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历史架空>北蛮> 第二十七章,三个囚徒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二十七章,三个囚徒

小说:北蛮 作者:公孙乐 更新时间:2019/12/4 20:18:52

完颜琅醒来的时候,发觉自己躺在冰凉的石板上。

他捂着昏沉沉的脑袋慢慢坐起来,在微弱的火光下环视四周。

这是一间宽阔的方形石室,大约一亩有余(一百平米左右),墙壁与地面都是坚硬的青石,地面铺着薄薄的稻草,墙角处有些木桶木盆,里面似乎盛着一些清水。面向走廊的地方竖着一面精钢栅栏,在走廊的火把下散发着幽幽青光。

完颜琅抬起头,天花板上架着一道道木质横梁,横梁的缝隙中露出一些土黄色,那是泥土的颜色,在靠近天花板的地方有几个拳头粗细的孔洞,也许是用来通风的。

阿爹之前说过,那伙人可能是奴隶贩子……

完颜琅思索着,

他们也许想把我们也当做奴隶卖掉,所以才没有杀我们……对了!弟弟妹妹呢?!

他突然惊觉,连忙翻看躺在地上的人。这些人躺在他的身边,或躺或趴,都一动不动,只有些微的呼吸声表明他们还活着。

“恒端!恒端!”

一番寻找,他发现了呼呼大睡的弟弟,又气又好笑地捏着他的鼻子把他弄醒。

“呜哇!”

完颜恒端惊呼一声睁开眼,双手胡乱的晃着。

“别喊!”

完颜琅连忙捂住弟弟的嘴,生怕他的喊声引来匪徒。

“是我!”

完颜琅见弟弟冷静下来,连忙开口表明身份。

“哥?”

完颜恒端的眼睛在黑暗中格外明亮,与哥哥和父亲不同,他的眼珠并非纯黑色,而是带着一点儿绿意,但只有在黑暗中才会明显,因为这一点,完颜五斤总是调笑他是个女孩儿,因为只有母亲和完颜五斤才有漂亮的绿色眼珠。

“别怕!我在这。”

也许是一系列的变故,完颜琅仿佛长大了很多,他紧紧握住弟弟的手,用掌心的温度安慰着弟弟。

“这是哪儿?我记得我们下山找阿爹……”

完颜恒端说着说着就沉默下来,显然想起了之前遇到的伏击。

“没事的,阿爹一定会来救我们的!”

完颜琅肯定地说,他坚信强大的阿爹一定没事,卑鄙的匪徒不敢跟阿爹正面对抗,就偷袭抓住他的子侄。

“可是……阿爹走之前说过,他回来的时候会生火发信号…………”

完颜恒端说着说着声音低了下去,显然想到了什么。

“一定是匪徒不知道用了什么诡计得知这个秘密,阿爹一定没事的!”

完颜琅仿佛是在说服弟弟,又仿佛是在说服自己,双手不自觉加大了力气。

“哥,你弄疼我了!”

完颜恒端抽出手,抱怨了一声。

“啊!抱歉。”

完颜琅连忙道歉。

“姐姐呢?”

沉默了一会儿,完颜恒端开口问道。

“我找了一会儿只找到了你,她可能被关在其它地方。”

完颜琅想了想补充道,

“这里关的好像都是跟我们年纪差不多的男孩,还没看到有女孩。”

“放心吧!以她那机灵的脑袋和倔强的性格,一定不会有事的。”

完颜琅摸了摸弟弟的头安慰道,

“唔……头好疼……”

“这里是哪儿?”

“我在哪?”

“阿娘?阿爹!”

兄弟俩刚聊了一会儿,囚室内躺着的少年们就纷纷醒来,或惊慌、或害怕、或哭喊、或戒备……一时间好不热闹,仿佛变成了一个嘈杂的市集。

铛铛铛!

“吵什么吵?!都闭嘴!”

一名凶神恶煞的男人出现在铁栅栏外,用手中的圆铁管敲着铁栅栏恶狠狠地吼道。

“都乖乖给我闭嘴!老实点儿!否则有你们的苦头吃!”

男人拔出腰间明晃晃的弯刀,刀上的寒光立刻让男孩儿们都闭上了嘴……

除了一个例外,

“你是谁?为什么要抓我们?这是哪儿?”

一个坐在角落的半大少年冷静的问道。

男孩们的目光纷纷移到了这个胆大的家伙身上,其中有敬佩、有好奇、有戏谑、有茫然……还有惊喜。

“哥!听声音好像是苏虎麻哥表哥!”

完颜恒端小声说到,由于那少年坐在昏暗的墙角中看不清面容,完颜恒端只能通过声音推测。

“嘘!别忘了我们是听了谁的话才走下山被抓住的!”

完颜琅连忙提醒弟弟,他现在回忆起当时的情况,越发觉得不寒而栗。那呼唤他们下山的声音确实是苏虎麻哥,他那独特的低沉声音是不可能听错的,假如苏虎麻哥从一开始就是匪徒那一伙的,那…………

完颜琅打了个寒战,不敢再继续想下去,只能匆匆给苏虎麻哥打上一个危险的标签,再顺便给那个看不顺眼的表哥苏虎厚德也打上一个不可信任的标签。

“呵呵!小子挺冷静嘛!”

凶恶的男人冷笑着说,

“但你算老几?我凭啥要告诉你?不想吃苦头就老实一点!别多嘴别多问!”

凶恶男人撂下这句话就迈着螃蟹步大摇大摆地走了,留下一群呆愣的少年。

“你……你就不怕死吗?”

沉默了一会儿,一名少年忍不住开口问道,对象自然是刚刚那位坐在墙角的勇士。

“你们都是肃慎各部落的吧?”

墙角的少年站起来,走到人群中间,面容在昏暗的灯光下浮现,正是苏虎麻哥。

“对!我是白山部落的!”

“我是黑水部落的!”

“我是白熊部落的!”

“我是灰狼部落!”

苏虎麻哥凝神细听,目光一一扫过,默默记下对方的面孔和出身的部落,完颜琅连忙拉着弟弟低下头,不想暴露身份。

“我叫苏虎麻哥,是苏虎河部落的人。”

苏虎麻哥主动表明身份,

“这些匪徒既然没有杀我们,就肯定是想把我们变成奴隶卖掉。”

“但是…………”

苏虎麻哥揣测着自己昏迷的时间,然后划定了一个大致范围。

“如果我猜的没错,这里应该是呼延和拉山脉某处,匪徒想要把我们运出去卖掉非常困难,而这时候肃慎诸部应该都得到了消息,他们肯定不会放过这群匪徒,一定会来救我们的!”

苏虎麻哥一边说着安抚人心的漂亮话,内心却充满了疑惑。

正如他所说,如果到肃慎劫掠人口作为奴隶,那其实只有卖到西方的草原上和南方的炎帝国,肃慎诸部自从停止内战后形成了一个公认的准则:禁止劫掠同族人为奴!即使一些因为贫穷而卖身为奴的肃慎人那也只是个例,各部落之间是绝对不会主动挑起战争,那意味着打破和平,承担着被其它部落视作公敌!

结合之前姑父完颜胡刺的推测,毫无疑问这伙匪徒应该是外面来的,但他们为什么不把俘虏运走而是在山里挖出这种密室来囚禁?

事实上,当苏虎麻哥发觉自己在密室中醒来时,他就隐隐猜到姑父的推测可能也有问题,这伙匪徒既不是马匪,也不是单纯的奴隶贩子,他们似乎有着更明确,更不可告人的目的。

“那我们现在应该怎么办?”

一名少年开口问道。

“我们先不要轻举妄动,在救援来之前保护好自己。”

苏虎麻哥的镇定与冷静感染了少年们,他们的恐慌被慢慢平复,希望的火种重新在胸膛内燃起。

在苏虎麻哥安抚同一囚室的少年们时,另一间囚室内,苏虎厚德的情况却不太好。

准确的说是非常不好,他因为在看守敲栏杆时对其发起突然袭击失败,被暴怒的看守们拖出来一顿毒打,苏虎厚德虽然竭力反抗,但他的身手和力气都算不上多好,很快就被揍得气息奄奄,随后被重新丢进了囚室。其它少年见状,吓得都不敢出声,也不敢去帮助躺在地上的苏虎厚德。

一时间,昏暗的囚室内只有苏虎厚德一人虚弱的喘息声。

一群胆小鬼!

苏虎厚德一边喘息着,一边翘起了嘴角,他的手中紧紧抓着一把短小的匕首,那是他被暴打时趁乱从守卫身上摸到得,这偷窃的技巧还是苏虎麻哥教给他的,原本只是为了好玩,没想到在这个时候派上了用场。

要是麻哥在就好了!

想到这里,苏虎厚德叹了口气。

他一直很要强,但在智慧方面,却不得不承认堂哥苏虎麻哥比自己强很多,尽管苏虎麻哥经常跟在自己后面像个跟班,但苏虎厚德觉得如果这时候苏虎麻哥在这,一定会想出脱困的妙计。

此外,他也担心着表弟表妹们,害怕他们也被匪徒抓住……还有一个更可怕的担心,却被他死死压在心底——假如匪徒真的击败了姑父带领的近两百名苏虎河部精锐战士,那以苏虎河部一己之力,恐怕很难击败匪徒了,何况匪徒还有许多诡异的暗器。

镜头转向第三个囚室,

在这里,情况则要惨烈的多。

精壮的男人们横七竖八的倒在地上痛苦**,刚刚发生的一起暴动引来了看守毫不留情的镇压,那种曾经在完颜仆里黑噩梦中出现的黑针再一次从守卫随身的圆形铁管中喷涌而出,只是这一次黑针上面涂抹的毒药似乎略有不同,受伤的人虽然迅速失去了行动能力,却没有昏迷,反而忍受着巨大的痛苦——浑身上下好像有千百只蚂蚁在爬,那种密密麻麻的**和刺痛感简直能令人发疯!

完颜仆里黑默默忍受着痛苦,在黑暗中耐心积蓄着力量,等待下一次的机会。

他的想法很简单,首先找到对付那种黑针的办法,然后找机会撕开铁栏杆击败守卫救出叔父,如果叔父不幸遇难就杀光匪徒为他报仇。

完颜仆里黑对于那天没能加入战斗耿耿于怀,要不是该死的黑针,他一定能帮助叔父击败匪徒,解救被劫掠的人!

0

第二十七章,三个囚徒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