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清明天地>第五十八章 强生制药厂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五十八章 强生制药厂

小说:清明天地 作者:凭鱼跃 更新时间:2020/5/23 12:42:45

朱嬛见到秦牧回来,大喜过望。虽然只是分开短短两三日,可是她却感觉好像经过两三年那么漫长。

今夜总算等到了师弟回来,她冲过去抱住秦牧,这时候她才发现秦牧身后还跟着一个人。一个漂亮女人。

“你是谁?”怎么师弟一个人出去,两个人回来,还是一个人女人。这半夜三更的,怎么回事?

秦牧和林柔当天夜里就离开了那家饭店,趁着夜色回到礼查饭店。

“嬛嬛,我给你正式介绍一下。”秦牧指着林柔说道:“这位是林柔,林小姐。道号雷震子,她是我请的保镖。”

然后秦牧也给林柔介绍了朱嬛。

两个女人顿时开始互相打量。

秦牧连忙让大家都坐好,然后就把自己去挂耳圩遇到的事仔细讲了出来。

这件事朱嬛当然不知道,她听到秦牧差点被日本人杀死,顿时吓得脸色发白。幸亏丈夫是半仙之体,最后才祭出金砖砸死了日本人——当然,这就是秦牧编的了。

林柔比朱嬛更吃惊。她体质特殊,所以能修炼道法,也因此感觉到秦牧的不同寻常,所以才要和秦牧在一起。一来帮自己寻找宝物,二来,林柔也想着和秦牧结为神仙道侣。这个世上她根本就没有遇到过第二个能修道的人。

可是没想到,今天一下就听到两个。眼前的秦牧,并不是自己以为的没有踏入大道之门,他都能祭出金砖了,这层次比自己也不差。而且还有一个修道的日本人。

“秦牧,日本人,是不是传说中的忍者?”东瀛忍者的名头,早就有了。

“可能。”秦牧不知道森乃是不是忍者,姑且就这么认为吧。

“你能祭出外物了?”林柔有点不信秦牧有这个本事。

秦牧也不多说,他立刻随手变出了一块金砖,递给林柔,然后说道:“我说过,钱我有的是。”

林柔不可思议的捧着这块金砖,这本事,自己也没有呀。自己每画一张符,都要事先沐浴更衣,养足精力,还要合着五行阴阳才能进行。而且还不是每一次都能成功。

秦牧轻描淡写的说弄就弄,真是……

自己是不是小看了对方?她仔细回想了两人相遇的每一个时刻,发现自己还是有足够的能力杀死秦牧的——只要让他的手枪打不出来。

“嬛嬛,日本有多少这样的忍者,我不敢肯定。雷震子法术比我高,她有这方面的斗争经验,所以我就请她做咱俩的保镖。而且她精通古董,也算是咱们的帮手。”

“那就多谢雷震子道长了。”朱嬛也不是糊涂人。她立刻伸出手去,林柔也伸出手,两个人轻轻的一握,算是达成了默契。

秦牧接着问起服装店的情况。

这下朱嬛来了精神。她顿时眉飞色舞的说道:“达令,你这几天不在上海,真是太可惜了。安琪儿精品店每天排队的客人都能排出霞飞路去。”

这个情况早在秦牧意料之内。有领先百年的环境和服装,以及全新的营销方式,哪能不让上海滩的女人疯狂呢。

“你都猜到啦?”朱嬛嗔怪的望了一眼秦牧:“那你还要我说。”

“这是你辛辛苦苦应得的。”

“那是,这是咱们夫妻俩一起辛苦的结果。唉,真想那天你也在。”说着话,朱嬛依偎在秦牧身边,幸福的哼出了声。

师弟一个人出门太危险了,以后自己一定要时刻跟在他身边,保护好师弟。

丈夫的安危,怎么能交给外人呢。不过这个女人会法术,自己不会,这点到是个问题。自己也应该修炼一番法术,否则再遇到忍者怎么办?而且也被这个女人比下去了。

秦牧安抚完朱嬛的情绪,马上宣布了接下来的计划。

第二天,秦牧离开了上海,去天津,日本的设备已经到了天津港。古玩店的事,秦牧全拜托给了周素馨。

那个古玩店纯粹是个据点,有一搭无一搭的事,秦牧只把那里当个窗口,所以也无需什么新奇高档的装修,只要放个掌柜,摆几个伙计,能认真做事就可以。

别把赝品当真品收进来,别的事就没了。

周素馨满口的答应了下来——一切包在她身上。秦牧为她做到的一切,比她想的还美好一百倍。如今周素馨的大名已经传遍上海滩。

她的精品店,她的安琪儿女装,已经是上海滩超一流品牌。甚至欧洲过来的原款服装也被她踩在了脚下。

周大小姐一跃而成为上海滩顶尖的女强人。她不再是周家的大小姐,躲在父母和哥哥的光芒下生活,相反的,周家反倒因为周素馨老板而沾光了。

周氏兄妹俩齐齐来到码头为秦牧和袁克文送别。

望着远去的轮船,周陵对妹妹说道:“小妹,你对这个秦牧,了解了多少?”

“秦公子是天才,绝对的天才,这个世界上,没有人比的上他。”周素馨谈起秦牧,眼神都变得不同了。

“比起哥哥呢?”

“大哥,虽然你也是天才,但是我诚实的说,秦牧比你还是要强一大截。”周素馨这时候帮理不帮亲了。她也没法昧良心说话。秦牧的确是比周陵强太多了。

他的所有思想完全领先这个时代,周素馨只在秦牧身边十几天,却好像从新活过一次一般。

因为秦牧完整给她设计并且制造出一个二十一世纪的品牌店,在这个过程中,周素馨主动被动的,等于半个身子在二十一世纪转了一圈,所以她的眼界和思路一下提升了太多。

现在的周陵,在周素馨眼中已经和土包子差不多了。刚才她那样说,不过是为了哥哥的面子。如果是外人的话,周素馨都懒得评价。

燕雀和鸿鹄,的确没法比呀。

不过秦牧说走就走,真是让周素馨措手不及,她还有许多东西要向秦牧学习呢。怎么上海滩一点不值得他留恋吗?

周素馨不认为中国有比上海更好的地方。不过那个男人做事,总是出乎意料,不管怎么说,他还留下了一家古玩店要自己照顾。

不为了自己,就是为了他的古玩店,秦牧也一定会回来的。

周素馨回去的路上,直接吩咐司机掉头,不去自己的店了,她要先把秦牧的古玩店照顾好。

这时候客船已经行驶到大海上。袁克文非常奇怪,怎么秦牧出去一趟,就领回一个女保镖。

他如果要保镖,可以向自己提啊,就算不找自己,找爹也行啊。

袁世凯手下有许多武艺超群的好手,而且他们还有枪。这样的人才能保护秦牧的安全。靠一个女人,能做什么?

莫非这保镖是假,她其实是秦牧准备娶进门的姨太太,只不过因为朱嬛还没过门,所以不能先让这女人进来。

袁克文这些猜想,注定只能是猜想。这是秦牧的私事,他绝不会问。

他们谈的都是公事。站在甲板上,吹着海风,多日在上海鬼魂带来的萎靡似乎都被吹走了,如今袁克文也很是精神。

“功业,你说咱们这个厂子,一年能赚多少?”袁克文知道设备已经在天津等着自己了。这一次自己总算给他爹办好了一件事,而且是大事,这让他在袁世凯心中的形象肯定会提升不少。所以二公子很有点意气风发的兴头。

“钱对你来说,从来不应该是问题。只要事情办的好,钱自然就会来。关键是要办好事。”秦牧和袁克文接触这么久,两人也算有了一些友谊。

袁克文为了小木屋的事跑来跑去,没少辛苦,秦牧准备答谢他一番。

“功业,话不能这么说。在你来说,什么都能,什么都会,可是我呢?除了吃喝玩乐,你看我还能干个啥?”这点袁克文到是有自知之明。

吃喝玩乐,都是花钱的买卖,而来钱的道,二公子真没有。

他的钱是袁世凯给的,也有一部分是别人求他办事送的礼。他靠自己本事没赚到过一分钱。看到秦牧在上海滩点石成金一般把一家普通的服装店转眼抬到全上海第一的位置,袁克文自然免不了也想学习一下周素馨。

要不你也给我在天津弄个服装店得了。

“寒云,以你的地位你的能力,何事不能为。”

“别何事了,你就给我直接说吧,你看我除了吃喝玩乐,还能干什么正事?”

“寒云,你是不是也想弄个服装店。”

“就是这么回事!怎么样,功业,要不你也给我弄一个,不白弄,我出钱出地方,咱俩五五分成,你全是干股。”

“一家服装店,不过是小玩意,只适合女人。你是有志青年,怎么能干这个呢。”

“功业,你别给我戴高帽。我算什么有志青年,我大哥才是有志气呢。算了,不说他。我就想赚钱,别的不想。”

“不做店,开厂子。”说到这里,秦牧压低声音道:“我说的,是绝密,你千万不要泄漏出去。”

“我一个字都不漏出去。”袁克文立刻精神一震,秦牧够哥们。

“接下来的几年,我预测全世界棉布市场会有很大的增长,目前全世界的产能都不够,所以你现在插手这一行,会有丰厚的回报。”

“我听你的!你说怎么做?”

“这样……”

这一路上,袁克文一反往日的公子哥作风,竟然没有跑去船上的舞厅酒吧风流,而是每日和秦牧请教赚钱的办法。

等到他们下船的时候,袁克文已经把秦牧的计划彻底的理解了。

下船以后,袁克文都没回北京,他就在天津马上开始工作,立刻准备赚钱。

早有北洋的人员等在天津,他们已经提好了设备,秦牧一到,马上运送设备回京。

强生药厂的基建已经全部完工,就等着这几台关键设备呢。

设备一到,立刻安装调试。秦牧没日没夜的住在药厂里面,经过短短一周的调试和试运行,全线开始投产。

第一款药就是风油精。

原材料早就备齐了,机器又运转良好,一瓶又一瓶的风油精被生产出来。

这是一款畅销全世界的神药,即使在后世的黑非洲,风油精都被当地人喜欢,更何况中国人了。

风油精能消肿,镇痛,清凉,止痒,驱风。适用于伤风感冒引起的头痛,头晕以及关节痛,牙痛,腹部胀痛和蚊虫叮咬,晕车等引起的不适。

而且它又能外敷又能内用,算是居家必备的良药。

秦牧的目标,就是针对日本人的仁丹。

为了能让风油精迅速的打开市场,秦牧亲自设计了一个广告,广告词极具特色。

“我们是害虫,我们是害虫,正义的风油精,正义的风油精,一定要把害虫杀死,杀死。”

不但报纸上刊登了这个广告,秦牧还让朱嬛去老宅子找来一群小孩,每人发一笔钱,举着写着广告词的牌子,满北京大街小巷的吆喝。

一时之间,风油精的大名传遍京师。

袁世凯是识货的。风油精的功效立竿见影,这不但是居家必备的良药,就是军中也极为需要。

这时空的蚊虫比后世多得多,有了这个风油精,能极大缓解蚊虫叮咬过后的瘙痒感。

一时之间,洛阳纸贵。秦牧本来准备的后续药品投产计划不得不全部顺延,制药厂开足马力,只生产风油精。

藤野大使狠狠的把报纸摔在桌子上。

他非常气愤,气的胡子都快着火了。风油精的畅销,直接打击了日本的仁丹。这简直是精准打击。

在这个时期,日本仁丹是中国大地上的畅销药,一般家里有点钱的中国人,都会备上一两袋。

可是风油精出现之后,仁丹的市场顿时萎缩的不成样子。

仁丹能有的效果,风油精全有,而且效果更好。仁丹没有的效果,风油精还有。

比如缓解蚊虫叮咬带来的瘙痒。这个仁丹根本做不到,只有风油精可以。

藤野虽然痛恨风油精,可是他自己却早早的买了好几瓶。大使馆也有的是蚊子,杀不绝的。大使现在腿上就被咬了好几个包。

他只能一边涂抹着风油精,一边写着报告,把北京城发生的一切都汇报上去。

药品销售是日本在中国的一项重要收入,现在仁丹被风油精打的丢盔卸甲,这个事必须解决。

强生制药厂现在还只有这么一款药,若是现在不打死对手,等以后中国人的药物源源不断的做出来,还有日本药的活路吗?

中国人在任何一个方面的加强,都是对日本的不友好!这绝不能听之任之。

一切的一切,罪魁祸首就是秦牧。

藤野有点奇怪,秦牧的重要性,他已经写过多份报告明确过,怎么现在上层还没有反应呢?

实在不行,可以杀了他。只要除去这个人,北洋就回到了原来的北洋,又能被日本拿捏了。

藤野不只是在药物上感受到了北洋的变化,更严重的事,袁世凯对他的态度也有了微妙的变化。

他是资深外交家,中国通,以前没少和袁世凯打交道。之前的袁世凯,和现在的袁世凯,明显的不同了。

藤野发现袁世凯似乎对日本人,不再那么恭敬了!

这才是真正的大事。而解决一切问题的关键,无疑就是秦牧。杀了他!是唯一的选项。

3

第五十八章 强生制药厂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