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历史架空>花木兰传奇之木兰出世>天道要变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天道要变

小说:花木兰传奇之木兰出世 作者:我爱孟小鱼 更新时间:2019/11/19 10:05:27

朝廷人心惶惶,皇上也不上朝了,宣布身体不适,去了最宠爱的红妃哪里,把个蓝妃绿妃紫妃白妃好生妒忌。

紧接着,暴雨,铺天盖地的大雨迎头而来,大雨连着下了三天三夜,密不透风,整个京城全是雨幕笼罩,不见天日。大风大雨肆虐,京城变成了水城,到处一片汪洋,城里的大街变成了大河,小巷街口变成了漩涡,马车变成了小船,大树变成了扭曲的破伞,一个个活着的人变成了蚂蚁一般,挣扎在水面,护城河暴涨,水势淹了大半城墙,浪头扑打着城墙砖,忽然,南门西边一块城墙顶不住了,轰然倒塌,露出一个大窟窿,水流打着漩涡往外涌,附近的老百姓都说是那动了龙脉,贯通了地下暗河,通到了东海龙宫,东海龙王赶着喷水车来了。

大水冲溃了堤坝,京城内房屋成片倒塌,京城外河流倒灌,山洪暴发,水像暴龙失控一般,把大地卷了一个干净,庄稼被淹,低洼的村子整个覆没,那些牛羊畜牲随水流乱飘,有的已经死去,泡的胀大,发出恶臭。

京城四门,全部被水淹没,德胜门水流汹涌,安定门,臭水乱淌,一些杂木碎石拥堵,洪阳门,不仅水势大,和护城河连成一片,水里还出现了硕大的水蟒,无人知道哪里来的,在水里翻腾,忽然把一头牛犊一口吞下。奎文门竟然城楼顶上落了一群乌鸦,时时起来盘旋,呜哇乱叫。

要知道,平日里,这四门,都是人来人往,络绎不绝,车水马龙,好不兴盛。

城内二百五十六坊,那平日里都是熙熙攘攘,京城最繁华的地方。如今,冷冷清清,铁门紧锁,全部都停止经营,歇业在家。

内城也是混乱无比,风雨一样无情。

内城九门,南有三门:正中有正阳门,是皇帝御用专道,原名丽正门;东有崇文门,是征辟的才子进京和税收银子进京的通道,是前朝京城十一个城门之一,原名文明门,后改为崇文门;西有宣武门,专门是杀罪犯的地方。初称顺城门,后改为此名,与崇文门对应,按左文右武的礼制而建。北有两门:东有安定门,西有德胜门,为出兵打仗专用通道。出兵从安定门出发,表明打仗的目的是为了天下安定;返回由德胜门入城,表明得胜凯旋而归。东有两门:北有东直门,是专门运送东北木材及特产的通道;南有朝阳门,是专门运送南方漕运而来的粮食及物产,因打开城门,即面对初升的太阳,故而得名。西有两门,北有西直门,是运水的专用通道,具体即将玲珑山漱玉泉的泉水运入城内;南有阜成门,是运煤的专用通道,具体是将方唐岭一带的煤运入城内。

如今这九门,冷冷清清,全都大门紧锁。

宫内,异常慌乱,朱雀皇帝拖着病体上朝,这病,拖了三年之久了,太医来过三百个药方,有十几个太医已经被处死,但皇帝的九五之尊丝毫未见起色。每日里只是吃些汤菜,最多一顿吃上五个燕窝海马馄饨。

上朝了。朝堂之上,大臣们面对灾难,心有余悸。

左丞相赫连明珠奏本,请皇上下旨,命京城东西南北二十六营迅速出动,进行救灾。

皇上还未答复。

太师道,京城哪里有二十六营官兵,不是只有二十四营吗,东西南北各有六营?

京城殿前指挥使插话道,不是还有禁宫左右二营吗?

奥,对了,这我倒忘了。

二十六营官兵出动,京城才能安定,当务之急是迅速救灾。

这……

皇上道,禁宫左右二营就不必出动了吧。

皇上,如今必须全力投入力量救灾,这一次灾难,京城受损严重啊。

指挥使也道,皇上,各位大人,禁宫左右二营一万人已经做好准备,随时可以投入救灾。请皇上下旨。

太师道,皇上,禁军不可出动,禁宫乃是龙脉所系,守卫任务责任重大,不可擅离。草民百姓,哪里比得上皇上重要。请皇上三思。

其他大臣道,民为贵社稷次之,君为轻,古人有言,怎么能弃百姓于水火?

这个不再议了,二十四营出动,禁军不动。

皇上,刚才已经有部分禁军出动了,老百姓的死尸都已经漂到宫门口了,守卫百姓,军人天职。

你,怎么敢擅自调动禁军。来人呢,给我撤掉指挥使职务。

皇上发怒。

众人害怕。

皇上,老臣之见,此时撤掉指挥使,禁军不稳,此刻不能生变,此事以后再行定夺,乃为妥当。

这,……好,就依你,准许成立救灾指挥部,统一调动各方力量,太师办事稳妥,就着太师任职指挥部负责人,全权处理。

是。

退朝。

皇上咳嗽连声。

宫外,众位大臣离开,水没过了脚脖子,他们一个个提着官服,小心在意着自己的官靴。

李大人,如今皇上可是越来越厉害,眼里只有自己没有百姓了。

是啊,王大人,江山社稷,以民为本,一场灾难一场寒啊。

少议论吧,今早上刚刚处死了一个太医,皇上的性情可是不可琢磨了。

听说妃子又多了一批,秀女又开始选拔进宫了,如今这时候,人心惶惶,哪里还有这样的心思啊,我们的皇上。

太监谢五又升职了,玉玺保管在他那里了,他成了掌印太监,不知这家伙到底贪了多少官银了。

他啊,国库至少有一半是他搬空的。他丫就是一只硕鼠。

硕鼠硕鼠,无食我黍!三岁贯女,莫我肯顾。

逝将去女,适彼乐土。乐土乐土,爰得我所?

硕鼠硕鼠,无食我麦!三岁贯女,莫我肯德。

逝将去女,适彼乐国。乐国乐国,爰得我直?

硕鼠硕鼠,无食我苗!三岁贯女,莫我肯劳。

逝将去女,适彼乐郊。乐郊乐郊,谁之永号?

要不干脆你我找机会参他一本,扳倒他。

不可,怕是你的本子还未等呈上去,你的死期也就到了。走了走了。此处小心耳目。

唉,无语。

走了,走了,回去后四海楼一聚。

好,四海楼,不见不散。

于是,

大家走了。

2

钦天监日官提举司天监孛大人,忧心忡忡,这是天变啊,恐有仙道轮回之变。

什么是天道轮回?

属下问。

天机不可泄露。

大人说道,面色凝重。

京城。

城内赈灾处,施舍小米粥的棚子前,人们拥挤着,都有份,每人稀粥一份,有人领到粥,喝了一口,咯噔一下,有沙砾把牙硌了下,疼的扭曲着脸,倒霉,什么破粥,就是沙子粥。

嘴里骂着。

旁边有人说道,有的喝就不错了,我们老家那里都饿死人了。还嫌弃些啥。

你老家饿死人了,哪里的?

汶家坡黑疙瘩岭的。

奥,那可是个鸟不拉屎的地方。

旁边一个上了年纪的老人,穿着一件破夹袄,说道,城外饿死人的多了去了。天天有拉死尸的车运出去,都丢到西山里了,连埋都来不及埋,惨着呢。

这老天爷是要人的命啊。

这时有个人穿着一件缎子衣服,也领了一碗粥,尝了一口,呸一口吐在地上,猪都不会吃,什么粥啊,一嘴沙子,还霉了。

说完丢下碗走了。

这一看就是有钱的主,他那里吃得下。

可不是咋的,

旁边一个小乞丐赶紧捡起破了的碗片,伸舌头舔着上面的米粒子。我们吃不上,饿肚子,他们倒还来赚便宜,大鱼大肉吃腻了,感情来换换口味。

人们都瞅着那个背影,露出鄙夷的神色。

有人领粥走的急了,把别人的粥给碰掉了。

没长眼啊,赔我。

这掉了粥碗的人是个壮汉,得理不饶人,上去便要打人。对方是个小姑娘。

旁边的一位大叔说道,有道是得饶人处且饶人,再说人家也不是故意的。

那我来打你好了,我也不是故意的。

说着便要动手。

劝架的大叔说道,怎么这么野蛮,君子动口不动手。

你还是君子,君子还来抢粥吃?

大叔看起来是个读书人,闻听此话,面露愧色,把碗放下,说道,这碗粥给你好了,我去看书去了。

说完走了。

你不喝我喝,壮汉端起碗便喝。喝完后还冲着那个大叔说,书是你的心灵鸡汤吧,你喝鸡汤就喝饱了。

说完大笑。

众人没笑。

书生扭过脸去,说道,道不同不相为谋。廉者不受嗟来之食。

忽然,面前出现了一碗粥,有人把一碗粥端到了他的面前。他抬头一看,是个官差,穿着官府。

壮汉问道,为什么给他不给我?

京城巡营司督察组的。

你要吗?

那,还是免了吧。

壮汉道。

听说京城二十四营都出动了,看样子老百姓有救了。大街上赈灾物资多了起来。

京城天变,各地方也不太平啊。

人们一边抢险,一边纷纷交流谈论着。

世道越来越糟糕啊,老百姓可有什么盼头啊?

京城官员也是忐忑不安。

指挥使府邸,关风清是大人的幕僚。今日他跟大人对谈,大人道,“天下治安一统久矣,势必驯至分剖。然主威素重,风气未开,若非抽心一烂,则土崩瓦解之局不成。以风清度之,异日之祸,必先根本颠仆,而后方州无主,人自为政,殆不出五十年矣。”

大人洞查春秋,熟知历史,视野非常人之所能及。我等食禄之人,只知做好份内事便可,那里有如大人,忧虑兴亡。

你有所不知,今日朝堂之上,实在让人无法忍受。

大人把朝堂发生之争执说了一遍。

关风清洗耳恭听。

大人说完,又补充道,皇上怠政,臣下惰政,不思百姓,如此下去先皇的一片江山就要断送。

大人,此话不可乱讲。隔墙有耳啊。

我知道,也就对你说说谢谢心里话,心情还透一透。

他预言,不出五十年,天下就会出现根本颠仆、割据分裂的局面,神州果然陷入“人自为政”的纷乱之局。

如此,百姓之不幸也。天下兴亡,兴,百姓苦,亡,百姓苦。

大人说着这番话,面有忧色。

风清说道,大人位居高堂之上,又是皇上跟前要员,何必杞人忧天,皇上乃真龙天子,自有老天垂佑。

再说,举世皆浊何必我独清。君不见当年屈原。

关大人道。

哼,你如果不是很从我多年,我早就赶你出门。人生一世,草木一秋,岂可如赵高之流,青史蒙羞。屈原之辈才是我等追求。

大人可敬。我对大人一片忠心,当年大人对我的知遇之恩,下官没齿难忘,不管大人如何选择,将来我永远站在大人身边。生是大人的人,死是大人身边的鬼。愿大人多考虑考虑自己前程。

我相信你,你也是一个嫉恶如仇的人。我倒不担忧自己,我是担心百姓安危,担心社稷安危。

大人之心,日月可鉴。我当追随,誓做屈原。只是现在大人考虑社稷安危,百姓安危,其实,这个世上最没有安全感的人是谁,大人你可想过?是谁,是天下穷苦百姓。

错,当今天下最没有安全感的人是当今圣上。

是他?这……

大人不再言语。

陷入了沉思,如同这漫漫长夜,伴着昏黄的灯光。

就在当月廿一日夜里,重臣文忠公太子侍讲郭毅然病寝,太子前来探望,安慰他说:“老师文忠公忠心恤国,素有名望,天意嘉佑,好好保养。”太子离开后,望着他的背影,郭老黯然流泪,对身边的儿子说:“国运尽矣!”

儿子不懂的。

他一声长叹:“我办了一辈子死法刑狱,都是纸糊的房子,是用来吓唬人的。看起来挺强大,若遇上风雨,那就到处露雨,连拆东墙补西墙的机会也没有,倾覆之势不可挽救。

高出不胜寒。他久居中枢,对王朝的本质看得最是清楚。

???该来的总归要来,该去的总归要去。

人不能逆天,逆天,必遭天谴。

天道要变。

0

天道要变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