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豪侠英雄传>第十八回 兄弟带母回山寨 王忠巧遇刘豪侠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十八回 兄弟带母回山寨 王忠巧遇刘豪侠

小说:豪侠英雄传 作者:独一 更新时间:2019/11/27 12:53:23

拦路人抽出手枪,冲着车夫说:“我们不为别的,把钱和值钱的东西留下,才能让你们过去,要不然让你们枪下做鬼,老爷我已经告诉你们了,管杀不管埋,看好了,这可是真家伙。”

车夫笑道:“我不认识真家伙还是假家伙,废话少说,快给大爷让路,不然的话让你尝尝大爷的利害。”

为首拿枪的往前走几步,一举手,手枪顶在车夫头上。并说:“你不听老爷话,你就是狗进毛房——找死,(找屎)弟兄们上,把马车赶走。

车上老者说了话:“谁敢?”

为首人手里的枪仍然顶在车夫头上,他一听车上老者这样说话,他气愤地骂道:“老东西,你也活够了,还有那个秃驴和尚,老爷急眼一枪一个,都让你们回老家去。”

车上老者又说话了:“给他放点血,不识好歹的狗东西。”

车夫这时一个急转身,枪顶空了就在为首人一愣神功夫,车夫伸手夺下手枪,车夫后退两步。右手皮鞭向为首人抽去,一声鞭响,再看为首人脸上鲜血顿时流出。这时车上老者跳下地。从怀里抽出双枪,向拦路人群走来。边走边说:“识时务的给大爷让开路,大爷的双枪可不是吃素的。”

老者手指一勾,一粒子弹射出,不偏不倚正打在为首那人帽子上。帽子被打掉在地上。为首那人吓得急忙去摸脑袋,可能以为脑袋不在了。当时吓得尿了裤子,他忘了抢东西,喊了一声。“扯杆子”。

小土匪一听当家的这么一喊,忽拉拉都跑到树林中。

老者看着这一切他笑了,老者上了车,车夫也跨上马车,扬鞭打马向前驶去。

夕阳抺去最后一丝光亮,晚霞已经布满了天空。嫩江县城来了一辆二马车,车夫赶着马车来到门口。他看见有几个保安团在检查过往行人,他提前准备好银票。等检查到马车时,车夫塞给检查人的兜里,小声说:“行个方便,买包烟抽。”

钱真好使,马车沒有检查就让过去了。马车进了具城。首先。要找一家车店。

往里走沒多远就是一家大车店,车夫把马车赶进这家店。一进店门,有人过迎接。

并热情地说:“把车赶到里边,咱家店干净,便宜,人吃马喂都很方便。”

有人过来帮卸车,车上老者和和尚这时也下了车。

店老板又说:“几位爷车马劳顿,一路辛苦,快到店里休息,饿了有酒有肉有饭,渴了有茶水,里边请。”

车夫从车上拿下一个麻袋,背着一同进了店。三个人包了一斤单间,把东西安排好。

老者说:“先去吃饭,吃完饭再回来休息,是不是早就饿了?”

车夫接着说:“我可早就饿了,中午就吃一个大饼子,今晚吃点好的。”

和尚一边说话:“我也早就饿了,今晚开开斋,来只烧鸡。”

老者说:“再来一条烤羊腿。”

车夫乐了说道:“我最爱吃烧羊腿,很久沒吃着了。”

老者又说:“这次要能顺利找到老母亲,回去咱们吃烧全羊。”

和尚一傍说了:“但愿如此,阿弥陀佛,上天保佑。”

通天寨,红霞和红梅正在给观世音菩萨上香。她们姐妹二人跪在观世音佛像前,向菩萨祈祷。

红梅说道:“观世音菩萨在上,保佑我仗夫尽快找到婆婆,保佑早日平安归来,我给您磕头。”红梅说完开始一个劲磕头。

红霞一傍也在无声祈祷,她祈祷什么只有他心里知道。她见红梅沒完沒了地磕头,他想笑但在菩萨面前不敢,她只是提醒道;“小心脑袋,别磕出血。”

红梅听姐姐这么一说,她不再磕头了,起身说道:“回去吧,姐姐。”

红霞拉过红梅手:“走吧,别担心,大当家一定会平安顺利回来,你不常说吉人自有天相吗?”

红梅接着说:“姐姐我不知怎地了?自从大当家走,我心里就沒底,满脑子都是他。”红梅说到这里,她突然恶心起来,一张嘴吐出一口水,她蹲下身子,接着又吐出一口饭。

红霞问红梅:“你怎了?是不是吃啥不对了?”

红梅说:“这几天我就恶心,都吐好几回了,我也不知怎了。”

红霞又说:“回去问问咱娘,咱娘兴许明白怎么回事,是不是。。。”

红霞沒好意思往下说,红梅又是一阵呕吐。红霞也蹲下给红梅敲背。

红霞把红梅扶到家,一进门便说道:“娘,红梅一劲吐怎么回事?”

红梅来到娘前,红梅娘伸手摸摸红梅头,然后说:“头也不热,是不是有了?”

红梅不明白地问:“有啥了?”

红霞一傍说:“你说有啥?有喜了呗。”还是红霞大几岁,她比红梅多懂一些。

红梅又问:“啥喜呀?”

红霞不耐烦地说:“有喜就是有孩子,不知是真不懂还是假不懂?”

红梅情不自禁地说:“啊,我有孩子啦?是吧?我要当妈了。”红梅说到这她欣喜若狂,上前紧紧抱住亲娘。红梅高兴得流下了幸福的泪水。

嫩江县城的街道上行人稀少。鬼子伪军,还有保安团三三两两在街上走动。

一个精神不正常老婆婆行走在大街上。她右手拄根棍子,左手拿只破碗。走起路来一瘸一拐。满头白发,一身污垢一边走一边唱,不知唱得什么。

老太太来到一家饭馆门前往里看了看,老人家迈步走进去。

饭馆里有几桌客人在吃饭。此时就在饭店里桌子边,有三个人正在吃饭。

他们三个人都面对门口,老太太一进来,和尚最先看见。

老太太进屋就向头一张桌子吃饭的人要吃的,有人给她一个馍头。

老太太乐了,拿起便吃,老太太边吃边往外走。

和尚这时说:“这个老太太就是我上次见过的那位,我敢确定。”

老者说:“是吗?我们跟上去问问。”老者说完起身。把桌上剩下的吃的统统拿起冲出门外。

老太太沒走多远,便坐在一块大石头上。手里的馍头己经吃了,看样子还沒有吃饱。

这时和尚和老者还有车夫一同过来,和尚拿过一个鸡腿挮给老太太。

老太太抬头看看,沒敢接,和尚说:“老妈妈,你拿着吃吧,别害怕,我们都是好人,他是我弟刘豪侠,我是他哥哥刘豪杰,这两个名字您老还记得吧?”

老太太伸手接过鸡腿,咬了一口说道:“真好吃,我好久沒有吃到这么好吃的鸡腿,还有吗?都给我,你们真是好人。”

和尚说:“这里还有,您老慢慢吃,刚才我问您刘豪杰和利豪侠您还记得吗?”

老太太又吃了一口鸡腿,然后说:“看你们几个人不像鬼子也不像汉奸,我实话告诉你们吧,豪杰是我大儿子,豪侠是我小儿子。

和尚又问:“你知道他俩的爸爸是谁吗?”104

老太太想了想又说:“他的爸爸叫刘义天。”

和尚又问:“你知道你家住哪里吗?

老太太又说:“辽阳城。”

和尚又问:“你知道你们家还有谁?”

老太太想了想,伸出三个手指:“算我还剩下三个人,我两个儿子不知跑哪去了?我找这些年都沒找到,可怜我的两个孩子,妈想死你们了,回来吧,小杰,

小侠。”老太太说完,老泪横流,泣不成声。

化装成老者的就是刘豪侠,他一听面前这位老太太这么一说。他也确信就是他的亲娘,他再也控制不住。几把扯掉假胡子。边哭边喊道:“妈妈,我是你小儿子小侠,他是你大儿子小杰,我哥俩来接你回家,妈妈走吧。”

老太太愣住了,她呆呆望着面前两个陌生人。老太太看了一会,然后摇揺头,说道:“你俩不像我儿子,我儿子怎能出家当和尚,你说你是小侠?刚才还那么长胡子,怎么一转眼就不见了?你是人还是鬼?”

刘大当家说:“我是人,不是鬼,确实是你儿子小侠,我大名还是我爹起的,我叫刘豪侠,我爹叫刘义天,您姓黄,老爷外号叫黄大麻子,儿子说得对不?”

老太太睁大眼睛,两眼不住地上下打量,用不太相信的口吻说道:“真的是我两个苦命儿子吗?不是骗我?”

和尚说话了:“出家人不骗人,我和弟弟就是您失散二十年的亲生儿子,相伩我们吧,我们没必要骗你,阿弥陀佛,谢射苍天,苍天保佑让我哥俩找到了亲娘。妈妈孩儿给您磕头。”

刘豪侠热泪流出,他看哥哥跪下,他也跪下,兄弟二人一同给老太太磕头。老太太一见此景,她惊得目瞪口呆一时不知说什么是好。

年靑车夫这时过来拉刘豪侠,并说“这里不是说话地方,别把狼招来了,不

如领老人家去店里再细说。”

刘豪侠听车夫这么一说觉得有道理,他起身喊过一人力車,人力車过来。

刘豪侠将亲娘用力抱在车上,然后他也上了车。他回头对和尚说:“你俩再叫一个车,咱们回店里。”

人力三轮车拉着娘俩个沿着坑洼不平的土路向前一歩步行驶。人力车来到一家买衣服小店,刘豪侠让车夫停一会。他下车去给娘亲买衣服,后边人力车也跟上来了。那个化装车夫不是别人,是通天寨四当家王烈。

王烈一见大哥下车去了衣店,他就知道给老妈买衣裳。他也下了车跟了过去,就在大当家一进衣店门时。从衣店里走出一人,与刘豪侠擦肩而过。

王烈正往前走。他清楚看见出来那个人,一伸手就把刘豪侠衣兜里的钱拿走了。王烈看在眼里,向前紧走几步,一把扯住那个人胳膊,那个人边挣脱边伸手去怀里摸东西,王烈似乎明白他要干什么,戒备心已有了。

那个人说道:“你拉我于什么?你是不是活腻了?”

王烈这时说:“把东西拿出来,你谁都敢偷,你怎么不睁睁眼,快拿出来,不然你会后悔的。”

小偷说:“你别喊,我拿出来。”

小偷说完,一把明晃晃尖刀向王烈前胸刺来。王烈是何等人物,他已有了防备。他在少林学了八年武术沒有白学,对这一招他根本沒放在眼里。他手疾眼快,

一闪身躲过这一刀。一回手夺下尖刀,一扬手尖刀飞出扎在对面的电线杆子上。小偷一见如此,惊得面无血色,刚要跑。王烈又拉住胳膊说:“不拿出来别想跑。”

刘豪侠一到店里,去拿钱准备买衣服。去兜里一摸,才发现钱丢了,他急忙返回。一见王烈拉住那人不放,就知怎么一回事。于是他边走边说“沒几个大钱,放了他,让他拿走吧,”

王烈听大当家这么一说,他松开手,说道:“不是我家大哥仁慈,不会放你走的,今后多做点好事,偷鸡摸狗算什么男人,你走吧。”王烈松开手,小偷看一眼刘大当家,转身跑了。

王烈从腰中拿出一些钱挮给大当家:“拿我的钱给老娘买衣服吧。”

和尚过来便说:“我这有钱,拿我这个买吧。”

王烈又说:“都是一家人分什么你我,你的娘也是我的娘。”

刘豪侠一听王烈这么一说他笑了:“王兄弟说得对,一家人不说两家话,咱们都是一家人。”

车店里,三个人围着娘亲说着话。刘大当家找到了亲娘,心里甭提多高兴。

他给老人里里外外换上了新衣服,准备连夜赶回山寨。

王烈听大当家说晚上走。他想了想对大当家说:“晚上走不安全,还是白天走更好一点。”

刘大当家听王烈这么一说。他沉思一会说道:“听王兄弟的,明天早点走,天亮就出发”

和尚说话:“走得太早了,不开城门怎么办?”

刘豪侠接着说:“我们可以绕道走,这里道我熟悉,王兄弟一会去准备一些吃的喝的,留着明天路上用。”

王烈接着说:“我一会就去,给老娘多买些好吃的,不知老娘爱吃什么?”

刘大当家问老娘:“妈妈您爱吃什么?一会让你儿子去买。”

老太太一傍接着说:“我明明记得就两个儿子,怎又来一个?他不姓王吗?”

刘大当家笑了:“他是姓王,我们可是磕头弟兄,家里还有好几个儿子呢,明天到家您老就都见到了。”

老太太乐了:“沒想到我老太婆还有这么多儿子,我好高兴,这要是你爹活着该多好。”老太太说到这又一次流下眼泪。

此时的刘豪侠心里也不是滋。于是他说出一句话:“我一定要给我爹报仇,不杀陈天虬誓不为人。”

老太太接着说:“我想起来了,是你爹得罪了陈天虬,是陈天虬找的土匪杀的你爹,那天正是八月十五的晚上,来了好多土匪,不但杀了你爹,还霸占咱家的房子,你要报仇,要记住,报仇,报仇,该死的陈天虬,不得好死。”

刘大当家问妈妈:“妈妈当时我记得您也被杀害了,您又是怎么活下来的?”

老太太流着泪说道:“当时我被土匪一枪打倒,当时昏死过去,第二天早上才醒过来,睁开眼看见滿院尸体,看见你爹倒在我身边,我起来抱你爹,你爹早已断了气,我哭我叫我拼命地呼喊,我站起身来寻找你们小哥俩,找遍了整

个院落也沒有找到,当时我就知道你哥俩跑了,跑了就是还活着,后来来了一伙人,是那几个好心人把我送到医院,我这才活下来,这些年我一直在找你们哥俩,

怎么找也找不到,我的眼睛都快急瞎了,天天梦里见到你们倆,今天可算见到了,我死也能闭上眼睛了。”

刘豪侠与母亲一直唠到半夜才睡,刚睡着。有人敲门,刘大当家起身,把双枪插进怀里皮带上,他问道:“谁呀?”

门外有人说:“我是店主,有一个人要见你,你把门打开。”

屋里哥几个都听见了,和尚一翻身坐起去摸枕头下边的枪,王烈也坐起也去摸枪,屋里顿时紧张起来。刘豪侠下了床,他先把灯打着,然后把门轻轻打开,他这样做是怕惊动老娘。

门开了,进来两个人,先进来的是店主,在店主身后是一个年轻人,店主先说道:“这个人是我的内弟,他今天拿了您的钱,你不但沒要线,还放他一马,今天要是遇上土匪他也许就沒命了,他回家后越想越不是滋味,来找我,问我该怎么办,我问他都什么样人,他一说,我就知道是你们几位好人,所以我让他把钱送回,再给您道个欠,大人不计小人过,宰相肚子能行船。”

刘豪侠这时说:“这点小事不足为重,在我刘大胡子身上。。。不,不我说错了我喝多了,别在意,兄弟把钱拿回吧,要是有难处我可以帮你,人都有马高镫短时候。”

店主一听刘大胡子,他先是一愣,然后说道:“还不快给刘大当家跪下,瞎了眼晴,谁都敢偷?”店主说完上去一脚,年青人跪在地上,不敢抬头,刘豪侠上前拉起并说:“快起来,我不怪你,你家还有啥人?这钱我不要了,就当送你你了,回家给你爹妈买点吃的穿的。”

年青人一下哭出了声,边哭边说:“我沒有家了,也沒有爹和妈了,我爹我妈都让小鬼子杀了,我寻思偷点钱买把枪,去杀鬼子,为我死去的爹妈报仇,沒想到让你们抓住了。”

刘豪侠问道“你说的是真的吗?”

年青人说:“是真的,我想报了仇就去投靠刘大胡子,听说他相当利害,手使双枪百发百中,日本鬼子最怕他,他的故事我最爱听,凡是帖出捉拿刘大胡子告示,我晚上都给揭掉。”

刘大胡子听到这他笑了并说:“我有那么神奇吗?”

店主说道:“有,我小舅子经常提刘大当家,他还说过多次要去找您,今天你们有缘收下他吧,也了去了他的心愿,我也省心了。”

小青年听店主这么一说,他抬头仔细观看,看了一会揺揺头:“他不像,一沒胡子二沒双枪。”

刘豪侠说:“不相伩你看。”刘豪侠说完拉开外衣,露出两把匣子枪

小青年有点不相伩自己的眼睛,他用手擦了擦,然后再看,他看清了,这回他才相伩面前的这位就是刘大胡子,他激动得连连磕头。刘豪侠把他扶起。

床上睡觉的老太太听见有人叫刘大胡子,她老人家有所耳闻,但不知是她儿子。老太太坐起看见屋里多了两个人,忙问道:“你们谁是刘大胡子?我听说刘大胡子专抢有钱人家,还专杀日本鬼子,他是好人,我怎么见不到他,要能见到他,我让他给我报仇。”

王烈走过来,右手拍一下小青年肩头,说道:“你今天的伸手不错吗,能把我们大当家钱偷去还算可以,今后有机会教教我。”

小青年有点不好意思,低着头说:“雕虫小技,让您见笑了,你夺刀功夫很利害,什么时候教教我,你今天要扎我,我死定了,你为啥不扎我?

王烈接着说:“你只是个扒手,沒有死罪,另外你我都是中国人,我从来不杀自已的同胞,我专杀日本鬼子,所以我才沒杀你。”

小青年又给王烈跪下,并说:“我给你磕头,谢谢你不杀之恩,我愿跟你学习武功,请收下我。”

王烈拉起小青年,笑着说:“我长这么大还沒收过徒弟,不知当师父是啥体会?只要你不怕吃苦,我就教你。”

店老板这时说:“时候不早了,我们打扰你们休息了,有事明天再淡,回去吧,小舅子。”

小青年临走前把他白天偷的钱放在桌子上,然后说一句:“实在对不起,我保证以后再也干这种事了。”

刘豪侠送走了店主和那位小青年,来到他娘身边,问娘:“妈您沒睡好吗?

老太太回答:“睡得正香时,不知准说刘大胡子,我就醒了,儿子跟妈说实话,你认识刘大胡子吗?”

刘大当家乐了:“儿子哪认识他呀?听说他是土匪,你儿子能和土匪混在一起吗?娘您知道刘大胡是啥样土匪吗?他是好人还是坏人?”

老太太拉住儿子的手:“我沒事就去茶馆听书,听讲书人讲,刘大胡子虽是土匪,他不坏,他不抢穷人,专挑有钱大人家抢,还听说他手使双枪,打鬼子一枪一个,从他打鬼子这件事,我看他不是土匪。”

刘豪侠又说:“刘大胡子要是你儿子,您老还认他吗?”

老太太想了想说道:“刘大胡子怎能是我儿子?就是我儿子,我也认他。”

刘豪侠又问道:“妈您为啥要认他?他是土匪呀。”

刘老太太笑了:“土匪和土匪不一样,他沒祸害过穷人,专抢地主老财,听

说一次抢来好几车粮食他沒要都送给了穷人,在老百姓口中有这样几句顺口流:

刘大胡子不是匪,

双手使枪专打日本鬼,

抢来粮良留一半,

剩下全都送给穷泥腿。

这几句话你听说过吗?”

“沒有听说,看来妈妈知道不少,这些年让您受苦了,儿子不孝,实话告诉吧,儿子就传说中的刘大胡子,妈妈受儿子一拜。”刘豪侠说完跪在地上,一连磕了三个响头。

老太太愣住了,两眼呆呆望着跪在地上的儿子。不相伩地说道:“你不是刘大胡子,我不伩,你在蒙我,儿子快起来。”

这时和尚过来坐在老太太身边并说道:“妈妈,我是您大儿子,能相伩大儿子话吗?大儿子是出家人,出家人说话从不有半点虚伪,以善做人,以诚待人,我弟弟豪侠的确就是传说中的刘大胡子,您老有这样儿子并不耻辱,名声是土匪,其实干的不是土匪干的事,老妈妈您应该高兴才对,要是我爹还活着他老人家也会自豪的。”

老太太一时无语,因为她老人家根本沒想到自已儿子竟然是土匪。这种事让谁一时能接受得了呀,刘老太太也不例外。她虽然对土匪刘大胡子印象很好。但土匪这个名头太让人难以理解难以接受。不是刘老太太常听刘大胡子故事,不是刘老太太在心目中已经对刘大胡子产生了好感。不是刘大胡子的动人事迹深深感染了她老人家。他岂会认土匪儿子?这也是人之常情。做母亲的沒有一个不盼子成龙。也沒有一个母亲不能原谅儿子的。

刘大当家站起身,拉开外衣,对老太太说:“妈妈您老人家往这看。”

0

第十八回 兄弟带母回山寨 王忠巧遇刘豪侠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