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历史架空>蜀山炮祖>第四章 炮台山上斗恶匪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四章 炮台山上斗恶匪

小说:蜀山炮祖 作者:源源 更新时间:2019/11/8 10:22:48

郭夫人上了岸,清点了人数,一个不少,唯有大儿子郭怀三没有过江,她脸色惨白,却又无能为力,自己手无缚鸡之力,有勇气救儿子却提不起枪。

郭怀五横着枪跪在地上:“娘!让儿子过江去救大哥。”

郭怀四提着铜锤扑通一声也跪下:“大娘!我也去!咱不能丢下大哥不管。”

“都起来吧,你大哥吉人自有天相,就是回不来了,为娘也不能让你们过去,收拾行装,立即上山,不能再等了。”

郭夫人虽是女流之辈,却也识大体,知道事情轻重,如果等下去,几十口人会全部死在姚世仁的手中,那她就对不起丈夫,也对不起郭家的列祖列宗了。

“大姐!你带她们上山,我一人过江去看看。”二娘担心郭怀三凶多吉少。

“去吧!如果打不过就回来,别恋战,咱家不能再损失人马了。”郭夫人暗自流泪,伤心欲绝,她猜想大儿子已经死在姚世仁的刀下。但是她又不能大声哭泣,她是夫人,一家之主,她必须硬撑着。所以,说话的语气缓和了许多,没有了惜日的霸道。

二娘独自一人摇着一条小船往江对面划去,船在江心,她听到了土匪的叫声,却没有听到郭怀三的声音,她拼命摇着橹,很快到了江边,她听到姚世仁在开怀大笑,土匪跟着狂笑不已。

“死了!三小子跳河自尽了。”

“肯定被龙王招为驸马爷了。”

“沱江边上的男人谁不会游泳?还是弄条船来去江心看看,别让他逃了,咱们不能给他活路。”

“都回吧!郭家三小子不会游泳,这一点我知道,他是个怕水的家伙,就是一个旱鸭子。”

姚世仁十分得意自豪。他能在江底潜水半天不用上水面换气,是真正的水中王,水鬼见了他也要让他三分。

二娘听到姚世仁的话,不敢靠近岸边,她在水中打不过姚世仁,只好掉转船头,往炮台山方向划去,她必须尽快摆脱姚世仁,否则一家子全要死在炮台山下。

郭夫人看到二娘一人急匆匆的跑回来,心知不好,张口便问:“郭怀三呢?”

“对不起,大姐,我去晚了,郭怀三跳江自尽了。”二娘不想隐瞒事情真相,她性格粗旷,有话直说。

郭夫人眼前一黑,往后一仰,倒在山坡上,郭怀五急忙扶起郭夫人,大叫:“娘!你可别吓我。”

“背着她快走,她这是气急攻心,晕倒了,一会儿就会醒来。”二娘不懂医,只能凭着打仗的经验当机立断,逃命要紧。

郭怀五背着娘亲往山上跑去,别看他只有十三岁,可是力气很大,犹如行走在平地一样。

郭怀四在后面紧跟着,他天生神力,可是太胖,爬山就显得吃力,手中的一对铜锤成了负担。

郭夫人在儿子的背上抖来颠去,行到半山腰,她醒了:“放下我!我能走。”她失去了一个儿子,不想连累小儿子。

“娘!你身体弱,儿子背你过山,你看这炮台山巍峨森森,陡峻难行,儿子背你过去。”

“快放下我,我现在是一家之主,责任重大,我要看看大家,不能撂下一人。”

郭夫人靠在古树下,看着一个个女人从眼前走过,这才跟在后面往山顶上爬去,她现在必须坚强起来,带着她们去汉中。

凉悠悠的山风吹拂着古树野草,太阳升起,却暧和不了郭夫人的心,她的心还是凉凉的。

她看到山下有一队人马正在往炮台山上奔来,她开始着急起来,一群女人哪是土匪的对手,看来今天难逃一死。

“郭怀五!你带五个男人在后面掩护,我们翻过炮台山后,你才能撤走。”郭夫人很心痛,可是没有办法,自己不让儿子断后,难不成让女人断后?那不是郭家的家风。

“是!孩儿定当拦住土匪,不让娘失望。”

“郭怀四!你带人先走,别管身后事。”

“大娘!我是男—男—人,不能先走,你和三娘她们先走,我和五弟掩护你们。”郭怀四是二娘所生,与郭怀五是同父异母的兄弟,但是,郭怀四生性老实,与二娘一样直率,就是说话迟钝,显得有点傻。

“都别争了,现在情况紧急,要死也是为娘先死,轮不到你们,让郭家的男人先走,不能让郭家绝了后。”二娘挺起枪说道。

“那就依二娘之言,让郭家的小男人先走,大男人留下,你们两个是大男人,必须留下。”郭夫人看着郭怀四和郭怀五,其实他们都只有十三岁,郭怀四比郭怀五只大两个月。

“都给老子站住,想跑吗?留下头来。”姚世仁在山下大吼起来。

二娘大枪一挺,向山坡下冲去,她要为家人争取时间。

姚世仁纵声狂笑;“单枪匹马也想挡住大爷的路?做你的春秋大梦去吧。”

姚世仁挥刀迎上,砍向二娘的双脚,二娘舞着枪与姚世仁大战起来,二十回合不分胜负。

“冲上去!砍了山上的男人,女人都留下。”姚世仁发着命令,越战越勇。

土匪狂笑着往山上奔去,眼里全是罪恶与邪气,犹如一群野狼一样。

二娘被姚世仁缠的无法脱身,心中着急,不禁怒骂不止。

姚世仁与几个悍匪围着她猛攻,想一举擒下她作人质,逼迫郭夫人率众投降。

郭怀四与郭怀五眼见二娘被围,不禁生气,二人挥着铜锤与铁枪直奔山坡下的土匪。

土匪欺他们年少无知,不把他们放在心上,提着刀枪大笑不已:“乖儿子!放下锤子!趴在地上叫我们一声爷爷,爷爷允许你们自尽,不然将死的很难看。”

郭怀四性格直爽,气的脸都绿了,说话更吃力,提着铜锤大骂:“看—看—看老子的锤子—锤—锤—锤—死你。”

土匪哈哈大笑:“傻儿!你那锤子和老子身上的锤子差不多,杀女人还行,杀男人就是豆腐。”

嘲笑的声音荡在山坡上,土匪笑的前仰后合,有的站在古树下打着哈欠,他们也累了一夜,很想找个地方躺一躺。

郭怀四大怒,提着八十斤重的铁锤直奔古树下的土匪,一锤砸在一个土匪的头上,土匪脑浆四溅,变成了一堆肉泥。

一群土匪大惊失色,急忙围了上去,把郭怀四包围在坡上,郭怀四大喝几声,又砸死几个土匪。

土匪哪里经得住铜锤的猛砸,纷纷避开,稍走慢一点,便被砸成肉浆。

土匪哄的一声闪开身,拉弓发箭。郭怀四铜锤太重,挥起来十分费力,顿时失去优势,手忙脚乱,差点中箭。

郭怀五见兄长危急,提着长枪杀了过去,他挑开长箭,掩护郭怀四躲在古树后面,郭怀四脱离危险,对郭怀五竖起大拇指,他虽然力大无穷,却没有打斗经验,人胖行动慢,适宜平原打斗,在山坡上如青蛙一样转来跳去,累的半死,优势全无。

可是,土匪被他的铜锤砸怕了,不敢硬攻,于是绕过二人,住山顶冲去,

郭怀四、郭怀五只好冲出古树,杀向土匪,但是土匪不下二百人,二人哪能挡的住?眼睁睁的看着土匪住山上冲去。

二娘奋力杀开一条血路与郭怀四兄弟汇聚在一起,拼死挡在土匪的前面,可是,姚世仁下令部下用火枪猛攻,三人渐渐不支,多处被火烧伤,危险万分。

“你们快走,保护家人要紧,我掩护你们。”二娘知道拼命的时候到了,她要牺牲自己保全两个儿子。不然对不起死去的男人。

“我们不走,要死一起死。”

“傻儿!快走!记得把老娘葬入祖坟,每年的清明给老娘上一柱香,老娘就知足了。”二娘是小妾,按郭家祖上规定,小妾不能葬入祖地,二娘是安南人,远离娘家,回不了安南,她只希望能与丈夫埋在一起。

“别说丧气话,儿子的铜锤不是吃素的。”

“我的长枪也是一把毒蛇,来多少咬死多少”

二人不听二娘的话,挡在土匪的前面不退一步,土匪眼见三人受伤,攻势更猛,手中的火枪不停的发射烟火,迷惑三人的眼睛,三人的战斗力锐减。

南宋末年,火器已经用于军队作战,南宋军队大多装备了火器,把火枪绑在长枪上,点火发射。

虽然火枪不能发射子弹,可是发射的烟火足以烧伤敌人的眼睛、衣裳,让敌人失去战斗力,然后再一阵冲杀,砍倒敌人。

二娘被火器所伤,手中的长枪慢了许多,失去了进攻优势,再打下去只有战死炮台山上。

看到郭夫人带着家人已经翻过炮台山,二娘对着山上笑了,她知道最后的时刻到了,今天就与土匪拼到底。

姚世仁见三人伤痕累累,站在树下喘气,不禁狂笑道:“兄弟们!杀!杀了他们,赏银五两。”

这话比什么都管用,一个个土匪争先恐后,提着长枪大刀往二娘杀去。

上百的土匪围着二娘,二娘左冲右突,却无法脱身,郭怀四、郭怀五被土匪分割包围,三人孤军无援,看样子撑不了一顿饭的功夫。

姚世仁摸了摸下巴,一切都在他的掌控之中,杀了这三人,其她的女流之辈就会趴在他脚下,跪舔他的脚丫,以求活命,到时候抢到宝物,造出世上最好的武器,大哥就可以天下无敌了,那时候既不怕鞑靼人,也不怕朝庭。姚家将天下无敌,称雄四川、雄霸天下。

姚世仁想着心事,看着手下痛打落水狗,心中很是爽快,听到三人一声声的惨叫声,他的心越发舒畅,站在树下伸了伸懒腰,脸上露出胜利者的微笑。

十几把长枪一齐剌向二娘,二娘拼尽全力挑开身前的刀枪,却听到背后破空的声音,二娘双手有伤,抽枪回防已经晚了,想低头躲过也不行,土匪已经剌向她背后的上中下三路,二娘心中一凉,老娘征战一生,今天要死在土匪的枪下,真是憋屈。可是又有什么办法呢?这就是命吧,那只好认了,不过死也要再拉几个陪葬。

二娘不顾背后的刀枪了,挺着枪往前猛刺,来了个鱼死网破。

就在土匪的长枪剌向二娘后背之时,一个人影从一颗大树上跳了下来,挥起双刀杀向二娘背后的土匪,几声惨叫,十几个土匪倒在地上。

二娘虎口脱身,却也惊出一身冷汗,回头看到披头散发的郭怀三正握着双刀大砍大杀,土匪遭到突然袭击,顿时伤亡数十人,惊的姚世人目瞪口呆。

这个瓜娃子不是跳进沱江自杀了吗?怎么会死而复生?难道他现在是鬼,找自己讨命来了。

姚世仁也很迷信,很怕鬼,立即怔在树下张大了嘴。

土匪看到郭怀三披头散发,满脸是血,挥刀乱砍,无人能敌,心中同样十分害怕,他不是死了吗?真是见鬼了,他不会真的是鬼吧。

胆小的土匪忍不住大叫起来:“鬼啊!鬼啊。”

有人扔下刀枪就跑,有人躲在树下发抖,土匪停止了攻击,乱作一团,只想保命。

二娘趁着机会连刺十个土匪,郭怀四、郭怀五勇气倍增,砸死十几个土匪,土匪慌了,扔下枪就往山下跑。

姚世仁大怒,大声呵斥,可是不管用。土匪失去了斗志,哪管姚世仁的叫声,姚世仁看到手下全部往山下跑,他一人不敢上山,他的武功与郭怀三在伯仲之间,二人曾多次比武,难分高下,只是他的力气比郭怀三大,那是他正值青年,而郭怀三才十五岁。他相信再过几年,他决对不是郭怀三的对手,所以,必须尽早杀掉郭怀三,永绝后患。

心有余而力不足,姚世仁无可奈何,只好跟着部下往山下跑去,他怕落了单,被郭怀三兄弟追杀。

他瞪了一眼郭怀三,气愤愤的转身离去,他要再整人马杀个回马枪,不达目的决不罢休。

1

第四章 炮台山上斗恶匪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