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爷爷的长津湖>第十四章 九兵团箭在弦上蓄势待发;阿尔蒙德号令兵进长津湖…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十四章 九兵团箭在弦上蓄势待发;阿尔蒙德号令兵进长津湖…

小说:爷爷的长津湖 作者:山河独白 更新时间:2019/12/28 20:55:22

上海某火车站。

晚上,火车站里面黑压压的都是人,都是军人。

车站道轨上停留了很多车厢,而且每隔上十几分钟,就会有一列火车“轰隆隆”地开走。偶尔还有一列火车通过,不管是货运火车还是客运列车,都在这里不停留,“哞——”一声长鸣,呼啸而过。

这次军列出发很不一般,整个车站里面除了各个连、排集合的号令声,部队走路的“嚓嚓嚓”声,夹杂着战士们登上车厢的后集合声,还有偶尔传过来的联络参谋们发出来的呼喊声,没有其他杂音。

以往部队出行,有賽歌活动,有宣传口号竞赛,有时候还会有兄弟连队之间的“较劲”、“嘴官司”。比如,炮兵们总爱牛哄哄地坐在汽车上,对步兵兄弟们爱理不理的,步兵兄弟们就会说:“最后解决战斗,还是要靠我们步兵。”然后就会有一帮兄弟们共鸣似的大笑。总之,每次大部队大集合大行动,战友们必然想着法子热闹一下,这次却安静反常,大军出行显出一股神秘的气氛。

龙嘉铭和几个新兵紧紧跟着李仲成,登上一节闷罐车箱后,他们想坐在车厢门边上,但是被李伯成赶到了里面,龙嘉铭在往里面挪动的瞬间,看见了在下一个车厢的门口,一个熟悉的身影蹦上了车厢。他立即大声地喊道:“哎!江书媛——”

“禁止喧哗!哪个部队的?”龙嘉铭这一声喊,找来了两个头戴钢盔,臂带白袖套的纠察队员,他们走到车厢跟前,似乎要把违纪的士兵拎出来似的,龙嘉铭看这阵势,有些害怕了,他刚要承认,被姚海涛和杜连生拉了一下,他们似乎想在学校一样,商量一下,共同对付纠察,哪知道李仲成说话了:“哦,纠察兄弟,对不起,是我吼了一嗓子,看到一个老乡。回头我请客。”

这纠察队员一看是师里有名的神枪手,就不好意思再发威,就低声说了句:“下不为例!”扭身走了。

龙嘉铭心想这篓子通的,很对不起师傅,就调皮地给李仲成鞠个躬:“谢谢关照。”李仲成却理都不理,只是用头示意一下旁边,那意思是:坐到哪里去,老实点。

这个熟悉的身影是江书媛,她到了部队之后,就被送去集团军,参加了速成护士班培训,结业后被分配到了第九兵团第27军某师野战医院某团卫生队,这次随部队出发,才与龙嘉铭他们巧遇。

刚才准备登上车厢前,她首先看到了龙嘉铭,本来要去与他打招呼的,可是想起来那天晚上,在部队驻地的特殊欢送賽歌会上,龙嘉铭竟然有一个刘姓姑娘女朋友,还前来公开送行,就心里来气。

既然有女朋友,那你报名那天还说要我做你女朋友?花心,好没腔调,小赤佬,肮三……总之,一时火气,就把上海滩所有能够形容一个坏男人的词,都用到了龙嘉铭身上,自然就故意躲着他,请求到后面另外一个车厢里。

江书媛爬上车厢时与一个急于下来的人撞到了一起,她被重重地撞倒在了车厢里,但是撞他的人却没有任何反应,迅速跑下车厢,似乎在找什么人。

这个人是第26军的某团某营的那个“邪恶教官”欧阳迅雷。

欧阳迅雷的部队在后面的车厢,他到这里来,是为了给一个老乡送点生活用品,刚才正在车厢里说话,余光里忽然闪过去一个非常非常熟悉的人的背影,就追了下来,结果远远看到了一个穿着铁路服装的工人,好像他的一个故人,不,应该是战友,一个曾经在战场上浴血作战的战友,他急急忙忙从正在集合的部队中间来回穿梭赶过去,但那个人影还是转眼不见了。

他懊恼地走回车厢,向江书媛低头道歉,然后也不管别人接受不接受,转身走了。

这廉钢看到了,打抱不平起来,他“蹭”地从车上跳了下来,拦住了欧阳迅雷。“哎,你把女同志撞到了,怎么,就这样走人了?”

欧阳迅雷从来不是善茬,就站到那里,同样用眼睛瞪着廉钢说:“怎么,你要见义勇为?我刚才已经向她道歉了,还要怎么地?”

“你看看,那是我们的卫生员,还没有上战场呢,先让你给撞伤了,你还有理了不是?你是教官不错,你是‘邪恶’教官也真不错。”

欧阳迅雷往车上看看,江书媛确实是疼痛的难受,还在那里用手捂着心口窝,洗牙咧嘴的,心里虚了一些,嘴巴上却还是不想示弱:“嗯,是我不对,怎么地吧,要赔钱,还是要处分,随你……”

“你……”廉钢一看,你还强词夺理,挥起手来,似乎要动手的样子,突然听到有人大吼一声:“干什么,要打架吗?”

廉钢赶紧住手,大家往后面一看,是欧阳迅雷所在营的教导员石飞铎,想要争辩,石飞铎首先批评欧阳迅雷说:“给你20分钟假,可好,你半个小时没有回去,在这儿打架呢?要不要我再给你调点人过来?”

“他骂我‘邪恶’……”

“他撞了我们的卫生员,还……”

这两人还要争执,石飞铎刚要训斥他们,却听到江书媛的女中音:“哎呀,没有什么了,我这会没有事了,不用为难这位…‘邪恶’,…教官。”

刚才他们在争执的时候,陪着江书媛的几个战士悄悄给她介绍了欧阳迅雷的诨号和本事,江书媛立即感到了一种敬重,所以,赶紧走过来,不让他们在为难这位英雄。

此时,邓绍峰也走了过来,看看石飞铎,挖苦地说:“老石啊,我看了,你还是那样没有文化,本来这高级教官是有文化的,让你教导的这么不懂礼貌了不是?”

这话说的,有骂,有取笑,还有挖苦。

石飞铎也不含糊,张嘴就说:“我说邓教导员,林冲就是流放在你们那里吧?快一千年了,你怎么还这么爱惹是生非呀?”

说完两个人走到了一块,互相摇着膀子,给了对方一拳。

这场争斗,就在两位教导员的嬉笑怒骂中结束了。

石飞铎和欧阳迅雷一边往自己部队里赶去,石飞铎一边告诉欧阳:“你要在下车前,给新战士把训练课教完。万一到了目的地,就要渡海作战,就没有时间了。”

“放心吧,教导员,只要你不心疼就行。”

“魔鬼!”

1950年10月,在亚洲东方的两个地方,都在进行战略部署,战术备战。

台湾,虽然美国第七舰队开进了港湾,还有很多美军的其他作战舰只、飞机,在台湾岛上纵横飞行,似乎给这个宝岛镶嵌了一个金刚罩,但是台湾国民党当局明白,真正要打起来,整个大陆都被共﹡党拿下了,何况一个小岛?何况**已经进行了近一年的海上登陆战训练,那么,不能保证某天就会在大雾的海面上,看到如林的军舰,如云的战机,直捣台湾,大批的解放军开始登陆……

因此,现在上海火车站将要发出的十几趟军列,什么部队,要到哪里去,至关重要。很快,情报就已飞跃海峡,传递给了国民党保密局的毛人凤。

台湾岛于是进入一级战斗戒备,海岸线上,除了部署了海底蒺藜、水雷、浮雷外,还有巡逻艇、飞机,在不停地进行预警侦查……

另一个地方,就是**半岛。

按照中国历法,10月是金秋时光。1950的10月,中美双方,或者说中国和联合国军都在紧锣密鼓的摆棋布阵。

10月1日,韩军开始越过三八线,大踏步北进。

10月7日这一天,纽约联合国大厦,美国人玩了一个撺。他们在安理会上出笼了一个“统一**”的方案,有效地避开了苏联人使用“否决权”,操纵安理会通过了该决议,该决议明确规定,“采取一切适当的步骤,以保证全**情况的稳定。”“采取一些组织政府的行为,包括在联合国主持下进行选举,以便在主权的**国家内建立一个统一、独立和**的政府,”为了达到以上目标,“联合国军”可以留驻在**任何地方。

决议通过10分钟之后,麦克阿瑟就拿到了这份决议,犹如拿到了联合国的“尚方宝剑”,他立即下令,美第1军麾下的美骑兵第1师、步兵第24师,英第27旅,还有南韩军第1师从西部约过了三八线。

美第10军指挥的陆战第1师、步兵第7师,计划在9日和10日,从仁川港和釜山港起航,准备在元山再进行一次登陆作战。

10月20日,麦克阿瑟在东京的总司令办公室里独自待了三个小时。

这是位于东京都千代田区有乐町1—13—1的“一号大楼”,日本第一生命保险公司大厦。麦克阿瑟六楼的办公室里非常简朴,沙发是邹巴巴皮面的,显然是旧家具,普通的桌面上,铺了一个绿尼台布,屋子里甚至没有电话,不过墙壁似乎有些奢靡,胡桃木镶嵌墙壁上,安装有一台空调,还有一个玻璃书橱,里面放了麦克阿瑟平时喜欢的几部书籍。墙壁上还挂有华盛顿和林肯的画像,林肯的画像下面还有一张装帧精美的格言:如果我只是试着要去读——更不用去回答所有对我的攻击,这爿店不如关了门,去做别的生意。我尽量用最好的方法去做,尽我所能去做,我打算一直这样把事情做完。如果结果证明我是对的,那么人家怎么说我,就无关紧要了;如果结果证明我是错的,那么即使有十个天使替我辩解。那也无济于事。

看来麦克阿瑟十分喜欢林肯这段话,好像无形中是对他性格的一种褒扬,也好像是对他生涯的写照。确实,作为一个非常有性格的美国统帅,他独往独来的性格,的确与众不同。

麦克阿瑟每天从9点开始工作,他会首先看看报纸,然后处理各种邮件。在此期间,秘书会给他一些列电话,简要向他报告新闻通讯社的重要新闻。不过到了足球赛季,秘书还要向他报告主要比赛的结果,他是一个足球迷。

今天,麦克阿瑟就站在这段格言前,足足待了3个小时,然后下令到帝国大厦去。

麦克阿瑟从“一号大楼”里走出来,向大门两边的仪表堂堂的值勤卫兵敬个礼,然后大踏步走向他的坐车,坐在凯迪拉克牌黑色轿车的后排座位上,汽车发动,启动,出发。

大门外照常拥堵着一帮人,他们当中有游客,有本地人,有时也有记者,他们已经习惯了麦克阿瑟这样公开的、规律性的工作方式,呆在这里就是想一睹他的风采。

今天在东京帝国酒店盟军最高司令部等候他的是,他的助手,盟军最高司令部参谋长爱德华·马洛里·阿尔蒙德(EdwardMalloryAlmond)陆军少将(简称阿尔蒙德将军)。

爱德华·马洛里·阿尔蒙德将军是美军一个称职的精明强干的军官,曾指挥军队在反法西斯战争中取得一系列上乘表现,步步青云。不过,阿尔蒙德为人傲慢,不会处理与同僚和下属处的关系,他在战地生活中还追求奢华,这是他很不得人心的地方之一,他还有根深蒂固的种族主义倾向,放到现在早就被炒鱿鱼了。不过,在20世纪那战争烽烟迭起的岁月里,他还算一个佼佼者。这也是麦克阿瑟经过深思熟虑之后,准备对他委以重任的原因之一。

他1892年出生于弗吉尼业州卢雷,比麦克阿瑟恰恰小了12岁,按中国说法,小了一轮。1915年毕业于弗吉尼亚军事学院,第一次世界大战后期曾在法国参战。随后,阿尔蒙德先后在本宁堡步校、指挥与参谋学院和陆军军事学院深造。第二次世界大战爆发,阿尔蒙德1942年任第九十三步兵师助理师长,同年升任新编第九十二师师长。1944年率部在意大利作战。二次大战结束后晋升少将。

1946年,阿尔蒙德被调往东京麦克阿瑟将军的盟军总部(GHQ),出任人事部长,他以优异的协调能力和效率,以及忠诚,赢得了麦克阿瑟,以及盟军司令部同仁的认可,因此1949年1月份,时任参谋长的保罗·穆勒回国后,阿尔蒙德顺理成章地成为盟军总部的参谋长,开始扮演麦克阿瑟影子的角色,整日与上司形影不离。

1950年麦克阿瑟发动仁川登陆,用人之际,首先想到就是身边得心应手之人,任命阿尔蒙德为阿尔蒙德为军长,指挥在仁川和元山登陆的主力作战部队,纵然他没有两栖作战的经验,在那次登陆战中,没有取得理想战绩,但是麦克阿瑟今天思前想后,还是把绣球扔给了阿尔蒙德。

今天麦克阿瑟又把他的思想梳理了一边,**战略更加明晰:利用**狼林山脉,联合国军分成东线、西线两只“钳形”夹击攻势,西线美军第8集团军沿清川江北山,东线美军第10军沿长津湖北进,两军在江界以南的武坪里回合,再向北推进,赶在鸭绿江冰封前抢占全**……

麦克阿瑟知道,国会,包括美国高层,对于他这样的构思质疑的声音很多,他可以不管。在战场上,他必须有人能够完全贯彻他的意图,这个人就是阿尔蒙德。

当麦克阿瑟走进帝国酒店10楼的办公大厅时,阿尔蒙德等一帮侍从已经在恭候他的到来。

麦克阿瑟今天一改他惯有的亲切态度,命令除了阿尔蒙德之外,其他人都暂时回避。

阿尔蒙德知道,他人生可能最为重要的时刻将要到来。于是谦恭地向前走了两步,说道:“将军,有何命令,我都将不打折扣地执行。”

麦克阿瑟坐在沙发上,掏出他那个富有特点的烟斗,抽了起来。然后告诉阿尔蒙德:“今天我将下达一个重要命令,任命你为东线总指挥,统一指挥美军第10军,南韩第1军团,作战目标是率领他们,迅速穿过长津湖,到达鸭绿江边,解放全**。我想在我下达命令之前,亲自听听你的意见,或者建议。”

阿尔蒙德“腾”地站了起来,很严肃地对阿尔蒙德说:“谢谢将军的信任和任命,我将为此任命倾尽全力,贯彻您的作战意图,尽快实现解放**之战略。”

阿尔蒙德顿了一下继续说道:“我对您的**战略和战术没有意见,但是对您的任命提出一个小小的请求。”

麦克阿瑟没有想到是这样一个结果,他没有要求,只有一个小小的请求,他站了起来,吐了一口浓重的烟雾,走到窗前,淡淡地说:“你的要求就是在关键时刻,当你与部下发生争执时,我能够支持你。”

“是的。将军明鉴”

“这些我都考虑了,你的忠诚,你的协调变通,你的仇视共产主义的政治倾向,是我欣赏、重用你的条件之一。放心吧,愿上帝与我们同在。”

爱德华·马洛里·阿尔蒙德将军最大的长处,就是对于上司的命令,“拿着鸡毛当令箭”,更何况麦克阿瑟给他的,是真令箭,他立即赶赴元山,在那里建立了联合国军东线总指挥部,下令已经到达战区的韩军第1军团以首都师沿东海岸向图门江方向推进,以第3师经咸兴、五老里向长津湖推进。命令陆战1师在元山港外海域等待水雷清除后登陆,美第7步兵师则改往利原登陆。

4

第十四章 九兵团箭在弦上蓄势待发;阿尔蒙德号令兵进长津湖…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