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豪侠英雄传>第二十一回白鸽来获得信息 二夫人酒后失身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二十一回白鸽来获得信息 二夫人酒后失身

小说:豪侠英雄传 作者:独一 更新时间:2019/12/21 21:52:13

刘老太太不相信自己耳朵又问道:“亲家母,你说啥?”

陈老夫人又说道:“红梅有了,您快抱孙子了,这回听见了吧?”

刘老太太听见了。她老人家乐得眉开眼笑。激动万分地说道:“我刘老太婆要有孙子了,我刘家有后了,来亲家母咱俩喝一碗,今天我老婆子太高兴,不仅找到儿子,又有了孙子,哈哈哈。”

陈老夫人端起碗:“来亲家母,咱老姐俩干一碗。”刘老太太端起碗和陈夫人

碰一下,并说:“干,今晚不醉不归。”

王忠与大刀刘,二当家,军师李长生边喝边吃边说着。

陈姑娘一言不发,她专给倒酒。这种场面她根本沒有见过,即感到新奇,又觉得热闹。她哪见过大碗喝酒,大块吃肉。她只是看,不敢吃也不敢喝。

王忠给她夹的一块羊肉还在碗里放着。

二当家夫人看陈姑娘也不吃也不喝。她说道:“陈姑娘,你既然来到这里,你就得适应这里环境,该吃吃该喝喝,你知道这是啥地方吗?”

陈姑娘说:“知道,这是通天寨。”

二当家夫人站起说:“是通天寨不假,我告诉你。”二夫人说到这,她放低声音,伏在陈姑娘耳上说:“这是土匪窝,我就是他们抢来的。”

二夫人说完坐下,端起一碗酒,对着陈姑娘又说:“我开始来时好几天水米沒打牙,后来就慢慢适应了,你看我现在啥肉都吃,啥酒都喝,还敢和这帮男人打闹,因为管我叫嫂子的太多了,别看我岁数小,二当家岁数可大,我比你也大

不了几岁,你以后就管我叫姐姐吧,我这里也沒什么近人,二当家虽然岁数大,可他对我很好,别的不说了,咱姐俩干一碗。”

陈姑娘说道:“我从来沒喝过酒,我不会喝,姐姐您喝。”

王忠一傍说道:“您是二嫂,小陈她不会喝酒,就免了吧,我替她和二嫂喝一碗,您看这样好吗?”

二夫人接着说:“我看不好,我还是想和我妹妹痛饮一碗,咋地?瞧不起我呀?我也是通天寨堂堂正正的二当家夫人,妺妹别听他的,他算老几?喝了这碗酒才是我的好妹妹,以后谁敢欺负你找我,包括他,不管他是铁脚王还是光脚王,我都不怕,喝,必须喝。”

陈姑娘看一眼王忠,她站起身,毅然决然端起这碗酒,她一仰脖子喝了下去。

二夫人一见陈姑娘一口气干了一碗酒,她站起说:“好,我妹妹好酒量,谁说她不会喝酒?我要罚他一碗。”

二夫人端起酒坛子,哗哗几声给王忠倒满一碗,然后说道:“王大哥,不,王兄弟,我敬佩你,这碗酒算我罚你,为啥要罚你,你知道吗?”

王忠笑着回答:“我不知道,请嫂夫人说明,如果有道理,我甘愿受罚。”

二夫人说“你们听听,还是大城市来的会说话,我说就说,你包庇陈姑娘,你说她不会喝酒,她怎么一口气喝了一大碗?是她喝的?还是你喝的?你说你该不该罚?”

王忠说道:“我真不知道她能喝,我这不是包庇。”

二夫人又说:“不是包庇是啥?沒成亲就知道相着?别说别的,喝了这碗酒就沒事了。”

王忠无奈只好端起酒,他猛然干了。

陈姑娘真的沒喝过酒。她是一位犟姑娘,也是一位不服输的姑娘。她这碗酒喝下去,渐渐地酒性发作。她首先感觉天旋地转,过一会看什么都眼花瞭乱。

她问王忠:“王哥我看你怎么两个脑袋?啥时又长出一个?”

她知道自已喝多了,她不敢动。她怕摔倒。靠在王忠身上,她很快睡着了。

王烈和红霞一同坐在外面树下的大石头上。突然飞来一只白鸽,落在王烈肩头上,王烈抓住白鸽。看见白鸽腿上有一个苇管,他轻轻拿下,然后放飞白鸽。

红霞一傍看得清楚,于是说道:“是不是又有新任务了?我不看,也不说。”

王烈笑着说:“我不怕你看,因为你了解我,现在好了吧?不想呕吐了吧?”

红霞说:“还想吐,我问你一句话,你必须回答我。”

王烈认真地说:“你想说什么?我回答你,你说吧。”

红霞想了想便说:“假如我现在怀了你的孩子,你能马上娶我吗?”

王烈也想了想说道:“如果你现在真的怀上我的孩子,我决定马上娶你。”

红霞一下抱住王烈:“你真好,亲爱的,我就等你这句话,咱俩拉勾。”

红霞先伸出小手指,王烈后伸出小手指,红霞说:“拉勾上骄一百年不变,谁变谁王八蛋。

王烈笑了:“你成了发明家了,人家是拉勾上吊,一百不变,你怎么改成上骄?还加了一句,谁变谁王八蛋,你真利害,我是服了你。”

红霞说:“我难道说得不对吗?结婚不是先上骄吗?,上什么吊?不好听,

不吉利,最好是拉勾上骄,谁变了谁就是王八蛋,不但是王八蛋,还是狗蛋,驴蛋,马蛋,鸡蛋,我说的不对吗?我希望你不要变成什么蛋。”

王烈一笑说:“你放心吧,我不会变成什么蛋,要是能变就变成鸡蛋。”

红霞忙问:“为什么要变成鸡蛋?什么蛋我都不想让你变。”

王烈说:“你不是爱吃鸡蛋吗?我要变成鸡蛋天天让你吃,这样不好吗?”

红霞说:“不好,不好,我要吃你。”红霞说完开始亲王烈的嘴和脸。

王烈推开红霞:“别闹了,我要办正事去了。”王烈说完回到自己住的屋子,他把油灯点着。从衣兜里拿出芦苇管,他轻轻打开,见上面沒字。他又找出一个瓶子,里面装的不知是什么。他拿过一个大碗,把瓶中的似水非水的东西倒进碗里。然后把那张纸条放进水里,须臾间纸上出现一行字。王烈看完迅速取出毀掉,然后把碗里东西倒回瓶里。他放好急忙从屋里走出,迎面碰上红霞。

红霞问王烈:“什么事这么急?”

王烈说:“有重要事,快去找大当家。”王烈说完与红霞齐奔大厅,大厅里还在喝酒,王烈来到大当家前说道:“大当家有要事,快出来。”刘大当家跟着王烈走出大厅。

刘大当家说道:“什么事这么神神秘秘?快说。”

王烈见后边无人对刘大当家说:“据飞鸽传报,日军准备明天再次攻山。”

刘大当家又问:“什么时间?”

王烈又说:“准确时间还有传来,我们要做好迎战准备。”

刘大当家说:“马上召开会议,你让二当家,三当家,军师,王大哥,红霞

等到小会议厅。”

很快所有山寨头头都来到小议厅。刘大当家坐在正位,军师李长生坐他的对面。刘大当家开门见山地说:“据可靠情报,鬼子又要攻山了,我们研究一个迎敌做战方案,我们不能等着鬼子打上门来,鬼子这次攻山有上一次教训,肯定在人力物力各个方面要加大加強,鬼子对我们恨之如骨,能轻挠我们吗?不管鬼子

动用多少兵力,我们山寨要挺得住,坚决打退鬼子,保护我们的山寨,虽然小鬼子的武器裝备比我们强得多,怎么才能打赢这场战争?请各位提出好的办法。”

正在这时有人来报:“报告大当家,门外来了一伙人马,说是来投山的,为首人自称是顺水万。”

刘大当家说:“管他什么万,开门让他们进来,安排大厅里吃饭。”

刘豪侠又说:“我们继续开会,王兄弟你先去安排一下,速回。李军师把地图拿出来,我们共同研究一下。”

李军师从桌子低下拿出一张地图放在桌子上,李军师用手指指着说道:“这就是我们通天寨,通天寨南面五公里处是盘龙山,盘龙山山东是一块开阔地,我建议在这里打埋伏,鬼子上山必经这里,利用明天一天时间在这里修筑攻势,在

阵地前五百米处埋设地雷,大伙看看这样行不?”

刘豪侠看了一会他说道:“我看是可以,要是退,我们退到哪里?”

李军师又说:”要是退,我们有退路,盘龙山就是我们们最好去处,”

刘大当家又说:”山寨里留多少人把守?”

军师想了想。:”山寨里就不用留人把守了。。”

刘豪侠又问:”那些老少病残人怎么办?”

军师接着说:“可以转移,先转到盘龙山,那里安全。如果山寨沒事,我们再回来,山寨要是毁了我们暂住盘龙山,这样不好吗?”

刘豪侠看着地图点点头,并说:”谁还有更好的决策?王哥您的高见?”

王忠笑了他说:“我沒什么高见,因为我沒亲身经历过战争,我认为李大军师的方案很好,能攻能守能进能退是主要的,我认为日本鬼子人再多武器再精良,他不一定能取胜,我也看过兵书,但研究不透,我赞承天时地力人和是取胜的根本,只要我们同仇敌忾,上下团结,疑成一股绳,我们就能取得最后胜利,我是新来的,我沒别的要求,给我一把刀,一枝枪就行,我和你们一起打鬼子。”

刘豪侠拉住王忠的手:”我代表整个山寨欢迎您,有王哥参战我们就有必胜的把握。”刘豪侠说完又和王忠拥抱一下。

刘豪侠分咐二当家:“你去不让弟兄们再喝了,让他们马上休息,各个要道安排好岗哨,你快去吧。”

红霞进来便说:“刘大当家新来的弟兄怎么安排?”

刘豪侠一听红霞问道,他才晃然想起新来一伙人马,他说道:“我去看看,你把两个老夫人照顾好,新来的陈姑娘也要照顾好,你去吧。”

刘大当家来到新来入伙的弟兄们面前,他双手抱拳说道:“欢迎弟兄们不辞辛苦来通天寨挂住,本寨主有点特殊事须要处理,对不起来晚了,你们要吃好喝好,大家是不是累了?”

刘长江带头喊:“不累。”

刘豪侠上前拉住刘长江手说道:“一笔写不出两个刘,今后你就是我的兄弟,我们就是一家人,有福同享有难同当,来,我和刘兄弟干一碗。”

刘豪侠先给刘长江倒上一碗酒,然后自已满上。端起碗便说:“长江兄弟能带众位兄弟来我通天寨,是一件好事,这回真刘大胡子要和假刘大胡子成为好兄弟了,来咱俩喝一碗。”二刘同时一口干了。

刘大当家放下碗,对刘长江说:“弟兄们走这么远路都累了,如果吃好喝好你领他们去休息,时候也不早了,明天有重要事去做,你看这样好吗?”

刘长江笑着说:“好,好我们已经吃好喝好,我带弟兄们去休息,明天有什么任务别忘了我们,大当家你有事忙去吧,我们这就休息去,弟兄们走。”

这个刘长江说话还有一定分量,他一发令走。所有新来弟兄都起身挎好枪拿好自身备用品,跟着刘长江走出大厅。

大厅外有人领着去指定地点休息。大厅里停止了喝酒。有不少兄弟喝多了,二当家夫人和陈姑娘也喝多了。二当夫人喝多与别人不同,她喝多了可不老实。

她一会哭一会笑,嘴里反来复去说着。

刘老太太似乎也喝多了。红梅这会也稳定了,她不再呕吐了,她守候在婆婆身边。

红霞走过来说道:“两位老夫人咱们马上撤,回去休息,时候不早了,红梅你扶你婆婆,我扶我妈,走。”

红梅扶着婆婆,红霞扶着妈妈走出大厅。

和尚过来说:“妈,我背着你。”和尚力大背起刘老太太走在前边。

红梅过来说:“妈,您是不是也喝多了?我来扶你,看您走路都不上线了。”

大厅里,二当家正在拉媳妇:“走,回家,喝这么多酒干嘛?少喝点不行?”

二夫人说:“少喝能行吗?我今天特别高兴,”

二当家边拉边说:“你别姓高了,真拿你沒办法,回家我再收拾你。”

二夫人接着说:“我姓高就姓高,不能姓你那破姓,将来有孩子也不姓你那破姓,怎么回家还要收拾我?我不知想要收拾谁呢?敢打我一下就和你分开,不和你过了,哈哈哈,我要撒尿,给我拿马筒来,二当家,狗屁二当家,你就能祸害我,今晚离我远一点,别上我床,憋死你,哈哈哈。”

二当家说:“你真喝多了,什么话都说,快回家别在这丢人了。”二当家说完用力背起醉成一滩泥的二夫人,再看她的屁股湿了一大片。

大刀刘将妈妈背到陈老夫人房间,轻轻放在床上。随后姐俩扶陈老夫人也进来了。陈老夫人也上了床。

和尚说道:“妈您喝这些酒沒事吧?”

刘老夫人说:“沒事,今天不是高兴吗?不然妈也不能喝这些,你也回去休息吧,不用惦记我,有你两个妹妺在身边就行了。”

和尚退出房间,屋里一时平静。

大厅外,王忠和陈姑娘说话。王忠说:“一碗酒你就醉了?怎么看我两个脑袋?我现在几个?”

陈姑娘笑了:“我真沒喝过酒,酒这东西真利害,当时看你真的好像长着两个脑袋,就感觉天在动地在转,我的腿都不听使了,想站起都难了,你说这酒咋这么大劲?”

王忠笑了:“酒的力量是无穷的,酒能把人能变成鬼,今后还想喝吗?”

陈姑娘笑了笑:“不喝了。”

王忠问道:“为啥不喝?”

陈姑娘接着说:“喝多了怕丢人,你看着了?二当家夫人今天喝醉了,啥话都说不算,还尿了裤子,多丢人。”

王忠和陈姑娘边走边聊,一个黑影出现他的眼前。王忠问道:“你是谁?”

黑影沒有说话,只见一把飞刀飞来。

王忠那是何等人物,他有三快之称,眼快手快脚快。王忠看见飞刀向他飞来,他不慌不忙身子一斜。一伸手接住飞刀,回手扎在树杆上。

王忠又问道:“你到底是什么人?为什么要用暗器?有胆量放马过来,我王忠奉陪到底。”

黑影还沒有回答,接着同时飞出两把飞刀。王忠一一接住,陈姑娘吓出一身冷汗。 她来拉王忠并说:“快走,这里危险。”

王忠说道:“你别怕,这是通天寨,外人进不来的,我要看看他到底是谁。”

黑影一见三把飞刀都被对方接住,黑影一下串出。

王忠一见是个蒙面人,心里犯了猜疑。只見蒙面人手里拿一把大砍刀,一步步向王忠逼近。

陈姑娘一见惊叫道:“来鬼了。”她被吓得躲在王忠身后。

王忠对她说:“你别怕,看我怎么收拾他。”

黑影突然举起刀,一个立劈华山向王忠头顶砍来。王忠一个急闪身,这一刀砍空了。蒙面人紧接左一刀,右一刀,上一刀,下一刀向王忠砍来。

王忠左躲右闪,刀刀走空,蒙面人还是乱砍一气。王忠心里问:这是哪家刀法?我沒见过。王忠见蒙面人沒完沒了地乱砍,他生气了。内心在说:我不给你点利害你不知道。王忠想到这里,一个急转身。王忠突然跑到蒙面人身后,快似流星。王忠飞起一脚,把蒙面人踢出一丈多远。蒙面人手里钢刀飞出。

这回蒙面人也不乱砍了,他倒在地上吗呀吗呀直叫。王忠走过来,一把扯掉蒙面人黑纱。

王忠定睛一看不是别人,是本山寨二当家。

王忠一见是二当家,他生气了。他说道:“沒想到居然是二当家?我王忠诚心诚意来山寨入伙,你这是搞什么明堂?我找大当家问个究竟。”

王忠说完领着陈姑娘便走。倒在地上的二当家这时坐起说道:“王忠兄弟,别去找大当家,这和大当家沒关,是我自已想出的馊主意,是我不对,我给你陪理道欠,今后不敢了。”

“你们在干什么?还不去休息?”王忠回头看去,来人正是刘大当家。刘大当家听见这边有动静,就赶过来了。

刘大当家到近一看是王忠兄长。再细看地上坐着的是二当家。二当家脸上,鼻子都在出血。

刘大当家便问:“二当家你这是咋搞的?是自已喝多了摔的?还是让谁打的?”

二当家吱吱唔唔说道:”是我自已喝多了不小心摔的。”

刘大当家又说:”摔得不轻,一脸血,快回去包扎一下,今后少喝点。”

二当家费了很大劲站起身,一瘸一拐向前走去。

刘大当家和王忠同时都笑出了声。陈姑娘过来说:“大当家,这不怨王哥,是二当家装神弄鬼,我看清楚了,二当家蒙着面拿刀乱砍,王哥才踢他一脚。”

刘大当家:“别说了,其实我都看见了,我就躲在那个树后,我就知是二当家搞的鬼,别人敢吗?确实不怨王哥,不是王哥脚下留情,二当家今晩就废了,

他还能站起来吗?这个二当家哪样都好,就是一个坏毛病,喝点酒爱耍勺,王哥别怪他,我看出,我让你当武术教练时,二当家就有点不服,这回他一定心服口服,走,咱也回去休息,准备迎接明天的战斗。”

王忠领着陈姑娘与刘大当家一同往回走,边走边说。

二当家手捂着脸往家走,离家门口不远看见一个人从他屋里跑出,二当家忙问:“谁?”

那个人跑得很快,消失在夜色中。二当家急忙进屋查看。他看见媳妇仰面朝天倒在床上,睡得像猪一样。再看她的衣服已解开了,两个大**露在外面。

她的下身的裤子脫到膝盖,二当家一看这种场面。他知道媳妇让人偷奸了,又一看,白白的床单上留下一大块血迹。他气得打了媳妇一个耳光,媳妇被打醒了。

二当家忙问:“谁来了?”

二夫人被打得晕头转向:“我睡着了,我哪知道谁来了?你不在家了吗?怎么问我?我醉成这样,我都来事了,还不放过我?你他妈不是人,是驴,是畜生。”

二当家背着黒锅,拿起枪向门外跑去,边找边骂道:“是小子你别跑,偷人家媳妇算什么爷们,滚出来,二爷一枪毙了你,出来,不出来不是你爹揍的。”

二当家提着枪找了一会连个人影都沒看见。他气疯了,他决定来找大当家。

刘大当家和王忠回到屋里,大当家酒也沒少喝,他感觉口渴,问王忠:“王

哥口渴吗?咱们喝点茶,我还有上好的茶,沒舍得喝。”

王忠一听说喝茶,他顿时感觉口渴了。于是说道:“有什么好茶?我也有点口渴,反正睡不着,喝杯茶也好,顺便再聊聊。”

刘大当家拿出茶叶:“这是上好的龙井,还是在城里一户当官家里抢来的,

这茶叶好喝,说是能治不少种病,你尝尝好喝送给你一包,别人真舍不得呢。”

刘大当家把茶叶打开,一起泡了两碗。递给王忠一碗,王忠说声:“谢谢。”

就在这时,二当家提着枪跑进来。二当家进屋就说:“大当家不好了,我媳妇,我媳妇...”。

二当家说到这停下了,他看一眼王忠。刘大当家忙问:“你媳妇咋了?是跑了?还是...”

二当家说:“沒跑,这话都说不出口,家门不幸。”二当家说到这哭出了声。

刘大当家又问:“到底出啥事了?你说呀,有啥说不出口的?”

二当家哭着说:“我媳妇让人祸害了,不信你去看,现在还沒穿衣服呢,不知是哪个挨千刀的干的,大哥要给我做主,一定要查出那个人。”

刘大当家一听有人祸害了二当家夫人。他气得一掌打在桌子:“竟然有这种事?我一定查出,你别哭了,回去看看你媳妇,不知你媳妇有沒有生命危险?”

二当家停止了哭声他说:“死倒沒死,可让人没轻祸害,都出血了,让人祸害这样还沒醒,气得我抽她一个耳光,她才醒,不知道她喝多少酒?”

刘大家一听二夫人沒大事,他俏微平静下来。他望着二当家说道:“人沒有危险就好,今后别让她这么贪酒了,这都喝酒惹的祸,不喝酒能吗?明天把山规里再加上一条:女人不许喝酒,回去好好安慰一下你媳妇,等打完这一仗我一定给你查出这个人,让你亲手毙了他,好吗?天都快亮了,明天还有要事去做,你回去吧。”

二当家提着枪离开议事厅,他真是王八钻燥炕即憋气又窝火。先头让王忠一脚踢个狗抢屎,脸上抢坏了,鼻子也摔出了血。回家媳妇还让人给祸害了,你说他怎么这么倒霉?啥事都赶一起了,他如果不去找王忠比武。在家搂老婆睡觉,这些事根本就不能出现。

0

第二十一回白鸽来获得信息 二夫人酒后失身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