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豪侠英雄传>第十一回 大刀刘千里寻弟 小红梅二次上吊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十一回 大刀刘千里寻弟 小红梅二次上吊

小说:豪侠英雄传 作者:独一 更新时间:2019/11/19 10:53:16

马龙虽然沒少来这样场所,但他还是头一次来翠花楼,马龙他也许是头一次见到这么好看女人。

翠花离开马龙,在去后厨前突然亲马龙一口,马龙深感意外,当时马龙美的,谁是他爹都不知道了。

马龙猛地往床上一倒,手摸着翠花刚亲过的地方。

他似乎感觉到火烧火燎的,自言自语说:“我今个来着了,沒想到遇上比七姨太还美的姑娘。呵呵呵” 马龙一时高兴,不知天高地厚,他飘飘然了。

翠花很快回来,马龙听见门响腾下坐起。

翠花关上门站在门边笑着说:“一会饭菜就上来,饿坏了吧?你是第一次来这吧?以后还需大哥多来关照。”

马龙笑着说:“就看小妹能不把哥哥陪好?大哥要是滿意少来不了,过来让大哥好好看看。”

翠花大大方方走过来,马龙伸手抱住。

翠花这时说:“大哥别着急,等吃完饭保管让你滿意。”

马龙似乎没听见翠花讲什么。他的两只手不老实了。

翠花这时说:“大哥别这样,再这样我要受不了啦。”

马龙这句话听见了,他接着说:“受不了有我呢。”

马龙把翠花抱起放在床上,翠花爬起说道:“你不懂这里规矩呀?你着忙什么?我还能跑呀?”

马龙不明白地问道。“你这啥规矩?”

翠花坐起说:“先交钱,别说大哥来,就多大官也得按规矩去做”

马龙从怀里拿出钱袋,要金子,要银子?大哥有的是钱,赎你都用不了。”

这时有人歊门,翠花急忙来开门,一见是送菜送饭的来了,翠花接过放桌子上,回头说:“大哥来吃吧,你不锇了吗?我也饿了,快吃吧。”

翠花把酒满上,马龙过来了。

二人坐下,翠花端起酒杯笑着说:“我敬大哥一杯酒,大哥初次来,小妹有招待不周的地方希望大哥抬高贵手,我先干为净。”

翠花一口喝下一杯,马龙也随后干了。

翠花又满第二杯,又笑着说:“常言讲得好,双桥好走,独木难行,第二杯敬大哥,以后希望大哥常来,小妹尽心尽力保证陪好大哥,让大哥高兴而来,滿意而归。”翠花说完又先干了,马龙随后也跟着干了。

翠花放下杯,随后夹起-块牛肉放进马龙嘴里

马龙吃下,欣喜若狂他说道:“还是翠花妹子好,这牛肉真香。”

“香就多吃些,翠花说着又夹一大块放进马龙嘴里。

翠花放下筷子拿起酒壶给马龙满酒。沒等马龙咽下嘴里的牛肉,翠花又把酒杯端起。

马龙咽下去说:“好,咱哥俩碰-杯,美女加白酒不醉我不归。”

马龙说完端起酒杯与翠花碰上,发出响声。然后共同说一声:“干”。 二人都一饮而尽。

马龙三杯酒下肚,他开始有些变态。一只手伸进翠花的旗袍缝里。

翠花笑了,她说:“你摸啥呀?又着急了?大哥哥,快吃快喝,吃完喝完上

床再...先把手拿回去。”

马龙把手缩回,笑了笑。

然后说:“妹妹皮腹真光华,像缎子-样,真着人喜欢。

再喝两杯就结束,哥哥我等不了啦。”

时间不大,马龙和翠花把酒饭吃完。马龙急不可耐把翠花抱在床上。翠花像绵羊一样任马龙亲啃。

县城中心街人很多。叫买叫卖此起彼伏,不绝于耳。一位僧人卖艺出现在路边,观看的人,里三层外三层。

卖艺人长得像北方汉子,但说话带着南方口音。上身裸体,膀大腰粗,两臂上肌肉明显凸出。卖艺人光头大脸,浓眉大眼睛,有些连鬓胡须,他手舞一把大刀。

卖艺人手舞大刀,大刀带着风声,唿唿作响。此人在少林出家,刚下山不久,人送外号“大刀刘。”

大刀刘从十二岁因一场父辈恩怨。与家人失散,后来遇上一个出家人,看中他,把他领到少林。从此在少林学武,一学就是十八年,各种功夫,都很优秀,但他沒忘失散多年的亲人,他立志学成武术下山寻找。他仍然记得分散前的-幕:大刀刘,确实姓刘,家住东北辽阳。

父亲是当地一位官僚,名叫刘义天,人送外号:刘清天。但此人淸正无私,为人俠肝义胆,当地人都很尊敬他。为了-桩人命案,他家几乎灭门。其原因,大刀刘之父刘义天,在辽阳任县长多年。因为他清正而得罪不少小人。他手下一官员姓陈名天虬。他有一子因为宠爱过渡,在当地逐渐形成-个小恶霸。手底下网络不少地痞,好事不干,坏事有余。可以说整天吃喝嫖赌,看见谁家姑娘长得漂亮,他就让手下人去抢。一时间闹得滿城乌烟瘴气,受害者有口难言。

最严重是,陈天虬之子,他偶然在街上看中一位少女。他让手下抢回家,那位少女死活不从。他让手下人剥光少女衣服,让几个手下按着。

他不顾-切扑在少女身上,接着让手下人一个接一个轮奸。最后以至姑娘死亡。受害人家属得知,把姑娘遗体抬到刘义天官府。

全家人-起跪在刘义天面前,递上一份诉状。

刘义天禀公执法,下令拘捕犯罪人。不久罪犯拘捕归案,谁知当天有人来送重礼。此人就是他手下一官员陈天虬。

陈天虬开门见山地说:“下官教子无方,家门不幸出此逆子,看在我们同僚,加之多年交情份上,放他一马,我们愿出钱陪尝,你也知我陈天虬千亩地就这么一棵独苗?一个老百姓的命值多少钱?”

刘义天当时气冲斗牛,他指着陈天虬披头盖脸,义正严词地说道:“你把你儿子性命当成无价之宝,把百姓生命当成草,你还配当官吗?你把这些东西拿回,我刘义天禀公办案,你还是回去等着查清判决吧。”

刘义天说到此喊了-句:“来人,送客,帮着把这些东西送回。”

陈天虬不但沒讨到一丝宽容,反而憋了-肚子气。被刘义天手下赶了出去。

辽阳地方官刘义天因禀公执法,把陈天虬之子判了死刑,很快执行。

从此陈天虬恼羞成怒,这个仇他能不想方设法报吗?他宁可花重金请人给他出气,说来也巧,陈天虬内弟就是土匪小头目,他派人找到内弟,说明原由。

内弟答应帮忙,经过土匪大当家讨价。

陈天虬还价,最后达成协定。就在那年的八月十五晚上。一伙来历不明的马队冲进刘义天家。刘义天全家几十口人正在欢渡中秋佳节。正在吃喝之中,谁曾想道一场塌天大祸突然降临。一阵枪响,刘家倒下十几人。

刘义天身边老婆孩子有的被击倒在地,有的惊慌躲在桌子底下。刘义天当时被土匪一枪打倒,危在旦夕。两个小儿子跑过来,哭叫着。

刘义天望着儿子有气无力地说道:“你们俩快跑出去,快...”刘义天说完很快就闭上了眼睛。

他的两个儿子,一个十二岁,一个十岁,两个儿子一见土匪向他俩这边冲来,小哥俩一起向门外跑。跑出门外,小哥俩分开,从此小哥俩跑丢了。

大刀刘每当回想到这-幕,不仅都要落下几滴眼泪。他如今还不知道家里还有谁活着。他还想到他的弟弟小豪侠,也不知跑到何处?

他下山后,心急似火,首先来到辽阳老宅子。如今宅子姓陈,一打听年岁大的人,他才知道当年被灭滿门所有之经过。

他知道了如今占据他家房宅的户主,就是害他全家的祸首陈天虬。

大刀刘几次想冲进去报这个深仇大恨,他最后还是暂时放弃这种想法。他决定找到弟弟再算此帐不晚。因此他含泪离开辽阳城,向北方一步步寻找。

每当走进比较大的城镇,他都要打个艺场,挣些吃喝住钱。大刀刘一走进到嫩江城,他看到墙上有张新帖出布告。他凑上去观看,上写拘捕土匪头子刘豪俠悬赏十万大洋。

刘豪俠这个名字他觉得和弟弟有关。他还记得当年父亲给他取名叫刘豪杰,给弟弟取名叫刘豪俠。大刀刘一时拿不准是还不是,他反复看了两遍,才渐渐离开。大刀刘来到街中心,他选个场地,放下身上所带之物。

从箱子里拿出一面小铜锣,他站着敲起。锣声传出,很快引来无数观众。

大刀刘首先打一套长拳,然后又练一套气功。单掌开石这项硬功让观众阵阵喝彩。随后舞动大刀,刀带着风声。大刀刘练完,放下刀。手拿铜锣绕场一周,观众纷纷往铜锣里扔钱。

大刀刘边走边说:“谢谢...谢谢...”

大刀刘打完场,带着东西离开场地,往前便走。他来到路边茶水小铺,他坐下喊了声:“来碗茶水。”他说完,有人过来,手端一壶一碗,放在桌上。

大刀刘渴坏了,他拿起壶便往碗里到,然后端碗便喝。他一连喝了三碗,这时一个算命老者过来,坐在他的对面。

这位老者看上去年进古稀,滿头白发,脸上布滿如同刀刻的皱纹。老者望着大刀刘先是微微一笑。然后说道:“请问壮士从哪里来?看样子不像本地人?”

大刀刘接着说:“我从南边过来的,老人家是当地人吧?”

算命先生说:“我是当地人,在这混大半辈子了,算一卦吗?不准不要钱。”

大刀刘接着说:“我向您老人家打听-个人,然后再算。

算命老人说:“打听哪位?老百姓不敢说都认识,有头有脸还差不多。”

大刀刘说:“土匪头子刘豪俠是哪的人?”

算命人看了看大刀刘,他略加思考,然后说:“我只见过一面,究竟是哪里人我也不清楚,你认识他?还是有亲属?我看你长得很像他,是兄弟吧?”

大刀刘连忙回答:“不,不我不认识他,只不过看了布告随便问问。”

算命人一笑又说:“那么说你很好奇?这个土匪头子可不一般,骑白马,双手打枪,来无影去无踪,在嫩江一代赫赫有名,那是这份的。”算命人讲到此竖起大母指。

大刀刘笑着问:“真有这么神奇吗?能告诉我他在哪占山为王?”

算命人喝了一口茶,他放低声音:“他离这不过两百里山路,地名通天寨,你想入伙对吧?”

大刀刘喝-口茶说道:“不,不我宁可行走江湖卖艺,不当土匪。”

正这时,鬼子兵走过来-个班,由南向北行走。街面上人来人往不断。

一位老妇人衣服破旧,尨茸垢面。手拄一根棍子站在大刀刘跟前。

大刀刘转头看去,他觉得有点眼熟。他眨几下眼睛再看,还是觉得似乎见过。

他沒有多想,伸手拿出些钱送给面前这位老妇人。

老妇人一见给她钱当时乐了。于是说道:“这才是我儿小杰呀,小杰,小俠回来吧...”

老妇人喊着离开茶铺,大刀刘望着老人家离去的背影。他在问自己:“这个人是谁?小杰,小俠又是谁?大刀刘望去,满脑疑团,一时难解。

大刀刘让算命的给算了一卦,算命人收了钱起身离去,边走边说:“算命,算命,不准不要钱...”

大刀刘想了想,最后决定去通天寨看个究竞。于是他付了茶钱,带上大刀和物品离开茶馆。沿着算命人指出的方向大步走去。

大刀刘来到城门口,城门口堆积许多人马车辆。一伙鬼子兵在检查过往行人。

有一个鬼子手上拿着被通缉人图像,在一个一个对照。

大刀刘来到后,鬼子都在看他。一个鬼子拿枪逼近他,用半生不熟的中国话说道:“你的像刘大胡子,什么地干活?”

一个鬼子一边看图像一边看他,大刀刘这时说:“我不是刘大胡子,我是跑

江湖的。”

一个鬼子不明白地问:“跑江湖是什么地干活?”

大刀刘忙回答:“跑江湖就是卖艺的。”

过来几个鬼子开始搜大刀刘的身,大刀刘任鬼子随便搜查。

一个鬼子小队长下令:“把这个人捆上,带回审查。”

另一个鬼子拿绳来捆大刀刘,大刀刘开始反抗。大刀刘气份地说:“你们捆我干什么?我不是土匪。”

一个伪军说:“你说你不是土匪?谁能证明?”

大刀刘又说:“我自已能证明,我不是你们想要抓的刘大胡子,我是良民...”

大刀刘怎么说也不听用,过来四五个鬼子一齐动手来捆大刀刘。

大刀刘哪见过这些不识真假,不讲道理的鬼子兵。

他此时急了,与鬼子撕打在一起,人越聚越多,出来进去的人都在观看。几个鬼子没有捆上大刀刘,一个鬼子举战刀来劈大刀刘。

大刀刘用手上大刀挡住,鬼子手当时震木了,鬼子气得哇哇怪叫。

正在这时忽听一声枪响,一个鬼子倒下。紧接着又是几声枪响,鬼子放开大刀刘,各个举枪寻找放枪人。

大刀刘借此机会出了城门,与过路人一道向西北方向走去。

通天寨,刘大当家正与刚入伙的三只虎喝酒。酒兴正浓时,他们划起拳。

刘大当家说道:“人在江湖飘呀,哪有不挨刀?”黑虎接着说:“人在江湖走呀,哪有不失手?”划到这里,红霞风风火火跑进来。

红霞进门便喊道:“你们还喝呀?红梅都丢了,我妹妹有个三长两短,告诉大当家我和你沒完,快派人去找呀。”红霞说完哭着跑出去。

刘大当家一听红梅丢了,他先是一愣,然后他站起喊道:“兄弟们全出动给我找红梅。”

刘大当家一声令下,全山寨人几乎全部出动。

刘大当家跑在最前面。他边跑边喊:“红梅,红梅你在哪?是大哥不对,大哥对不住你...”

红梅独自一人在屋里哭了一阵,她见姐姐进来,停止哭声。她用手擦去眼角流出的泪水,红霞一眼看出妹妹在伤心流泪。

她过来安慰几句,然后有事出去。等红霞再次进屋,却不见了红梅。

她前后左右都找遍了,还是不见人影。她便想起上次上吊之事,红霞想到此真有些惊恐不安。因为她了解妹妹之性格,于是来找大当家,让大当家下令寻找红梅。

红梅拿一根绳子,走进树林,一路上没人注意她,她进树林之后,先找到一棵够标准的榆树,她把绳子系个套扔在树杈上。又搬过来一块大石头,她回头看了看不见有人来,其实她还是不想死,这样做她是在治气,治刘大当家的气,因为她一心想嫁给刘大当家,可刘大当家就是迟迟不肯,她对刘大当家又爱又恨。

只有拿死才能让他屈服,红梅想到此拿出一根绳子走进了树林。

大刀刘正往通天寨方向赶路。突然从树林中冲出七八个人来,横在路中间。

为首一人喊道:“此树是我栽,此路是我开,要想从此过,留下买路钱...”

大刀刘先是一愣,他哪见过这种阵势。大刀刘一笑,便问道:“你们是哪路好汉?请给个方便。”

其中一个大个子说道:“我就是刘大胡子,你没有听说过吗?”

大刀刘问:“你叫什么名字?”

为首那人又说:“别费话,赶紧把身上带的钱统统留下,不然我刘大胡子枪不是吃素的。”

大刀刘听说刘大胡子双手使枪,他一看对面人手里只有-把枪,他一下猜出是假刘大胡子,大刀刘根本没把这几个土匪放在眼里。他迈步往前便走,一边走一边说:“让开,让开...”

假刘大胡子一见来人没把他们放在眼里,他向空中放一枪。假刘大胡子问大刀刘:“你沒听见刘大爷说话呀?”

大刀刘微微一笑:“我没有钱给你,只有这把大刀,你敢要吗?”

假刘大胡子说道:“兄弟们把这个秃驴给我绑上。”

大刀刘一见所有土匪都围了过来,他一股怒火腾的升起。他手握大刀,暗中用力。大刀刘右脚先抬起,一脚踢飞假刘大胡子手中枪。他又一转身,几个土匪被大刀刘用刀拍倒在地。

假刘大胡子去地上捡枪,大刀刘眼快脚更快。他一脚踩住假刘大胡子手和枪。

假刘大胡子疼得妈呀一声,差点背过气去。

红梅听见刘大当家喊叫声。她拉着绳子,双脚跳上了石头。红梅两脚站石头上,两只手拉着绳子。一边在胡思乱想一边在举目向喊声方向望去。

她此时多么启盼刘大当家立即出现,把她抱在怀里。

刘大当家跑过来,发现红梅又在上吊。刘大当家快步如飞来到近前。

这时红梅双脚已经登翻石头,整个身子悬了起来。

刘大当家这次沒有打飞刀,他跑过去,抱住红梅双腿。红梅身子往上挺,她喘上一口气。

刘大当家用左手拿去绳索,右手还在抱着。此时来了不少兄弟,王烈也在其中。

红梅被救下,她一下抱住刘大当家,哭叫起来。一边哭一边说:“你救我干啥?让我死了,你不就清靜了?再也没人烦你了,再也沒人要求嫁你了?”

刘大当家望着红梅可怜的样子。他的心一下软了,他大声说道:“是大哥不好,大哥对不住你。”

刘大当家冲兄弟们说:“弟兄们听着,回去马上操办婚事,杀猪宰羊,我要娶红梅,我要当新郎了...”

刘大当家抱着红梅一步步往回走,兄弟们跟在后边,红梅此时在刘豪俠怀里如醉如痴。刘豪俠所说的每句话她都听得清,她一次次热泪出潮,

大刀刘很快治服几个土匪,那个假冒刘大胡子的小匪首跪在地上求饶:“好汉爷饶命,我们也是沒办法,家有老有小也得吃呀,这年头穷人难活呀,我们是头一次劫道,没想到遇上好汉爷了,我们再不敢了...”

大刀刘听他这么-说,心软了下来,从怀中拿出些散碎银子扔将过去,然后说道:“回去买些米,不要再干强盗这行了,再让我碰上不会轻饶尓等,都起来回家去吧。”

十几个小土匪从地上爬起,让开一条路。大刀刘从容镇定向前走去。

通天寨热闹起来,一边杀猪一边宰羊。一边商谈婚亊,一边布置新房,有人下山送请帖,有人下山请戏班,整个山寨一派繁忙欢乐景象。

刘大当家换上一身新衣服,他把脸上的胡子统统刮去,头发又做个型。再看刘大当家像变了一个人。不但显得年轻了许多,人又好看又有精神了,哪里还像土匪头子?倒像个公子哥,阔少爷。人就是这样,三分长相,七分打扮。

红梅高兴,用语言难以表达。红霞也显得很高兴,她站在妹妹身边给妹妹做头型。

母亲在床上半倒半坐着,望着两个女儿。她既高兴又感到心酸,高兴的是女儿大了,又要当新娘了。心酸的是女儿的亲生父亲不该过早离开人世,如果还在该有多好呀。

刘大当家收拾完毕,他出了屋。他看见兄弟们都投来敬佩和赞叹的目光。他感觉有些不自然。

王烈过来笑着说:“大哥你这一打扮小弟快认不出了,今天好好庆祝一下,大哥能有今天来之不易,大哥,小弟先祝福您新婚幸福快乐。”王烈说完双手合拢抱在一起。

刘大当家接着说:“你和红霞啥时办呀?要不咱们一天办,多热闹。”

王烈一笑说道:“我俩的事不急,等大哥的事办完,再商量。”

二当家领着媳妇过来。二当家老远就喊:“大当家,二当家和弟媳给大当家道喜,祝大当家新婚幸福快乐。”

刘大当家笑着说:“谢谢二当家两口子,今晩要多喝几碗,不醉不归。”

二当家和夫人来到刘大当家近前,二当家夫人给大当家深施一礼说道:“大当家祝福您,希望您和夫人百年好合幸福永久。”

1

第十一回 大刀刘千里寻弟 小红梅二次上吊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