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豪侠英雄传>第十九回 两兄弟带母回山寨 假胡子劫了真胡子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十九回 两兄弟带母回山寨 假胡子劫了真胡子

小说:豪侠英雄传 作者:独一 更新时间:2019/12/6 16:31:00

刘老太太送去二目,首先映入眼帘的是两把乌黑发亮匣子枪。刘老太太此时,更加相信刘大胡子确实是她儿子。老人家拉过儿子深情地说道:“儿子,妈妈指望你给你爹报仇,用你的双枪去杀陈天虬吧,杀了陈天虬,夺回房子,我就是死也能闭上眼了。”

刘豪侠接着说:“妈妈您老放心,这个仇儿子一定要报,不报就不是我爹的儿子,也不是您的儿子。”

和尚也说道:“妈妈您老要相信您儿子有这个能力,我在少林学艺二十多年沒有忘记过报仇,杀陈天虬也是迟早的事,回去以后我们共同研究一个方案,妈妈您就等着那一天吧。”

刘豪侠又说:“大哥说得对,想报仇,想杀陈天虬也不是一件轻而易举的事,

要知彼知己,现在我们根本不了解陈天虬的势力多大,最好先去打探一下,然后再做决定也不晚,妈您说对吗?”

“对,对”老太太说完长长打个哈喇,刘豪侠一见母亲困了于是说道:“休息吧,妈妈,明天还要赶路。”

老太太点点头,刘豪侠起身向自已床位走去。一夜无话。

通天寨下来一队人马,大约有二十几人。每个人一把长枪,一把短枪,每个人身后都背着一把大砍刀。领队的是一位女婵娟,她跑在队伍最前面。

自从刘豪侠兄弟三人下山,山上人都在提心吊胆。尤其红霞和红梅日夜寑食不安。红霞和红梅每天都要去给观士音菩萨上香。这种心情不用细说人所皆知,爱一人要用心去爱,真正在乎一个人要用实际行动来表达。

红霞一开始深爱刘豪侠,由于红梅的出现,加之王烈的出现。她不得不把爱转移,而红梅对刘豪侠的爱,首先是感恩,后来渐渐产生了真爱。也许是上天赐给的缘,说白了就是命运的安排,谁也改变不了的。

红霞下山,她让二当家守山。自己挑选二十名枪法比较好的兄弟。她下山的目地就接应大当家,红梅也想跟来。让红霞强制留下,三当家也跟着红霞下了山。

王忠和陈姑娘在地窖里,一起吃完晚饭,陈姑娘拿起碗筷对王忠说:“王哥,今晚你就在这里委屈一宿,我一会给你拿被来。”陈姑娘说完走出地窖。

时间不大,陈姑娘抱着被下来了。陈姑娘先把被放在木板床上,然后把被铺好。她对王忠说:“累了就倒下吧,你在里边,我在外边,这床还算不小,睡吧。”

王忠看了看床上,他说:“床这么小,我自己睡正好,你出去睡吧。”

陈姑娘看着王忠说:“我一个姑娘都不怕,你一个大男人怕啥?好像我能吃了你?别费话,上里睡觉。”陈姑娘说完来拉王忠。王忠不好意思,被陈姑娘硬拉上床。陈姑娘回头把油灯吹灭,地窖里漆黑一片。

陈姑娘上床后便紧紧搂住王忠,王忠和陈姑娘在地窖里住了一夜。

第二天一早,天还沒亮,王忠偷着出了地窖。离开陈姑娘家,他不敢走大路,只好顺着小路走下去。

他正走着,后面不知从哪出现一人,在跟着他。王忠回头见是一个人,看不出是男是女。他沒在乎,仍然往前走。这就叫艺高人之胆大,说来也怪。王忠快走,后边那人也快走,王忠慢走,后边那人也慢走。王忠感觉后边人很奇怪。

他把手伸进怀里把枪机一下打开,然后抽出枪。他决定不再往前走,要看看后边人是干什么的。于是停下脚步,蹲在路边,隐在一人高的草丛中。

天浙渐亮了,东方的天宇下己露出了鱼肚白,启明星在眨着眼睛。

王忠在草丛中蹲了一会,他向尾随人看去。只见尾随人也蹲在路边,这就越发奇怪了。王忠忽然想到一人,心里说:也许是她。想到这他抱着试探心里说道:“你是什么人?一大早就跟着我,不说话我开枪了。”王忠说完站起身举起枪。

尾随人突然站起并说了话:“别开枪,是我。”尾随人说完大步走过来。

王忠收回枪,因为他不但猜对了,而且也听准了谁的声音。

他自言自语说道:“麻烦终于来了,我偷着走还知道了,让我如何是好?”

陈姑娘来到王忠跟前,她哭着用两只手捶打王忠的前胸。边打边说:“大骗子,昨晚说好了带我一起走,为啥一大早自已偷着走?我恨你。”

王忠抓住陈姑娘手,一时不知说什么是好。虽然初次见到陈姑娘,但已知姑娘的性格倔强得颇。他深知在短时间内是用语言难以说服。怎么办?怎么办?”王忠内心中反复在问自己。

刘大当家老早就起了。他让王烈兄弟把马车套好,然后扶着老娘出了大车店。

。和尚过来把老娘抱到车里。店主出来相送,又把小舅子托给了刘大当家。

王烈拿着鞭子站在马车边,刘大当一声“走”。

王烈扬鞭打马离开了车店,所有人都上了车,二马车向前驶去。

刘大当家第二次下山寻母,还算很顺利。真正应了那句:踏破铁鞋无觅外,得来全不费功夫。

二马车绕道出了嫩江县城。拐了几个弯便上了去往通天寨的大道。王烈扬鞭摧马,他的两只眼睛不住地窥视路两侧。说明王烈的自我警戒意识十分强,刘豪侠紧挨着妈妈坐着。

他拿出一包果子,打开说道:“妈您饿了吧?先吃几块果子冲冲饥,到家以后想吃什么都有,您儿媳会孝心您的,会拿您当亲妈对待的,将来再给您生几个孙子几个孙女,您会有享不尽的天伦之乐。”

老太太拿起一块果子放进嘴里边吃边说:“我能活下来就盼着有那一天,我做梦都想儿子孙子围着我说呀笑呀,那才是我最大幸福。”

马车上了一个岗,刚下坡不远,王烈见前面有两个人在步行。他的戒备心又提了上来。回头对刘豪侠说:“大哥,前面出现两个步行人,要有思想准备。”

刘大当家回头看了一眼,并说:“两个人怕什么?也许就是过路的。”

刘老太太这时说:“什么事都大意不得,那年不是因为一时疏忽大意,全家几十口差点灭了满门,至今想起还在后悔。”

刘大当家不明白地问道:“妈妈您后悔什么?我怎么不明白?”

老太太又说道:“那天晚上要是不开大门也许就沒事了,都怨你爹他心眼太实,相信土匪话。”

刘豪侠又问道:“土匪说什么了?我爹就轻易相信了?”

刘老太太想了想说:“土匪叫门,你爹问是谁,土匪说是你爹的老朋友送礼品的,你爹也沒细问,就让人把门打开了,谁想到冲进来的是一帮土匪,进院就开枪,这不是疏忽大意造成的灾难吗?你们记得咱家院墙那么高,大门不开土匪能进来吗?”

刘豪侠当时出现记忆中的院墙。还有高高的门楼,青砖垒成的院墙,高度足有一丈二尺。大门是漆黑色的,里外全是厚铁皮包的。如果大门不开,想进去那是很难很难的。

刘老太太停了一会又说:“就算大门打开了,提前要是有防备,所有人都进地道里,他土匪再厉害也沒辙,咱家那个暗道严实得很,谁想找着门都很难。”

马车很快赶上前边两个人。两个人听见后面马车临近了,不约而同让开路。

两个人靠在路边停住脚步,王烈举目望去。看出是一男一女,从外貌上看像父女。男的在四十左右,女的也就是二十左右。

王烈看那男人觉得眼熟,但一时想不起来在哪见过。王烈拉住马,吁的一声,马车停在二人身边。车上所有人都把目光聚集在路边一男一女身上。

刘大当家突然从车上跳下,向路边走过来。边走边说:“来人有点眼熟,请报报个蔓?”

停在路边男人说:“在下虎头蔓。”

刘大当家一笑说道:“如果我沒猜错,您就是江湖大名鼎鼎的铁脚王?”

那男人问:“你怎么认识我?你是哪一位?”

刘大当家走上前拉住铁脚王的手,笑着说:“实不相瞒,我叫刘豪侠,。”

铁脚王惊奇地问道:“你就是通天寨那个大当家刘豪侠?”

刘大当家一笑说:“我就是那个寨主,我要沒记错,您叫王忠,对吧?

王忠点点头说道:“我叫王忠不假,铁脚王只是传说,比起刘大当家我简直是小巫见大巫,您的故事我耳朵都听滿了,您是这份的。”王忠说完竖起大母指。

刘豪侠又一一介绍,王忠一一拉手。

当刘豪侠问起姑娘是谁时,沒等王忠说出。姑娘抢先说道:“我姓陈,叫陈小芳,我是王哥的未婚妻。”

刘大当家一笑说:“王哥未婚妻,我也叫嫂子。”

刘大当家说完与陈姑娘握握手。转头问道:“你们是怎么认识的?”

陈姑娘说:“是王哥把我从日本鬼子手里救出来的,为了报恩我決定把我的终身托付给他,王哥现在是日本鬼子捉拿的要犯,他的武馆被鬼子烧了,现在他无家可归了,他说去投刘大胡子,和刘大胡子一起打小日本。”

王忠低声冲着陈姑娘耳根说,“面前这个人就是刘大胡子,别再这样叫了,叫刘大哥,叫刘大胡子不好听,记住了。”

陈姑娘说:“刘大哥,刚才我不知你就是刘大胡子,我不该这样叫,对不起,今后再不这样叫了,大人别记小人过,你的肚子跑火车。陈姑娘说到这里把所有人都逗笑了。

刘豪侠用手摸着肚子笑着说:“我的肚子还能跑火车?那得多大呀?妹子真会开玩笑。”

王忠一傍笑着说:“大当家,别怪她,她说话就是有点无拘无束,说你跑火车是有些太玄了。”

刘豪侠接着说:“陈姑娘所说话就是您要说的,我听明白了,您是专门来找我的,这说明王哥能看得起我,我举双手欢迎王哥来我通天寨,以后我们就是一家人了。”刘豪侠说到这,主动来拥抱王忠,二人紧紧抱在一起。

刘豪侠松开手又说道:“恭喜王哥,王哥能在乱世红尘之中,能找到这么漂亮这么年青的嫂夫人,我们都为你高兴,我决定回到山寨后,我刘大当家要杀猪宰羊,为您二位操办婚事,一定要风风光光热热闹闹,再请一个戏班子。”

刘大当家这么一说,乐坏一人,她就是陈姑娘,她多么想多么盼望和恩人早日完婚,她一时高兴得流下了泪水。

王忠这时说:“我王忠何德何能?刘大当家如此器重于我,我有点受宠若惊以后有用着我王忠的,尽管吩咐。”

刘大当家又说:“别的不用说了,回山寨再细谈,都上车吧。”

二马车在王烈驱赶下,一声驾,两匹马拉着一车人。

车上的人说说笑笑,空中鸟儿在飞来飞去。

时候已接近中午,八月的中午天气仍然很热。拉车的两匹马身上已经流出了汗,车夫看见前方不远处有一片树木。

车夫对刘大当家说:“大哥天气这么热,不如到前边树林里休息一会,吃点东西,马也累了,人也饿了。

刘大当家看了看说道:“休息一会也行,你看着办吧,妈妈是不是饿了?一会到小树林再吃午饭。”

老太太说:“还不觉得饿,有点渴。”

刘豪侠拿过水瓶打开盖,送到老太左嘴边:“妈您喝水。”

老太太真的渴了,一口气喝了半瓶,刘豪侠又说:“妈您慢点喝,喝急了对胃不好。”

陈姑娘这时说:“大妈您有女儿吗?”

老太太回答:“沒有,就两个儿子。”

陈姑娘接着说:“大妈要是不嫌弃,我给您当女儿。”

老太太乐了:“那感情好了,从今天起你就是我姑娘了。”

陈姑娘乐坏了:“从今天起我就是你女儿了,妈妈。”

刘老太太急忙答应:“唉”。陈姑娘上前抱住刘老太太,陈姑娘激动得流出眼泪。

红霞带队来到小树林。她第一个跳下马,喊道:“下马休息一会,天气好热,,吃点东西再赶路。”所有兄弟都下了马,把马拴在树杆上。有人从马背上拿下吃的喝的,放在地上。分成两伙,围成一圈,席地而坐,开始吃喝起来。

红霞和三当家坐得最近,三当家边吃边说:“大当家走了好几天,也不知找到亲娘沒有?也不知今天能不能接到。”

红霞一旁说:“凭我的预感大当家今天肯定能回来,等等看说不定正往回赶呢。”红霞说完伏在地上,用耳朵去听,车轮压地声传来。

红霞听了一会,她站起身说道:“有车轮压地声,一定是大当家回来了,你们先吃,我去看看。”红霞说完,拉过马,走出树林,她跳上马背,往前奔去。

王烈赶着二马车下了坡,转过一个小山包,看见一人骑马向这边跑来,

王烈沒看出是谁。回头说道:“报告大当家,前边来一个骑马的,这个地方经常出劫匪,我们是不是该注意了?”

刘大当家接着说:“一个人骑马怕什么?到树林就休息,这一带谁敢劫我,谁也不要怕。”

二马车照常往前走,骑马人越来越近,王烈见来人像红霞,就在这时红霞喊道:“王兄,我接应你们来了。。。”

车上人都听见喊声,刘大当家听罢说道:“好像是红霞声音,这疯丫头怎么来了?”

王烈接着说:“大哥要是不在山上,谁能管了她,她说下山谁也挡不住,我是服了,你们看正是她,真像个疯丫头。”

正在这时,路的左侧树林中突然冲出一队人马,拦住去路。看人马足有三四十个,有十几人骑马,剩余人步行。红霞一见路被挡住了,她拨转马头往回飞奔。

王烈拉住马,他跳下马车,两眼往前观看。见为首一人身材高大,满脸胡须,怀中皮带上有两把匣子枪斜插着。王烈看罢觉得沒见过此人。

王烈问道:“来人不知是哪个绺子的?请抱个蔓。”

马上为首的说:“报出蔓吓死你,大爷流水蔓,实话告诉你们,我就是通天寨的刘大胡子,快把车上东西留下,要是不听话,我刘大胡子的双枪不是吃素的。”

那个人说完抽出双枪,又说道:“车上人都下车,女人都跟我上山,听见了沒有?你们看我这双枪可是真家伙,他说完向空中打了一枪,然后用嘴吹一下还冒烟的枪口。

马车上陈姑娘一听说女的跟他上山,她吓得往老太太怀里钻:“妈妈,我怕土匪,土匪把我抢到山上怎么办?怎么这个地方刘大胡子咋这么多?”

刘老太太说:“孩子不要怕,有你几个哥哥,土匪不敢把你咋地。”

老太太接着说:“他不是刘大胡子,是假的,敢冒充我儿子的?真不要脸。”

车上男人都跳下车,就剩一老一少在相互抱着,陈姑娘转过脸去看,刘豪侠大步走过来,他身后跟着王忠王烈,和尚等人,

红霞跑回小树林,进去便喊:“不好了,来了一伙土匪挡住了大当家去路,都快上马,救大当家去。”

树林里的兄弟听红霞这么一说。吃的也不吃了,喝的也不喝了,纷纷拿起枪,各自去拉各自的马,很快都上了马,在红霞带领下飞奔而去。

刘大当家来到那个号称刘大胡子面前。刘大当家首先冷笑一声,然后说道:“你就是刘大胡子?”

假刘大胡子一拍胸膛说道:“你们可能听说本人,想要活命,想要过去,把车马,女人留下,再把所有钱留下,我刘大胡子正缺一个压寨夫人,我看那个小姑娘长的还很俊,去两个兄弟把马车先赶走,不要那个老太太,把老太婆推下车。”

刘豪侠大声说:“慢,请问你什么蔓?听说刘大胡子有个压寨夫人,你不像。”

“你管我什么蔓?我怎么不像?你咋知道他有一个压寨夫人?这压寨夫人还怕多吗?有十个二十个我都不嫌多,别费话,按我说的去做,惹恼了我,我一枪一个,管杀不管埋,这回听清楚了吧?糊涂蛮子。”

刘大当家一阵冷笶,然后又说:“我劝你们快把路让开,不然你会后悔的。”

假刘大胡子又说:“我刘大胡子天不怕地不怕,小日本见我都叫爸,我从来不知什么是后悔,你们几个算个啥?你刘爷爷恼一恼,让你们脑袋都搬家,兄弟们准备好,把那姑娘先拿下。”

刘豪侠边说边拉开衣服:“且慢,我有话要说。”

刘豪侠怀中两把匣子枪明显露出来,假刘大胡子一见顿时毛骨悚然。

刘大当家又说道:“你们回头看看。”

此时红霞率领马队箭一般冲了上来,假刘大胡子见援兵到了。

吩咐一声:“扯杆子。”假刘大胡子什么都不顾了,只顾逃命去了。刘豪侠沒费一枪吓跑了假刘大胡子。

红霞来到后请示:“大当家追不追?”

刘大当家看着跑去的假刘大胡子,说道:“都是中国人,都想混口饭吃,放他一马吧,你们来干什么?沒让你们好好看山寨吗?三当家你怎么也来了?”

三当家说:“我不放心大小姐,老夫人让我照看她。”

刘大当家说:“简直是胡闹,等回山寨再说。”

刘豪侠说完往马车跟前走来,他明显是生气了。

红霞看出,并说道:“是我自己要来的,不关三当家事,要杀要剐冲我来,好心给当成驴肝肺了,我看你就是搬着驴屁股亲嘴——不知香臭。”红霞说到这,一眼看见车上有个老太太,还有一个姑娘,她来到马车前说:“大妈:大妈您就是我们刘大当家老妈妈吧?”

刘老太太见过来一个姑娘,她不知是谁,一听姑娘这样问她,老太太连忙说:“我是他妈,你是谁呀?”

红霞接着说:“我是红霞,是你儿子的大姨,也就是你儿媳是我亲妹妹,明白了大妈?”

老太太眨眨眼,点点头说:“这么说咱们是亲属?我儿媳是你妺子对吧?”

红霞又说:“对,您儿媳是我妹子,长的比我年青比我漂亮,刘大当家看中了我妹妹,就是沒看中我。”

王烈过来说道:“你当大妈面胡说什么?大妈您别听她胡说八道,她神经病。”

红霞说:“谁是神经病?你也说我?气死我了,你们都把好心当成驴肝肺,我打死你。”红霞说完用拳头来打王烈的前胸。

王烈双手抓住红霞手说道:“别闹了,大哥说得对,都下来了,山寨里一旦出点事后悔就晚了,你多大了?还这么任性,快给大哥道歉。”

红想又说:“我不,我沒错,我今天要是不来,不一定出啥事呢,就你们几

个能打过那么多土匪?我不信。”

王烈又说:“你知道这位大哥是谁吗?”

红霞说道:“不知道,好像见过,他到底是谁呀?”

王烈接着说:“你要是不来,那些土匪不用大当家出手,这位大哥自已就把他们踢趴下,你信不信?”

红霞再次打量一下站在面前的这位陌生人,她摇摇头:“我不信,要说大当家我信,他像个先生,不像会功夫的人。”

王烈又说:“你有眼不视金镶玉,实话告诉你吧,此人就是江湖传说的铁脚王,这回你信不?大小姐。”

红霞不太相信地问:“真的吗?铁脚王怎能跑这里来?”

车上的陈姑娘大声地说道:“他真是铁脚王,他还是我的未婚夫,大当家说了,等回到山寨就给我们俩完婚,还说杀猪宰羊,还说请戏班唱三天三夜大戏。”

红霞问王烈:“真有这事?”

王烈点点头,又说:“快给大哥认个错。”

刘大当家这时说:“错就不用认了,我今天便宜了,半路上捡个大姨,回去罚她面壁三天,三天不给她吃饭就行了,时候不早了,还得赶路,走了。”

红霞一听刘大当家这么一说,她笑出了声。

刘大当家一声令下,无论坐车的还是骑马的都上了道,往山寨方向奔去。

刘大当家车马刚走出不远。

就听后面有人高喊:“等等,刘大当家,我有话要说,等一等。”

刘豪侠听见后面有人喊,他们同时望去,只见一匹红马跑来,马上一人扬鞭打马边跑边喊:“等一等,等一等。”

王烈这时说:“来人好像刚才吓跑的假刘大胡子,他回来干什么?”

刘大当家说:“把车停下,看看他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

0

第十九回 两兄弟带母回山寨 假胡子劫了真胡子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