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都市>妞,你要幸福>十二、户口啊户口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十二、户口啊户口

小说:妞,你要幸福 作者:西说 更新时间:2019/12/21 17:22:13

真是好有力,扔得好准确的筹码啊!

回想起当时的情景,苏小印想,什么时候这些孩子学会了给别人这么准确而有力的筹码了?什么时候,户口成了你可以拆散别人家庭的底气了?----当时她心里窝了这么一口气,想,就算我是外地人,又怎么着?难道就注定要通过以身投靠来换取在北京生活的资本吗?我一定要自己把这个挣下来,让你知道我苏小印是凭自己本事吃饭,不是靠歪门邪道生存的!

想着当时的情景,她不由说道,“北京户口,算筹码吗,这筹码够大吗?”

“当然算了!那还能不算吗?”肖丹说,“你知道吗,现在咱们班上的女生----当然是没有北京 户口的----找男朋友的第一条隐含但是又必要的条件,就是北京 户口!这样毕业时就可以名正言顺地留在北京了!”

“可是,”苏小印听了居然惊讶地睁大了眼睛:“可是如果真喜欢的人,就只是没有北京 户口,难道就放弃了吗?”她还想说一句,没户口,有爱情也不行吗?只要有户口,就算没有爱情也可以的吗?但是好像自己也觉得这话很幼稚似的,没好意思说出口。

“你可不知道,现在户口值钱着呢!”肖丹继续说,“听说今年毕业的学生找渠道办理时,价钱在十万左右,就这还名额有限呢!”

苏小印还是头一次听说这事,心里一凉,不由问道:“不是可以通过就业单位办吗?”

“这事你都不知道啊?”肖丹睁大眼睛吃惊地说,“看来你在北京呆这么多年,都白呆了!你这信息也太不灵通了!听往届的毕业生说,现在就业时给办户口的单位特别少,而且能办户口的单位一般工资都会特别低,所以就有人通过渠道买,然后找家工资高的单位上班,这样一年也就能把钱挣回来了。”

原来买户口这件事还是真的。苏小印想起刚入学后在本校本年级M-B-A大群里被一个男生问过的问题:“你是北京户口吗?”那个男生和她不是一个班的,但是和她有一面之缘,“有怎么样没有又怎么样?”当时苏小印这么想,于是回了他一句开玩笑的话:“请问你是想买卖户口吗?”当时自己是在开玩笑,没想到这事却是真的。

户口,户口,真的那么重要吗?她心里在这么问,却不得不承认它的重要性,起码是让她这把年纪又走进校园的原因之一吧:先拿到学校集体户口的身份。

“这么说如果毕业时没有单位给我办户口,我也只好买啦?”苏小印思索着,像在问肖丹又像在问自己。

“我觉得你最好是做好准备,提前把银子准备好!”肖丹笑,“省得到时候需要的时候手里没钱!”看苏小印脸上露出为难的神色,她不由问道:“你非得要北京户口啊?户口对你有那么重要吗?”

“我有没有无所谓,”苏小印回答,“关键是孩子,其实孩子有没有也无所谓,我根本也没希望孩子能靠沾什么光考进大学,只是没有当地户口就不能在这儿高考,那我就只能让他回新疆上高中。”

“新疆户口也挺好的,考大学时有分数上的照顾。”肖丹说。

“其实关键也不在分高分低,”苏小印觉得自己现在这么现实的问题对于肖丹这个年纪来说可能太过于琐碎,可是她现在却不得不考虑,“关键是我们在这儿已经生活了十年,到他上高中时还要折腾回去,如果不是全家折腾回去,就只能让他自己回去或者我陪他回去,弄个一家人分居两地。”

苏小印想起这些事就觉得无奈,不由想起以前听过的一首歌,其中有一句歌词是“人生是一粒种,落地就会生根。”可是事实根本不是那样的,这个城市的土地太硬,她虽然已经落地,可是却感觉一直在飘着,虽然有房有车,但“飘”的感觉无时不在。

“我没有退路好走了。”想起这些,她不由无力地说了一句。----你不是一直要靠自己奋斗来找出路吗,看你现在找的出路,怎么在慢慢地走向一条只能寄希望于侥幸、寄希望于投机,寄希望于绝地逢生的死路!想到这些,让她不由得觉到了自己的无助。

肖丹看着苏小印,这些问题对于她来说确实过于现实,想起最近媒体上经常报道的农民工的问题,她不由说道,“我一直以为只有农民工才会面临这样的问题:人户分离,孩子就学难!”

“我还不如农民工呢!”苏小印气笑了,“好歹社会还把农民工作为一个弱势群体来关注,我呢,却只是个体的问题,是看上去强势人群中的个别现象----说出去谁信哪!”

“你早干嘛去啦?”肖丹说,“孩子都这么大了才考虑这些问题?”

“早?”苏小印被噎住了,慢慢思索着,“早到什么时候?孩子小的时候带他,几乎就顾不上别的了。”说到底她也只是个再正常不过、再平凡不过的女人,孩子一出生就把心思都放在了他身上。“孩子再大点儿,还不得赶紧挣钱啊,还有每个月几千块钱的房贷哪!现在房贷还完了,有点经济实力了,这不才想起这事嘛!”

我倒想过做超人来着,可是实在做不成。她在心里这么想。

“唉,人活着真是够累的!”肖丹想想不由叹口气说,看看苏小印已经吃完了,就站了起来,“咱们走吧。”

“好。”苏小印也站了起来,拿起书包,“我一会儿去上选修。”

“等会儿,等会儿,不对呀,”这时肖丹说道,看她认真的样子苏小印停住了,以为是什么大事,却听肖丹继续说道,“刚才你说这个‘诱惑’是婚姻第三难对不对?”

“是啊。”苏小印一看是这事,于是不以为然地继续往前走。

“哎,我是不是落掉了什么?”肖丹边走边说,“上次在宿舍我只听到你说的第一难。那第二难呢?”

“第二难就是磨合呀,”苏小印说,“选好了之后双方性格怎样,能不能相处得和谐啦。----这种磨合往往会延续到结婚后一、二年的时间,所以结婚第一年被称为纸婚嘛,是非常脆弱的。”和肖丹说着这些话,她很自然地想起和周新结婚第一年时的争吵,那些争吵真是很激烈的,让她常常怀疑这日子还能不能过下去。现在回头看去,当然可以轻松地把它归之为“磨合”,可是那会儿,两个人都是伤透了心,几乎走到婚姻的边缘。

婚姻走到今天,真是非常的不容易。她想,想起这么多年和周新的近乎相濡以沫,心里有淡淡的甜蜜涌上来,想要拥住周新,对他说,就让我们继续这样走下去吧。

可是户口啊户口,刚才和肖丹谈论的问题又在耳边响了起来,突然在她这甜蜜之上轻轻划了一下,又像狠劲地撞了一下,疼痛与不安立刻在心里弥漫开来。

2

十二、户口啊户口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