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爷爷的长津湖>第一章、加州大学中国小子救了美国老兵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一章、加州大学中国小子救了美国老兵

小说:爷爷的长津湖 作者:山河独白 更新时间:2019/11/28 17:56:31

2015年11月27某晚上,美国纽约布鲁克林区寒冷异常。

三天前,一股强寒流袭来,夹裹着大片的雪花,把美国东北部地区的温度一下子拉闸到了摄氏-20°以下,这天上午,纽约气象部门预报,又有一个飓风“帕玛”要来拜访,市民们为此等待了一整天,它没有来,但到了晚上,它没有来,却把寒流送了过来,使布鲁克林的温度降到了10年最低点,-25°。

从曼和顿到布鲁克林的大桥上,一辆丰田Rav4汽车正在缓缓开过来,布鲁克林桥头有一辆警车,一个胖警察在车子里面坐着喝热饮,一个高个子警察则是站在车外,心不在焉地看着来往的车辆。他看到从面前过去的一辆车,驾车者似乎是一个华裔年轻人,就留意了一下车牌号,发现这个号码很特别,LEFANT007,不过,也没有太多的关注,这位华裔司机也只瞟了他们一眼,擦肩而过。

开车的华裔是中国人,名叫龙毅龙,今年20岁,身高1。83米,长相帅气,眉目端庄,体格匀称,肌肉丰满,这是他从小习练中国武术、跆拳道和搏击塑造的结果。他瘦长的脸上有两只明亮的眼睛,额头并不宽阔,却很平滑,鼻梁高挑,嘴巴总是带着一种满不在乎的微笑,他有着东方人典型的皮肤,又有一头大卷的头发,所以留着长发,更显得时尚阳光。但是有一点,他与其他90后、00后不同,他没有纹身,也没有打耳钉,身上除了运动手表外,没有其他饰物。

这与他的家庭出身有关,他出身于中国的军人世家。

他现在是个赴美留学生,在美国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学习STEM专业,他已经获得了该校教务长奖——这是一个颁发给加州之外的有成就的学生的奖学金,每年13,250美元。作为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高等航空学模型队的一员,他曾经帮助团队从零开始,制作了一个无线遥控飞机,用它参加了在休斯顿举行的SAE航天设计比赛,并获得了2015年高等组别第一名。

龙毅龙这个在中国北京部队大院长大的孩子,对于奖学金,无所谓;对于无线遥控航模,仅仅是玩玩,也就是一时的兴起。他最大的兴趣,不在这里,甚至不在学业。

突然,电话响了,他按了一下蓝牙耳机:“喂,喂,…十八大道,中国粤菜馆,这些元素够了,我……马上…哦,已经到了东弗莱巴许(EastFlatbush)大道了,你怎么这么着急啊?”

打来电话的人是彭飞,龙毅龙的发小,中国电子竞技俱乐部NewWolf战队的中单,因为姨妈在美国,姨妈没有孩子,从小就把他当亲生儿子养,所以他时常往返中美,就像京津间的通勤,因此成了美国通。这次他来美国,是要参加一次MSI实战型训练,顺便来看看他的引路人龙毅龙。这会他们通话的时候,他突然想到一件事,马上高声说:“哎,哥们,不与你聊了,你要快点,超点速都行。”

龙毅龙说:“为什么呀,这大雪未化,路面湿滑,再说我干嘛无缘无故要落个黑点。这是在美国,可不是中国,罚款扣分就行。”

彭飞说:“哥,刚才我看了预报了,那个‘帕玛’一会可能要来,如果来了,就是电闪雷鸣山崩地摇的,我们见面可就难了啊。”

彭飞的话语还没有落地,龙毅龙已经骂上了:“你的嘴是开过光啊?乌鸦嘴,这会路上已经电闪雷鸣大雨倾盆了,不说了。”

彭飞拿着手机,想想说:“我这两天嘴巴是有点欠啊,不是雪,就是雨。”

别看彭飞玩电竞牛,龙毅龙是他师傅。

龙毅龙从小显露出游戏天赋,什么样的游戏到他手里,没有几天就成为他“赌博”工具。那时候,父母管得严,零花钱卡的紧,满足不了龙毅龙购买游戏点卡、金币、装备的需求,龙毅龙就用游戏解决了财政问题,不管多大的玩家,最后都会输给他,他还专款专用,从不用游戏挣来的钱干其他事,所以,他挣钱越来越多,游戏越玩越精,成了不显山不显水的特长。

后来长大了,他这特长有了用武之地,竟无意间成为NewWolf战队的主力战将,收获了很多粉丝,还有高收入。

可当将军的爸爸个瑟,总是把这玩意看成游戏,认为沉溺于此,是不务正业,坏了家风,就用他那种军阀式的方法,调教龙毅龙。

这都无所谓,用龙毅龙的话讲,从6岁起,他就对他父亲逆反,十七、八岁了,更不会向爸爸低头。问题是爷爷,那个叫做龙嘉铭的老家伙,从他出生,就与他哥弟相称,伴他茁壮成长,陪他少年青春,两个人情真意切。再说了,老爷子好歹当过军队高层领导,身上那种煞气锐气神气让他佩服。因此,老爷子说,你玩可以,可是你要圆我一个梦。我年轻时候在**,吃过美国人的亏,你要是有本事把美国人比咱高明的地方学到手,咱能够修理美国人,也算是不枉我们交情一场。

就冲这句话,龙毅龙还真的刻苦努力,学习上进,混了清华大学,又来混美国的加州大学STEM专业,专业电竞手变成了教练,不,现在蜕化成了业余教练。

前玻璃的雨刷器好像生病一样,软弱无力,刮不动天上倾倒下来的大雨珠,他此时感觉,这大雨猛于虎,比他在中国广州碰到的暴雨还要猛烈,遂不敢大意,睁着大眼睛,辨认着他并不熟悉的道路。

暴雨还在肆虐,东弗莱巴许(EastFlatbush)大街上有一颗小树已经被刮倒了,横在马路中间,加上道路上还有残血,残冰,泥水,导致两辆车追尾。好在他们都害怕“帕玛”的亲吻,大家手机一拍照,互相留下电话号码就离开了。

此时,路旁有一个Nativepeople(故乡人)的小酒馆的门开了,一个老人,一个踉踉跄跄的老人,从里面走了出来,他好像想穿过马路,就习惯地往斑马线上走。

“帕玛”的前锋是一股短暂的狂风,吹起了他的帽子,他追了两步,追不上,干脆不要了,把冲锋衣的帽子拉起来,遮挡着花白的长发,然后身子飘着,往斑马线上走去。

雨水无情地打到了他的衣服上,水分子很快透过他的外衣,他的内衣,沁润着他的肉体,他的身体感受到了极度的寒冷,外面的水渍这个时候经过风吹,变成了冰,老人家猛一看,好像一个穿着盔甲的堂·吉诃德。又走了十几步,他站在了路中间,想把衣服裹紧点。

“噼啪——!”一个刺耳的炸雷炸响在空气中,这个老人身子抖擞了一下,脚下一滑,倒在了地上,倒在了道路中间的冰碴上。

吱扭扭——吱扭扭——

好几辆汽车都被逼迫,突然急刹车,几个轻微追尾的司机纷纷摇开车窗往前面看着,在车子里面喊着,骂着。“Oh,myGod。What‘sgoingon?stepaside。(我的上帝,怎么回事?让开。)”

“fuck,Gotohell。(滚开,去死吧。)”

他们顾不上剐蹭的交涉,纷纷从跌倒老人的旁边,慢慢开走了,看都没看,停都没停。

……

第八辆车过来了,一位白人女性把车子开到了老头跟前,她摇开车窗,扔下了两张百元美钞:“I‘msorry,Ican‘tsaveyou。…(对不起,我不能救你。)”

倒在地上的老人试图直起身来,手一触地,就被残冰滑到,又挣扎了几次,都失败了。他站起不来,嘴里面只能发出很低的**:“Pleasehelpme。Helpme!……(请帮帮我)”

在这之后,又有几辆汽车从这里走过,没有一辆停下,他们都绕开了这个老头,徐徐开去,老头只能听到轮胎碾压冰碴的清脆破裂声,还有远去的红灯……

大雨还在哗哗地下着,老头还在大雨中的街头抽搐着……嘴里在喊着:“Attack。Gosouth。…(进攻,向南进攻)”

大雨中,一辆车牌号为LEFANT007的汽车终于停了下来,车上下来一个年轻人,赶紧走到了老人身边,仔细地查看着老人的生命体征。

这个人是龙毅龙。

他开着车正与彭飞通话,却依稀在雨雾中看到,前面路上似乎有一个障碍物,车子临近再看,好像是一个人。他仔细一看就是一个人,他立即把车子停了下来,下车,走过去,俯下身子查看……

这位老人是个白人,七、八十岁,中等个头,也许是营养不良,也许是急性发作的病症,已经有些昏厥,需要立即诊治,可龙毅龙对这里的医院并不熟悉。他抬头看看,倾盆大雨中,周围没有人,100多米处有一个加油站,但在雨雾中也看不到一个人。

此时,他的大脑高速飞旋,思维里立即出现三个方案:他先打给彭飞,电话接通,他命令说:“听着,不要说话,我现在…在东弗莱巴许(EastFlatbush)大街上,你告诉我最近的医院,我要救治一个老人。确定之后马上给我信息或导航。”

然后他立即把老人从地上抱起来,走到车身旁,打开后车门,把老人放进去,老人处于半昏迷状态,嘴里还在呐呐呀呀:“OnNovember27,Atthistimeofyear,Cold,cold…(11月27日,每年这个时候,冷,冷)”

龙毅龙听不懂,也听不清楚这位老人说的什么,他打开了GoogleMaps,快速查找最近的医院。

刚才老人出来的那个Nativepeople(故乡人)小酒馆里,也有三个人在忙碌。

酒馆的老板与两个吃客正趴在窗户上,看着窗外龙毅龙的所作所为,那个黑人说:“Thisistheguywhohitit。Ididn‘tseeit,butIthinkIheardit。(就是这个人撞的,我没有看到,但是我好像听到了。)”

另外一个印第安人说:“Idon‘tthinkhehitit。Thewhiteguy‘sbeengoneforalongtime。He‘sgottabeasecondchance。(我认为不是他撞得,那个白人出去好长时间了,他应该是二次伤害。)”

酒店老板颤悠悠地晃动一下大肚子说:“Sincewe‘renotwitnesses,let‘scallthepolice。It‘sapolicematter。Idon‘twantanytrouble。(既然我们都不是目击者,我们还是报警吧,这是警察的差事。我可不想惹麻烦。)”

于是,老板用手机拨通了911……

龙毅龙这会已经是从头到脚,湿的全透,冷的发抖。他顾不上自己,打开手机,GoogleMaps还是比较快捷,很快就给他找到了一家公立医院,他立即驾车,小心翼翼地把白人老头送到了信义会医院。

龙毅龙来到医院后,简单地说明有人需要抢救,马上有医生和护士四个人迅速把老人从汽车里拉出来,用担架车送往救护室。龙毅龙刚喘口气,正要考虑这一身冰冷怎么处理,一位住院医师走过来了,他对龙毅龙说:“Thepatient‘sconditionrequireshospitalization。Pleasegothroughtheformalitiesfirst(这位病人的状况需要住院,请您先来办理有关手续)…”

龙毅龙说:“Sorry,Idon‘tknowhim,Ijusttookhimtothehospital…(对不起,我不认识他,我只是偶遇,然后把他送到医院来)”

住院医师说:“Oh,howisthatpossible…(哦,这怎么可能)”

“Hehadtotakehimtothehospitalbecausehehitthegentleman。(他必须把他送到医院来,因为是他撞了这位先生。)”突然有人插话,让龙毅龙和医生都吃了一惊,他们几乎同时扭头去看,原来是一个警察。

这个警察就是一个小时前,在布鲁克林桥头上看见过龙毅龙的那个高个子警察詹姆斯,旁边还有一个证人,就是那个Nativepeople(故乡人)酒馆的老板。

詹姆斯的说法让龙毅龙很气愤,他说:“Americaisacountryoflawandorder。I‘magoodSamaritan,Youdon‘tunderstandChinesenouns,I‘mlearningfromleifeng,Dogood,Savelives。(美国是法制国家,要用证据说话。我是见义勇为,你们也听不懂中国名词,我是学雷锋,做好事,救人。懂吗?)”

詹姆斯警官很有趣,他竟然用中文回答说:“能—听—懂,你们的雷锋不是出国了?雷锋现在美国,你是中国人?你没有撞他,为什么要救他?”

龙毅龙说:“好吗,原来你是中国通?那就好沟通了,你知道吗,中国还有一句名言,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刚才在路上,那么多美国人都不管他,我再不管他,他不就……”

詹姆斯警官转过身去,小声问那个老板:“Didyouseehimhitit?(你看见是他撞的吗?)”

酒店老板说:“Notsure,buthewasthere。(不能确定,但是他在现场。)”

詹姆斯警官说:“Sorry,pleasegotothepolicestationwithusandcheck。(对不起,请跟我们去警局,核实。)”

两个警察说着话,就要上来拘捕龙毅龙,龙毅龙知道,在美国,如果这会有反抗的动作,就会引起警察误解,甚至误伤,于是他只能把两只手举起来。

7

第一章、加州大学中国小子救了美国老兵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