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历史架空>蜀山炮祖>第十章 身陷兴元府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十章 身陷兴元府

小说:蜀山炮祖 作者:源源 更新时间:2019/11/14 12:37:55

是夜,明月高挂,微风徐徐,月光从房顶透进寒室,一床破旧的床上躺着一个虚弱的女人,她看起来比以前老了十岁,她真的想不明白,昔日忠心为国的大哥竟然要投降,甘当元太宗窝阔台的奴才。

“娘!你醒了,你都昏迷一个时辰了。”郭怀三守在娘亲的身边。

“我这是在哪?”郭夫人从床上坐了起来。

“这是太守府,我们住在舅舅的家里,不过被人监视着。”

“别叫他舅舅,他不配,他和元军刘黑马私下勾结,出卖大宋山河,咱们跟他一刀两断。”

郭夫人望着窗外,深邃的眼睛满含凄凉。她有不舍,她有不安,她也有不甘。

“我不叫他舅舅,他能放我们出府吗?我不能看到娘亲在府中受辱。”

“娘从小住在四川成都府,喜爱朱子礼学,深知做人要讲忠义。咱大宋虽然腐败不堪,可是,咱们是大宋的子民,不能屈服于刘黑马,不能被刘黑马的军马吓到。娘就是死在他乡也不会屈从你舅母投降元军。”

“孩儿记住了,孩儿想法救母亲出去。”

“跪下!”郭夫人突然严肃起来,没有了昔日的温柔。

“娘!你这是做什么?”郭怀三不明白。

“跪下!”郭夫人声音提高了许多。

郭怀三只好跪下:“娘有什么教诲?孩儿听着,一字一句都会记在心里。”

“为娘知道你孝顺,会想尽一切办法救娘出去,可是,诺大的兴元府,兵强马壮,你一人怎么可能救娘出去?你肩负着郭家的希望,肩负着你老爹对你的嘱托,你必须出去,而且你一人完全有能力悄悄溜出去,你给娘磕三个头,就当是与娘永别。”

“娘!你这是陷孩儿于不孝,孩儿做不到。”

“跪下!再不跪下,娘就不认你这个儿子。”郭夫人声音冰冷而又严厉。

郭怀三只得含泪跪在地上,使劲对着母亲磕了三个响头。

“起来吧,去一边睡一会儿,三更时分你就悄悄的走吧,我也睡一会儿,咱们就当是在睡梦中离别,一切都还是那么美好。”

郭夫人脸带微笑,眼含柔情,母爱之情流溢于外,郭怀三顿感整间屋子都充满了温暖。

此时,刘氏躺在温暖的被窝里开怀大笑;黄淮艿却在做美梦,元太宗窝阔台许诺,只要他驻守兴元府一兵不出,献出城池,就赏他五十个美女,有了皇上的圣旨,刘氏再强悍也不敢抗旨,以后的日子将是高官厚禄,美女如云,那日子过的多逍遥,赛过神仙。

突然,一道白光飞进窗内,落在床边,刘氏一惊,一跃而起,连着被单滚落在床下。

大风吹动窗户,吱嘎!吱嘎!一股寒气直袭刘氏的颈项,刘氏心中一凉,瑟瑟发抖,有人想暗杀她。

她躲在床下不敢动,静静等待。

许久,没有了响动,刘氏爬起来,点亮灯火,看到地上有一团白纸,这才松了口气,放下心来,捡起来查看:

现察明郭怀三怀揣世上最新火器图纸前来兴元府投亲,望刘夫人相机处理,想尽一切办法得到图纸,为元军南下攻打四川提供火力保障,最后的落款是中书令耶律楚材!

刘氏一惊一乍,心中不安,耶律楚材对她的行动一清二楚,郭怀三刚刚进府,中书令就有他的消息了,看来郭怀三身上真的有火器图纸,小小年纪竟然深藏不露,不简单呀,不过老娘有办法让你交出图纸。

说起耶律楚材,此人还真不简单,他是一个不可多得的人才,蒙古帝国时期的政治家,能治国安帮。

蒙古军队攻打金中都时,耶律楚材投降了成吉思汗,成为成吉思汗的重要谋臣,成吉思汗死后,他一心一意辅佐窝阔台。

元太宗窝阔台东征西战,每攻下一片土地,就杀死土地上的男人,掠夺女人和粮草,然后在那片土地上放牧,严重破坏了当地经济。

战争开始,窝阔台对金也是一样的策略。

耶律楚材劝窝阔台不要掠夺他们的财富,不要在土地上放牧,只需要用南方人治理南方人,设置课税,征收钱粮,那比抢劫得到的东西还要多,而且还能获得人心,得到天下。

窝阔台大喜,重用耶律楚材,又重用四弟拖雷,让他攻打南宋。一文一武,搞的南宋手忙脚乱,理宗皇帝愁眉苦脸。

刘氏担心郭怀三逃跑,于是披衣起床,亲自查看,月光下,那郭怀三睡的很香,犹如婴儿一般安宁。

刘氏眉宇展开,悄悄的回房睡觉。兴元府守卫森严,郭怀三就是想逃也逃不出去,何况他还带着一个虚弱的女人。

郭怀三奔走两个月,劳神费力,人也疲倦,一躺下就睡了过去,醒来之时,屋里黑沉沉的寂静无声,月光透过瓦缝照在床上,母亲闭着双眼似乎睡的很沉,但是,他发现母亲的眼角有泪痕。

母亲叫他离开兴元府,他不得不走,可是,他又舍不得母亲,他感到十分为难,心如刀绞。

走还是不走?不走,母亲肯定会以死相逼,走,那就是不孝,郭怀三急了,使劲的抓取头发,怎么办?怎么办?难道真要当一个不孝儿子?

急有什么用?还是先看看窗外的环境,看能不能带着母亲逃出去?郭怀三走到门边,听到外面有脚步声,知道有人在外面守夜,想从门窗出去不可能了。

郭怀三望了望房顶,身子突然一纵跳了起来,双手抓住房顶上的横梁,轻轻的揭开瓦,扭断一根木檩,然后悄悄有钻上了房顶,行走在瓦房之上,有如一只轻巧的燕子。

郭怀三轻轻的落在院里,守夜的士兵提着灯笼在各处查看,

妈的,把少爷当犯人关押,看守真不少,如果本少爷想走,谁也留不住。

郭怀三不管那么多了,提起双刀,悄悄的接近关押自己的房子,身如影子一样突然奔到两个士兵的身侧,刀背轻轻的磕在士兵的后脑上,士兵软软的倒在地上。

郭怀三搜出钥匙打开房门摇醒母亲:“娘!我背你出去。”

“你怎么还没走?想气死娘呀。”郭夫人很生气。

“娘!现在是深夜,趁着他们打磕睡的时候我们逃出去。”

“你当刘氏是洗衣做饭的粗人?她可是精明狡猾的狐狸,心思缜密,武功高强,

你能斗过他?

娘之所以留下,就是为了拖住她,让你有机会出去,你要好好把握时机,你放心,她再凶狠也不敢杀了娘。”

郭怀三无可奈何,只好听从母亲的话,悄悄的走出房门,但是,他不能一人走出去,他要试一试。

郭怀三大摇大摆的在院中走来走去,厢房门口的士兵笔挺的站在门口瞪了他几眼没有说话,郭怀三心中一喜,向院门口走去。

士兵挥起长枪拦在他身前:“夫人有令,夜晚不能出门,表少爷想方便去那边,别为难小的,小的只是当差混口饭吃。”

郭怀三明白了,刘氏也只是软禁他们母子,没有动杀心,看来他们母子有利用价值,一时半会没有生命危险。这就给了他出去的机会。

“初来乍到,不识路,谢谢大哥指点,我睡不着,四处走走。”郭怀三四处张望,寻找出口。

这时,一道人影飘进院里,手提长剑,冷眼看着郭怀三,郭怀三大吃一惊,想躲藏已经来不及了,只好装着去寻找茅厕。

来人正是刘氏。

原来刘氏回到房间,十分兴奋,翻来覆去睡不着,想到耶律楚材给她的任务,她心中不免有点发慌。

想得到郭家最先进的火器,那得让人家心甘情愿的交出来,如果动粗杀了郭怀三母子,那什么也得不到,反而会让耶律楚材生气动怒,想攀上二太子阔端就更不可能了。

现在得改变策略,笼络郭家母子,让他们放心住下,可是,下午的做法有点过份,一时转变态度肯定会引起郭怀三的怀疑,不如将错就错,先稳住他,明日再用重金引诱,她不相信世上有不贪财的人,郭怀三就是一个少年,能懂什么?

“大晚上的,外甥不睡觉,在想什么呢?是不是被子不暖?我让人给你们母子换个最好的客房。”刘氏的态度一百八十度大转变让郭怀三吃惊。

“谢谢舅母,我这人习惯了睡自己的床,换了床就睡不着,我就走走,不麻烦舅母了,舅母请回吧。”

这个婆娘会安好心?除非太阳从西边出来,看来她是不放心我们母子,害怕我们逃走,才会三更半夜的不睡觉起来查看,得想办法出去,而且必须在今晚出去,否则夜长梦多,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自己出去容易,娘亲怎么办?郭怀三犹豫不决。

就在此时,一团烟火在太守府大门腾空升起,接着噼噼叭叭的响个不停,太守府的人大惊,全都走出屋子观看。

太守黄淮艿、夫人刘氏也惊慌不定,走上辽望楼观望,却见烟火还在大门升腾,刘氏大骂,命人前去查看。却见一人飞身跃进了府门,紧接着轰的一声,太守府大门被炸开,几个士兵被炸死炸伤,惨叫声令人心悸。

太守府经此一闹,顿时乱成一团,叫声不绝于耳。没有人知道那是什么火药,能炸开结实的大门,那威力比炸雷还要猛,如果来人再点燃几包火药,整个太守府将被炸成平地,所以,太守府里人人心慌害怕,生怕炸药炸到自己的头上,幸好来人只炸了大门。

“命令卫队集合,守住大门,有人想攻打太守府。”刘氏大叫起来。

郭怀三急忙跑进院里,把两个昏迷不醒的士兵提进屋里,急匆匆的说道:“娘!有办法了,马上跟我走。”

“府里大乱,守卫更加森严,你还有办法?当娘是三岁小孩?好骗!”

“换上他们的衣裳,咱们扮成士兵混出去。”

郭夫人犹豫了一会儿,觉得是个机会,不试试怎么知道行不行?

郭怀三快速的剥下两个士兵的衣裳,自己先换上,然后给母亲穿上,郭夫人虽然生下四个儿女,却只有三十岁,她十五岁就生下了郭怀三,所以人还年轻,十分俏丽,扮成一个年轻的士兵,一时半会还真认不出来。

母子二人一前一后往院外跑去,很快就出了西边厢房。

他们刚想混入士兵之中,后面就传来叫喊:“表少爷不见了!表少爷不见了。”

一队士兵从他们身边经过,迅速返回西厢房搜查。

刘氏得知后,心中大怒,命令士兵搜查所有可疑的地方,就是把太守府挖地三尺也要找到郭怀三母子,不能让他们跑出太守府。

刘氏亲自带着一队人马搜查,并且让士兵从新更换口令,口令不对者,立即抓捕。

郭怀三拉着母亲慌不择路,急忙往一座精致的小院跑去,希望能找到一间屋子躲藏起来,再想办法混出去。

郭怀三轻轻的推开小院的大门,然后拉着母亲往里面冲去,迎面撞在一人身上,而且撞了个满怀,那人一怔,看了看他,黑黑的眼睛睁得如一颗小星星。

“表哥!怎么是你?小姑?您老怎么这身打扮?”黄思韵一脸惊奇,她刚刚被院外的叫声吵醒,所以,想出去看看。

“你妈要抓捕我们,你想告发我们就去,我不为难你。”郭怀三本来可以抓住表妹当人质冲出去,可是,他为人光明磊落,不耻那种下流手段,而且他和表妹订了娃娃亲,名义上还是自己的未婚妻,怎么可能抓自己的未婚妻去作挡箭牌?

“你!你!怎么这样?你能逃出去吗?”黄思韵一脸迷茫,清澈的秋水带着点凄楚,表哥这样说她,她有点难受。

“怎么!怕我了,别怕,我不走,你去告诉你娘。”郭怀三有一种大丈夫威武不屈的气概,大丈夫死则死亦,也不为难小女子。

黄思韵柳眉一竖,从身后抽出短剑,在空中轻轻一划,寒光一闪,眉梢一扬。

她刚想说话,小院外有人高喊:“大小姐!请开门,属下奉夫人之命,要进屋搜查要犯。”

郭怀三大惊,心想完了,这下彻底完了,外面有精兵搜查,里面又遇上了只小母老虎,真是运气不好,踏入了绝境。

4

第十章 身陷兴元府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