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狂澜>(十八)“吸血毯”(上)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十八)“吸血毯”(上)

小说:狂澜 作者:有骨难画 更新时间:2020/1/27 18:46:21

说着的同时先拧死了自己的,而正所谓“不怕神对手,就怕猪队友”,李嘉豪这个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家伙居然情急之下把开关给拧反了,他伸手就给拧到了最大,其对讲机中也因此发出了一阵“滋啦”的响声。

在这阵响声之后,但见那个拿着信号追踪器的人手往我们这个方向一指,同时嘴里还说了些什么,紧随其后的是我看到那个舱门上的机枪手摆动枪口指向了这里,接着用手拉动了一下枪机,我的直觉告诉我,我们被发现了!

我本着“先下手为强,后下手遭殃”的原则,立马端起手里的56-2式自动步枪率先动手,手指压住扳机1秒有余打出了一个长点射,十多发子弹从枪口中喷射而出,除了最后后因为枪口已经开始上跳而打高了击中舱门门框的三四枪之外,其余的子弹全部打在了这个机枪手的前胸位置,他被击中的地方顿时就升起了一阵白烟,然后身体为之一阵震颤,转既就头往前一栽,摔下了直升机。

我的开枪也吓了周围人一跳,其余有枪的两位主力二话不说纷纷开火支援我,一阵叮当作响之后,直升机为了躲避我们从地面打上来的弹雨,迅速从悬停状态转而向远处飞去。

而地面上的那23人当然不会客气,没有任何犹豫当即集中手里的火力对准我们已经彻底暴露的藏身地点便展开了疯狂射击,一时间子弹、榴弹、火箭弹一股脑的全打了上来,假设这要不是躲在树丛里,那早就被打死不止七八次了,只是因为有大量粗壮而厚实的柚树将大部分火力阻挡了下来,这才让我们免遭在第一波火力中就全完蛋的结果,但子弹的冲击与爆炸的破坏让大量木屑四处飞溅,其中一片从我的眉骨划过,我感觉一阵刺痛后就紧接着是一阵温热,手一摸,这脸上是挂了彩了。

不过此时顾不上处理这种小伤小痛,而是对其他人说:

“他们的火力占绝对优势,我们无险可守,得赶紧走!”

“正有此意!”冉业成说。

随后以我在前开路,冉氏兄弟殿后,徐布保护着周洲外加李嘉豪、貌波刚在中间的队形转身就跑,而后面的人也立即发现了我们的动作,马上就甩开步子追了上来,同时直升机也加入到了追击的行列中来,但我并不太担心直升机,因为以这附近的植被密度,就像前面说的那样,只要不往大路上跑,那么想甩掉它并不是难事,真正的威胁还是后面徒步追着的那几个人。

而这一通跑真可谓是跑的毫无头绪,根本不知道往哪里去,就是闷着头在根本没有道路的树丛之中乱窜,身后的枪声以及子弹划破空气的声音就从未间断过,感觉逼得太紧了我就把枪举过头顶,用非洲最常见的“命中靠信仰”的过顶射击方式向后胡乱打几枪,以求起到压制的作用。

而后面追击我们的这帮人,倒还对得起他们号称是素参军精锐的名头,起码在体能上就比那些炮灰和兵痞强得多,我自问自己的脚程不慢,像冉景成那种“非人类”自不用说,可这一路跑下来却没有要甩掉他们的意思,只要我们跑的稍微放松一点,他们就会快速逼近上来。

比较让我欣慰的是,周洲作为众人中唯一的一个女人,她并没有给队伍拖后腿,体能相当之好,虽然在这种强度的林间持续狂奔之下跑的很勉强,但也跟得上,至于徐布与冉业成,前者的身体素质只在我之上而不在我之下,后者也不差,要不然也当不了职业“野兵”,貌波刚常年兼职野外向导,体能也还说得过去,就是李嘉豪累的那喘气声我跟他隔着几个身位都能在奔跑中听的清清楚楚,感觉他大有哪一口气上不来就能累死在当场的架势。

我心里一直担心这片树林若是跑到头了怎么办,因为根据我前面的观察,这里的地形大多数盘山土路围着一个个山头修建而成的,每一片没有土路的丛林都被土路给上下隔开,宽幅不会很大,最小的弯道甚至用力一跳就能跳过去,像眼下这么玩儿命的跑,即便是宽幅最大的,也都不一会儿就能跑到尽头,到时候再跨过土路,那面前的就得是落差几十米甚至是上百米的山崖,跳下去肯定是不行,顺着大路跑的话被后面的人、直升机看到,那我们就是活靶子。

可追兵追的紧,我担心归担心,也没什么精力去具体考虑,但等跑了良久之后我就感觉不对劲了,怎么跑了这么长时间还没跑到头?按理说就凭那些土路之间的山体隔段,这都够几个来回的了,而且前面跑的路等于是在山体上狂奔,那脚下都是倾斜的,越往上倾斜的就越厉害,因为越往上就越接近山顶,但这里却不是,这里我感觉是在顺着直线跑,却越跑地面越趋于平缓,最终像是完全在平地的树林里跑一样,除此之外,周围的植被也出现了大变化,之前熟悉的柚树、小杨树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一些充满热带雨林气息的高大植物,这些植物上都布满了青苔,空气中的潮湿味道也变的极其明显。

身后的追兵仍然是紧追不说,我来不及多想这到底是跑到了哪里,只能带着头继续闷头狂奔,最后在穿过一片黄连木与枫香树混合在一起的树林后,我突然发现面前一片至少有四个标准篮球场这么大的面积上只有落叶而没有植物,非说要有的话,就是从中间零星伸出来的几根类似芦苇的植物,看到此景,我立即意识到这片地应该是一片沼泽,想到这里我马上伸出右拳,同时大喊了一声:

“停!”

众人被我这么一喊,立马都一脚前一脚后的奋力刹住自己方才还奋力迈开的步伐,但由于刚才持续的高速负重奔跑已经消耗了太多的体能,所以这时候我看他们有好几个人想说话,估计是问我为什么停下,但却都因为气喘如牛而作罢,只有徐布在远比李嘉豪、貌波刚以及周洲都平稳的多的多的呼吸下,问:

“怎么了?现在停了那些人马上就能追上来!”

“这片地不是实地,应该是沼泽,咱们绕开走,往有树的地方走,一会儿‘就地取材’用这个收拾一下他们!”我说。

众人听了我的话,都转头望那片没有树的“空地”上去看,冉业成捡起一块石块扔了过去,石块落地后果然在一眨眼的功夫之下就没了,完全没入到了地平线一下。

证实了我的说法,那自然就没别的可说了,接下来还是我带头,从右边绕开了这片沼泽地,然后又是一路跑,跑到了沼泽地尽头的一片灌木丛中这才停住了脚步,经过这么一番折腾,身后的追兵也跑到了我刚下刹住脚步的位置,为了吸引他们,我故意将枪朝天开了几枪,他们听见枪声先是朝着开枪的大致方向进行了一通还击,只是由于没有明确的目标,所以子弹虽然是朝着我们这个方向来打的,但并没有构成什么威胁。

而接下来“好戏”才正式登场,他们还击是次要的,追击才是主要的,闻着枪声的大致方位,这些人仅仅是稍稍放慢了速度,然后就直奔着我们刚才绕开的沼泽地便跑了上去。

那结果是可想而知的,我数着跑在最前面的起码6个人,脚步在踩到沼泽地上之后,立即整个腿就全部陷了进去,一条腿陷进去后另一条腿则紧随其后,接着在一两秒钟后,他们就已经陷到腹部的位置了,6个人均是如此。

我看到此景心里暗笑,心说叫你们追的最快,活该!今天是你们人多,估计一会儿能把你们给拉上来,算你们命大!要是人少的话,那今天就是你们的死期!

而冉业成则说:

“沼泽地陷进去个人可不是以外面的一人之力就能拉的上来的,除非是像我弟弟这样的天生神力者,否则就最起码要三个人,而他们这一下就陷进去6个,那最少需要18个人同时运作才行,这么一算他们这23个人后面的那些都不够用的。

除非他们能看着自己人困在里面甚至是死在里面而不管。

只要管,那我们坐在这里吃一顿野餐再跑都来得及。项兄弟,好计策,看你因地制宜的战术利用的这么好,的确有久经战阵的老兵风范。”

而这些人的选择也如冉业成给出的“选项”之一那样,他们选择了帮助自己的同伙脱身,便有身出枪当拉杆的,有到四周找树枝当拉杆的,反正是忙活了起来全都扑在了救人这事上,连个警戒的都没有,从这一点上也暴露出这些所谓的德钦军精锐,其本质还是一群“菜鸡”。

“冉老哥过奖过奖,我想的是这片沼泽地可能有齐小腿的深度,这样把他们陷住守能给咱们争取脱身时间,攻能把暂时失去移动能力的这些个家伙当靶子打,但也没想到这沼泽居然这么深,能没过半个人去。

对了,周小姐,你的体能可以啊,真没看出来你的身体素质居然这么好,堪称是‘女中豪杰’了,如此高强度的奔跑,你能不用别人将就,一步不落的紧跟着,了不起!”我先回冉业成的话,随后又对周洲说,并向她半开玩笑的挑了挑大拇指,这个动作是半开玩笑,但我的话却是认真的,一个女人能做到上述这些,的确不易。

“我来之前为了应对这次寻宝,专门做了一年半的体能强化训练,看来成果还是很显著的。”周洲一边擦着下巴上马上要滴落的汗珠,一边还在微微粗喘着说。

而正当我们几个在这里借着说话休息,外加看对面热闹这会儿,对面的那帮人中突然传来了极其惨烈的惨叫声,这声音的凄惨程度听得我汗毛根儿都乍了起来,我自问走南闯北见过不少血腥场面,在外籍兵团执行作战任务时我曾经一个战友被子弹打断了大腿内侧的动脉,为了抢救他医护兵把他拖到墙角直接展开了战地手术,在麻药之前已经用光而没有麻药的情况下,把手伸到他的伤口里徒手找到回弹到两头的动脉断口并用止血钳夹住,防止他失血过多而死,就这么一个看着都让人感觉要疼死的场面,我那个曾经的战友,也没有叫出如此骇人的声音,我心说这是怎么了?不就是从沼泽里往外拽人吗?至于出这种动静吗?

好奇之下,我端起望远镜往对面看去,而这种惨叫声依然继续,我仔细看发现叫的是这陷入沼泽中的6人之一,而且开始还是一个人在叫,等我开始看的时候,就迅速扩散到了全部的6个人身上,周洲也拿出望远镜仔细看了看,看罢她悄声问:

“他们怎么了?”

我由于暂时也不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正想回答周洲说“我也不知道”的这会儿,几乎从来不主动说话的冉景成突然开口了,在开口的同时,他还皱了皱鼻子,做出一个在仔细嗅闻的动作,他闻了几下并用其标志性的“男低音”说:

“这沼泽下面有东西!”

“什么东西?”冉业成说。

“不知道,但我闻到了血的味道。”冉景成说。

话说到此,那6个人中已经有一个被成功的拽上来了,可待我在望远镜里看清楚这人的情况时,我终于明白他为什么叫的这么惨了。

只见这人的腹部往下,也就是所有陷入沼泽中的部分,衣服全都没了,不管是腿上的军裤,还是脚上的军靴,此时全都“不翼而飞”,露出了两条腿来,而这两条腿不看还好,一看之下我都不禁打了一个冷战,这人的两条腿上,所有的皮肤和军裤、军靴一样,也全都不见了!

是的,表皮组织全都没了,能直接看到下面的肌肉以及血管,而在肌肉和血管上,布满了大量如同芝麻粒大小的孔洞,数量之多,密度之大,看的是让人头皮发麻,这个画面不夸张的说绝对能“吓死”几个密集恐惧症患者,我虽然没这个毛病但看了也感觉浑身难受;另外就是这人的脸色也非常惨白,十几秒前还在厉声惨叫,十几秒后却已经昏迷不醒了,当然,也有可能是眼下已经死了。

在这之后的三分多钟里,另外五个人也被陆续的拽了上来,伤情和第一个基本一致,不过最后一个,也就是第六个被拉上来的这人除了伤情一样以外,还有些不一样的,那就是他的身上带了点东西上来。

之所以说其是东西,是因为我也不好形容这到底是个什么,总之是一种我在此之前从未见过的生物,此物软体无骨,好似一张毯子,外表布满了看起来像是黄色短毛的毛发,奇怪的是这些毛发从这么令人作呕的烂泥潭里出来,上面却没有沾到哪怕是一点点污渍,就像用水冲洗过一样。

而此物此时正左右一边一个,如同毯子一样裹在第六个人的两条腿上,左边的裹在小腿上,右边的裹在大腿上,它们趴在腿上还上下小幅度的蠕动着,每蠕动一下,这人的惨叫就凄厉三分,随后我就看着从它们包裹区域的下面,有一截白花花的物体正慢慢的从它们和皮肤之间的结合缝隙中被“挤”出来,当出现的面积足够大的时候,我分明认出来这是两段人皮!

裹住小腿的就是小腿上的皮,裹住大腿的就是大腿上的皮!

怪不得前面那5个人的下半身都没有了皮,原来是被它们给活活剥下来了,而这两只能被带上来,看来是动作没有前面的同类快,前面的同类已经剥完皮了,它们刚刚“上手”,这才被一起拽到了陆地上。

然后这人身边的那些同伙就开始七手八脚的想把这两个貌似是毯子的东西从他身上给弄下来,但哪有这么容易,这两个东西比蚂蟥吸的还要紧,表面的黄色短毛又湿滑无比,紧紧的裹在上面根本就没有任何发力的余地,他们抽出军刀在上面用力割了几下,也都因为其坚韧无比而无济于事,随着时间的流逝,这两个东西也变的越来越厚起来,到最后比最初的厚度至少增加了三四倍有余,从“毯子”变成了“坐垫”,很显然,这种厚度的变化,是这些东西在快速的吸食人血所致,体内被人血充满,也就变的厚了起来;而由于没有办法,他们竟然眼睁睁的看着这个人在惨叫中最后就这么死掉了,因为胸口已经没有了任何活人该有的起伏。

到此,我也确定另外那五个人也都不是晕厥,而的确是早死多时了。

一直等到这人脸色煞白,乃至变的白里透灰的那种颜色之后,这两个东西才算是停止了吸血,慢慢的从之前所包裹和吸附的位置上脱离开来,看那意思是要往沼泽里返,这是“吃饱了要回家”的节奏,可站在旁边的那些德钦军精锐哪能放它们走,刚才是碍于同伙性命这才没有痛下杀手,现在人已经确定死了,而且它俩也脱离下来了,那当即就下家伙招呼上了,也没别的办法,就是端起枪来一顿“突突”,不管是AKM还是PKM,亦或者是SVD,这些枪械对准正在地上缓慢向着烂泥中蠕动的毯状物迸发出愤怒的火舌,开刃的生存刀都割不开的身体的确够坚韧,但这并不代表着它们能抵挡子弹,特别还是步枪子弹的直接射击,弹头打在上面立即就溅起了朵朵“血花”,抛开可能有觉极少一部分是它们自身的血液以外,那绝大部分肯定都是把它们的身体给打爆之后漏出来的刚才吸食的人血。

(未完待续)

0

(十八)“吸血毯”(上)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