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断崖十日>十日:改名攀高村(119-121)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十日:改名攀高村(119-121)

小说:断崖十日 作者:一笑YeShell 更新时间:2020/6/28 11:09:43

119.钱有铎锦上添新花

潘高峰听了宫坚的话,脸都有些急红了,道:“宫主任,戴行长接待谁我不管。戴行长给我们查帐了没有?那4320万到底到账了没有?”

宫坚没有回答潘高峰,反倒笑了起来:“哈哈,看把小潘急的!”办公室里的领导,见潘高峰急得面红耳赤的样子,都笑了。

这时,袁健从门外进来了。他见房间里的人都在笑,就笑着问道:“各位领导,有什么高兴事啊?”他一眼看见了李副书记,赶紧上前去,跟李副书记握手,然后跟崔书记、魏县长、宫主任和包局长握手寒暄。

宫坚指着袁健,对潘高峰说道:“小潘,这就是刚才戴行长接待的人!他这是给我们送查账单来了!”

潘高峰抬头看着袁健,傻笑道:“嘿嘿,袁老板,我们的4320万到账了没有?”

“哈哈,到了,到了!”袁健将查账单递给潘高峰,接着:“小潘,不瞒你说,早上,我恰好有事去了一趟上海的证券交易中心,碰巧从大屏幕上看到浅港市那边在发行我们‘攀高项目’融资债券,就目不转睛地盯着看!没想到,不到两小时,全发售完了!我立即买机票赶了过来,到了群山,就直奔县农行找戴行长查账去!”

“哈哈!”李副书记笑了,“原来,袁老板比小潘还急啊!”办公室里的人又都笑了起来。

潘高峰见查账单上,下午一点多钟的时候,4320万已经打到“攀高项目”的帐上。潘高峰将查账单还给袁健,道:“袁老板,剩下的580万,我也都有了……”接着,他将被骗的600获赔500万,西南省公安厅奖励他80万的事,都说了。

“好啊!”袁健点头道。他忽然想起了一件事,道:“现在修路的钱倒是都有了。可攀岩运动员来了之后,住在哪里呢?”

“是啊,”听了这话,李副书记也不由得皱起眉头来,“还必须追加一笔投资,在断崖村修建一批民宿。我们要先‘筑好巢’,‘凤凰’才会来啊!”说完,扭过头去看崔书记和魏县长,意思是,你们二位看看,县里能不能再投资一笔?

“这投资也不少啊!”崔书记说着,扭头去看魏县长。魏县长沉默不语。

潘高峰说道:“各位领导,袁老板,这你们也不用担心,李大姐都替我们想到了!”

“李大姐?”李副书记茫然地看着宫坚。

宫坚解释道:“就是替我们融资的,浅港市金顶信托投资公司的李经理。”

“她怎么替我们想到了?”李书记问道。

潘高峰还没有来得及回答李书记的话,宫坚办工桌上的电话响了。宫坚过去接起电话,道:“我是群山县扶贫办。请问您找谁?”

电话里的人说道:“我找‘攀高项目公司’的董事长宫坚先生。”

“我就是。请问您是哪位?”

“我是来为你们‘攀高项目’投资修建民宿的……”电话里的人说道。宫坚听了这话,心中大喜,真是想什么得什么,刚刚袁健和李副书记才提到,要在断崖村修建一批民宿,马上就有投资人不请自来了。他连忙按下电话免提键,放下听筒。电话里的人接着说道:“我重复一遍,我是来为你们的‘攀高项目’投资修建民宿的。我姓钱……”

“钱有铎!”袁健不由得喊了出来。

“不错,我就是钱有铎。”电话里的钱有铎提告声音道,“听声音,这是袁老板吧?”

袁健走到电话边上,不冷不热地说道:“对,我就是袁健。怎么,钱老板也对扶贫感兴趣?”

“受你袁老板的感召啊!”钱有铎也不甘示弱。“宫坚先生还在吗?我要跟宫先生说话。”

“我在!”宫坚赶紧说道,“钱先生,您请说。袁老板也是我们的董事会成员。我的办公室里除了我们两人之外,还有市里和县里的主角要领导。还有小潘,他也是我们的董事会成员。”

“这更好了!”钱有铎说道,“我听说,李慧红给你们融资4320万,用了今后三年的回报。但是,你们还没有人投资修建民宿。李慧红劝我投资1000万,用你们第四年的收入,来偿还我的投资和获利……”

“哼!”袁健冷笑一声打断道,“钱老板,恕我直言,你们两口子的帐,算得太过精明了吧!你投资1000万,四年后得到2000万的回报,除去1000万的本钱,年回报率高达25%,超出了国家规定的民间借贷的最高利率24%。你们也太黑心……”

“嗳,袁先生,话不能这么说!”李副书记赶紧打断袁健的话,站起身,靠近电话机,说道:“钱老板,我是李副市长,我代表市里和县里,欢迎你来我们这里投资扶贫啊!”

“好,还是李副市长有度量啊!”钱有铎平静地说道,“李副市长,您放心,我没那么黑心。我要投资的不是1000万,而是3000万,给你们建高档民宿!”

“这更好啊!欢迎,欢迎!”李副书记鼓掌道。

袁健知道,钱有铎和李慧红都是商界里的人精,投资1000万获得25%的年回报率还嫌少,他现在“慷慨”地投资3000万,还不知道要多少的回报呢!他冷笑一声,问道:“哼,钱老板,你的条件是什么?”

电话里,钱有铎笑道:“哈,袁老板毕竟是商界名流,开口就谈条件,爽快!我的条件就是,第四年的2000万回报我也不要,但这2000万加上我投的3000万,算我以5000万入股。怎么样?”

这是袁健没有想到的,他一时没法回答钱有铎。他想,如果没有钱有铎投的3000万,也真的很难再吸收其他投资,那样,民宿就没法修建起来,没有住宿的地方,就不会有人来攀岩,那他们的前期投资实际上也就没法收回。如果接受了钱有铎的3000万投资,这家伙却要5000万的股份,太狠了。钱有铎少投资不说,还要跟他袁健“平起平坐”,袁健实在是心有不甘。

李副书记见袁健一时不说话,担心钱有铎多心,万一变了卦就麻烦了,就赶紧说道:“钱先生,我是李副市长,虽然不是‘攀高项目’的人,但我替他们答应你了!谢谢你来我们这里投资扶贫啊!”他说着,对宫坚和袁健说道:“袁老板,宫主任,你们不要觉得吃亏了。实际上,我们是占便宜了啊!你们想想看,没有钱老板投资的3000万,我们的项目没法赚钱,有了钱老板的3000万,我们的项目才能赚钱啊!我们不是亏了,是赚了啊!”

听了这话,袁健不得不佩服李副书记的胆魄和决断能力,心想,要是李副书记做起生意来,也一定是个大手笔!他点点头,对着电话说道:“行,钱老板!李副市长都替我们答应你了,我们还有什么话说呢?希望我们将来合作愉快!”

宫坚也说道:“好,我也同意!”他回头问潘高峰:“小潘,你呢?”

潘高峰赶紧跑过来,对着电话说道:“我也同意!谢谢您,钱大哥!”

钱有铎听到潘高峰的话,忽然觉得,他因为吃醋的缘故,一直对潘高峰都不是那么友好,现在正好趁这个机会,显示一下自己的大度。他说道:“李副市长,宫先生,袁老板,实话告诉你们,我就是看在小潘的面子上,才愿意来给你们的项目投资的。”

李副书记看了看潘高峰,笑道:“哈,好啊,还是小潘的面子大啊!”

钱有铎说道:“我正在住院,没法亲自到你们那里去签合同。明天,我让我的助理,带着打印好的协议,到你们那里去,等你们签字了,我们马上将3000万打到项目的帐上,等我病好一些,就开始民宿的建设!”

“那太好了!”宫坚等人说道。

就在钱有铎打电话过来的时候,州公安局的小刘等四名警察,开着他们的警车,来到了县委大院的门口。

120.蒙面人露出真面目

潘高峰在县扶贫办接了两个电话,州公安局的小刘通过“手机信号跟踪定位APP”,准确地定位了潘高峰。他们开着警车,闪着警灯,鸣着警笛,要闯群山县委大院的大门!

门卫见这两警车挂着外省公安的牌子,没有打来入口的栅栏。小丁只好将警车停了下来。门卫走出岗亭,敲开司机小丁的车窗,说道:“请你关掉警笛!市委副书记在这里视察,县委、县政府的领导都在里面办公!”

小刘放下车窗,伸出脑袋来,蛮横道:“我们要进去抓人!”

门卫见小刘肩上的警衔是两道杠一颗星,比起县公安局的包局长还少两颗星,知道他警衔不算高,因此也不客气道:“县公安局的包局长也在里面。你们要抓人,先跟他联系一下吧!”

他们正在交涉着,门前来了一辆县公安局的警车,没有响警笛,但却闪着警灯。因为入口被小刘他们的警车挡住了,这辆警车只好在门外停下。车上下来了三名警察,他们就是县公安局刑警队长齐百兴,缉毒分队长小严和他的手下小何。

原来,李副书记见时间还早,想在回市里之前,到断崖村的工地去看看。崔书记就让包局长叫一辆警车,来给李副书记开道。包局长马上打通齐百兴的手机,向他布置了为李副书记去断崖村工地开道的任务。因为快到下班时间了,齐百兴一下找不到司机,恰好遇到了小严和小何,就让他两人跟着他,一起来执行这个开道的任务。他还是让小何开警车。不久,他们三人就开着警车,来到了县委大院门外。

小刘知道,这里是外省的县委大院,不是他所在的高重州下辖的县,因此他也不敢来硬的。他下了车,回头见齐百兴和小严的警衔跟他一样,都是三级警督,就走过去,对齐百兴说道:“我是西南省高重州公安局的,要到里面抓捕一个嫌疑人,请你们配合一下。”

齐百兴扫了小刘一眼,见他警衔跟自己一样,说话又不客气,就不冷不热地说道:“我们正在执行任务。你有事,明天到局里去吧。”

他们正说着,包局长走了出来,看到一辆外省警车堵在入口处,便瞪起眼来,大声吼道:“谁让你们堵在这里的!快滚开!”

小刘见这个粗人的警衔比自己高两级,比他见过的公安领导要蛮横许多,知道惹不起,只好指挥小丁,将他们的警车往后倒了出去。

包局长见齐百兴等人站在一边,就喊了过去:“你们还愣着干什么?李书记的车就要出来了,还不赶紧上车去,准备去石坑乡断崖村!”包局长说着,走到警车,上了副驾驶座。

小何赶紧上了驾驶座,齐百兴和小严也上车去。小何将警车调了头,做好出发的准备。

李副书记和他的秘书坐在他们从市里开来的车上,开在最前面,崔书记和魏县长坐在第二辆车里,其他领导坐在第三辆车里,宫坚、袁健和潘高峰坐在袁健的越野车上,开在最后,四辆车从县委大院鱼贯而出。小何开着警车,引领着后面的车队,上了省道,往石坑乡断崖村的方向开去。

就在这时,潘高峰的手机响了,这是张小娟打来的。张小娟刚下班,正在去食堂吃饭的路上。她想起了潘高峰,就打电话过来了,问道:“高峰哥,你到了没有?”

潘高峰说道:“到了,我正在袁老板的车上,跟市里的领导,还有县里的领导,到我们村的工地去呢!”

潘高峰和张小娟的通话同样被小刘监听到了。小刘打开他的手机,调出“手机信号跟踪定位APP”的界面,见代表潘高峰的红点正在省道上移动着。小刘对小丁等人喊道:“快上车!这小子肯定就在刚才开出来的车队的车上!”

小丁发动车,又要打开警笛和警灯。小刘劝阻道:“不用那么大张旗鼓了!我们就安安静静地跟着他们!等那些领导走了之后,我们再下手!”

小刘他们开着警车,很快追上了潘高峰他们的车队,悄悄地跟在后面。而在他们的后面,还跟着了一辆小车,小车里坐着的,就是那个戴口罩的蒙面人。

不久,李副市长一行到了断崖村的修路工地。五天前,得知李慧红与项目公司签署了融资协议后,省路桥施工公司的老总邓前勇已经让工地复工。李副书记等领导到达的时候,工地上的工人还没下班。李副书记和其他领导见工地一派生机,非常满意。领导们跟邓前勇和工人们一一握手,对他们表示感谢。接着,领导们在工地上四处走走,视察施工情况。

小刘他们的警车停在远处的路边上。他们并没有下车,因此没人注意到他们。而跟在他们后面的那辆小车则停在另一个位置,车上的戴口罩的蒙面人也没下车,也没有人注意到这辆不起眼的小车。

十几分钟后,李副书记要回市里了,而回市里则要先折回县城,齐百兴的警车还是在前面开道,其他车辆随后。潘高峰想回家去看看,就跟宫坚和袁健告别,站在一边,目送领导们的车队离去。对此,小刘正中下怀,心想,在这空旷的山野,他们四个抓一个,还不是小菜一碟?

当潘高峰转身,要往村里走去的时候,小刘等人从警车上下来,慢悠悠的朝潘高峰走过去。小刘喊道:“潘高峰,你跑不了了!”

潘高峰回头看见了小刘等警察,他也认出了小刘来。现在,他已经完成了筹资的使命,再也不想跑了。他转过身来,问道:“刘警官,我不会跑,你找我有什么事?”

“哼!”小刘冷笑一声,道:“不跑就好。什么事?抓你!给我上!”小刘一挥手,他的三名手下,朝潘高峰冲了过去。

就在这时,那个戴口罩的蒙面人突然从背后冲上来,掏出一副手铐,出其不意地铐住了潘高峰的一只手,接着将另一只手铐,铐到自己另一只手的手腕上去。他在潘高峰跟袁健等人告别时,已经悄悄下了车,绕到了潘高峰的背后去。

这个突如起来的情况,令潘高峰吃了一惊,也让小刘他们吃了一惊。戴口罩的蒙面人用另一只手扯下了脸上的口罩,几天来,第一次露出了他的本来面目——他就是武警少尉王文虎。

潘高峰大吃一惊道:“老班长,原来是你!”

小刘等四名警察围了上来。小刘也认出了王文虎,但见王文虎身着便服,就以为他也已经退役了,便不把他放在眼里。小刘冷笑道:“哼!你们俩铐在了一起,好啊!这算你妨碍我们执行公务,正好把你也一起带回去,协助调查!把他俩双手都铐起来!”

小刘的两名手下各掏出一副手铐,朝王文虎和潘高峰走过去。

121.村民跪送潘高峰(大结局)

王文虎从腰间摸出一支手枪来,大声喝道:“都给我站住!”说着,打开枪保险。这个举动让小刘和他的手下都始料未及。他们只好站住了。

王文虎接着大声说道:“我正在执行一项军事任务,谁敢再上前一步,我就开枪!”

小刘思索了两秒钟,然后冷笑一声:“哼!”对他的手下命令道:“别听他那一套,给我上!”

两名警察手持手铐,迈步朝王文虎和潘高峰走过去。只见王文虎一甩枪,“啪啪”两声,两名警察手上的手铐便被打飞了。他们先是被吓得站住了,接着转身,打算跑!

小刘见这个架势,也是好汉不吃眼前亏,转身要跑。没想到,王文虎大喝一声道:“站住!”

小刘和他的手下只好站住。小刘转过身来,色厉内荏地问道:“你要干什么?”

王文虎没有回答小刘,而是对潘高峰说道:“高峰,我上衣口袋里有一封信,你拿出来给他们。”

潘高峰用自由的左手,从王文虎的口袋里掏出一封信来,向前递给小刘,道:“给!”

小刘走上前来,从潘高峰手上一把夺过那封信,撕开信封,打开信纸,见这是一张军队专用笺,上面是一份命令的复印件:

命令:

武警某中队少尉军官王文虎,执行逮捕涉嫌“军人渎职犯罪”嫌疑人潘高峰的特别任务。在执行过程中,如遭遇妨碍,准许王文虎使用一切必要手段消除妨碍,直至使用武器将妨碍者击毙。

此令!特别军事检察院(章)

2020年5月6日

小刘看完信,将信纸折好,放回信封里去,低着头,将信还给潘高峰。潘高峰又将信放回王文虎的口袋里去。王文虎看着锤头丧气的小刘,说道:“从现在开始,军事检察院接手潘高峰一案。从五年前到今天为止,潘高峰涉嫌的一切犯罪行为,都由军事检察院进行调查,你们就不要再插手了。”

小刘转身,无精打采地朝他们的警车走过去,然后无声地上了车。他的两名手下捡起了被王文虎打落到地上的手铐,也跟着上了车。负责开车的小丁上了驾驶座。小刘对小丁说道:“回去吧。”口气里带着一丝无奈。

(后话:小刘等警察从群山县回到浅港市,到派出所去押解悍匪李邻臣回西南。路上,李邻臣趁解手的机会逃跑,小刘一马当先,奋勇追击,赶上匪徒,两人扭打在一起。小刘被李邻臣打成重伤,后医治无效,因公殉职,被批准为“烈士”。而悍匪李邻臣一案,经西南省日月市中级人民法院审理后,判决如下:李邻臣因犯有制毒贩毒罪、袭警致死罪、强/奸罪、强制侮辱妇女罪、组织及领导黑社会性质组织罪、开设赌场罪、寻衅滋事罪、非法拘禁罪、故意伤害罪、妨害作证罪、行贿罪,数罪并罚,决定对李邻臣执行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没收个人全部财产。之后,经最高人民法院核准后,李邻臣被处决。)

等小刘等人走后,王文虎收好枪,用钥匙打开了铐在他和潘高峰手腕上的手铐,将手铐挂回腰间去。潘高峰凝望着老战友,不知是激动还是难过。他问道:“老班长,你不怕我跑了?”

“哈,高峰,”王文虎笑道,“我当然不怕。你还记得七天前,在直升机上你对我说过的话吗?”

“记得!我说,我向你保证,七天后,我一定回来接受军法审判!”

王文虎点头道:“好,高峰!我当时就相信你,现在一样相信你!”

“可是,老班长,我还有一个问题,”潘高峰皱着眉头问道,“你怎么像我的影子似的,我到哪里,你都能跟到哪里?”

“哈哈哈!”王文虎大笑着,抓起潘高峰的右手腕,看着上面的电子表,道:“秘密就在这里面!”

“噢!”潘高峰这才恍然大悟,“你送我的电子表,其实就是一个GPS(全球定位系统)?”

“不错。当时我要放你走就估计到,部队一定会让我把你抓回来的。所以就送你这个电子表。其实,这是我们部队开发的新一代的GPS。”

“老班长,你怎么知道我就一定会戴上它?”

王文虎拍了一下潘高峰的肩膀,故作不高兴道:“高峰,你哪来那么多的问题!都快到你家了,也不带我到家里去坐坐!”

“嘿嘿,”潘高峰傻笑两声,道:“老班长,请!其实,这里离我们家还远着呢。顺着这没完工的公路,还要走两个多小时呢!”

“啊,还要走两个多小时!”王文虎吃了一惊,但他马上回过神来,道:“那就当这是一次长途拉练吧!你等等,我车上还有一些给叔叔阿姨买的肉菜和礼物。”

“老班长,你……”潘高峰心里一阵激动,觉得自己这个当儿子的还不如老班长会体贴自己的父母亲呢。

王文虎到车上拎下两个鼓鼓囊囊的大购物袋,将其中一个递给潘高峰,道:“咱们跑步前进!”两人抱着购物袋,向断崖村跑步去而去。潘高峰想,他刚才问王文虎,怎么知道他就一定会戴上王文虎送给他的电子表?答案就是,他们两个战友之间的感情如此深厚,老战友送他的电子表,他能不珍视,能不戴吗?

潘高峰和王文虎大约晚上9点钟才到了断崖村。潘岩和高凤枝见儿子带着部队的战友回来了,战友还买了那么多的东西,都非常高兴,赶紧给他做晚饭吃。潘高峰让弟弟潘高枝去找来了村支书张开明,将他筹到资金的事告诉了张开明。张开明又通过村里的高音喇叭,连夜将这个喜讯通知了全村人。

张开明是个精明人。他见潘高峰带着部队的人来,而且说第二天还要走,就将潘高峰拉到门外,悄悄问他是怎么回事。潘高峰是个老实人,只好实话实说——他因涉嫌军人渎职犯罪,要回部队去接受军法审判。

第二天一大早,潘高峰和王文虎就起床了。高凤枝给他二人热了些剩饭菜当早饭吃。他们要走了,王文虎穿上了武警军官夏常服,潘高峰也穿上了整齐干净的衣服,从衣柜里找出他的军功章,放进行李包里去。两人告别了潘高峰的父母和弟弟,快步往村外走去。当他们走到村口的时候,两人都被眼前的景象惊呆了——小路两边,跪满了村民。

张开明代表村民,将一封有村委会和大部分村民签名的“求情信”,递给了王文虎,恳切地说道:“峰伢子是我从小看着长大的,他会调皮捣蛋,干些错事,但他绝不是坏人。请首长对他从宽处理!”

王文虎接过“求情信”,郑重地放进他的制服口袋里,握着张开明的手,道:“请大家都起来吧!你们放心,你们的信,我一定送到军事检察院的首长那里!”

村民们这才站起来。潘高峰的父母和弟弟也跑了出来。他们站在村口,目送潘高峰和王文虎离去……

经过四个多月的时间,特别军事检察院对潘高峰一案侦查终结,得出如下结论:

一、潘高峰在服役期间,明知岩洞上藏有犯罪嫌疑人隐匿的大量黄金,在五年时间内没有报告,构成了军人渎职犯罪。但是,潘高峰未能及时报告是有客观原因的。潘高峰在追剿犯罪嫌疑人陈小果的战斗中,因与犯罪嫌疑人搏斗而身负重伤,导致伤残,并造成失忆,失忆延续到潘高峰退役之后的一段时间,客观上妨碍了潘高峰及时报告上述事项。五年后,潘高峰于2020年5月4日,主动到其曾服役的武警某中队报告了上述事项,之后配合武警部队将全部黄金取回,未给国家造成损失。鉴于潘高峰的军人渎职行为情节轻微,未造成严重后果,因此,特别军事检察院裁定:对潘高峰的军人渎职犯罪行为不予起诉。

二、建议武警某总队褫(chǐ)夺授予潘高峰的个人一等功,收回军功章,但应保留其“因战致七级伤残”的伤残退役军人待遇。

三、对于地方公安部门对潘高峰的其他指控,特别军事检察院查明:均无证据显示潘高峰参与实施公安部门所指控的犯罪行为,建议地方公安部门取消对潘高峰的刑事侦查。

2020年9月底,潘高峰被从武警州支队执法队的羁押所里放了出来。他上交了军功章,告别了王文虎和李天力等战友和首长,回到了群山县。此时,通往断崖村的公路已经修通,民宿也临近竣工。

2020年10月初,民宿竣工。户外攀岩集训队队长闵捷没有食言,带领他的户外攀岩集训队,作为第一批客人,来到断崖村进行集训。接着,其他户外攀岩集训队接踵而至。攀高项目在刚开始营业的头两个月内,盈利可观。

当年12月底,在市委李副书记的建议下,攀高项目公司董事会研究决定,将项目头两个月的收入,全部作为工资分发给断崖村的村民。断崖村当年实现脱贫!

2020年12月31日,李副书记以及县里的主要领导来到断崖村,主持断崖村的“脱贫摘帽”仪式。李副书记讲话时强调,扶贫攻坚战,必须坚持“集中优势兵力打歼灭战”,针对特别贫困地区要有特别的扶贫思路,这两条方针。李副书记当场宣布,断崖村从此改名“攀高村”,寓意村民们的生活从此节节攀高,进入小康行列!

第二年,村里原来外出打工的年轻人,基本上都留在村里,为“攀高项目”工作。

袁健表示要跟潘高峰继续合作,再将攀高村四周险峻的山岭,建成一个拍摄户外惊险场面的影视基地。

李慧红一家时常开车到攀高村来旅游,受到潘高峰和张小娟的热情招待。

县公安局包局长也还惦记着,要将潘高峰录用到县公安局当刑警,偶尔跟潘高峰有联系。而潘高峰则担心自己不是当警察的料,因此没有给包局长一个肯定的答复。

县退役军人事务局的局长王世哲,则经常跟潘高峰保持联系,以保障潘高峰“伤残退役军人”的福利和权益不受侵犯。

疫情防控常态化后,新冠肺炎病毒——“可畏的19(Covid-19)”演变成一种比普通流感病毒厉害得多的流感病毒,与人类长期共存,使得人们讲卫生的好习惯得以长久保持,并迫使人们永久地改变了以往的生活方式。

十年后,王文虎以上尉中队长的级别转业,回到他北方老家的地方工作。由于他性格耿直,不大适应地方的环境,通过9G全息立体通信技术——“超光”,时常与潘高峰实现虚拟互访。那时,5G、手机、微信等,都已无人知晓。

2021年农历七月初七,潘高峰和张小娟登记结婚,并在村里举办了简单而热闹的婚宴。然而,他们往后的人生道路,依然漫长而曲折,并充满了艰辛和坎坷……

(全书终。第一稿完成于2020年3月26日。本书开始创作于2019年10月25日,历时五个月共152天。在此期间,世界爆发了一场令所有人都始料未及的、人类历史上空前的全球性巨大灾难。第一稿完成时,欧美尚处于灾难的深渊之中。修改稿完成于2020年6月24日。此时,灾难已肆虐于全球各个角落,南美、南亚和非洲正处于灾难的巅峰之上,目前尚未看到被控制住的迹象。据世界卫生组织6月22日通告,新冠病毒仍然在全球快速传播,各国要预防可能出现新的疫情高峰。)

【谨以此书献给】我仍然生活在偏远农村的父辈们和在城乡边缘苦苦挣扎的兄弟姐妹们!祝愿他们生活少些艰难、多些安定。

【作者简介】一笑(YeShell),理工类哲学博士(Ph.D.),中英文双语作家,编剧,词曲作者。在国内外出版有长篇英文“The One-Tree Grove”(中文版《傣寨里的知青》),长篇英文科幻小说“Birth of Death”(中文版《死亡生产》),长篇都市小说《香消玉殒温哥华》,教材《格律诗词写作浅讲》中/英文版,国学《〈老子〉与科学的故事》及《〈论语〉与历史文化的故事》,佛经解说《〈金刚经〉大白话》等。《断崖十日》是作者首次创作的网络文学,无所适从,欢迎批判,电子信箱:yeeshell(a)gmail.com,将(a)改成蜗牛符号。

1

十日:改名攀高村(119-121)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