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爷爷的长津湖>第七章 “猛虎连”海滩登陆失利,林营长摊上大事…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七章 “猛虎连”海滩登陆失利,林营长摊上大事…

小说:爷爷的长津湖 作者:山河独白 更新时间:2019/12/6 12:28:00

传令兵把命令交给林灏山之后,马上转身,骑着摩托车而去。

林灏山打开折叠着的命令,一看,好像眼神有些异样。廉钢一看营长表情,感觉有任务,就想凑过来看看命令。

林灏山出乎意料地把电报递给了他:“‘猛虎连’被点名了,立即整装出发,参加集团军海滩登陆对抗演习!”

廉钢拿过电报,大概看了一遍,立即立正:“是!‘猛虎连’马上整队出发。”

廉钢拿出一个钢哨,“呼呼呼”地吹了三声长音,又吹了两声短音。

“猛虎连”已经游到大海里400米远的地方,副连长对指导员说:“连长这是犯什么病,怎么突然要结束训练?”

指导员说:“你没有看见营长在那里嘛,肯定有重要任务。命令大家,撤退!返回!”

林灏山带着通讯员要离开海边回营部去,他到了岸上又对廉钢叫到:“你们立即赶到营区大门,坐车出发,我马上也会赶过去,这次你可不能给我掉链子。”

“放心吧,营长!”廉钢挥挥手,让林灏山放心走。其实他心里没有数,但是嘴巴上还是装作底气十足。

林灏山跟随着“猛虎连”坐车来到了30公里外的海滩登陆对抗演习场,这里是抗战时期日军曾经偷袭中国守军的一个滩头阵地,海滩线很陡,为了这次演习,集团军模拟台湾国﹡党守军防守方式,在海滩上铺设了一些障碍物,此次演习的目的,就是从海上抵达海岸线约500米后,实行海滩登陆演习,训练部队抢滩战斗能力,也是对部队实战的一次考核和比赛。

林灏山一下了车,就碰到老朋友、老对头、老冤家——第20军某部营长江书强。

江书强是四川人,后来在上海青浦长大。

江书强的父亲江旭郎承继祖上医术,熬得一手跌打损伤膏药。1931年受军阀和劣绅打压,无奈带着全家流落到上海青浦县。有一年他救治了一名地下党,被国﹡党抓到监狱蹲了几年大牢,出来后为人低调,也不再给人治病。倒是这个地下党无形中影响了江书强。某一个风高月黑杀人夜,他离家出走了,跑到了安徽,参加了新四军。在一次与顽军的战斗中,他与部队失去了联系,被八路军山东纵队第五支队收编了,他一看,都是党的队伍,干脆就不再回去,在这儿干上了,由此,与林灏山成为战友加兄弟。后来两个人一起进步,一起升职。现在江书强成了20军的一个营长,与林灏山也很长时间没有见过面了,这次他的一个连也是被抽签确定参演单位,参加海滩登陆对抗演习。

林灏山与江书强两个人一见面就掐起来。林灏山笑话江书强,说他是**一个,说好了在一起奋斗终生,现在跑到20军当营长,对不起老首长,更对不起兄弟。江书强讽刺林灏山还是那么粗野,听说还有爆粗口毛病,再不改正,以后肯定还要受处分。

闲话少说,林灏山与江书强互相击了一拳,马上归队,分别蹬上了各自参演的登陆艇,随着演习指挥部号令枪发射三枚信号弹,演习部队向大海深处驶去。

上海南端,靠近杭州湾的地方,有一个陆屿角,陆屿角往上是一个高坡,往下就是200米的悬崖,站在悬崖边,可以面对大海,迎接太阳的光芒,扑面的海风,送来海空的清新,也夹杂着海鲜的腥涩。

龙嘉铭和姚海涛、杜连生、夏小东、成曦一起站在悬崖边上,兴高采烈地挥洒着青春的气息,还一边跳起来,一边呼喊着:大海,我们来了,大海,让暴风雨来的更猛烈些吧,我们就是海燕……

他们是上海交通大学无线电专业大二班同班学生,学校放暑假的第一天,他们就约好了,骑着自行车去旅游。

今天这是旅游的第四天,他们来到了陆屿角下,把自行车存放在村庄里,然后就背着行李,爬上了这座当地人称为“东海观景台”的大石崖上。

龙嘉铭1931年出生在上海,家住黄浦区南京东路。少年时代在上海中学读中学,上海中学是当年的重点中学,教师资质一流,还开辟了外语学科,请来了英国人,美国人,俄国人亲自教授。

龙嘉铭原来不是这个名字,他的父亲是上海商务印书馆的编辑,抗战末期参加了地下党,后来组织上出现了**,组织上为了安全,让他及时撤出上海,前往延安,从此龙嘉铭父亲与家庭失去了联系。

父亲“失踪”后,母亲为了安全,就全家迁移到浦东,把他名字改为龙嘉铭。

龙嘉铭生性聪颖,身材中等偏上,长相英俊,还带着一丝调皮。他不仅学习好,而且兴趣广泛。1948年秋,他考上了上海交通大学,学习无线电专业。上海解放时,他和部分同学热情地迎接解放军,还为住在大街上的解放军送去了热水和同学们集资购买的馒头。因为思维敏捷,爱管闲事,所以在同学们印象里威信较高。因此,放暑假的时候,他一号召,就有姚海涛、杜连生、夏小东、成曦几个同学响应,大家一起旅游休闲。

此时,龙嘉铭正在拿着望远镜瞭望大海中的白帆,突然看到了前方很远地方有很多军舰、登陆艇等,他吓了一跳,马上放下望远镜,揉了揉眼睛,又拿起望远镜仔细地观看,直到看到了一艘军舰上有一面“八一”军旗在飘扬,这才放下心来。对同学们说:“同学们,我们今天太幸运了,好像解放军在进行海上演习,我们再往前面走走,去看看,怎么样?”

“好啊,这可是千载难逢!”

“解放军演习?是不是要解放台﹡啊,这大好事要是赶上了,我们太幸运了。”

几个人相互一看,老规矩,猜黑白。大家都伸出手来,结果,伸出来的手都是手心,一致通过,于是,大家开始下山,往演习海滩跑去。

30艘登陆艇齐刷刷地停泊在了距离海岸线500米的海中,随着一颗信号弹升入空中,海滩登陆正式开始。

江书强所在的20军某营战士,号令一响,如一群小蛟龙出水,呼呼啦啦一下子全部跳入到了海中,然后开始武装泅渡,向海岸边游去。江书强站在登陆艇上,脸上露出一丝微笑,既有满意,也有遗憾,他看看腕表,感觉速度还是有些慢。

林灏山的廉钢连也是在信号弹升空的一刹那间,战士们争先恐后地跳入海中,往海岸边前进。

但是,就有那么四位战士,他们颤颤抖抖地站在登陆艇边沿上,就是不敢往下面跳。

这四位小战士都是四川、贵州和湖南籍的人,他们对大海有一种天生的胆怯,何况还没有完全学会游泳,面对着这么大的海面,虽然有战友们高涨的战斗情绪感染,他们就是胆怯,就是不敢下水。

已经在海水里等候他们很久的廉钢,气得在水中大骂。

林灏山更是气得火冒三丈,他不由分手,照一个战士的屁股就是一脚,那个战士落下海了,在落水的过程中,这个战士大喊了一声:“——啊!”

这一声喊把好多人都惊住了,这一镜头偏偏被《解放军报》记者**了。这个记者姓郝,他本来想在海岸登陆演习中,在第一线**解放军战士“一不怕死,二不怕苦”的革命战斗精神,谁知拍到了这么令人沮丧的一个镜头。

这一过程还被在相邻登陆艇上的一个领导看到了,他是在登陆艇上督查指挥的登陆前指副**谋长,一位老革命,老红军,老将军,他看到了林灏山把战士踢下海的动作,大为光火,革命队伍里哪有中级指挥官这样对待战士的?他马上给登陆前指打去了电话。

林灏山摊上事了,林灏山摊上大事了。

龙嘉铭、姚海涛、杜连生、夏小东、成曦等同学跑到了演习海滩边上,看到了几十艘登陆艇上那么多解放军战士登陆作战的演习,高兴的跳起来欢呼:“解放军万岁!”“**万岁!”……

突然,他们的前后左右涌上来了四个持枪的解放军士兵,还有一个拿短枪的指挥员,他高声命令道:“你们五个,举起双手,背靠背站立!”

这阵势把龙嘉铭等人吓得够呛,他们条件反射似地举起双手,乖乖地凑到一起,背靠背地站在一起,面对着解放军战士。

“你们是干什么的?从哪里来?”

几个学生吓的磕磕巴巴说不出话来,龙嘉铭放下双手说:“我们是上海…”

“站住!举起手来!原地不许动!”

临他近的战士把步枪的刺刀翻转了一下,威慑地命令道。

龙嘉铭赶紧又举起手来,颤悠悠地说:“我们是上海的大学生,来旅游的,我们…”

他的话还没有说完,一辆军用摩托车飞驰而来,一个急刹车停下来后,车上的骑手没有下车,用右手对着指挥员敬了一个礼,然后说:“首长让把这几个可疑的人送到前指司令部去。命令传达完毕!”

“是!把几个可疑的人送到前指司令部!”

那个骑士把油门一加,一个180°掉头,飞驰而去。

“走吧!”前面两个持枪战士押着他们五个人,后面两个战士拿着他们5个人的行李,向遥远的前指司令部走去。

演习结束了,“猛虎连”虽然有22人是第一批进攻到岸上的先锋,但是因为有林灏山的一脚,不仅被判最后一名,前指司令部司令聂﹡﹡下令,给林灏山记大过处分,并降职为“猛虎连”代理连长,廉钢被暂时免职,担任“猛虎连”炊事班第一副班长。

与此同时,集团军的其他项目训练也在如火如荼地进行中。

第26军某营的训练科目是巷战演习,由于营长张天顺带头演练,整个部队那叫个生龙活虎,荷尔蒙爆棚。

这天,他们主要演习科目是攀岩,就是从与地面几乎90°的悬崖地下攀登上去,夺取敌人阵地。

那年代还没有特种兵这个概念,野战部队里这类高难度的军事行动也很少,因此大家开始并没有当回事。但是当真正的训练开始后,大家才知道,这看似简单的战术训练,技术含量很高,不是随便谁谁谁都能过关的。

这不,今天这演习,营长张天顺一不小心,就把自己给摔进医院了。

5

第七章 “猛虎连”海滩登陆失利,林营长摊上大事…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