,你能给大总统来点?

“我还是喜欢祖宗传下来的文化。这次来北京,我是想好好看看古籍。不知道我这点小小愿望,吕大秘能否满足?”

咦,秦牧就这点愿望。这好办啊。北京最不值钱的就是古籍了。现在都西化,洋化,去中国化了。

满大街的文人恨不得把方块字都废除,全改拉丁字母他们才觉得自己是人。

秦公子这想法,简直太另类了。这对吕碧城来说连举手之劳都算不上,太小事一件了。

她想了想,诚恳的对秦牧说道:“秦公子,这事我一定给你办好。不过现在时间有点不赶巧。”

说到这里,她压低声音,上身前倾,凑到了秦牧的身前,把嘴唇几乎贴到了秦牧的耳朵上,小小声音说道:“明天是袁公就任临时大总统的日子,我不能缺席。过了明天,姐姐我一定带你去看,你想看什么,就看什么。”

“如此多谢了。”

吕碧城的嘴唇若有如无的在秦牧耳垂上轻轻一碰,然后悄然一笑离开了。

朱嬛只看的目瞪口呆。这就是上流社会女人的交际方式吗?

这样下去,再过几日,师弟就被她们这群不要脸的女人啃光了啊。

“走,嬛嬛,跟我去个地方。”秦牧不浪费时间,他带着朱嬛出了饭店,上了车,启动了汽车。

“师弟,那些女人怎么这么不要脸呢?”朱嬛对刚才的事情还是念念不忘。

“也不算不要脸,只是个礼节。”

“胡说,我不信。这样的礼节我可不学,谁都不能靠近我一步之内,除了师弟你。我是你未婚妻,我是你的人。”

“嗯,是啊,你是我的人。那就听我话。”秦牧随意的点着头,一边观察前方,一边把车子开上了大路。

他不知道,这一时刻,六国饭店的窗户后显出无数双眼,都盯在这辆车上。

秦牧和朱嬛的情报,不只是日本人在搜集,列强的情报机构都已经把他俩的一切记录了下来——这是他们的基本任务。

车子不紧不慢的行驶在马路上。当然,秦牧想快也快不了,路上全是人。而且车子也不少。

他开到一辆车后面正准备按喇叭超车,却见那车子驾驶位窗口突然伸出一只手,然后疯狂的转圈。

这怎么了?秦牧莫名其妙。他立刻带着刹车,让车速慢了下来,同时考虑是不是赶紧弄一颗手榴弹防身。

这时候就见那车子向右一拐,迅速的开走了。

秦牧突然明白了,这司机的手势就是现在的转向信号。

这时候的车还没有转向灯,车子要想拐弯,司机要从车窗伸出手来一通比划。他也不是瞎比划,是有着固定的规矩的。

秦牧开心的一笑,这让他找到了一点古意。

他也一打转向灯,车子拐了个弯继续前进。

王恭厂,我来看你了。

1

第二十三章 划时代的枪械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