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玄幻>末日三劫>第328章泡泡戏老魔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328章泡泡戏老魔

小说:末日三劫 作者:奥玛乃康 更新时间:2020/10/23 10:33:43

尾随骷髅怪的黑影也蛰伏不动,领头的是上次护粮行动中的漏网之鱼多田俊。

上次抢粮行动中,大总管派出了精锐力量,结果依然损兵折将,铩羽而归,就连护殿神将横山勇也生不见人,死不见尸,估计是凶多吉少,再也回不来了。

多田俊在最后一刻接到了撤退命令,幸运地逃过了一劫。

他今天只带了十五名阴灵武士,每名武士都配备了自动步枪,甚至还有一挺机关枪,装备精良,但他依然不敢冒失,他希望骷髅怪能够将三教同盟逼出来,然后乘火打劫,一顿乱枪将他们一网打尽。

他没有发现向天啸,躲在暗中耐心等候。

目标消失,降魔杵也踪影俱无,骷髅魔俯下身四面乱找乱嗅,像一头寻找猎物的猛兽。

眼前突然出现了一个透明的泡泡,在它的眼前上下飞舞,瞅空儿还在它的脑壳上碰一下。

泡泡是空灵之物,无血无肉无色无嗅,骷髅魔对它没有兴趣,挥挥鬼爪,想把它赶走。

泡泡忽悠一下飞走,绕到骷髅魔身后,在它后脑勺上碰了几下。

骷髅魔不予理睬,它在寻找刚才出现的佛陀,它感知到那是一个活人,是它袭杀的目标,而泡泡的侵扰就像一只讨厌的蚊虫,可以不予理睬。

骷髅魔有眼无珠,但它具有强大的感知能力和极其灵敏的嗅觉,它感知到后方有强烈的活人气息,它知道那是它的同伴。

还有一个陌生的气息就在附近,但它无法判断出他的具**置。

向天啸的藏身之地就在多田俊附近,多田俊人多势众,气息强烈,掩盖了向天啸的气息,老魔能够感觉到他的存在,但却一时间无法确定具**置。

泡泡在老魔脑壳上接连碰了七八下,老魔都不予理睬,心中有点恼,忽然钻进了老魔的眼眶内。

老魔正为找不到猎物而焦躁,泡泡钻进了眼眶,简直是太岁头上动土,老虎头上打苍蝇,这还了得!它怒火骤升,猛然一巴掌拍在自己的眼眶上。

这一掌用力极猛,打得它脑袋向后一仰,打个踉跄险些仰面摔倒。

泡泡从另一边眼眶里窜了出来,一扭身从老魔的肋骨缝钻进了胸腔,在里面横冲西撞,拳打脚踢。胸腔内空无一物,正可大显身手。

探寻猎物的踪迹,需要心意神的高度集中,泡泡在旁不断地捣乱,惹得老魔七窍生烟越来越难以忍受,连掏带抓,愤怒地扑打着泡泡,不捻死这个小东西,它今天什么事都做不成。

泡泡东躲西藏灵巧万分,每一次都能从老魔的指缝中溜走。

蓦地,老魔发出一声怪啸,浑身碧光大盛,陡然从身上扯下一根肋骨,迎风一晃,肋骨幻化为一把长刀,追逐着泡泡疯狂地砍杀,决计要将这个讨厌的家伙碎尸万段。

多田俊等人没有发现泡泡,看到骷髅魔疯狂地砍杀,惊诧万分。

一名武士疑惑地问:“长官,它在干什么?”

另一名武士接言说:“它中邪了 ,疯了。”

“都住嘴!”多田俊低声呵斥,取出一支竹笛,“吱溜溜”吹了几声 。他在发布指令,命令骷髅魔继续前进。

骷髅魔六亲不认,他不敢上前去直接指挥。

老魔被泡泡逗得暴躁如雷,陷入疯狂状态,不杀死泡泡,不接受任何指令。

忽然,泡泡扭身朝多田俊藏身之处飞来,骷髅魔发出一声怒吼,衔尾疾追。

多田俊看到老魔拎着刀朝自己扑来,大惊失色,跳将起来狂叫:“不好!快走!”

来不及了,老魔一闪即至,刀光如电,挥手一刀将一名武士砍为两段。

老魔有眼无珠看不到人,只感觉到周围有不少活物在奔窜,登时凶性大发,追逐着武士疯狂地砍杀。

多田俊不知道老魔何以突然发疯,唬得魂不附体,将竹笛塞进口中拼命地吹。这东西是大总管交给他的**、指挥骷髅魔的法器,平时十分管用,可是此时完全失去了功效。

竹笛声招来了杀星,老魔突然朝他扑来。

多田俊亡魂皆冒,丢下竹笛扭头便逃,狂叫:“快来救我!杀了它!”

众武士一拥而上,围住老魔奋力攻杀,天下大乱。

机不可失,向天啸无声无息地闪出到了老魔身后,将一包高能炸药挂在老魔后背肋骨上迅速隐没。

药包不大,只有2.5公斤,但它的威力足以摧毁一幢大楼或者一艘军舰。

向天啸逃进岔洞深处,按下了遥控装置。

大爆炸天崩地裂,爆炸产生的气浪以十多公里的秒速冲向隧道两段,摧朽拉枯。

圣殿距离最近,首当其冲,气浪汹涌澎湃,席卷扫荡了整个洞厅,致使舔黄圣灵重生祭祀大典功亏一篑,洞厅内的人有如片片落叶,满地乱滚,有的撞在石壁上,登时头破血流,死于非命,活着的也是鼻青眼肿,遍体鳞伤。

飓风来得急,去的也快,仅仅数秒钟,便偃旗息鼓,无影无踪。

人质被迷药和妖术控制了神志,强大的爆炸声使妖孽的妖术瞬间失效,人质恢复了神智,哭爹喊妈,乱成一锅粥。

倾覆的铜鼎并未熄灭,半凝固的油脂流淌出来,依旧在燃烧,照亮了大半个洞厅。

姜靖舜清醒之后,看到周围全是赤身裸.体,浑身伤痕累累的男女,惊诧万分,再看自己,也是一丝不挂,又羞又急,羞愤交集,四面乱瞅,想找件衣服遮羞,或者找个地方躲起来。一扭头,看到几个兄弟和自家的一群青年男女刚刚恢复神智,也是赤身裸.体,满脸的惊惧与困惑。

“二哥,怎么回事呀?”老四姜靖凯捂住下身羞急地问。

“喂!姜**,这是什么地方?”蔺梓文带着腊梅、翠翠和桃花上前问道:“哪个王八蛋扒光了我们的衣裳?他们要干什么?”

语气十分无礼,姜靖舜懒得理他,扫视着周围的人群,看到血池边的大堆尸体,眼神一动,忽然想起了陆洋的叮嘱,揣测极有可能遭了暗算,被人用妖术劫持了。

老五姜靖隆低声说:“二哥,我们被人暗算了。”

姜靖舜点点头,追悔莫及,稳稳心神,看看四周,对兄弟们说:“四弟、五弟,此地不可久留,你们两个保护继宗,六弟、七弟,带着大家向外冲!”

姜继宗看到堆积如山的尸体和巨大的血池,浑身发软,结结巴巴问:“二叔,朝哪儿走呀?”

姜靖舜指指旁边的洞厅入口,说:“走这边,先离开这里再说,走!”

说罢,带着姜家人奔向隧道口。

蔺梓文迟疑刹那,挥挥手,也带着自家人紧随姜家人冲进隧道口走了。

人类在危境中,往往会产生强烈的盲从性,刚刚清醒的人质们看到一大群人冲进了隧道口,也争先恐后,蜂拥而入。

“快拦住他们!”远处响起大总管的吼叫:“要活的!”

--------

余小凤主仆带着陆洋小组,在坑道中奔走半宿,前方突然出现了亮光。

陆洋打个手势,张诚和江海涛熄灭了手电筒,端着枪小心翼翼地接近,余小凤和小莲亦步亦趋紧随其后。

走了五六分钟,亮光依旧在前方,距离和亮度都没有改变,仿佛有意要与入侵者保持距离。

江海涛停住脚步,打出了停止前进的手势。

“怎么回事?”陆洋赶上前来问道。

“这地方有鬼!”江海涛指着前方说道。

陆洋眯起眼睛打量片刻,冷笑说:“雕虫小技,也敢卖弄!”

从怀中取出一张黄色符箓,念念有词,轻叱一声“疾”,将符箓抛出。

蓦然一声轻雷,亮光化为千百点,迸散出满天绿火流光。

亮光再现,众人忽然发现,此身竟在一间宽大的石屋之中。

房**,吊着一盏宫庭里用的八角流苏纱灯,再看房里,桌椅板凳摆设井然,红木大牀,流苏熟罗帐子,妆奩器具,应有尽有,大红地毯铺地,整个房间富丽堂皇,俨然一间大家闺秀的闺房,只是那些锦被罗帐虽然华贵,但看得出皆是陈年之物。

地上的大红地毯忽然鼓起、鼓起,“噗”地冒出一个小人儿,先长出小脑袋,然后是身材腿脚,高不足半尺,五官端正,眉眼俱动。

江海涛最先发现了他,说了一声:“咦!这是什么?”举步往前走。

“站住!”小莲大叫,抢前一步,一把抓住他的后领将他拖了回来。

江海涛被一个女人当众拖来拖去,感到脸上挂不住,有些恼,脸色一沉 ,喝道:“干什么?”

小人儿在慢慢长高,眨眼间长成一个亭亭玉立的少女,只见她淡眉如秋水清幽,玉肌伴着馨香。

这年头,华丽的衣裳难得一见,而她却一身大红洒金曳地长裙逶迤拖地,纤细手臂轻挽如云软纱,一条黑色织锦腰带将那纤纤楚腰束住,使整个人显得娇俏可人,婀娜多姿。

只见她云髻高绾,秀丽的脸庞,宛若银盆熠熠生光,那双摄人心魂的明眸,似粉红的水杏,漾着脉脉波浪。 她娴静若清风扶柳,清纯如含苞待放的茉莉花,姿态优雅,一颦一笑,皆臻完美至极。

小莲扳起俏脸努努小嘴,说:“你回头看看!”

江海涛转身一看,也像其他同伴一样,傻傻地望着这位从地下生长出来的绝色少女如痴似呆。男孩子遇到美丽女孩,都是这副德性。

美丽女孩“噗嗤”一笑,粉臂轻舒,玉腕翻转,兰花指笑点余小凤说:“小凤妹妹,你胆子不小啊!”

“小妹见过姐姐!”余小凤欠身施礼。

这位美丽女孩不是别人,正是圣殿五位巡山神将中最为神秘的黑天井沿儿。她身着盛装,依旧那样清纯优雅,不带半点烟火之气,此刻身着盛装,较之之前的布衣荆钗更增添了几分姿色。

“你我姐妹,不必多礼。”井沿儿摆摆纤掌,悦耳的嗓音特别动听:“先生法力通玄,上知五千年,下知五千年,事无巨细,都瞒不过他老人家的法眼 。”

“所以,姐姐在这里等我?”余小凤握住剑柄沉着地问。

“先生很多年前就曾说过,小凤身有反骨,日后必反。”

井沿儿始终笑容可掬,说的话却是字字暗含杀机

余小凤说:“我知道你不喜欢我,早就存了杀我之心。”

井沿儿四面一指,说:“这里是我的闺房。”

余小凤说:“姐姐是说,小妹是天堂有路不去走,地狱无门自来投?”

井沿儿说:“天雨虽宽,不润干枯无根之草,佛门广大,难渡少缘不善之人。先生算定你会带着你的同伴来这里,所以命我前来恭候妹妹大驾。”

“姐姐有把握吗?”余小凤泰然自若,己方人多势众,她不相信会打不过一个黑天。

“我一个足矣!”井沿儿从容镇定,自信满满,两根水葱般的手指并拢,左右一晃,眨眼间变为一把寒光四射的长刀。

她刀指余小凤说:“第一夫人的位置是我的,谁也休想抢走!”

余小凤说:“我对这个位置毫无兴趣。”

井沿儿说:“先生那天晚上对你说,你若从了他,第一夫人的得位置便是你的。”

“他说归他说,我对此毫无兴趣。”

“你逃不出先生的掌心,你若落入他手中,只有两条路,一,抗命,结果被斩首;二,服从,取代我成为第一夫人,所以,我必须斩草除根取你性命。情非得已,还望妹妹多多原谅。”说着,深深鞠了一躬。

0

第328章泡泡戏老魔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