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历史架空>蜀山炮祖>第六章 凤凰山巧设伏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六章 凤凰山巧设伏

小说:蜀山炮祖 作者:源源 更新时间:2019/11/10 14:52:57

两天后,应该是交货的日子,小镇跟往常一样平静,初升的太阳红红似火,干燥爆烈不带一点水汽,空气有点沉闷,郭怀三让二娘带着大家收拾行装,立即出发。

这时,客栈的小二送来一封信,郭怀三顺手揣在怀里,看着二娘骑着马带着家人出了大院。郭怀三这才慢慢的跟在队伍的后面往前行走。

一行人走出了小镇,望着川北进发,突然听到后面响起了车轮声,铁匠铺胡老板骑着马飞奔而来,后面跟着一辆马车,掀起一股股尘烟。

“郭公子,你的货。”声音又大又急,拖着长长的地方口音。

“不要了,你留着吧,就当是送给你。”郭怀三拍马就走。

“那怎么行呢!我是小本经营,你不要货我就亏了,拿什么给伙计发薪水?你想让我的铁匠铺倒闭吗?”

“我当初订货时想的不周全,你看我一家人全是妇女儿童,哪里有人手搬货,你要是还想继续做这笔买卖,就好人做到底,帮我把货送到三十里外的凤凰山上,一手交钱,一手交货。”

郭怀三指了指长长的队伍和前面的山峰,队伍全是女人小孩,行动迟缓,还夹着小孩的哭声。简直就像一群讨饭的乞丐,哪像大户人家。

“当初你可没有说要我送货到山上,我给你送到镇外已经够意思了,你这人真是明堂多,耍滑头,不想要货也行,三倍赔偿,现在就给银子。”

“我凭什么给你银子?我订货了吗?你有证据吗?”郭怀三板着脸有点生气。

铁匠铺老板怔了怔,当初确实没有签合同,郭家小子确实能反悔,把官司打到镇里,县衙,也不会有结果。

“你别狡赖,你还交了十两白银作订金,那是板上钉钉子,一钉一孔,你抵赖不了,不想收货就别想走出小镇。”

“让你送到三十里外的凤凰山上,你又不愿意,你这人真是不想赚钱,自己砸自己的招牌,不能怨我呀。”

胡老板脸带怒容,真想撕烂郭怀三的嘴,但是他又忍住了,姚世仁叮嘱他,只要把货交到郭怀三的手上就算完成任务,事后将有重赏,完不任务就砸了他的铁匠铺,胡老板只好陪起笑脸:“你看这样行吗,我少收一半的银子,你把货带走,你总不能看着我血本无归嘛。”

“要送就送呗,不送我现在就走人啰。”

郭怀三掉转马头就走,嘴里还轻轻的哼起了小调,显得十分悠闲自在,根本不在乎车上的货,可有可无一样,其实他很需要这批武器,只有把郭家的人武装起来才能变被动为主动。

他现在却不能收货,几十只硬弩,五百支长箭,姚世仁肯定买通了当地县衙,说不定大量的官差早就埋伏在附近的田野里或者民房下,一旦被抓个正着,私购大量的武器,那就是造反,要砍头的。

“好!我送,我送到凤凰山上,咱们现在一起走吧。”

“不行!一个时辰之后你才能出发,不然免谈。”郭怀三语气坚决,不容商量。

胡老板有点为难了,姚世仁让他最好在镇里交货,当众查获,定郭家一个私造武器,带人造反的罪名,现在郭家不取货,而且出了小镇,这货怕是交不脱手了,埋伏在田野里的衙役公差肯定会扑个空,事后一定会找他麻烦,他的铁匠铺只有关门倒闭,一家人有可能蹲大狱。想来想去,他只好答应郭怀三的条件,先稳住他,别让郭家人跑远了,然后再去找姚世仁商量。

“我好人做到底,帮你送到山上,不过这货有点重,我要回去带十个伙计,让他们搬上山去,你就在凤凰山上等吧。”

“好!一言为定!本少爷就在凤凰山上等你,少一支箭也不行。”郭怀三打马就走。

胡老板心中无底,犹如十五个吊桶打水,七上八落,极为不安。打马往镇里跑去,他必须尽快找到姚世仁,正在焦急之时,迎头撞在一匹快马上。他正想发作,怒骂来人不长眼睛,谁知来人正是姚世仁。

姚世仁破口大骂:“狗奴才,成事不足,败事有余,老子都看见了,回头再收拾你个狗家伙。”

“姚公子息怒,事情还有回旋的余地,郭怀三让我把箭送到凤凰山上,小的已经答应下来了,正想回去请公子定夺。”

姚世仁一听,突然哈哈大笑,心想,和本公子玩心眼,你还嫩了点,你逃出小镇,老子还省下几百两银子。

原来,姚世仁与县令勾结,让铁匠铺老板送武器作诱饵,事成之后,送县令五百两银子,事情不成,银子也就省下了,留着给手下兄弟打酒喝。

那凤凰山离小镇不过三十里,荒无人烟,正好一网打尽,看你郭家几十个杂种往哪儿逃?想逃出老子的手心,哼!

姚世仁打马出了小镇,正好遇上县衙的一百多个衙役与壮丁,县尉和捕头提着水火棍站在大马路中间,揉着眼睛,打着哈欠,一身疲倦。

“两位大人辛苦了,姚某有要事在身,不陪二位了,改日请二位喝酒。”姚世仁拱起双手,陪着笑脸。

“姚公子这是耍我们呢,郭家人全是女人,能私造武器?你哄三岁小孩呀,把我们当傻儿?让我们在野地里听那青蛙呱呱的叫,我们是粗人又不懂欣赏歌曲,吵的一夜不曾合眼,你就这样走了,我手下的兄弟可不服。”

县尉不想空着手回去,原以为能抓到犯人,可以敲诈一笔钱财,谁知落了空,心中极不好受闷的慌,正想找人出气。

姚世仁仗着堂兄的势力,不把两个小官放在眼里,“请武县尉让开一条路,姚某办完事情后,再请大人喝酒,那郭怀三私造武器,已是事实,一会儿就有证据,等抓到他们,我定当重谢各位。”

姚世仁既奸诈又爱钱,一个县尉也想敲他竹杠,简直是反了想日天了。

武县尉却没有挪动一步,一百多衙役全部站在马路上,有的还坐在路边的树下睡觉,他们的薪水少,靠的是出公差挣外快,不拿几文钱,甩手走人,一家人喝空气不成?

姚世仁气得吹胡子瞪眼睛。今天不出点血还真过不了这一关,他纵有天大的本事也不敢打官差。

姚世仁只好让手下拿出五十两白银给武县尉,武县尉瞄了一眼,一个捕快接过银子,在手上抛了抛,脸却冰冷如霜,没有移开一步。

姚世仁只好又让手下又拿出一百两银子,武县尉这才吆喝了一声,走啰!他妈的这种活劳神又费力,不如抱着婆娘睡舒服。

姚世仁气得脸色铁青,从来没有人敢这样敲诈他,简直是从老虎嘴里抢食,以后找个把柄非得剥了武县尉的皮,再想法削了县令的乌纱帽,以出胸中的恶气。

姚世仁耽误了一个时辰,心中及为恼火,命令铁匠铺老板带着货物往凤凰山上追去,让他先稳住郭怀三,他再想办法偷袭,一举拿下郭家人马。

来到凤凰山下,姚世仁选了十个精壮的兄弟扮成铁匠铺伙计,扛着弓弩与长箭往山上爬去,他则带着人扮着客商从两侧的山坡上爬去,想来个出其不意,一击成功,姚世仁这一招还真的损,兵者诡道也,出奇制胜才是上策,强攻硬打那是匹夫所为,想做大事必须要有勇有谋。

胡老板领着伙计爬到半山腰,腿脚发软,再也不想往上爬去,凤凰山高耸入云,悬崖峭壁,十分难走,看着就害怕,脚下的小路弯弯曲曲,稍不注意就会滑入山下,不死也会断手断脚。

“郭怀三!我们给你送货来了,快下来取。”一个伙计高声大叫,他也累的拖不动腿了。

伙计连叫几声,没有人应答,胡老板只好领着伙计往上走,他现在是骑虎难下,不得不上去。

十一个人扛着东西,喘着气,累的满头大汗,心中十分愤怒,等会儿抓到郭怀三,一定要把他碎死万段。

“郭怀三,你个小杂种,再不下来取货,我们就把货扔到山谷里走了。”

山上静悄悄的没有人声,一群飞鸟在树林中飞窜,偶尔还蹦出一条毒蛇,惊的伙计失魂落魄,差点跌入崖底。

胡老板与伙计被吓的心惊肉跳,这凤凰山真他妈的邪门,比云顶山稍矮一点,但是没有人烟,没有人烟意味着有野兽有毒蛇有毒虫,只要被毒虫咬上,不死也要脱层皮。

南宋的医学不像现代这样发达,没有人不怕毒蛇毒虫的。

伙计们走到一片稍稍平缓的山坡上歇了下来,此时正是中午,太阳高高的悬在头顶,人渴脚软,不歇会儿真他妈的走不动了。

伙计们东倒西歪,喘着粗气,只等郭怀三下来收货,到时候突然发难,乱刀砍死郭怀三,此行的目的也就达到了。

胡老板混迹江湖,把生意作的红红火火,为人极为狡猾而有心计,只是他被姚世仁算计了,又不得不听从姚世仁的安排,这几天气的他吹胡子瞪眼睛,恨不能咬姚世仁一口,只是他有那个心却没有那个胆,只能乖乖的服从。

此时正是中午,伙计们躺在缓坡上,光秃秃的没有一点遮拦,如果郭怀三在附近埋伏,那他们就是找死。

“起来!都起来,此地不可久留,想休息到那边树下,或找个石头倚靠,别他妈的躺在这儿等死。”

“胡老板,你懂个球,这片缓坡上下十几丈宽,没有树没有野草,埋伏在哪?哪儿能埋伏人马?嘛比的,滚一边去,老子要躺一会儿。”土匪小头目哪会把胡老板放在眼里,几个土匪跟着起哄,然后一阵哈哈大笑,一脸不屑。哼,有点钱就了不起呀,想充大哥,指挥我们。

胡老板不敢出声了,他担心惹火了他们,会砸他的店,绑架他的家人,土匪什么坏事做不出来?胡老板暗自叹息,不作死就不会死,土匪是自己找死,他也管不了,只好独自一人走向一边。

就在此时,山坡上突然滚下数十颗圆圆的上百斤重的大石头,轰隆轰隆,声震山坡,惊的伙计目瞪口呆,十个伙计翻身爬起来就跑,可是晚了,乱石已经滚下,辗在伙计的身上,几声惨叫在坡上响起,十个伙计无一逃脱,全部被砸伤。

土匪惊慌失措,挣扎着往山坡下滚。

郭怀三从山上跑了下来,挥起双刀,三下五除二,轻轻松松的削了十个伙计的头。

郭怀三袭击成功,郭怀四和郭怀五带着五个壮汉从树后走了出来,他们撬开木箱,看到三十张斩新的强弩和弓,郭怀三试了试强度,做的还真好,都是按他的图纸打造制作的,一弩能发八支短箭,能击杀五十步外的敌人。

这种弩也只有他能设计出来,轻巧灵活,适合女人使用,至少可以防身,危险时刻可以自保,郭怀三十分满意,总算有了武器。

郭怀三吹了一声口哨,二娘带着一群女人跑下来,喜笑颜开,各自选取自己的弓或弩,女人收好箭,往山上奔去,瞬间就消失在树林里,好像这儿没有发生过一场惊心动魄的击杀。

姚世仁带着人从两侧包抄而上,很快到了凤凰山的山腰,他看不到正面山路上的伙计。

没有动静,肯定袭击成功了,那就直接上山收拾那群女人,费不了多大的劲,今晚就在山上欣赏欣儿那美妙的身姿,让兄弟们解解乏,乐呵乐呵。

他的堂弟姚世贵则带着五十个火枪手从另一边上山,姚世贵是姚世愧的亲兄弟,他的亲哥哥被二娘在沱江边击杀,他一心要报仇,想亲手血刃郭怀三,然后杀光郭家的男人,慢慢修理郭家的女人。

二人从两侧分兵合击,行动很快,他们当中很多人曾是云顶山上的土匪,被姚世安收降后并没有被砍头,反而成了姚世仁的家丁,个个凶恶,杀人如麻。

姚世仁养着一群土匪,打压淮州城及周边的富商和地主,强占民田民女,家中富可敌国,成了淮州最大的土豪,就连郭家那样的名门望族也没有逃脱他的魔爪。当地百姓更是苦不堪言了。

姚世仁一路观察,没有见到十个伙计,心中有点疑惑,不过他不担心,几十个女人拖儿带崽,能跑多远?一定还在山顶上,本少爷就包围这座山,困死你们。

姚世仁虽然多疑,但是,他不怕郭怀三,所以放心大胆的往山上爬去,而且他们装扮成过往客商,应当不会被郭怀三发觉,这凤凰山是大宋的山,又不是郭家的私产,他没有胆量拦截行人。

郭夫人带着一群女人趴在土垒里,看到山腰上的行人,心中十分好奇,这么热的天还有那么多的客商路过,商人为了钱四处奔走,不怕苦不怕累,不容易。身边还有点水,到时分给他们一些。

三娘趴在郭夫人身边:“大姐,既然是商人,那咱们就继续休息,等郭怀三上来了一起赶路,”

“三妹说的是,传令下去,好好休息,”

一群小孩挣脱大人,跑到山顶摘取野花野果,看到一群人往山上走来,心中很好奇,不禁大声问道:“你们要去哪儿?咱们一起结伴同行好吗?”

“我们是淮州的商人,要去洛阳。”

“一群臭屁孩问那么多干嘛?给老子滚蛋。”

小孩挨了骂,心中不服,捡起地上的石扔了下去:“你们是恶人是土匪,不许上来。”

“我们是生意人,路过,路过,别大声叫嚷!坏我们的名声。”

“生意人有这么凶吗?淮州城的生意人很和气,卖糖!卖花衣服,你们卖什么?那么凶恶,就是坏人,不许上来。”一群小孩子站在山顶怒骂。

“欣儿!叫你看管好孩子,怎么跑到外面去了?还不叫他们进土垒里来?让那些人上山,放他们过去,别是非不分,冤柱了好人。”

郭夫人大家闺秀出身,很注重家风与名声,她不能让郭家的小孩在外面丢脸,说他们没有家教。

姚世仁担心被郭家人识破真容,下令所有人马加速前进,冲上山顶,捉拿郭夫人,只要抓住郭夫人,郭家就会群龙无首,只能俯首听命,乖乖的交出图纸,姚家得到图纸,将雄风大振,称霸淮州,一旦有机会,就可以和南宋分庭抗礼,

几十个土匪丢下身上的包袱,露出真容,抽出身后的大刀,大声呐喊冲向郭夫人。

“杀!杀!杀!”

小孩看到刀枪,纷纷往土垒里跑,郭夫人与三娘忙着双手接住孩子,把他们往土垒里扔,只要进了土垒,一时半会儿,土匪也奈何不了她们,

可是,土匪的身手太快,没有给郭夫人抢救孩子的机会,姚世仁带着土匪冲上了山顶,脸露凶相,杀气盈满双眼。

一个个土匪嘴角流出口水,如饿狼一样盯着土垒里的女人。

5

第六章 凤凰山巧设伏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