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豪侠英雄传>第三十一回妓院里马龙被缚 大厅中出现暗杀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三十一回妓院里马龙被缚 大厅中出现暗杀

小说:豪侠英雄传 作者:独一 更新时间:2020/1/14 21:54:06

刘成说道:“如果她沒找人家,我会娶她的。”

姑娘又说道:“假如那个姑娘因某种原因伦落像我一样,你还愿意娶她吗?”

刘成接着说:“做人得有个良心,不论她伦落到什么地步?我都不嫌弃,因为她是我的救命恩人,如果你就是她,我花多少钱都认可赎。”

姑娘此刻落下两行泪水,刘成沒有看见,赵尚一和六号姑娘看得清楚,姑娘用手拭去泪水,接着说:”算你有良心,我还知道她叫啥。”

刘成不相信地问道:“你咋知道她叫啥?”刘成两只眼睛看着她。

姑娘说:“沒告诉你吗?我会算,那个爱你的姑娘叫崔爱英,对吧?”

刘成一时感到惊奇他又说:“对呀,你果真会算,简直不是人。”

姑娘又问道:“你怎么骂我?不是人,是啥?”

刘成又说道:“我不是骂你,你不是凡人,是神,是仙,你在这里真是屈了才,跟我们走吧。”

姑娘又说:“走到可以,拿钱来,三千现大洋就能赎我,实话告诉你,我就是当年的崔爱英,是我把你从山崖下背回家的,你好好看看我,你偷着跑不要紧,我大病一场,差点沒见阎王爷,后来我被坏人拐卖到这里,我几次想自杀,可是一想到这个世上还有你,我就不想死了,真的想不到能在这里相遇。”

刘成瞪大眼睛观看,不太相信的问:“你就是崔爱英?这是真的吗?你怎么来到这里?”

正在这时外面一声鞭炮响。赵尚一放下筷子,说道:“时间到了,刘队长我们该马上行动了。”

刘成说:“今天就这样,你俩不要动,,事不宜迟,就此一别,来日方长,你等着,我会赎你的。”刘成说完抽出手枪,打开枪机,迅速起身冲向四号房间。

刘成推了几下门沒推开,屋里翠花问:”谁呀?”

刘成说道:“送水的。”

翠花又说道:“来了,来了。”

翠花打开门,两把乌黑的枪口对准了她。翠花吓得吗呀一声坐在地上。桌边的马龙急忙去拿枪,刘成一步穿到马龙身后。枪口顶住他的后脑勺。

刘成说道:”不准动,动一动要你的狗命。

刘成冲赵尚一一使眼色。赵尚一过去把马龙枪拿下,取出子弹,又放在原位。

刘成说:“马翻译官跟我们走一趟,要是配合好饶你一条狗命,不想配合别怪我手狠,听明白了吗?穿上你的鬼子皮,马上走。”

赵尚一给马龙拿过衣服。他穿好说道:“好汉爷我跟您走,别杀我,只要不杀我,我愿配合您。”

刘成冲地上的翠花说:“你起来,待在屋里,不许出屋,不许声张,敢喊敢叫毙了你,走,马大翻译官。”

刘成的枪顶着马龙的后心,手和枪被衣服盖着,赵尚一把枪别在腰里,跟在后边走出翠花楼。

五号六号两个姑娘打开窗户向外看去。见开过来一辆日本军用卡车。他还看见刘成把那个翻译官推进驾驶室里。他和马尚一上了卡车。车上己准备好两套鬼子服装,他俩急忙换上。

卡车转个弯开走了。卡车驾驶室里,李大队长假扮川岛坐在中间。

马龙一上车看见假川岛,当时以为是真的川岛,马龙问道:“川岛大佐我们去哪呀?押我的人是谁?我咋沒见过他。”

假川岛说道:“我们去警查局提审炸仓库的犯人,我的话,明白不?”

马龙说:“明白,我和他们要人,对吧?大佐阁下。”

马龙不敢正视川岛。他也弄不明是真川岛还是假川岛,听声音又像又不像,他为了保命只好听之任之。

卡车一直开到警查局,守门警查过要证件。假川岛用战刀捅马龙软肋一下。

马龙明白说道:“要什么证件,川岛大佐就在车上,你们瞎了眼看不见呀?开门,不开门死拉死拉地。”

一个守门警查过来往车里看,他看见车里坐着的是川鸟,他喊道:“开门。”

大门开了,卡车驶了进去,第一道门过去了。还有第二道门,卡车停在第二道门前。川岛命马龙:“下车去提犯人。”

马龙先跳下车,假川岛后下车。从卡车后面跳下七八个穿鬼子衣服的士兵,跟在川岛身后。

警查一见川岛领人过来,不用说把门打开。

马龙在前,假川岛在后,刘成赵尚一跟在后面进了笫二道门。在往里走就是牢房了,监狱长一见川鸟进来。他首先立正,然后敬礼问好:“川岛大佐晚上好?不知大佐阁下亲自前来有何要事?”

马龙接着说:“提审要犯,快把五号牢门打开。”

监狱长一看马翻译官说话了,他又看了一眼川岛,川岛用日语说道:“快去开门,我要提审炸仓库的要犯。”

监狱长沒听懂川岛说什么,马龙一边翻译:“川岛大佐说快去开门,他要提审炸仓库的要犯,快去开门吧。”

监狱长拿起铄匙走在前面。后面人紧紧跟上,到了五号牢房,监狱长把门打开。马龙在前,川岛在后,川岛用日语说道:“来人,把他带走。”

监狱长说道:“慢,首先出示一下提审证,否则不许带人。”

马龙说:“要什么证?这是川岛大佐,你瞎了眼了?别费话,让开。”

监狱长站在门口,他说道:“川岛说过,谁来带犯人必须有提审证,包括川岛自已来也得拿出证,这年头谁是真的谁是假的?不好说。”监狱长说完鸣笛。

整个监狱警查听见笛声都跑来了。这时卡车已开到牢门口,卡车里剩下的假鬼子都跳下车,每人手里一挺歪把子轻机枪。十几个人端着机枪走进牢房。

监狱长一见有些害怕,他问道:“你们到底是什么人?”

假川岛说道:“和你一样,都是中国人,放不放行?机枪准备。”

监狱长说道:“我看你就不是真川岛,把犯人留下,你们可以走,”监狱长拿出枪说道:“想劫狱沒那么容易,去人把大门锁上,你们看着,不许他们把犯人带走,我去去就回。”狱长说完转身要走,李大队长知道去给鬼子打电话。

他一挥手,一把飞刀飞出正扎在监狱长后心上。监狱长晃两晃倒在地上。

李大队长下令:“快把老王背到车上,阻挡者杀,马翻译官你今晚表现不错,你的任务完成了,你走吧。”

过来两个小伙子背起老王往出就走。

众狱警一见监狱长倒下了,又一看十几挺机的枪口都对准了他们。他们也怕死,谁也不敢阻挡。

李大队长看见老王上了卡车。他又一挥手说道:“同志们撤。”

所有人都退着走出牢房,跳上卡车,卡车启动向外冲去。

警查局一下乱了套,局长听说来了劫狱的。他吓出一身冷汗,他以为是刘大胡人来了。他吓得都尿了裤子,把鞋都穿反了。他只在屋里瞎指挥,不敢出去,他也怕死。他偶然看见电话,来到电话前,拨通后他说:“川岛阁下,来了一伙兵冒冲您把炸仓库要犯救走了,您看怎么办?”

电话另一头说道:“马上给我追回来,不追回死拉死拉地。”

警查局局长杜月昌放下手里电话,他下令:”全体警查上车追捕,快快。”

警查局外面笛声响起。所有警查都跑过来,警查全部出动。局长杜月昌跳上警车,跑在最前面。

川岛那边也在调兵,出动一个大队。川岛亲自率领,他坐在卡车的驾驶室里。

十几辆三轮摩托车跑在最前边,每个三轮车上三个鬼子,一挺机枪。

李大队长一看城门有兵守候,守兵手拿小旗摇摆。李大队长大声说道:”不能停车,冲过去,后边机枪手准备。”

司机来到门前,加大油门,卡车立刻提速。吓得守门鬼子和伪军急忙后退。有一个鬼子沒躲开,车轮从他的双腿压过去。卡车过去,守门鬼子跳上三轮来追。

卡车后边机枪响了,头一辆三轮上鬼子中弹,三轮车灭火。第二辆三轮车沒刹住车,撞在头一辆车上。三轮车侧翻,车上三个鬼子趴在地上。第三辆三轮车此时也追了上来,一边追一边射击。卡车上神枪手赵尚一正在描准开三轮的头部。他想一枪夺命,因为敌我两个车都在晃动。所以很难瞄准,赵尚一虽然号称神枪手。对于动中打法也不一定能百发百中。他瞄了几次不太理想,最后定好了准确点。他扣动,子弹飞出,不偏不倚打在骑三轮鬼子头上。三轮车一下改了方向,翻进路边水沟里。卡车甩掉守门的鬼子和伪军。奔向山路,前面出现三叉路口。有往东,有往西,还有往北去的路。正常走要走往东去的路。往西是去通天寨的路,往东走,小鬼子肯定不会追上来。

李大队长想到这他命令司机:“先往西走一百米,回来再往北走一百米,再回来往东走,明白吗?”

司机点点头说道:“明白了,这叫声东击西吧?”

李大队长笑了,说道:“也算吧,你跟谁学的?你懂兵法?”

司机说:“不懂,是我瞎猜的。”

李大队长又说:“上道后把车灯全关了,预防小鬼子追来。”

司机说道:“我明白。”

小鬼子和警查分两伙追来。警查这一伙追到三叉口停下车。杜局长下车观看,他拿着手电筒往地下照。

看见往北去的车轮压出的印。他上车命令开车的往北追,开车的服从命令。

一踩油门向北追去。

小鬼子车队也追了上来,到三叉路口,川岛命令停车,他拿着手电筒跳下车查看。他看见车印是往西跑的,他转身上车。

川岛命令司机往西追,川岛知道往西是去通天寨方向。他以为是通天寨刘大胡子领人劫的狱,所以他确认往西追是最正确。

李大队长这声东击西打法己见成效。卡车虽然全部关了灯,借着月光还能看清路。开车十分注意,眼睛都不敢眨一下。可以说全神贯注,聚精会神地开着。

小鬼子一气追出好几十里,沒有发现劫狱的车辆,川岛又一次下车观看,他沒有看出一丝新压的车印,他知道上当了,不敢再往前追了,他知道快到刘大胡

子地盘了,他又恨又怕,只好骂了一声回到车上,又命令往回开,全队返回。

警查局这伙也追了好几十里也是沒见到踪影。杜月昌下令停车,他跳下车,拿手电筒又照了一气。

他也沒有发现前边有车驶过。他说道:“明明看车印是往北来的,怎么又沒车印了?不能钻沙呀?这也真怪,人要倒霉喝凉水都塞牙,他妈的八子,气死我也。”

杜月昌找不到劫狱者,他沮丧得很。因为等待他的不知是何等的惩罚?

这么大的事川岛能放过他吗?他心里明白,轻者丢官罢职,重者丢掉性命。他想到这眼前一片漆黑,差点摔倒在地。他喃喃自语:“人在家中坐,祸从天上来,我杜月昌怎么这么倒霉?你小鬼子为什么把要犯送我这来?你抓住枪毙了不就沒事了。杜局长越想越难过,他的副手过来问道:“杜局长追了一个多小时,连影都沒有还见到,我们还追吗?”

杜月昌气冲冲地说:“还追个屁?再追就追到共匪地盘了。我还想多活几天,按原路返回。”杜局长垂头丧气无奈之下只好下令照原路返回。

盘龙山此时已经寂靜下来。山寨的大门前有两个兄弟站岗。他俩都背着枪靠在大门边,寨里的瞭望塔上有人走动。在四处观望,一个黑影出现在大厅门前。

大厅的门里面叉着,黑影用刀把门闩拨开,他回头看了一眼。然后蹑手蹑脚走进去。

大厅里有鼾声,黑影直接奔鼾声的地方走去。越走越近,黑影来到近前举刀便刺。沒想到床上那人一滚身,躲过刺来的尖刀。尖刀扎透床板,黑影沒有拔出尖刀,转身便跑。床上那人喊道:“快来人啊,抓刺客,不能让刺客跑了。“

有人把灯点着,屋是亮了。这时黑影已跑出大厅外边。床上被刺旳人是通天寨二当家。二当家从枕下抽出枪追了下去。二当家边跑边喊:“你往哪跑?你站下,不站下我要开枪了。”

黑影仍然狂奔,沒有停下。他从怀里抽出手枪跑到一棵大树后,准备射击。

二当家这么一喊,喊来不少人。各个都拿着枪跟二当家追上来,青龙也听见了,他也追了上来。

二当家追了一气不见了黑影。他手端着枪说道:“你出来吧,我看见你了,你想跑沒那么容易,我和你沒冤沒仇你为啥要杀我?不是我发现得早,就死在你手里,你是小子站出来,给二爷磕两个头,二爷心一软也许饶了你,出来吧,别躲了,也别藏了,我看见你了。”

大树后的蒙面人真以为看见了他。他举起枪一连打了几发子弹,打完又跑。

二当家左肩上中了一枪,他趴在地上还击。一边打一边骂:“兔崽子你玩真的,还敢下死手?二爷还怕你不成?”

靑龙,王烈,王忠追了上来,二当家站起身又说道:“他又跑了,快追。”

刘大当家听见枪声,他急忙起身。提着双枪朝枪响的地方跑来。

他很快跑到二当家跟前急忙问道:“咋回事?谁打枪?”

二当家感觉肩膀很疼。他用手去摸感觉粘糊糊,借着月光一看见是血,他方知自已肩头受了枪伤。

刘大当家也看见了,他问道:“你受伤了?”

二当家说道:“沒事,受点小伤。”

青龙和二王追上去了,要论轻功。满山寨沒有超过二王的。

青龙被拋下很远,二王一前一后紧紧追赶。

蒙面人回头一看见两个人追上。他一着急脚绊一块大石头上,他来个狗抢屎。

他刚要起来,一只大手按住了他。他拿枪要打,来人一脚踢飞他手中枪。

后面人上来狠狠踢了蒙面人一脚。蒙面人叫了一声说道:“敢敢敢踢我?”二王一听声音就知道是谁了。

王忠说:“这个刺客咱别管了,交给青龙处理吧。”

说青龙,青龙已到,王烈说:“青龙大当家,你看看他是谁吧?”

青龙上前扯下蒙面人青纱。青龙仔细一看惊呀地问道:“怎么是你?白虎兄弟你这是玩的哪出?你尽敢行刺通天寨二当家,你不想活了?你这是为了啥呀?他才来几天?怎么得罪你了?你给我说说。”

刘大当家和二当家也赶了过来。大当家和二当家一见是他,他俩的心里全明白了。

刘大当家说道:“我当是谁呢,原来是二当家想杀二当家?都是自己人这是何必呢?算了吧,二当家也沒咋地,只是受点轻伤,都回吧,青龙兄弟你也别太责怪他了,他和他也沒多大冤仇,只是一时冲动,明天让二当家给二当家陪个礼道个歉就算了,都回吧,忙一天了都很累,回去休息吧,白虎兄弟你也别多想,这事就这样算了,二当家也不会再怪你了。”

靑龙说道:“刘大当家宽洪大量,安规矩你该枪毙,你知道吗?让你陪礼道歉都是轻的,你自己掂量着办吧,你先回去,听候处理,这事不算完,这要传出去我青龙还怎么做人?”

二当家一句话未说,他气得脸色铁青。浑身发抖,他真想给他两枪。

不是看两位大当家的面子,二当家不会轻饶了他。这是小事吗?这也叫暗杀。

虽然未遂,说明他的动机极其恶毒。

青龙过来说道:“二当家你放心,虽然他是我的表弟,我不能袒护他,必须给你个说法,明天我给你压惊,有什么憋屈话跟我说说,要是拿我当兄弟,我们拉拉手。”青龙说完伸出手,二当家把枪插进怀里,也伸出了手,两个人手紧紧握在一起。

青龙感觉二当家手里发粘。青龙松开手后,他仔细看了一下他自己的手,见是红的,便问道:“你受伤了?伤在哪里?是不是白虎干的?”

二当家说:“是受点轻伤,伤在左肩上,不要紧,离心还远着呢,不是他还是谁?他太狠了,他杀了我,就想覇占我老婆。”二当家说到眼泪都流下来了。

青龙说:“真的吗?他想霸占你老婆?这也太不像话了,我不毙了你就是你儿子。”青龙说完就去掏枪。

刘大当家突然出手,他上前一把抢下青龙手里枪说道:“这是何必?白虎固然有错,可他不至死呀,他毕竟是盘龙山二当家,也是你的亲表弟,得饶人处且饶人,给我点面子,先回去,今晚火都很大,明天消消火再说也不迟。”

青龙又说道:“大哥的面子兄弟得给,我说呢,无冤无仇跑去杀什么人?原

来这里还有这花花事,你就那么骚?你就那么痒?那么难受?看见人家老婆就想霸占,你真是色胆包天,还动了杀人的念头?你还是人吗?简直禽兽不如,我恨不得把你骚玩硬废了,让你一辈别想再找女人,给我枪,我一枪给他那臊东西打碎了。”

白虎说:“大哥,别别别废了我,我错了,下下下次再也不敢了,饶了我吧,我给你磕磕磕头。”白虎爬过来给青龙磕头,青龙上去一脚把白虎踢出一丈多远,白虎摔得吗呀吗呀直叫。

二当家一阵巨烈疼痛袭来,他一下倒在地上昏迷过去,刘大当家一见二当家倒下,他急忙过来扶起,喊道:”二当家你醒醒,来人,背二当家回屋里。”

王烈过来背起二当家往回便跑,所有人都跟了回来。

青龙临走时留下一句话:”二当家要有三长两短,你白虎死定了。”

白虎从地上爬起,他看见所有人都离他而去,他也跟了回来。

他也不知道二当家伤得怎样,更不知有沒有生命危险。

他想到如果二当家真的死了,青龙不但不放过他,刘大当家也不会就此罢休。

我必死无异,想到此他想跑,可是又舍不得二夫人。他边走边想,最后决定去找二夫人,和她一起跑。

白虎来到二夫人住处,他先敲几下门。然后喊道:“二夫人,你出来一下,二当家受伤了。”

二夫人听见喊声,她起来开门。见是白虎,她出去把门关上问道:“这么晚来干啥?你真不怕二当家看见?”

白虎说“他他他受伤了,是我我我用枪枪...”

白虎说到这,二夫人急了她抢过去说道:“别枪枪了,快说他伤成啥样?他能不能死呀?”

白虎又说:“看看样子很重,死不不死不不不好说。”

二夫人又问道:“那你咋不跑呀?他死了刘大当家能放过你吗?”

白虎又说道:“跟我我一起跑吧,我我是来来接你的,你马马马上回去收拾一下,在马棚边等等等我,我回回去拿东西,就就这样决定了。”白虎说完转身跑去,二夫人发一气愣。她把牙一咬,脱口说出:“跑就跑,不跑也好不了。”

二夫人返回屋,她看了看里边的人都睡着了。她穿好衣服,拿起早已准备好的包袱轻轻走出房门。

大厅里,大伙在抢救二当家。二当家从昏迷中醒来,可是他肩里的子弹需要取出。在座的沒有会取的,怎么办?刘大当家忽然想起山野,他说道:“王烈兄弟快去请山野,和他说明白,就说二当家受了枪伤,需要取子弹”

王烈答应一声,急忙跑出去。

白虎回到住处,急忙把床底下那个箱子搬出。

找出一块白布铺在床上,他把箱子打开,先把里边值钱东西都倒在布单上,然后便扔掉箱子,用布单包好系在腰上。

又拿出不少子弹放进怀里,白虎这才离他住多年的小屋。白虎来到马棚,见马棚里沒人。他找到自已常骑的马,他把自已马拉出。把马鞍放在马背上,大肚二肚都系好。他先往外面看了看,然后把马拉出。

二夫人蹲在马棚边撒尿,她有个毛病。越害怕越要撤尿,她看见二当家白虎牵马出来。

她站起小声说:“二当家我在这呢。”

白虎看见二夫人他小声说:“快过来。”

二夫人走过来,二当家把二夫人抱上马背,他说道:“你你你坐好,我去去让把门打开,你你装有病,明明白吗?”

二当家说完他牵马来到大门前,守门过来一见是二当家,忙问:“二当家这么晚出去干啥?”

白虎说道:“她她她病了,是是是外病,到山下找大神看看,快把门打开。”

0

第三十一回妓院里马龙被缚 大厅中出现暗杀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