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爷爷的长津湖>第八章 一个营长把自己练到医院,一个营长乐极生非……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八章 一个营长把自己练到医院,一个营长乐极生非……

小说:爷爷的长津湖 作者:山河独白 更新时间:2019/12/7 21:49:05

第9兵团第26军张天顺营的训练是这样的:第一科目,他们来到郊外一个小山坡,坡度也就45°,坡长1500米,士兵们全副武装,训练登顶速度。三天,他们营完成了8分钟登顶,算是基本合格。

第二科目,在一个悬崖边,坡度比是**°,4天时间全营基本能够登顶,不过,这次有了一定代价,其中有7个人不同程度地摔伤,跌伤。

第三个科目,就是今天的训练,悬崖坡度是78°,从早上一开始,全营就与这段悬崖较上劲了,分成5条攀登线路,进行训练。这五条线路中,最左边的那条攀登线路坡度接近90°,张天顺营的特务连要在这里进行魔鬼训练。

张天顺,湖南人,他原本是湖南师范的学生,体育专业,个头中等偏上,身体灵活,个头健壮,脑袋也很灵光。他的班主任是地下党,受老师影响,他积极追求革命,竟和几个同学不辞而别,徒步跑到了延安,考上了中国人民抗日军事政治大学,也就是历史上有名的“抗大”。

1938年8月,****抽调160余名抗大、陕北公学毕业的党员干部到山东工作,张天顺就是其中一员,后来被派到八路军山东人民抗日游击队第四支队,就是后来的八路军山东纵队第四支队,经过数年战斗的洗礼,到日本投降那年,张天顺已经成为一名副连长,全国战斗英雄。他的军事特点是,训练不怕死,打仗不要命,善打攻坚仗,也善打阵地战,被兵团领导视为“怪狮”。

张天顺今天比较欣慰,各个连队的训练还算进展顺利,只有特务连成了一个软蛋,除了连长、教官,还有一排长,二排长,其他人竟然没有人能够攀爬上去,要知道,他们这个连可配有一头“怪兽”——教官欧阳迅雷。

欧阳迅雷曾经是中国远征军某部的少校教官,深得美军陆军特战队秘传,练就一身特战本领,经他训练的中国驻印军特战队,在缅北滇西作战中屡建奇功,他也因此威名远扬。1945年3月中国远征军完胜日军,打回中国,欧阳迅雷也随着部队回国。

这年4月,中国远征军被宣布解散,其实是,很多部队发了新军装,新行囊,高待遇,暗中被装上卡车,拉倒东北,准备参加内战。

国﹡党这种做法,引起了一部分国立中学从军学生的反抗。

当初他们从军参加中国远征军,国民政府许诺的条件是:他们是为国家而战,不是为某一个政治派别而战;战争结束后,他们将回到学校读书,他们坚决不打内战。

既然政府言而无信,这些曾经为国流血、没有牺牲的青年也就奋起反击,争取正义和权利。他们甚至架起了大炮,准备武力对抗国民政府派来拦截的部队,并在阵地上挂起了硕大的横幅:“此路行不通,去找毛﹡东!”

这事闹大了,国际舆论给予了极大关注,中外记者拍照,头条,质询,呼吁,美国人更是大骂蒋﹡﹡是“三国刘禅”。蒋介石派了几个将军,几个中执委前去疏导,都没有结果,在实在没有办法情况下,国民政府搞了一个“比武招亲”——谁能平息事件,高官厚禄由他挑。

这不是烫手的山芋,这是一颗冒烟的手雷,一般人不敢去作,因为作,就会死。

谁也想不到,一个小小的国防部第三厅作训处副处长胆大包天,他出来揭了“皇榜”。

这个人就是欧阳迅雷。

他来到了事发地点,那帮闹事小子一看教官来了,马上召集人马,换上中国远征军的军服,列队欢迎。

欧阳迅雷没有太多言辞,只是很亲切地问问张三的伤怎么样,李四身上的子弹取出来没有,还有那几个非学生出身的士兵,今后要干什么。最后他说,只要你们不再坚持政治性口号,他替他们找政府和解。

他给政府打了电话,给媒体做了解释,给党部做了担保,最后结局是,他带着这帮老部下,穿着中国远征军的军服,来到南京城,饱餐了一顿,又去超级商场狂购了一通,第二天,这些闹事的远征军士兵各自返回自己战前的学校,继续读书,或者升学。

国家的危机解决了,欧阳迅雷的麻烦却来了。

国民政府一些政客先是嘀咕,然后是报告,说,欧阳迅雷为什么能够这样就平息了事件?他是不是共﹡党?他为什么不是共﹡党?他不是共﹡党那才怪呢?

这样推理下来,欧阳迅雷将要被当做共﹡党逮捕审判,甚至坐牢,杀头。

民国时期,有时有些人所策划的有些事情,就是如此奇葩。

就在欧阳迅雷将要被逮捕但尚未被逮捕的时候,他的老上司把他弄走了。严格意义上讲是麻醉后带走了,等他醒来的时候他已经在解放军9兵团第26军政治部了。

老上司是共﹡党员,国共开战,他受命归队,临走前把欧阳迅雷从死亡线上救了回来。

当然,老上司知道他的脾气,就把来龙去脉全部讲给他,让他自己做抉择。

在共﹡党给了他足够证据,亲人们给了他事实真相,他说,我知道了,共﹡党得天下,天遂民愿,我也跟着干吧。

欧阳迅雷的敬业没有政治界限,训练解放军士兵,他还是美军训练那一套,就拿这次攀岩训练,理论上他给大家讲体能训练、心理训练、技能训练、生存训练、逼真训练,为了这些训练,俯卧撑、单杠把人练哭,心理战把人弄懵,生存训练让好几个人差点饿死。

比如,他对攀岩的训练,死板而教条。理论课他给特务连上课,讲了“脚法、手法、重心、侧拉、手脚同点、节奏、速度、运动弧线”,还有“心理塑造”,最后一项是“熟能生巧”。这些理论中还有分支知识,比如,脚法里面,还要讲脚的那块肌肉在什么时候发力,怎样让脚具有弹簧作用,怎样换脚和转体等,手法里面又是若干分支,凡此种种,把这些大部分出身工农家庭,文化层次较低的指战员们来说,几乎是“天书”。他们甚至闹过“罢学”,结果被营长张天顺臭骂一顿,只好继续聆听“天书”。

其实张天顺心里也看不惯欧阳迅雷的这套训练方法,他只认可最后一条:“熟能生巧”:多练!

为了这事他也挨过领导的训,所以现在对于欧阳迅雷的训练,他也是睁只眼闭只眼。

今天一开始训练,在这个几乎90°的坡度悬崖前,看着这条绳索成了特务连的“死穴”,看着欧阳迅雷在悬崖上对特务连的嘲笑,他对战士们说:“你们这些人,脑子不好使,身子也不好使?我给你们做一个师范。如果我要是上去了,谁还上不去,你们知道今天晚上该怎么办?”

特务连都知道,他们最严厉的惩罚方式就是倒立,倒立时间长短,根据你错误的恶劣程度确定,有人曾经犯错误倒立了一个晚上,第二天早上五点倒在地上睡着了,又被罚倒立了三个小时,所以大家都十分专注地看着营长亲自师范。

张天顺营长30岁出头,又是原体育生出身,久经沙场,经验丰富,所以他一拉住那条攀登的绳索,就“蹭蹭蹭”往上拔去,拔到第十把位,开始手脚并用,在一个垂直面上进行攀爬。

他虽然没有欧阳迅雷的攀爬动作专业,也显得非常费力,但毕竟攀爬顺利,不一会就攀登到了临近崖顶的位置,他把两只脚放在了左高右低的两个凸出石块尖尖上,休息一下腿部肌肉,两只手抓住绳索,头往下面看看,带着一种炫耀的胜利者的姿势喊道:“等一会三排长先给我上,听到没有?”

“是!”

张天顺缓过劲来,右手往上挪了一个把位,牵拉着身体,右脚往上面一个凹进去的石洞蹬去,稳稳地把身体又向上拔升了一节,这个时候意外发生了。

与张天顺头部等高的石缝里,有一个蛇洞,里面有两条蝮蛇,这里可能是它们的“行宫”,它们好不容易在这里休息清净,刚才被欧阳迅雷等人的攀爬惊醒了,还想着,这是偶发骚扰,没想到你们人类没完了?这会张天顺又从它们的屋门前路过,它们不知道是敌是友,一条蝮蛇就“蹭”地蹿了出来,对着张天顺的脸部袭来。

张天顺刚爬上来,突然看到一条几十公分的毒蛇袭来,它那狰狞凶险的三角形颊窝几乎咬到张天顺的鼻梁,恐怖至极,张天顺身体上突然爆发一种极端恐怖细胞,让他情不自禁地大叫一声“啊!”两只脚就同时滑落,一只手也突然松开了绳索,身子一下子就坠落下去。

欧阳旭雷在崖顶吓了一跳。

特务连的战士们也吓了一跳。

因为有安全索捆在腰里,张天顺头朝下,在绳索上荡了三下,人没有坠落地上,但身体却重重地撞击崖石两次,一条胳膊骨折,而且是他前年在战场上被子弹穿透的那条胳膊。

等人们七手八脚把营长救下来时,他的右胳膊基本不能动了。

欧阳迅雷和卫生员马上把张天顺放到担架上,抬着就往临时救护所跑去,半个小时后,一辆救护车开了过来,把张天顺拉到了军区医院。

第九兵团的海岸登陆演习中,最大的赢家是20军的江书强。

演习开始前,他与林灏山曾经有过嘴巴上的“拼刺刀”,江书强一语成谶,林灏山因一脚把战士踢下海,受到严厉处分,江书强的连队成为集体登陆的第一名,受到了嘉奖。

俗话说,祸不单行,好事成双。江书强今天就好事成双,他带着部队刚刚回到驻地,还没有顾上召开总结会,警卫员就来报告说,他的妹妹江书媛来部队看他了,现在营部呢。

江书强只好让教导员先组织总结会,他去看看妹妹就来。

江书强到了营部,刚进到屋里,妹妹就一个熊抱扑了过来。江书强赶紧抱着妹妹,生怕她摔倒在地上。“媛媛,你怎么还这么调皮?”

“咋了?一辈子就调皮,你管的着吗?”

“行行,哥知道你调皮,快松开吧,让别人看见多不好。”

“怕啥了,我是你妹妹。”

“你这个丫头,真拿你没有办法。”

江书媛把哥哥放开后,指着桌子上一大堆东西对哥哥说:“这次这些东西都是我自己的钱买的……”

江书强一看,这一大堆,苹果罐头,一袋子雪梨,一大捆香蕉,还有一大包点心,另外还有一条毛线围巾。

江书强说:“傻妹妹,买这么多东西干什么?你有几个零花钱,都花了吧?”

江书媛比哥哥小了13岁,因此从小不仅受到父母溺爱,也受到哥哥的疼爱,在哥哥面前可以横不论,任性,撒娇。特别是现在妹妹上了大学,少女十八变,越变越好看,更是受到哥哥的宠爱。

“哥哥,你就不要心疼了,以后想让我给你买好东西,也没有机会了。”

“哦?为什么?”

“因为,…因为我也要报名参军了,那个时候我就不知道到哪个部队了,怎么给你买东西?”江书媛兴高采烈地说。

“什么?你这个小丫头,参军这么大的事,怎么不与我商量?不行!”

“为什么不行?我就要参军。”

“我不是反对你参军,我是要你在家里好好照顾好父母,他们现在年纪大,身体不好,你在家照顾他们,我就能放心,能够在部队安心服役……”

“哼!现在是新社会,父母的生活有政府管,我就要参军,我就要成为光荣的解放军战士。”

“你!?你——你!”

“你什么你!”

“你,就是不行,不能参军。”

“哼!我就是要参军,你说了不算。”

兄妹俩这一吵不打紧,江书媛起身就跑了,江书强赶紧追出门来,教导员正好走到门口:“营长,现在大家正在讨论,等着你过去进行全盘总结。”

警卫员跟教导员一个劲地使眼色,教导员不明白什么意思,但是看到了江书强满脸恼怒,就问道:“是谁,把咱们营长惹翻了?”

警卫员悄声说:“营长的妹妹。”

5

第八章 一个营长把自己练到医院,一个营长乐极生非……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