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玄幻>末日三劫>第330章 阶下囚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330章 阶下囚

小说:末日三劫 作者:奥玛乃康 更新时间:2020/10/26 16:12:58

余小凤看在眼里,低声说:“当断不断,反受其乱。”

陆洋摇摇头,说:“这些人目前对我们并未形成威胁,我们不能乱杀无辜,走吧!”

“妇人之仁……”余小凤低声嘀咕,举步往前走。

小莲心直口快,对陆洋说:“陆老太爷,您老人家有没有想过,这些人一旦被阴魂附体,一夜之间就会变成一群杀人不眨眼凶神恶煞?”

陆洋脚下一顿,摇摇头,继续往前走。

他不是杀人狂,的确难以狠下心肠去屠杀这些没有自我意识的行尸走肉。

走出百余米,一道铁栅栏将隧道隔为两段,旁边有一道栅栏门,铁将军把门,此路不通。

“砸开!”陆洋挥掌下令。

崔浩走上前去,挥起枪托将铁锁砸落。

栅栏内,仍然是一个个铁笼子,昏暗的灯光下,可以看到每个笼子内都关押着二三囚犯,有男有女,皆是衣袍褴褛,个个蓬头垢面。里面没有任何家具,只有一堆乱草,大小便都在屋角的一个木桶内,臭气冲天,其待遇较之那些克隆人,别如天壤。

陆洋停住脚步,问小凤姑娘:“小凤姑娘,这些人又是什么人?”

“我不知道。”余小凤摇头:“我没听说过这个地方。”

“应该是监狱的一部分,”张诚接言说:“只是身份不同 ,那边是克隆人,这边是真正的囚犯。”

旁边的笼子里关押着一对中年男女和一位青年男人,三人正襟危坐,仿佛在正在打坐练功,对不速之客的到来没有任何反应。

陆洋努努嘴,甘霆走上前,问道:“喂!三位是什么人?为什么被关在这里?”

中年男女如若惘闻,不予理睬,年轻囚犯却睁开眼睛瞥了众人一眼,又闭上了。

陆洋摇摇头,举步往前走,来到第二个笼子前。这里光线幽暗,里面也关押着三个人,好像是一男二女,皆是披头散发,看不清是何模样。

小莲从江海涛手中接过手电筒照去,只见其中的一对男女年过半百,另一个大约三十余岁。

手电筒的强光太刺眼,男囚犯举掌护目,怒叱:“混账,拿个破玩意儿乱照什么!拿开!”

江海涛接过手电筒,问道:“三位是什么人?为什么被关押在这里?”

男囚犯走上前来,仔细打量着这群全副武装的不速之客,反问道:“你们是什么人?”

陆洋上前说道:“我们是不小心闯进来的,请问阁下是什么人?”

“不小心闯进来的?哈哈!”男囚犯冷笑不已:“这地方深入大山底下,乃是这座地**系的最底层,地形复杂,形如迷宫,沿途更是层层设防,戒备森严,诸位能够不小心闯进来,真是奇迹!你们闯进来干什么?”

“当然不是观光旅游的。”陆洋笑答:“诸位在这里多少年了?”

“不知道,估计有十几二十年了。请告诉我,诸位究竟是什么人?来此有何目的?”

“这几位是什么人?”陆洋指着隔壁的笼子问道。

双方都不肯回答对方的问题,老囚犯神色不渝有些恼,瞪他一眼转身便走,沦为阶下囚数十年不见天日,脾气不小。

陆洋说:“诸位人如果还想重见天日,我们也许能够为诸位带来一线生机。”

老囚犯脚下一顿,转过身来冷笑说:“我刚才说过,此地深入地下数十里,坑道暗井星罗棋布密如蛛网,途中更是戒备森严,你们进来了,就等于闯进了地狱,进来容易出去难,生还的几率几乎等于零,凭什么为别人带来生机?简直是痴人说梦!”

陆洋说:“咱们能进来,就能出去。诸位既然无意配合,多说无益,就此别过,走!”

“等等!”老囚犯奔到栅栏前,抓住栅栏急切地说:“诸位真的不是他们的人?”

陆洋说:“你先回答我的问题。”

老囚犯迟疑片刻,指着隔壁的邻居压低嗓音说:“这位便是大名鼎鼎的北王周家的当家人周鸿泰夫妇和他的长子周元昆……”

“姜广宇,你给我闭嘴!”隔壁的中年男子睁开眼睛沉喝:“你这老东西,不去打坐运功,像个长舌妇一般在这里喋喋不休,饶什么舌!”

老囚犯“哈哈”一笑,说:“你这老东西,整天带着老婆孩子打坐运功,做梦都想修炼成仙,难得开金口说话,我老姜再不找人絮叨絮叨,就真的不会说人话了。”

陆洋心中一动,接言说:“姜广宇,这名字我听说过。十余年前,南王姜家的当家人姜广宇夫妇失踪,之后不久,北王周家的当家人周鸿泰夫妇与其子周元昆也相继失踪。周家人怀疑,是姜家勾结窝寇妖孽劫持或者杀害了周鸿泰夫妇。莫非二位便是……”

“胡说八道!”老囚犯正是失踪近二十年的姜家掌门人姜广宇和他的妻子,那位年青女子是他老妻的贴身侍女。听到周家指责自己劫持了周家掌门人,气咻咻吼叫:“周鸿泰,你凭什么说是我姜家暗算了你?”

“我没说。”周鸿泰站起身来,走到栅栏前指着陆洋说:“是他说的。”

“太行山南北二王的当家人都被人绑架了,真是奇迹!二位可知是什么人劫持了你们?”陆洋问道。

“岂止二王!”姜广宇怪叫:“太行山四王,都被人一网打尽一锅烩啦!”

“什么?”

“里边的笼子里还住着几位人物,你若有兴趣,就去问问他们。”

陆洋心中疑惑,打开手电筒照去,只见第三个笼子里只有一个人,蜷缩在一角鼾声微微,强光照在脸上都不予理睬。

甘霆上前敲敲栅栏,高叫:“喂!太阳晒到屁股了,别睡了!”

“讨厌!滚开!”笼子里的囚犯咕哝,翻个身又睡。

姜广宇大声说:“老弟,你这样叫不醒他。”

“如何才能叫醒他?”陆洋问到。

姜广宇说:“你对他说,一撮毛,有人来偷金子了,他马上便会……”

话音未落,沉睡的囚犯突然一蹦而起,怪叫:“哪个蟊贼狗胆包天敢偷我的金子!”

看到笼子外面聚集了很多人,大吃一惊,气势汹汹吼叫:“姜广宇、周鸿泰,我警告你们,谁敢打我徐家黄金的主意,我灭他九族!”

“嗬!这么凶!他是谁呀?”陆洋吃惊地问,点亮蜡烛打量着这个老囚犯。只见他年过花甲,乱发遮面,须发斑白,左边面颊上长着一撮黑毛,衣不遮体,满身污垢,身体却很健朗,说话底气十足。

“他呀,哈哈!他便是太行山四王中大名鼎鼎,神秘莫测,深藏闺中人未识的老金王,一撮毛徐世雄……”

陆洋已经猜出了老囚犯的身份,但仍然吃了一惊。据余小凤讲,金王徐家的人已经死绝,最后一位金王的继承人徐小凤的肉身被她鸠占鹊巢,何以这里还有一位老金王呢?

余小凤也吃惊不小,这里竟然有徐小凤的长辈,心中好奇,上前问道:“老爷子,您是徐家的哪一代前辈?您老人家可认得我?”

“小丫头,你很漂亮。”徐世雄沦为囚犯三十余年,并不认识余小凤,看到这位风华绝世的美丽姑娘,登时眼睛都直了,伸出手来嬉皮笑脸:“丫头,叫我摸摸,我给你10克金子,你若愿意 留下来陪伴我,我每年给你100克、不不!120克金子……”

10克黄金,大约相当于人类文明时代一个普通劳动者一个月的报酬。这老东西不但好色,而且极其吝啬,此时的地球,人类的财富价值已经随着人类文明的覆灭而被彻底颠覆,一百克黄金的价值,绝对不比一把沙土更值钱。这老东西企图用一把沙子的价值便诱骗霸占一个妙龄少女,真是鄙吝卑污到了极致,丢尽了老徐家的脸。

余小凤惊诧地望着这位老前辈,她虽然不是徐小凤本人,但她占用的却是徐小凤的肉身,在不明底细者的眼里,她是金王徐家唯一合法的继承人,而眼前这位号称金王的老东西,竟然异想天开,企图颠倒人伦引诱自己嫡亲的晚辈。

“你真是金王?”

“千真万确!”徐亿寿拍着胸口说:“我是徐家第七十一代金王!如假包换!”

“请问你可认得徐天佑?”余小凤问道,徐天佑是徐小凤的父亲。

“他是犬子……咦!你这小丫头怎么知道犬子的名字?你们认识?”

余小凤避而不答,问道:“请问老先生,你有多少金子?”

“这是我老徐家的秘密,我不能告诉你。”徐世雄傲然说:“但我可以告诉你,非常多,多得你无法想象。喂!小丫头,你到底愿不愿意留下来伺候我?”

余小凤心中愤慨,转身便走。

徐世雄大急,伸出手急叫:“丫头,别走!我给你200克、300克、500克……”

一路涨到800克,看到姑娘依旧不予理睬,顿脚大叫:“1000克!”

余小凤怒急反笑,转身说道:“老杂碎,以我早年的性格,我会把你剁碎了喂狗!但你是徐小凤的祖父,看在这付皮囊的面子上,姑奶奶不与你计较。”接着冒出一句粗话:“滚你妈的蛋!”哈哈!

姜广宇十分饶舌,他告诉陆洋,里首第四个囚笼中,羁押着蔺家的三位老前辈,皆是蔺家老老太爷级的人物,也就是老太爷蔺道元的父辈人物。这几位爷性格乖僻,及少与难友们交流,姜广宇和周鸿泰与他们相处十余年,直到最近才弄清他们的姓名来历。

在蔺梓文的高祖父这一辈,蔺家共有四个儿子,老大叫蔺守仁,老二老三老四曰守礼、守义、守廉。金王徐世雄消息灵通,被掳之前,便探听到蔺家四兄弟兄弟阋墙,几乎刀兵相见,闹得不可开交,原因是老大怀疑三个兄弟图谋不轨,企图弄死老大谋权篡位,不意天机泄露,被老大察觉,将三位兄弟打入死牢,蔺家争攘十余年的内部纠纷,终于落下了帷幕。礼、义、廉三兄弟的结局如何,没有人知道,皆以为被老大蔺守仁秘密处死了,没想到竟然被关押在这里。

没有人知道他们是什么时候关进来的,在金王徐世雄和南北二王进来之前,蔺家的三位老前辈就已经在这里了。

“诸位可知是被什么人劫持来的?”陆洋问道。

周鸿泰一家依旧在打坐练功,没有开口,姜广宇满脸愤慨,没有说话。旁边的一撮毛徐世雄却怪笑说:“哈哈!老姜家跟那伙王八蛋狼狈为奸,干了不少缺德事,到头来遭了朋友的暗算,真是报应!哈哈哈……”

姜广宇怒视徐世雄吹胡子瞪眼,大概自知理屈,没有发作。

“请问徐大当家的 ,你是如何被人劫持的?”

徐世雄怒指姜广宇愤愤地叫:“都是这老混蛋干的好事!有一天,这混蛋派人来约老子和他在某地商议某些事宜,老子信以为真,谁知走到半路,遭到一伙蒙面匪徒的围攻,被打昏之后掳掠到这里。”

“不是我干的。”姜广宇争辩道:“我没有派人去请你。”

徐世雄说:“老子进来很多年后,你才进来,不是你是谁?。”

“反正不是我!”姜广宇辩解道:“那伙王八蛋出尔反尔,背信弃义,不择手段,可以肯定,他们是假我之名欺骗了你,于我无干!”

“这就是认贼作父当汉奸的下场!”

“你老徐家也不是什么好东西!”姜广宇针锋相对。

二人争吵不休,陆洋摆摆掌,打断他们的话,问道:“姜大当家的又是如何进来的?”

姜广宇叹口气,苦笑说:“那一年,老子带着老伴去周游四海,走到半路,一觉睡醒,就在这个地方了,而且从此不闻不问,无人理睬。奶奶的,要杀要砍,土匪绑票,你他娘的痛快一点,可他娘的就是没人理你!”

周家与姜家遭遇大致相同,也是不知不觉中遭人暗算,被劫持到此地,从此不闻不问,无人理睬,但饮食不缺。

“诸位为何不设法逃走?”陆洋问道。

0

第330章 阶下囚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