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飞越天穹>第八章 落寞连长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八章 落寞连长

小说:飞越天穹 作者:缪春山 更新时间:2019/12/4 11:54:51

这次紧急拉动,邓关青先接到命令,先出发。以往都是跟电子对抗连一同走,黄文华知道他们的大致方位和距离。

这次难度加大了,黄文华和赵桂民他们都不知道方位,不知道距离,完全靠他们自己分析捕捉。这也是黄文华的担心所在,他心里没底。

邓关青心里也不爽,虽然屡屡战胜黄文华,但他内心的落寞几乎无边无际的。

他和黄文华2003年同期考上解放军张家口通信学院(张家口通信学院早在上世纪末就裁撤了,谨此纪念)。邓关青是从部队考入的大专生,黄文华是从地方应届高中考入的本科生。邓关青学习三年毕业回到老部队通信团当排长,一年后,黄文华也分配到通信团。大专毕业是正排,本科毕业是副连长,先毕业一年的邓关青职务上却落后黄文华两年。

他们之间的关系是不断变化的,军校里是同学关系;毕业后,邓关青曾经当过黄文华半年带班师傅;黄文华出任副连长时,他们成了上下级关系;通信团合并整编升格为信息保障旅之后,黄文华从机动通信连连长调任新组建的电子对抗连当连长,邓关青接替他的职务,他们又成了竞争关系。这种竞争,绝对不是职务上的竞争,而是通信手段之争,是演练场和战场上的对手。

除此之外,邓关青的落寞主要还是来自于短波通信的边缘化。邓关青现在所领导的机动通信连,除了一部分有线通信业务之外,主要装备是传统的短波通信电台。有线通信这一部分还能派上一点用场,短波通信几乎都用不上了,曾经的辉煌已然不再。

相对现代通信手段来说,它太复杂了。

就拿手机来说吧,可以直接拨打,双向通信。而短波通信电台是单向通信,一问一答,就跟对讲机一样,通过一个按钮进行转换。短波通信电台则是通过电键的离合进行转换。关键是文字报文要译成摩尔斯电码,接收完毕之后,再把摩尔斯电码译成文字报文,一份简单的命令,至少需要三十分钟以上才能完成。按照现代战争节奏,不知被击毁多少个来回了。

但是,对于任何一种通信手段来说,短波通信又是最保险的,最具抗毁性的。比如说,太空战很可能击毁卫星,基于卫星通信的指控系统就无法使用;网络战可要植入超级病毒,指控系统同样可能被瘫痪。而短波通信,利用对流层对无线电信号的反射来实现通信,除非你把天打坏了,它才会中断。所以说,短波通信是保底手段。

他已经是十年的老兵了,两年兵,三年军校,两年排长,三连副连,一直从事无线电报务工作。

这十年,正是军队信息化快速发展时期,通信团变成了信息保障旅,完成了传统通信向现代通信的转变,而他却没实现个人转型的机会。尽管他一直在争取换专业,但没有机会。短波通信这个传统手段还不能丢,他只能坚持,总有一种留守的感觉。

黄文华却成功转型,他在短波通信、指挥控制、网络干线等多种岗位都干过,成为复合型人才。

在B战区信息保障旅信息保障一营,电子对抗连与机动通信连、指挥控制连、网络干线连,在对敌作战时,他们是合作协同;在平时训练中,却是矛与盾、冰与火,相互磨砺。

说得好听一点,是对手;说得不好听一点,邓关青现在是黄文华的陪练。

只是目前电子对抗连还没有完全形成战斗力,所以邓关青才敢叫嚣说“来伤害我吧”。其实,邓关青很清楚电子对抗的厉害,他也是用这种落井下石的方式在激励黄文华提升战斗力,毕竟他曾经当过他半年的师傅,毕竟他们同属一支部队。

即使这次增加了难度,邓关青也没有手下留情。他亲自给“一车四红”制订了战术。旅指要求在一个半小时内完成一千组报文发送。

他们可以用电子键提前录入报文,随时发送。但是,完成速度取决于旅部固定电台的抄收速度,还有一个重要因素是,信号质量Qsa。按照Qsa1至Qsa4的级别划分,Qsa1基本无法抄收,Qsa2勉强可以抄收,Qsa3基本可以抄收,Qsa4和Qsa5就对抄收没什么影响了。

今天天气不太好,信号质量最多可以达到Qsa3,很有可能掉为Qsa2。电子键拍发可以达到每分钟400码以上,但人工抄收速度一般是每分钟120码上下。

邓关青把拍发速度定在100码。1000组是4000个码,至少需要40分钟。他要求“一车四红”前30分钟实行无线电静默,利用后一个小时。

即使有了余量,他这也是在冒险。如果对方抄收错误,需要更正;如果通信质量突然降低,如果被黄文华捕捉到信号,就不可能在窗口时间完成任务。

邓关青给自己增加的难度,对于黄文华来讲,难度呈几何级数上升。

皎月女神任蜀闵和刘家丽来医院看望室友,两人一进病房,整个画风都变成二次元。两人瞪大眼睛,看着躺在病床上的叶丹丹,刘家丽竟然瞬间落泪。

任蜀闵却要打抱不平,指着顾春风问道:“你干的?”又指着杨琰问道:“是你干的?”然后,走到叶丹丹床前看了看,说道:“很好很好,只伤了腿,没伤手,坐着轮椅也能设计画图。不过,伤了手也不紧,伤了左手右手画,伤了右手左手画。”弄得人哭笑不得。

杨琰走到她面前说:“我叫杨琰,正式认识一下。”

“我认识你,你叫杨琰。”

“昨天你还说不认识我。”

“昨天你没受伤,不认识;今天你受伤了,认识了。”

“这是什么逻辑?你的回答令我无言以对,无处藏身,无地自容,无悔人生,无上荣光。”

“我不知道我认不认识你。”

叶丹丹说:“她会穿越,杨琰你想跟二次元女孩斗嘴,还差一截。你看顾春风多聪明,站在一旁不说话。你们俩不是还有事么,先走吧。”

杨琰的事是要寻找投资,张利锋给他打电话说,天使基金一个叫严晓阳的投资人对他们的这个项目感兴趣,约好见面谈一下。因为腿受伤,这回他同意顾春风送他,够矫情的。

昨天晚上他众筹到了一千多块钱,同样因为受伤,他不能再进行跑酷单车直播,所以也就不能通过直播筹款,只能寻找线下投资,时间又很紧迫。如期不能交纳二十万初始资金,也不能从学校大学生创业基金中拿到扶持。因此,编了一个说唱歌曲叫《网红不能受伤》,可惜不会作曲,打算哪天有钱了,请人给谱一谱。

他没有时间做更多的准备,就直奔约定地点跟投资人见面。幸好在约定的时间之前赶到,而投资人严晓阳和张利锋已经坐在那里了。

他很懂规矩地向严晓阳鞠躬说:“对不起,我迟到了。”

从着装上看,严晓阳一身西装,确实像是一个职业经理人。严晓阳并没有表现出大度来,看了看腕上的金表说:“不用道歉,你没有迟到。”

张利锋准备了一堆材料,杨琰没有看,直接开始陈述。每陈述一个段落,张利锋就把相关资料递给严晓阳。只陈述了市场调研和前景分析两个段落,严晓阳就让他停下了。

张利锋以为没戏了,说道:“严总,您听完再做决定好吗?”

“不用了。”

“还是请您听一听吧,后面的内容更精彩。”

杨琰制止了张利锋的死缠烂打,让他先听听严总的意见。只有明白了对方的意思,才能做进一步的应对。

他们没想到,严晓阳竟然同意投资。因为他非常了解他们的创业创意,并且已经做过充分的市场评估,在来之前就已经决定投资了,所以不必过多地听取陈述,浪费彼此的时间。

杨琰问道:“我对这个项目都没太大的自信,您的自信又是从何而来?”

“我的自信来自于我的经验和对市场的敏感度。还来自于对赌协议,我们将签署的是对赌协议,如果你们不能严格地按照合同期限完成创意,我将无偿拥有全部研究成果;如果你们不能如期实现赢利,我将无偿拥有全部研究成果;如果你们不能在某个时段达到合同规定的赢得目标,我将无偿拥有项目控股权。”

严晓阳把一份文件递到他们面前,然后说道:“如果同意,我们现在就可以签署合同。”

杨琰很谨慎,问道:“实话说,我们不懂合同条款,也不懂对赌协议,能不能给我们半天时间,研究一下,再给您答复?”

张利锋急了,催促杨琰说:“赶紧签吧,我们现在一无所有,这是天上落馅饼的好事,一定要抓住这次机会。”

杨琰附在张利锋耳边说:“你不能让对方看出你的急切来,听我的。他既然来了,就不会轻易走。”

“在谈判对方在场的情况下,你们如此低语,是不礼貌的,不过我不介意,我看中的不是你们两个人怎么样,而是这个项目。你们两个人越差,我就越能赢得这个项目。”

“我们俩人确实什么都不懂,但我们既然要创业,就一定会学习怎么创业。所以,这第一步必须谨慎,请给我们半天时间,研究学习一下。今晚,给您一个最后的答复。”

“这没问题。”严晓阳拿起包先走了。

“你怎么让他走了,我们现场看看,直接签了不就得了,先有投资进来,我们就可以创业了。”

“你连这个人的背景都没有摸清,就签合同,不怕他把你卖了,还在替他数钱。我感到很蹊跷,现代商业竞争如此激烈,他怎么这么痛快就要签合同。”

“那你说怎么办?”

“先回去,到法律系找个老师帮忙看看。”

杨琰创业成功的希望就在眼前,而电子对抗车上的黄文华收到一串摩尔斯电码:“··—···—··”(U、IS、D)邓关青发来的,意思是“你是弟弟”。显然,黄文华又败了。

0

第八章 落寞连长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