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世纪之战>第十四章 开始反击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十四章 开始反击

小说:世纪之战 作者:烈火狼山 更新时间:2019/12/1 22:23:43

在基地里焦急的等待消息的上校,突然看到五辆坦克高速的冲进基地,赶忙迎了上去,他以为这是打头的五辆坦克,可是他一看后面空无一物,一辆坦克也没有,他立刻锁紧了眉毛。

从五辆坦克上下来七八个士兵,一个个丢盔卸甲,狼狈不堪的样子。上校心里这个气啊!都干什么了,部队打成这个样子?

其中一个坦克手整了整自己狼狈的外形,走上前来:“报告上校,一营二连三班坦克手前来报到。”

“说说,是怎么回事,部队被打成这个样子?剩余的人哪?你们是去参加柏林战役了还是遇到了外星人?”上校生气的质问道。

“报告上校,我们没有参加柏林战役也没有遇到外星人,可是我们却遇到了蚂蚁,非常多的蚂蚁。”

“蚂蚁?你说的是地上我们常见的那种昆虫吗?”上校生气的问道。

“是的上校,是那种昆虫,但又不太一样。”坦克手解释道。

“怎么,蚂蚁和蚂蚁还有不一样的,是天外来的蚂蚁吗?”上校生气的问道。

“是一种很大的蚂蚁,比平常的蚂蚁个头大一倍。”这个士兵解释道。

“是这样,我们奉命支援的部队刚到达哨所,就见到那里的士兵正坐着几辆摩托车拼命的突围,我们车队冲到他们的跟前,准备下来十几个士兵帮助他们,结果受到了蚁群的进攻,当时就有几名士兵被蚂蚁群吞噬,失去了生命。”

“那时谁也帮不上谁,只有拼命地突围。就在我们的坦克车队停下救人的瞬间,车上就进入了许多的蚂蚁,它们咬人特别厉害,一旦被咬,身上马上就会肿胀、起水泡,再厉害一点人就会昏厥。”

“因此我们在突围的过程中,由于被蚂蚁叮咬,许多驾驶员失去了控制,有十几辆坦克撞在了一起,造成车毁人亡,我们的营长不幸牺牲,最后只有我们五辆坦克车冲了出来。”

“报告上校,我是101哨所的中尉排长,我参加了与蚂蚁战斗的全部过程,我知道它们的厉害,我请求上校立即带领我们全部撤离,不然我们可能会全军覆没。”排长着急的报告道。

“胡说,”上校非常生气的打断中尉的报告,“国家把我们放在这里,是要我们保护它的,而不是放弃它的,人在阵地在。不要说是一群蚂蚁,就是敌人的千军万马,也休想从这里踏过一步,它们要想从这里过去,除非踏着我们的尸体!”

“一群小小的蚂蚁,我还没有见到它们,你就要让我们撤退,真是胆大包天。现在我命令,我们要和蚂蚁决一死战,即使战斗到最后一个人也绝不后退,有再言后退者杀无赦。”

中尉排长见状,也不敢再言后撤了,只好又提出了一个建议。“报告上校,我建议把我们所有的火器全部拿出来,与蚂蚁决一死战。”

上校听罢想了想说道:“二营长,”“二营到,”“现在我命令你,带领二营官兵和一营剩余人员立刻到库房,把我们的火焰喷射器、大小迫击炮全部搬到这里。”“是,”二营营长得令转身离去。

一营、二营的士兵们在二营营长的带领下冲进堆积如山的基地军火库,立即开始忙碌起来,大伙儿有的搬、有的抬、有的用叉车,不消一个小时,就将二百多具火焰喷射器、二百多门大小不一的迫击炮搬到了操场上。

上校看到火焰喷射器和迫击炮都搬运到了操场上,立即下令:“一、二营的士兵带着火焰喷射器,立即在基地南边组成一道东西长的阵地,准备阻止蚂蚁群的进攻。”

“是,”二营营长得令,“人在阵地在,绝不后退一步,保证完成任务。”说完转身离去。

“三营的士兵立即将全部的迫击炮布置在操场上,准备配合一、二营的士兵,猛烈轰击蚁群的后方,前后夹击,全部消灭蚁群。”“是,”三营营长得令转身离去。

同时,上校命令:“传我的令,立即向上级报告这里的情况,并想法派飞机给我们空运凝固汽油。同时派出侦查兵迅速前去侦查,查清蚁群的规模和正面的宽度,查清之后立即来报。”

基地立即派出十几个侦察兵坐着摩托车前往南面侦查蚁群的规模和正面的宽度。

一切安排停当,正当上校准备喘口气,一个参谋对说道;“上校,我们基地旁边的库尔斯克小镇一千多的居民怎么办?如果我们不能顶住蚁群的攻击,这些手无寸铁的居民可就陷入绝境了!”

“是啊,”上校不无担心的说道,“这样吧,给101哨所的排长一个排的人,让他们去小镇,立刻帮助居民撤离,以绝我们的后顾之忧。”

“101哨所的排长,”上校喊道,“到”101哨所的排长立即上前一步。“我命令带领一个排的士兵,立刻赶到西面一公里处的库尔斯克小镇,帮助那里的居民赶快撤离,不得有误。”“是,我立刻出发,”排长得令,立刻转身离去。

紧邻基地西面一公里的库尔斯克小镇,大约有一千多居民。这里是基地生活用品的补给基地,士兵们所吃的蔬菜、肉类都是从这里采购的。

排长带领一个排的士兵直奔小镇政府,向那里的官员讲明了事情的急迫性。政府官员立刻派出全部工作人员和士兵们一起到街上,四处动员居民,要求他们立刻放下手中的活计,立刻撤离。

说服居民放下手里的活计立刻撤离,绝不是一件轻松的事情。政府官员和士兵们磨破了嘴皮子,居民们就是不愿意相信他们所说的事情是真的,大家就是不愿意立刻放下手里的活计,不由分说的撤离。

有些人正在做饭,有些人正在照顾不能动的病人,有些人刚进了一批货物,总之,大家都在忙着各自的事情,这个动员真是费了劲了。

最后,无奈之下,大家只好采取强制手段强令居民撤离。人们只好扶老携幼,很不情愿的开始撤离,这时基地里的官兵和蚁群的激战已经接近了尾声。

在基地的右前方几百米处,有一个高约几十米、宽约300多米的土山包,在山包上基地建有一个瞭望哨,是基地的一个眼睛,可以随时报告正面蚁群的情况。在基地里面的操场旁边,也有一个几十米高的瞭望哨,也可以随时观察基地南面的情况。

二营营长带领二营的全体士兵,共约200多人,每个人一具火焰喷射器,每个火焰喷射器负责正面约30多米宽度的防御宽度,应对蚁群的攻击。

二营营长立即命人将火焰喷射器分发到个人。这些士兵们平时根本没有用过这东西,此时突然拿到这种武器真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要现学这种武器的用法真是觉得无从下手。

二营营长立即指派几名用过这种武器的士兵,现场紧急培训十几个班长,手把手的教他们武器的使用方法,这个乱啊!好在这种武器的使用方法简单,很快大部分的班长基本掌握了火焰喷射器的使用方法。

然后这些刚掌握了火焰喷射器的使用方法的班长,立即回到班里,向全班的士兵开始传授。

只用十几分钟的学习,这些士兵们就每人背着一具火焰喷射器,带着一脸的疑惑上了战场,准备反击蚁群的进攻。

不久,侦察兵就回来报告,蚁群的规模很大,在基地的正面的宽度约有5千米、纵深却一时无法探明,据估计可能有几千米的长度。它们一个小时前进大约5千米,再有两个小时它们就会来到这里。

上校听到这里心里一惊,暗暗说道;“蚂蚁群这么多,看来让小镇居民提前撤离是对的,不然人员的损失不堪设想。”

在基地的正前方从东向西分布着一片小树林,约有1千多米的宽度。往西紧挨着的是一片灌木丛,也有1千多米宽。

再往西是一条流经此地约有1千多米长、十几米宽的小河流。在基地的正前方是一大片平地,约有500多米。右前方是那个小土山包,正面约有1千多米宽。

在坦克基地南面100米处,200多名士兵一字排开,一名士兵负责约30米宽的正面防御,整条防线的正面约6、7千米,基本上阻挡了蚁群的正面攻击。

一营营长将一营的士兵分成两队。一队防守阵地东侧的小树林,二队防守紧挨着的灌木丛。

二营营长将二营士兵分成三个小队。一小队负责防守基地左前方的小河流,二队防守基地正面的平地,三队负责防守右侧的小土山的正面。

二营营长带着几名老兵作为总预备队,坐着摩托车在阵地的后面来回的奔波巡视,一有意外情况发生,总预备队立即补上缺口。

三营营长带着全营和剩余的人员,开始在操场上负责组建迫击炮阵地。他们三个人一组面向南面,东西方向一字的排开。后勤人员竭尽所能的将仓库中的炮弹尽可能多的搬运到操场上,终于一切准备停当。

这时传令兵过来报告:小土山上的瞭望哨报告,已经看到蚁群正在向我们涌来,它们一个小时前进大约5千米,再过一个小时,它们就会来到这里。上校下令:“瞭望哨继续观察,随时报告,全团官兵进入战斗状态。”

上校同时命令,一旦蚁群接近瞭望哨,瞭望哨里的士兵马上撤离,不得有误。

布置完毕,上校带领着副官和传令兵上了操场旁边的瞭望塔。在塔上人们对操场上以及基地外的情况一目了然,随时进行防御布置,或者根据实际情况改变防御布置。

小土山上的瞭望哨发来报告,已经看见蚁群了。黑压压的看不到边。距离基地还有1千米,大约再有二十分钟左右就可到达基地防线。上校下令:“全体官兵立即做好战斗准备,随时抵御蚁群的进攻。”

在防御阵地东面的小树林、灌木丛、小河以及西面的土山包的阻碍,蚁群前进的速度慢了下来。在防御阵地正面的草地上,蚁群首先接近了防御阵地。

防御阵地里的士兵睁大眼睛,惊恐的看着眼前的这一切。只见地面上一层黑色的东西从远而近,缓缓的向防御阵地“流”了过来,同时伴随着似有非有的声音。

当你竖起耳朵仔细的听,好像周围什么声音也没有,当你的注意力不在此处时,好像远处有一种听起来让人毛骨悚然的沙沙声。

当人们眼睁睁的看着蚁群终于慢慢的到达了防御阵地,二营二队的士兵们手里的火焰喷射器首先开了火。只见阵地上几十条火龙一起飞向蚁群,顿时,蚁群前面浓烟四起,火龙飞舞。一切都成了焦土。

同时,上校命令在操场上的迫击炮群开始向蚁群前锋的后面10米处射击,每发炮弹的弹着点间距5米。随着“嗵、嗵、嗵”的声音,一发发迫击炮的炮弹从迫击炮的炮**出,飞向蚁群前锋的后面,随机传来了密集的爆炸声,只见土块、石块伴随着爆炸声飞向天空,炸的蚁群蚁仰马翻,溃不成军。

一排炮弹射出以后,炮弹的弹着点立刻开始向东西两边延伸,密集的爆炸声不停的将土块、石块送上天空。不到一分钟,火墙后面的10米处,东西方向5、6千米的长度,已经被迫击炮弹翻了一遍。

上校下令;“蚁群前锋后面20米处,炮弹继续翻地。”命令刚刚下达,又是一阵密集的爆炸声传来。只见火墙的后面继续土石乱飞,好不热闹。

接着,30米、40米、50米。。。。。,炮弹在不停的飞向蚁群,火墙的冲天大火在持续的燃烧。瞭望塔上,上校看着眼前的一切,心里那个痛快。他心想:“小小的蚂蚁,竟敢犯我边境,真是不知好歹。不让你们尝尝我们的厉害,还以为我们手里的家伙都是吃素的。”

接着防御阵地东面的小树林段、灌木丛段的蚁群也涌到防御阵地前。照例,又是几十条火龙飞向蚁群,火龙所过之处皆成焦土。接着操场上的迫击炮群又发出了怒吼,把小树林和灌木丛中的蚁群炸的溃不成军。

终于土山包上的蚁群涌了过来,这里的士兵也不敢怠慢,一顿火龙伺候、炮弹洗礼,让蚁群尝到了人们武器的苦头。

最后,蚁群终于渡过小河,涌向这一段防御阵地。士兵们自然又是一通的火龙和炮弹伺候,没能让蚁群沾到一点便宜。

操场上,原来堆积如山的炮弹,正在一点一点的减少。火焰喷射器的燃料也在慢慢减少。

两个小时以后,最后一发炮弹打了出去,火焰喷射器的燃料也终于换了第三轮,也就是最后一轮了,如果这批燃料再用完,基地真到了弹尽粮绝的地步了。

有人来报,炮弹已经全部打完。上校问道;“上面的炮弹运到没有?”“报告上校,还没有。”传令兵回答。

上校有点着急:“立刻催他们,叫他们快一点,不然我们用什么反击?快!”“是,”传令兵答应一声转身离去。

上校在瞭望塔上用望远镜仔细观察战场上的情况。放眼望去,只见远处许多地方都冒着青烟,到处是炮弹的弹坑,翻起的土壤都变成了黑色。也看不清楚蚂蚁大军的损失情况。

二营营长和部下商量了一下,决定派出十几名侦察兵前去实地侦查一下,看看战果如何。

这十几名侦察兵立刻出发,进入刚才被密集的炮弹翻了一遍的土地。他们走着走着,有些人就开始感到有蚂蚁在叮咬自己,但是叮咬的程度却不太厉害。

经过仔细观察,侦察兵们发现,蚁群确实被消灭了不少,只剩下了少部分的蚂蚁,就这也对人构成了很大的威胁。

蚁群不是非常的密集,但是一个人站在那里,一会儿身上就会爬上几十只蚂蚁,虽然不会把一个人吃掉,但会把人咬的遍体鳞伤。

这种蚂蚁排出的蚁酸非常厉害,如果不能及时的治疗,人就会有生命危险。

二营的营长立刻将情况上报到了上校那里,上校沉思了一会儿,命令一、二营的全体士兵,在火墙的南面一字排开,大家一起向南走,一边走一边用手里的火焰喷射器不停的向前面的地上喷射火焰,直到喷射器里的燃料喷完为止。这样一来,蚁群剩余的蚂蚁也将被消灭殆尽。

二营营长得令,立刻命令一、二营的士兵们,全体起立,每个人都端着自己的火焰喷射器,一边走、一边向前面的地上喷着火焰。

同时,上校命令三营的士兵们到仓库、办公室等处,寻找废木箱、废纸箱、树枝、枯草等物,然后将它们集中在防御阵地前,堆成一条宽、高各一米,长几千米的防御墙,将基地和小镇和一群隔离开来,并在上面洒上了各种的油料,一待基地弹尽粮绝,就点燃这条废料墙,来最后抵御蚁群的进攻。

上校在瞭望塔上看到,200多名士兵一字排开,东西几千米长,甚至看不到两头的士兵。只见他们一边走、一边向前喷着火龙,场面甚是蔚为壮观。

队伍一边走、一边向前喷着火龙,这样一直走了几百米远。中间有一部分士兵陆陆续续还是被残留的蚂蚁咬伤,被别人救下,送了回来。

队伍越走越远,上校举起了望远镜。半个小时过去了,虽然士兵们节约着用燃料,但是陆陆续续的火焰喷射器都停止了工作。

虽然这样,上校仍然非常满意,至少眼前望去的这一大片土地上,蚁群已被消灭干净,基地可以获得片刻的安宁。如果上级能及时的运来燃料和炮弹,蚁群是不可能越过基地一步的。

上校的心情刚刚放松一点,突然,一个正在举着望远镜观察的军官大声说道:“不好,上校,有情况。”

上校立刻举起望远镜向远处望去,只见远处的士兵们走到被炮弹翻过的土地的尽头,他们手中的燃料已经用尽。

正当他们准备返回时,好像突然又受到了蚁群的进攻,大家开始拼命地扑打自己的身子,并开始往回奔跑。

原来这是蚁群后面的队伍。虽然前面的队伍受到了火焰喷射器和炮弹的猛烈攻击,受到了很大的损失,但这与蚁群的总数相比,简直不过九牛一毛。

随着蚁群后面的队伍跟了上来,它们的攻击能力又恢复如初。于是它们又继续前进,摧毁一切胆敢阻挡它们的东西。

士兵们背着火焰喷射器,一路的追杀,终于把眼前这一大片土地上的蚁群消灭干净了。

当他们走到这块土地的尽头,火焰喷射器的燃料陆陆续续都用完了,眼前的烟雾也慢慢散去,正好遇上了蚁群后面的大军。

有些士兵走了这么长的时间,已经非常劳累了,终于喷完了手中的燃料,也全部消灭了蚁群,正想坐下来休息。

突然,一些士兵突然惊叫着猛然站起身子,并用双手猛烈的扑打着自己的身子。另一些士兵惊叫着:“蚁群又过来了,快跑啊!”喊完,起身就往回跑。

这一下,士兵们都丢下身上的家伙,赤手空拳的跑了回来,大部分的火焰喷射器都丢在了地里。刚才的胜利,一转眼就变成了溃败。

正往回跑着,有一些士兵经受不住蚂蚁的叮咬,跑步的速度逐渐慢了下来,接着就倒地不起。他们在倒地的一刻,对着远去的战友大声的呼喊:“救命啊,快来救我啊。”然而后面的蚁群一涌而上,不消几分钟,就变成了一堆的白骨。

正在往回跑的士兵们,听到身后的呼救声,但是谁也不敢停下来救人。一来根本没法救,二来一停下来注定就是个死,所以,听到呼救声,大家跑的更快了。结果只有一半的士兵气喘吁吁的跑了回来。

上校在望远镜中,不停的看到有士兵倒下,倒下士兵的双手向天空中无助的挥舞着,一会儿就变成了一堆的白骨。他这才明白,这次真的遇到劲敌了。

士兵们拼命的往回跑,大家知道,停下就意味着死亡。然而只有一半的士兵跑了回来,而且大部分都受了不同程度的伤。只有个别走在队伍后面的、反应快的人带回了五具火焰喷射器,其余的都丢在了田地里。

上校见状赶快下达命令:“人员全部集中到操场上,准备点火墙。”全体士兵们都站在废料堆起的墙后面,准备点火,以抵抗蚁群的进攻。

同时,上校命令:“赶快向上级报告这里的情况,催促他们赶快把燃料和炮弹运到这里,要快!否则,我们将全军覆没。”传令兵得令,立即转身离去。

上校等几个人举着望远镜,紧张的观察着远处蚁群的动向。有人嘴里嘟囔着:“再有十几分钟它们就过来了。”

突然有人报告:“报告上校,基地的北面也有蚂蚁的动向,我们好像被包围了。”

上校闻听大惊失色,他立刻转过身子,举起手中的望远镜向北面望去,只见北面的土地上也布满了一层黑色的东西。他知道,在刚才的激战之时,蚁群已经从两侧包围了基地,他们已经没有了退路。

上校突然想起什么问道;“小镇的居民撤的怎么样了?”“报告上校,他们报告,小镇的居民已经基本撤离完毕。”

听到这里,他稍稍放了一点心。同时,他立刻对着一名传令兵喊道:“快,立即查看还有多少油料?还有多少坦克可以开动?”传令兵立刻转身离去。

很快,蚁群就来到了跟前,士兵们立即点燃了废料墙。顿时,火光冲天,烟雾弥漫,遮天蔽日。

这时,一个传令兵跑了过来;“报告上校,上级运送的燃料和弹药已经在路上了。”“好,我知道了。”上校听到这里,心里总算踏实一点。他暗暗祈祷,希望东西快一点运到,否则就没有时间了。

突然,又一个传令兵报告:“报告上校,我刚才问过了,大部分的油料都洒在了火墙上,剩余的油料已经不多了,只够五辆坦克的用量了。”

上校听罢,心里一惊。心想如果上级不能及时的把东西运到,五辆坦克只能突围出去很少的人员。看来最后的时刻就要到了。

此时,在瞭望塔上的人员,都在急切的望着北方的天空,希望奇迹出现,希望运输燃料和弹药的机队能及时的出现在天空中。

不久,火墙的火焰开始慢慢变小,所有的士兵们都开始东奔西跑的寻找所有能找到的、能燃烧的东西,然后把他们都丢到火墙里。同时急切的盼望着上级的燃料赶快运到。

终于人们已经搜尽了所有的能燃烧的东西,火墙的火焰慢慢变小了,只剩下余火。天空中运送燃料的飞机仍然没有踪影,最后的时刻终于到了。

上校发出最后一道命令:“全团立即集合。”很快,所有的士兵都到操场上,列队待命。

上校走到队伍的前面,面色凝重的说道:“全体士兵们,最后的时刻就要到了。我命令队伍之中的伤员坐着坦克突围,上面尽可能的多坐人。其余的人员跟我坚守阵地,人在阵地在,坚守到最后一刻。”

“上校,”一名伤员跨出行列,对着上校敬了一个礼,“报告上校,我不能服从您的命令,我愿意和大家一起坚守阵地,绝不后退一步,誓死守卫基地。”

听到这里,上校心里非常感动,他动情的说道;“战友们,我不是让你们当逃兵,如果你们五辆坦克突围,能有一辆成功,就可以向上级报告我们这里发生的一切,好让他们准备接下来的应对之策,以减少我们更大的损失。不然我们的牺牲不就白费了吗?”

“你呢上校?你也随我们一起撤离吧。”伤员们恳请上校道。“谢谢你们,你们的心意我领了。我的职责在这里,我已经宣过誓,人在阵地在,这里就是我的最后的归宿。”上校最后决绝道。

伤员们恋恋不舍的上了坦克车,重伤员坐进车里,轻伤员坐在车外,一切准备停当,只等上校一声令下。

此时的基地里,剩下的人员,已经到了山穷水尽的地步。火焰喷射器都丢在了地里,人员勉强逃了回来。汽油、煤油大部分都洒在了火墙上被烧掉,剩下的汽油也被几辆坦克用了。

最后,上校带领剩余的人员在操场上集合,大伙儿眼巴巴的望着天空,希望能有奇迹发生,希望上级送油料和弹药的飞机能突然出现在大家的眼前。

火墙的火焰终于慢慢的熄灭了,明火已经没有了,只剩下大块大块的木炭灰烬还在燃烧,余烟在缭绕。一旦木炭燃烧殆尽,火墙就有了缝隙,蚁群就会立刻蜂拥而至。

上校正准备下令车队出发,突然,一个传令兵气喘吁吁的跑了过来,“报告上校,上级的紧急命令,命令我们如果不能抵抗,手段用尽,可以集体立刻突围撤离。”

“好,”上校沉着的说道,“既然上级的突围命令已下达,为了尽可能多的挽救生命,现在,我命令坦克车队尽可能的多带些伤员走在前面,其余的人员跟着车队在后,五具火焰喷射器一辆车上一具,利用火焰在前面开路,现在立刻准备突围。”

坦克车发动了起来,车队准备行动。上校下令:“每个人都扎好袖口和裤腿,”官兵们立即相互帮助,扎好了每个人的袖口和裤腿。上校见大家准备完毕,对着车队一摆手下令:“出发。”

车队接到命令,坦克就一辆接着一辆的火墙处出发了,上校带领着剩余的人员紧紧跟在车队的后面,跑步前进。

坦克车队行进到火墙边,一辆挨着一辆,排成一行停下。上校和全体士兵们最后看了一眼基地,他满眼泪,大吼一声:“出发!”

然后五辆坦克一起碾过尚有余火的火墙,每辆坦克车的前面配备了一具火焰喷射器,士兵们利用手中的火焰喷射器左右开弓,五条火龙在空中飞舞,车队终于在蚁群之中杀出一条血路,向北突围。

在车队的行进中,前方的蚂蚁大部分在火龙的飞舞之中被消灭,但是,仍有不少的漏网的蚂蚁开始猛烈攻击、叮咬车上和步行的士兵们。

由于在突围之前上校让全体人员都做了准备,扎好了袖口和裤腿,露在外面的手、脖子、脚踝就成了蚂蚁叮咬的地方。

无奈,士兵们只好一边奔跑,一边吃力的对付着叮咬的蚂蚁。不一会儿,许多人的脖子上、手上、脚踝上都起了一层的水泡。

刚开始,大家体力充沛。一上路,车队前面的蚂蚁大部分都被火龙消灭了,能爬到身上的蚂蚁不多,很快就被士兵们自己把它消灭了。

跑的越快,越是紧跟车队,一步不拉,能上身的蚂蚁就越少,就好对付。被蚂蚁叮咬的少,中毒就浅,人就能跟上队伍。

车队跑了几百米之后,坦克上火焰喷射器的燃料终于用尽了,停止了喷火。有一些士兵的速度也慢了下来。跑的越慢,身上的蚂蚁就越多,蚂蚁越多,被攻击的就越厉害,这样一来,人们的反击的力度就下降了。

体力不支,再加上中毒越来越深,有一些士兵的跑步,跑着跑着就变成了小跑,从小跑又变成了走路,走路又变成了左右摇晃,终于体力不支,倒在地上,随即就被蚁群吞噬,不一会儿,一个大活人就变成了一堆白骨。

在突围的路上,尽管有不少人在呼救,但是没有一个人敢停下来救人。因为一旦停下身来,身上的蚂蚁就会越来越多。就算是到了被救人的身边,越扑打,身上的蚂蚁也会越来越多,用不了多长时间,两个人就一起完蛋。

所以,突围的路上即使有人呼救,也没有人胆敢停下来救人,即使想救,旁边的人也不允许。

由于没有了火焰喷射器的掩护,坦克车上的人员开始陆陆续续的遭到蚁群的攻击。不断的有人员从坦克上面跌落,被蚁群吞噬。

在艰难的突围过程之中,有一辆坦克上的驾驶员也受到蚁群的攻击,在扑打身上的蚂蚁时,失去了对坦克车的控制,致使车辆猛然左拐,撞上了最左边的坦克,两辆坦克都受了伤,无法开动,坦克车里面和外面的人员都被蚁群吞噬。

最后,经过艰难的搏斗,只有三辆坦克和包括上校在内的30多名士兵冲出了蚁群的重围。

在路上,他们遇到了从库尔斯克小镇撤离的居民。这只惊慌失措的队伍只有300多人,居然很少有老弱病残的人。

上校见有一个士兵从远处过来,立刻把他喊了过来。上校问道:“怎么只有这么一点人,你们的排长在哪里?”

这个士兵上前报告;“报告上校,排长和我们好不容易将小镇里的居民动员撤离,由于时间拖得太久,在刚出小镇时,还是受到了蚁群的攻击,大部分的老弱病残都掉了队,被蚂蚁吃掉,排长为了救大家也不幸牺牲。”

“哎,”上校深深的叹了一口气,“都是因为我大意所致,不然怎么会有这么大的损失。”

接着,上校下令;“加快队伍的行军速度,上级一定会来接应我们的。”在士兵们的大力协助下,队伍加快了行军的速度。

不久,队伍的前面出现了长长的车队,原来是上级派出的救援队伍。终于疲惫的人群陆陆续续的都上了接应的车队,人们这才真正的得救了。

一天后,车队终于赶到了军部,上校向上级做了详细的汇报。军部又将情况立即报给了国防部,部长感到事态严重,并立刻将此事上报到克林宫,并立刻和紧急情况部部长一起驱车前往克林宫准备亲自向总统汇报此事。

0

第十四章 开始反击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