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爷爷的长津湖>第十三章 兄弟俩身怀绝技;狙击枪拉近了老兵新兵的距离…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十三章 兄弟俩身怀绝技;狙击枪拉近了老兵新兵的距离…

小说:爷爷的长津湖 作者:山河独白 更新时间:2019/12/23 15:10:18

上海,某郊区军营。

中国人民解放军第九兵团某团林灏山营二连一排长李伯成今天特别威风,他把全排集合好之后,站在队列前训话,本来是很严肃的事,结果因为他的口音,惹得下面的战士们时不时发出笑声。他感到威望受到了戏谑,就更严肃的训话,说话就更多,说话多,就更惹人笑。

李伯成是四川人,平时操着一口很浓重的四川口音,张嘴说话又多是四川用词,比如,他说今天谁要是不好好练,过不了关,就是个“闷墩儿!”,那个“儿”子还带一个转音。更奇怪的是,今天他一讲话就火气很大:“各老子,试一哈嘛,把老子兌毛了,看老子咋个收拾你,哪个龟儿子地,给我说一声,有胆量哈,我还佩服你娃子,否斋,鲊起我也不怕……”

一个排的人都不明白,排长今天中什么邪了,怎么没事骂大街呢?等他四川话白活了十分钟,大家才明白过来,昨天晚上出事了,出什么事了?有人把李仲成的步枪准星弄坏了。

这事别说是在一排,就是在林灏山这个营,在整个团里,都是大事。

李仲成是李伯成的亲兄弟,也是林灏山营的神枪手。他的那只步枪,M1917型步枪算是一支老枪,别看不怎么地,可与李仲成犹如“兄弟”,一到战场上,李仲成拿着他屡建奇功。在抗日战场上,这支步枪曾经击毙过168名日寇。解放战争后期,李仲成曾经用这支狙击步枪秒杀了一个国民党炮团的团长,瓦解了这支部队的重火力。因此,李仲成这支步枪,在这个部队里,犹如一名“战士”,备受重视。

M1917型步枪的原型是英国P—14型步枪,在第一次世界大战时,曾是美军的主要装备,但是实战性能并不是太好,那年代科技水平就那样,凑合着拥呗。一战结束后,马上就被“刀枪入库”了。二战时,美国人又赶紧对这些枪支进行维修,投入使用,还根据租借法案,将其中的152000支M1917型步枪发往中国,成为国民党美式装备的“标配”之一。

解放战争中,解放军大量围歼国民党美械装备部队,在华北、华东战场上缴获了大量M1917型步枪。不过,李仲成与这支步枪有着6年感情。

李仲成怎么会有这种步枪?

李仲成当年是国民党美械装备部队的士兵,他哥哥与他一个部队:国民革命军第59军。

第59军是1933年为抗日组建的军队,首任军长宋﹡元。该部队参加过徐州会战、武汉会战、豫南会战、第2次长沙会战、鄂西会战、常德会战、豫西鄂北会战等几乎大部分对日作战战役。1948年11月11日,第59军在第3绥靖区副司令长官、共产党员何﹡沣、张﹡侠等人率领下,于台儿庄、贾汪防区内举行战场起义,接受中国人民解放军的改编。

何﹡沣驱逐过紫禁城内的末代皇帝溥仪;卢沟桥打响抗日战争第一枪,何等英武之人。

张﹡侠,是1929年**亲自批准的中共“特别党员”。他在国民党“保定系”、“西北系”、“黄埔系”里人脉广泛,游刃有余,蒋介石曾经亲授他“中正剑”,陆军中将。1955年他被人民政府授予一级解放勋章。

这些老长官起义,李伯成等老兵油子当然跟着起义了,用李伯成的话讲,“跟着老长官,后福不会浅。”所以,李仲成在国民党部队里配备的这支步枪,在解放军的部队里,还由他使用。

其实老大李伯成也是一个“奇兵”。他到了部队就是炮兵,因为好学,能吃苦,爱钻研,很快在操炮实战中赢得威名。他还是一个不本分的家伙,因为是炮兵,就对火药,爆炸等颇感兴趣,戎马倥偬十几年,竟成了一个没有“资格证”的爆炸土专家。

他们哥俩怎么会在部队里呢?

他们是四川万源市大竹镇田坝河村人,李伯成1917年生,弟弟李仲成1920年生。

这大竹镇地处大巴山腹心地带,那里是嘉陵江与汉江的分水岭,川陕渝结合部。1933年红四方面军进入川东北,建立川陕革命根据地,中共川陕省城口县委、城口县苏维埃政府就建于现在镇政府机关院内。

他们的父亲是一个老实巴交的农民,一辈子租地种粮食。有一次他出于善心,无意收留掩护了3名红军伤员,结果被同村地主密告到国民党县党部。国民党立即派乡勇等前来追捕,伤员在游击队接应下侥幸逃脱,他的父母亲却被国民党县政府逮捕,以通匪罪名杀害。

李伯成李仲成哥俩恰好在外打短工,得知此凶信,怒火填胸。第三天晚上他们先到父母土坟上草草祭祀一下,然后携带尖刀和镰刀,杀了地主全家,夜袭村公所,杀死2人,杀伤5人,然后向北逃亡。

第二天开始,通缉他们的画像陆续悬挂在川陕湘数省,哥俩无奈之下只好继续北逃。半年后逃到了山西、绥远,适逢傅作义组建第三十五军(临时番号为华北军第五十九军),招兵买马,与日军抵抗,他兄弟二人就应征入伍,一来躲灾,二来生存。这步入军营,就开始参加战斗,怀柔一战,他们经历了与日军的拼死之战,一下子就成熟起来,成为真正的士兵了。

李伯成在起义之后,革命觉悟提高很快,进步也快,很快就被提拔为班长、排长。当然了,毕竟他在旧军队里呆的时间长,还有一些习气难改,今天这集合队伍开骂,就是一大硬伤。好在他刚开始放肆,教导员来到了。

邓绍峰是老革命,老政工,政治思想工作很有一套。李伯成看到教导员之后,马上请教导员讲话,邓绍峰说:“首先,我在全排面前批评李伯成排长,批评他军阀作风,骂人,这是革命队伍绝对不允许的。”

教导员的话令李伯成有些不快,作为老兵,能够敬重的人不多,但是他对教导员还是很敬重的,原因就是营长都十分敬重教导员。在他心里,营长是个大魔头,他就是一个小妖,大魔头都那么敬重邓绍峰,小妖更没有话讲。他正瞎捉摸呢,邓绍峰又说到:“其次,要表扬李伯成排长,大家说为什么?就为了他把战士们当兄弟,在每一次冲锋,每一次战斗中,他都身先士卒,为掩护战友负过8次伤。你们说是不是?”

“是!”

“值不值得表扬?”

“值得!”

“当然了,功是功过是过,这次他骂人,也是有原因的。你们都知道,李仲成的枪多么重要吗?”

“知道!”

“那么,是谁?昨天晚上私自动了李仲成的步枪,把准星弄坏了?要知道,这是他的命,也是咱们战友的命……”

邓教导员的话还没有说完,忽然听到有人报告。

“报告,枪是我弄坏的。”

“报告,教导员,枪是我弄坏的,我不知道枪不能动。”

“报告,枪是我弄的,与他们无关……”

“呵呵,热闹啊,一下子蹦出来三个犯错误的?喊报告的都给我向前三步走。”

“是!”

随着教导员的口令,三个人从队伍里走了出来,他们是龙嘉铭、姚海涛、杜连生。

这是三个新兵,出乎教导员和李伯成的预料。教导员看看他们三个,平和地问道:“你们昨晚是怎么想的,把李仲成的枪给弄坏了?”

姚海涛和杜连生要说话,被龙嘉铭用手拉了一下,制止住了,然后龙嘉铭说道:“报告教导员,我在一个美国人那里看到过狙击步枪的照片,所以到了排里后,对李仲成的狙击枪很感兴趣,想摸摸。可是他不允许碰,我只好晚上偷偷地把枪偷了出来,研究研究……”

“报告教导员,他拿出来后,我们三个人都看了,摸了……”

李伯成制止姚海涛说:“报告后没有经过允许,不许说话。”

“是!”

龙嘉铭继续说道:“我看这支步枪是自己加装的瞄准镜,感觉不是太好,就想看看是不是能够调整,结果,劲用大了,……就把准星弄坏了,我请求处分。不过……”

“不过什么,你把它弄坏了,我怎么用?到哪里修?”一直没有说话的李仲成此时才说了一句话,话儿里面充满了不满和怨恨。

“报告!”龙嘉铭又举手报告。

“讲!”

“如果不出意外,我能够把它修好……”

“说不定修好之后,比你现在的还好……”

“杜连成,怎么回事,又是不报告就说话。罚你150个俯卧撑!”

“是,150个俯卧撑!”

“慢,稍等一下。”邓绍峰看看龙嘉铭,认真地问道:“你要什么条件,能够把它修好?”

“我需要车床、钻床、还有五金工具。”

“好,我答应你,可以让你到师部修理所去,但是你要立军令状,保证修好。”

“是,我立军令状,保证修好。”

邓绍峰心里缓了一口气,心想一是问题得到解决,可以稳定新兵、老兵的关系;二是可以解决神枪手的武器问题;三是通过这件事,可以提高李伯成的指挥管理水平。最后一点是,林灏山去北京开英模会,他怎么地也要把队伍稳定住,搞好日常训练工作。

想到这里,他走到李伯成跟前,问道:“你看,这样处理,怎么样?”

“要得。”

“那就让他们的俯卧撑改成100个,记下来50个,下次再犯错误,一块儿补上?”

“要得。龙嘉铭、姚海涛、杜连生,每人100个俯卧撑。开始!”

龙嘉铭、姚海涛、杜连生听到命令,立即趴下去,开始“呼哧呼哧”地做起了俯卧撑。要知道,对于这些学生兵,俯卧撑对他们也是很有难度的运动,或者惩罚。

龙嘉铭到师部去了两天,回来时,还真的带着一套小机械。到了驻地,他背包都来不及卸下,就找到了李仲成,把那只步枪拿出来,小心翼翼地来回比划着,又拿出锉刀,刮刀,对一个小模块反反复复地进行锉磨加工。

李仲成在一边看着,配合着,就这样折腾了近三个小时,龙嘉铭终于把步枪的准星重新安装成功。

李伯成找到连长,申请去打靶验枪,领取子弹。连长正在忙训练,就说这事大,你给教导员报告吧。李伯成给教导员打了一个电话,教导员批准之后,李仲成领了弹药,就要去驻地西边的深山里校枪,龙嘉铭说能不能带上我?

李仲成看看龙嘉铭,拍拍他的肩膀:“好,我带上你,你这个兄弟,我认了。”

从此,李仲成成了龙嘉铭的射击教练,那只神奇的步枪,现在有两个人可以染指了。

李仲成与龙嘉铭验枪回来,已经是傍晚,看到大家都在整理行装,就赶紧赶回宿舍,排长李伯成告诉他们,现在开始,两个半小时之后,部队要开拔。

龙嘉铭问道:“是不是要去解放台湾了?”

李伯成说:“军事秘密,我也不知道,知道了也不会告诉你,记住,服从命令,不许多说多问。”

“是!”龙嘉铭开始收拾东西,与姚海涛和杜连生还在嘀嘀咕咕,三个人都为能够有幸参加解放宝岛的战斗,感到无比自豪。

李仲成走过了,说:“嘉铭,不要瞎猜疑,乱议论,违反纪律,记着,你们每一个人还欠着50个俯卧撑呢。”

三个人对李仲成做了一个鬼脸,再不敢言语了。

4

第十三章 兄弟俩身怀绝技;狙击枪拉近了老兵新兵的距离…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