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历史架空>花木兰传奇之木兰出世>赵五爷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赵五爷

小说:花木兰传奇之木兰出世 作者:我爱孟小鱼 更新时间:2020/3/26 12:34:05

花捕头:看来大家和我的想法是一样的,那就是拿起刀枪,把自己和家人的命运牢牢掌握在自己手中。那么今天我还要告诉大家,在这个盗匪四起的时候,想靠卑躬屈膝换的叛军山匪的怜悯是万万不能的,只有我们同仇敌忾拿起刀枪把山匪打怕、打疼了,他们也就不敢欺负我们了,我们青崖县百姓也就更有活路了。在这里我要向大家保证,只要我花捕头一天在青崖县,首要目标就不会变,那就是将青崖境内的山匪全部撵走,还我青崖县一个朗朗乾坤。大家若要问我不走的怎么办?我会告诉大家,那就拿起刀枪让他们想走都走不了。今天在这里,有屠我青崖县三泉村的土匪,有杀人害命荼毒生灵的陈老刀一伙。让我青崖百姓没了活路,我们就要用将他们脑袋来告诉所有还想祸害我青崖百姓的山匪知道,我青崖县百姓的每一滴血都不会白流!

众百姓闻听花捕头这掷地有声的话语,都不禁群情激奋、热血沸腾,纷纷跟着大吼:

谁要想让我不好过,我们就让他不好活!

????屠向天见花捕头发言有此威势,心中有点犹疑,但想想自己恐怕很快就将离开青崖县,再说自己对花捕头有知遇之恩,以自己对花捕头的了解,料他不会行那恩将仇报之事,心中也不禁释然。

于是屠向天赞许的对花捕头点点头

屠向天:此次虎牙岭剿匪干系重大,意义非凡,为功耀后人,祭奠英灵。本县拟将日后为我青崖百姓安居乐业而牺牲的青崖县捕快尊称为青崖县猎豹勇士,一律载入县志,供后人凭吊,激励后辈。

?? 之后,俘虏的山匪,除了其中有十余人经核实是被蒙蔽入伙的留的一命外,其余诸人年纪大的流放,年轻暴戾的全被斩杀当场,除恶务尽,斩草除根。

随后山匪尸首被拖入城外荒地早前准备好的大坑中埋葬。匪首中除了朝廷早就明确要要的陈老刀尸首外,其余匪首的头颅一概悬城示众,警示宵小。

陈老刀尸首运送朝廷,验明正身,然后葬于乱坟岗子,挖坑埋下,群马踏为平地。再无痕迹。

县令吩咐:将土匪之骸骨,无亲属认领者,着山岭荒地抛弃,有亲属认领者,刨坑为坟,就地埋之,不得起为坟头。”

花捕头,作为一个捕头,不仅要捕盗破案,还要防止土匪。

土匪,是中国历史上的一颗硕大的毒瘤。

登州之地,东半部苍茫的乌蒙山区,就盘踞着一股土匪,他们为非作歹,勒索、绑票、抢劫、杀人,简直无恶不作。

这其中,赵五爷的土匪最为凶悍,虽然自称五爷,实际上却是个女子。

赵五爷是个女土匪,这不奇怪,五爷是个虽然女人却更像是个男人的女人。

虽然为女人,但心狠手辣却远超最凶恶的土匪。她曾率领土匪攻破城南二十里南六巷村,就在官府皮子底下,制造了一桩惨案。

其实,赵五爷生于一个贫困家庭,自小饱受饥寒之苦。父母将其卖给马戏班子后,学会了耍刀舞棒,成为戏子,下过窑子当妓女。长大后,姿色出众的她被东海县土匪头子赵某收为妾,始称赵五爷。赵五爷喜欢上这种刀头舔血的日子。

然而天有不测风云,由于分赃不均,赵五爷的丈夫与儿子被人突袭打死,一时间数百名土匪群龙无首。于是赵五爷选择带领部众遂携三个女儿潜回老家登州乌蒙山,将长女嫁给当地另一匪首为妻。然而不幸的是,赵五爷的女婿也被官军所打死。于是赵五爷一不做二不休,被几百匪徒拥立为头领。当时她不过四十岁。

赵五爷成为匪首后,率众匪活动在登州东部乌蒙山一带。这女匪在其夫为匪首时,就已恶名贯耳,百姓一提起她,莫不咬牙切齿。

在赵五爷眼中,一个名为南六巷的村落尤为可恨,赵五爷向各个村子摊派贡粮,每个村子都收取匪饷,但是南六巷村从来不缴纳。不仅如此,此村与其他村落组成“御匪同盟”,是抵抗土匪劫掠的中坚,赵五爷匪众屡次吃亏。为了拔掉这个眼中钉,赵五爷决定聚集周边所有匪徒,将之夷为平地。

南六巷可绝不是那么好对付的,南六巷坐落在蜿蜒百里的马陵山下,全村300余户,一千多人口,围圩的石墙既高且宽,村中有百余名会功夫的健壮后生,这些人领着全村老少爷们给赵五爷等人制造了很多麻烦。

五爷没少找村子的麻烦。找麻烦才会出现更大的麻烦,出现大麻烦五爷才好下黑手。一日,南六巷抓住了两名正在劫掠的土匪,都是赵五爷属下。赵五爷正愁没有借口攻打南六巷,她勒令南六巷限时放人,遭到严词拒绝。赵五爷见交涉不成,于是聚集上千匪徒,浩浩荡荡地杀向南六巷村。

一时间喊杀震天。而村民们奋力用弓箭、长刀、棍棒、石块等拼死抵挡,杀死了不少土匪,土匪们一时还奈何村民不得。

五爷狡猾,见久攻不下,于是便想到了挖地道。随后,抓来一些邻村的老百姓,强迫他们去挖掘南六巷的村墙。南六巷村民见掘墙的都是乡亲,均不忍心下手。就在南六巷村民犹豫之时,土匪们在村墙上挖开一个缺口,傍晌时分,村东北角的墙訇然倒塌,匪徒们凭借三丈宽的豁口,恶虎扑食般地涌进圩内。

赵五爷骑着高头大马,一边挥着刀,一边用她尖利的声音咆哮:

斩草除根,村里人给我全部杀光。

匪徒们一进村子便杀红了眼。他们把人用快刀削割,遇见女人就剥光衣服,强暴后杀死,遇到婴儿就直接摔死。

为防漏杀,赵五爷早已派人在出口处安好铡刀,窜出一个铡一个,有百余村民身首异处,成为铡下冤魂。

经过一夜的屠杀,南六巷就变成尸山血海。匪徒们把村中财物和牛马猪羊抢劫一空后,赵五爷又下令将房屋付之一炬。

在土匪围攻村落时,有村民飞奔到县城求援,县里闻听,赶紧调兵围攻赵五爷。赵五爷打下南六巷,杀了人,抢了东西,看事不好,带着手下部众,还有自己的一个女儿迅速撤回了老巢。

官军去晚了一步。

目睹这股土匪的凶残,县里决定剿匪。

花捕头更是疼心不已。

然而赵五爷十分狡猾,她用重银收买了官军一个小官,漏了消息,结果土匪在官军到达之前早就藏了起来。

花捕头主动出击,一方面张贴传单,一方面带着捕快骑着快马四处搜查。

官府的高压行动让土匪暂时收敛起了自己的行动。

虽然抓到了许多小土匪,但是却没有抓到匪首赵五爷,花捕头烦躁不已。回了县城,一番审讯,却没有得到赵五爷这个土匪的消息。

到底藏身哪里?一时间失去了目标。

这天,阳光有点阴郁,像女人的裤脚。

花捕头自己出来,带着刀,进了城里一个小酒馆,自己要了一壶老酒,要了一碟油炸花生,一盘子酱肉,喝闷酒。

想自己堂堂一个捕头,连个女土匪都没有抓住,一介女流竟然如此狡猾。不仅有点叹气。

正这时,酒楼前有人喧闹,花捕头放下酒杯,出去一看,一辆马车停在路中间,马车上有个女子在那里坐着。原来是一个过路的女子。

马车准备前行继续走,三个流里流气,长相猥琐的混混便拦住了她的去路。车夫是一个老头,见事不好赶紧说好话,打断糊弄过去。小混子却不依不饶。他们今天就是想调戏这个女子。女子长得小巧玲珑,瓜子脸,修长的眉,虽不是绝色美女,却也是颇为耐看,穿着一身绸布衣服。满脸通红,一副窘态。花捕头微微蹙眉,站在那里看个究竟。女子想让车夫绕过去,哪晓得那三个混混,走上前拦住了她的去路。

让开。

姑娘冷声呵斥。

一个脸上有痣的混混,摸着下巴,看着女人道:

莲花姑娘,那么凶作甚?我们几位哥哥只是想跟你玩一玩儿而已。

那有痣男的眼睛,上下打量着莲花,最终视线停在了她的胸口。

猥琐。口水都禁不住流了出来。有痣男不由舔了舔唇。

恶心。

姑娘怒道。

就、就是、玩、玩儿嘛!

三个混混之中矮胖的结巴男,磕磕巴巴的说着,一双不规矩的眼睛,也在莲花身上乱看。

我不认识你们,滚。

连花姑娘毫不客气的冲三人吼道。她那眉头一皱,神色冰冷瞧着有些霸气侧漏。

此时正是中午,街上的行人很多,都驻足观瞧。看见混混调戏良家女子,街上的行人也只是匆匆而过,装着什么都没有看见,不想多惹事儿。

这三个混混,常在街上晃荡,看到落单的女子,不管是少女还是少妇都会上前调戏一番。此地的人,早已对他们深恶痛绝,可他们在衙门有人,所以大家也都不敢招惹。

瘦的如同竹竿一样的干瘦混混,走近了一步瞧着女子道:

哎哟!小妞儿儿脾气挺大啊!不过脾气大,我喜欢哈哈哈……

他冲着女子,猥琐的笑了起来。

哈哈哈……

另外两个混混也跟着一起笑了起来,他们一边笑,一边将莲花姑娘围了起来。

你知不知道你笑得很恶心?

姑娘说完,扬起右手对着那干瘦男的脸便打了一下。

一下正着,啪的脆响。

“臭娘们儿你敢打我?”干瘦男摸着自己红肿的脸,怒吼了起来。他今日一定要好好收拾一下这臭娘们儿,让她在自己身下求饶叫爷。

男人总是下半身动物。

另外两个混混儿见兄弟被打,便忙去扯姑娘的手。

街上的行人和小摊贩儿,见姑娘被人抓住了双手,还惹怒了那混混儿,都在心里替她捏了把汗。也有虽那怕事却有良心的人,虽然不敢上前帮忙,但是却忙去找巡街的捕快去了。其他人则默默替莲花祈祷,祈祷能有人能出手帮她,祈祷捕快能快些来。

莲花双手被人抓住了,又羞愧又气愤,骂道:

你们这些臭流氓。

别看我们臭,我们可是属长沙臭豆腐的,闻起来臭,吃起来香,不信,待会儿你尝尝。一面**的笑起来。

姑娘抬起脚乱踢。

混混一面抓着莲花的手,一面去扒莲花的衣服。

莲花阻挡不住,酥胸半漏,急的大喊。

眼看要得逞,这时,花捕头过来,立刻站出来大喊制止。

放开。

混混们根本没有摆他。

还不放手,

花捕头上前抓住一个后衣领,往后一扯,把他拽开。

几个小混混见状,明白了,有人来管闲事,他们并不认识花捕头,花捕头又没有穿官府,带着武器,所以他们不怕。悻悻的放开姑娘,便转头准备对付花捕头。

姑娘赶紧闪在一边,惊魂未定的看着眼前这些混混和这位义士。心里又紧张又忐忑。

“狗拿耗子,多管闲事。”

“你们光天化日,为非作歹,不怕王法吗?”

“王法,我们的拳头就是王法。今儿个让你尝尝滋味。”

说着,三个人便扑过来。拳头未等打倒花捕头衣服。便觉得眼前一花,被打倒在地。花捕头的本事,那是一等一的捕快,他们三个捆在一起都是白给。

鸡蛋碰卵石,自不量力。

混混们爬起来,晃晃悠悠的退了两步,朝着地上吐了几下。

“呸呸呸……”

有痣男一下子从后腰里掏出一把尖刀,闪着寒光,晃动着刀子,大叫着冲花捕头喊道:“臭不要脸,老子要杀了你。”

一旁的莲花姑娘吓得心里直打鼓,除了冷汗,担心这位义士。

花捕头冷冷一笑, 杀了我,就凭你们?然后眼光如刀子,盯着看着他们朗声说道:“还想杀我?也不想想你们面前站着的是谁。你们胆子不小,竟然还想杀县衙捕头?”

听到这一句,莲花姑娘的眼睛一亮。

眼前这个人是捕快,这些混混在向捕快挑衅呢!

捕快?捕快是什么东西?

干瘦男,跪在地上用手拍着地喊道:“你们还跟他废话什么?别听他的,县衙的人就好怕啊,一起上,快点收拾他啊!”

三个人,三把短刀,一起扬起来,寒光闪闪,杀气腾腾,冲了上来,这是一伙不要命的混混。

众人大惊。

人命?

0

赵五爷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