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狼烟烽火>第十二章:二先生被迫跟霍疯子学徒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十二章:二先生被迫跟霍疯子学徒

小说:狼烟烽火 作者:洪旗老九 更新时间:2019/11/19 10:05:19

洪四爷一觉醒来,见自己的二儿子被那翠娥的舅舅给送了回来。洪四爷虽然没有读过书,可这仁义礼志信三纲五常还是烂熟于心间。让儿子去做匪贼,非心所愿,主要是为了拜把兄弟的千斤自己干女儿不受孤单,少受委屈,才决定牺牲儿子的前程。洪四爷对儿子的前程,也是和别人不一样的。他不希望儿子能够升官发财,也不希望他们出人头地,就是能有几亩田产,在有一两处山峦,年吃年用,娶妻生子,就足够了。

这是个混乱的世道。大清朝土崩瓦解皇帝流亡紫禁城外,奉系、直系、皖系这些流氓军阀打打和和的,像个跳梁小丑走马灯似的你方唱罢我登场。把个紫禁城里弄的乱七八糟,贫民百姓丈二金刚摸不着头脑。国将不国,民间出盗贼,多匪患也就是自然而然的事情了。

洪四爷问二先生:“你没有拦住他去山里?”

“我那里拦得住人家啊,就像是穆桂英那样英雄,就像是木兰从军那般豪迈。”二先生向洪四爷汇报了那翠娥如何不同意他入伍,如何先把他绑上了才带人走的。

霍彩花把杀害那老爷的凶手们带到那家沟偷偷地秘密处决了,埋在那姥爷的坟旁。爷四爷常常地叹了一声:“哎——,这丫头懂事得早啊!”

二先生心里边像在流血,痛楚的厉害。他和赵子和完完全全不同,对那翠娥的感情深深地埋在心里发酵,也美在心里开花。赵子和是个财主家的花花公子,肩不能担担,手不能提篮的。二先生不同了,山涧河中,泥里水里,都不怕,吃得苦中之苦。

山里山外,狂风在怒号。整个天空都被裹挟在一片黑暗暗的空间中。四爷在家中,心里边不知怎么有些不安。霍彩花啊,那翠娥啊,赵子和啊,这些和他有关系的人,一个一个脑中划过。

霍疯子顶着雨夹雪来到四爷的家里,正赶上二先生被那翠娥的舅舅送回来。他说:“也好。你就跟我学学看病,做个江湖郎中吧。”

“我对江湖游医不感兴趣,很不感兴趣,特别不感兴趣,不学。”二先生说。“干那玩意,丢人现眼的,好人哪有干那个的。”二先生很不给霍疯子面。

四爷喝住儿子:“别这样没礼貌!”

“小子,我的这身本事可是祖传的秘方,祖训是传内不传外传男不传女。我的看相算卦是受了马义神相的真传。你小子给我看轻了。”霍疯子大大咧咧地说。“你不知道你霍叔叔的本事啊!没有两下子能给你治病,你把你治好吗?你这小子,平时挺老实的,还小瞧人啊。”

洪四爷说:“这可使不得使不得。我那干女儿就是你的亲生女儿,你必须得把这真本事传授给她才行,她是女的也没有关系,只要是霍家流淌的血脉,就可传宗就可接代。,传男不传女,老黄历了,使不得使不得。”

“四哥,我的女儿是你的干女儿;你的儿子就是我的干儿子嘛。都一样的,的。我是怕我一完蛋了,我的这点乌七八糟的玩意和我一起被埋进棺材,我是觉得挺可惜的。”

“好好好,儿子,以后就认我霍弟干玛玛,好好跟干玛玛学事络。别三心二意,好好学,那也是真本事。”

二先生非常不情愿地说:“我知道了。”却在心里边有一点抵触,不愿意叫他干玛玛。二先生嘴硬,从小养成的习惯。

四爷说:“人一辈子不易,总得学点本事手艺好在市面上闯事络。”霍疯子说:“四哥说的是。我这一生就是废掉了,别看我会看病弄药,看卦相面,其实我是四体不勤五谷不分,隐士不隐士,官不官民不民弄个四不像。”霍疯子有些感慨了。“四哥既然把儿子交给我了,我就会把我的一切都不保留地教(交)给他。”

其实,二先生对霍疯子的传神绝技哪一点都不感兴趣,在他的心里边,看卦相面属于那种装神弄鬼的把戏;配药看病也是糊弄人的江湖郎中骗钱的借口,虽然霍疯子口碑挺好,被市面上传得神乎其神,可二先生不信,最多也是将信将疑。二先生所喜欢的是做个锔锅。还小的时候,他就撵着张锅锔跑。张锅锔右肩担着担,一走一颤,左手摇着拨楞鼓“卟楞噔卟楞噔”地响个不停,口中还念念有词,半是唱半是喊:“锔盆锔碗锔大缸喽。”二先生尤其喜欢那金刚钻,不管是铁器还是瓷器,经它这么一钻,就钻出眼来,张锅锔就用铁锔子往两个小眼上用锤子轻轻地在锔子上一敲,裂缝的锅碗盆碟就被严丝合缝地锔上了,然后再用甘油往锔子上摸一摸,就成了,盆也好,碗也好,锅也要,缸也罢,经过张锔锅一锔,就不漏了。

张锅锔不是本地人,他是山东人,后落户到庄河。这人随和,他挑着担游走四方,什么张家堡李家店,窝棚沟啊靰鞡草沟没有他不去的地方。二先生在七八岁的时候就和四爷说过,他要做个锔锅。四爷当时就骂了他,“真是没出息,学点啥不好,学个锔锅?真是完蛋!”

张锔锅和霍疯子也认识,这是两个到处串的人物,他们时不时地就撞到了一起。张锔锅人缘好,干完了活,你愿意给一吊钱,就给,不给他也不要。

现在要让二先生跟霍大师学医术,学看卦相面算命之类,二先生心里不痛快,他对这些巫医神汉没有好印象,可是他又不敢违抗父命。其实,四爷爷未必真的喜欢自己的儿子去学这个,作为未来得吃饭看家本领。四爷是碍于霍疯子合资关系的这个面子,不能给人家撞了南墙啊。

“小子,明天就跟着我疯子吃四方去,到哪哪是家,天底下到处都是家。”霍疯子说。二先生心里不痛快,他不愿做一个江湖郎中做一个算命先生,那样的话还不如做一个锔锅。可是父命不可违,这得遵从。二先生对霍疯子说:“我学不好可别怨我,我很笨的的。”

四奶奶放下怀中的小老五,给她的二女儿哄,自己腾出手来,为二儿子加班加点地缝制褡裢,这是棉粗布,自己用白花旗布染成的黑色,四奶奶用半宿就赶制完成了。

第二天,二先生跟着霍疯子上了路。二先生的个子又窜出一头高,他背个褡裢甩哒甩哒得很夸张。二先生心里边对霍疯子没有多少好印象,话也不多说,只顾跟着他在后边走。霍疯子把二先生的一切都看在眼里,也不和他多说一句话。霍疯子多年来一直是居无定所,飘飘忽忽,神出鬼没。他所到之处,都是众人围上,有求看病的有求算命的。好在他也不拿把,是有求必应。

“小子,你心里不服我,我和你打个赌让你看看。”

“打什么赌?”

“我们今天再走十里路,能遇到一家死了人,是个光棍汉,你信不信?”

“遇到死人倒是可能,天底下有人的地方就会有死人,并不奇怪。可他是个光棍汉,我不信?”

“好吧,信与不信由你。”

“霍大叔,你的这些歪门邪道是怎么学来的?你知道外边都把你传成神了吗?。可是我就不信你。你是神吗?我才不信呢。你们这些人和那些跳大神的人一样,都是些转身弄鬼的,骗人钱财。就是有些人愿意相信你们,真没有办法。你看那些跳大神的,神一气鬼一气乱跳乱蹦,神气活现的,好像他们真的和神在一起一样,还能弄得人身体直起鸡皮疙瘩。”

“小子,跳大神的人是怎么回事情,我不是太懂,可是我和他们不一样。哈,难道你不觉得我霍疯子不神吗?”……

不知不觉间,二先生就打破了不合伙疯子说话的别扭,开始问东问西了。

这两个人说着说着,就走到了佟家沟。他们还在沟外就听到了报庙的哭声。死人了,真的是死了人。报庙声凄厉而恐怖,非常瘆人。二先生的浑身都起了鸡皮疙瘩。报庙是满旗人的风俗传统,只要死了人,直系亲属就必须要到附近的山神庙上去哭丧三次,好为死去的亲人向阎王爷报个道。

霍疯子说:“我们进去看看吧。”

“霍叔,死人多不吉利呀,别去了行吗?”二先生央求霍疯子说。

“不去不行,赶上了,就去吃它个烂乎菜(死者家属摆的丧宴)。不吃也是白不吃,我们吃了也不白吃,我给他们家看一看。”

死者名叫三大爷,是个老光棍子,和他的四弟在一起过活。四弟媳妇对他像自己的亲哥哥一样,四弟的孩子们也对他不错。可是,他们家里边穷得叮当响,这家里边的孩子就有九个,你想想,这三大爷还会富足得了吗?三大爷会一手放柞蚕的本领,他年年放柞蚕,可家里边还是年年穷。人送外号叫他“苦朝底”。

有人认识霍疯子,就把他和二先生让到家中。苦朝底的四弟出来迎接霍疯子。“霍大神来了太好了,有些事情得请教你啊。”

1

第十二章:二先生被迫跟霍疯子学徒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