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爷爷的长津湖>第十五章 黄草岭42军打响首枪;误读战局联合国军盎然入瓮…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十五章 黄草岭42军打响首枪;误读战局联合国军盎然入瓮…

小说:爷爷的长津湖 作者:山河独白 更新时间:2020/1/8 23:58:34

美国第10军由美军海军陆战1师、步兵3师、步兵7师,韩军首都师团和第3师团组成,总兵力10万余人。第10军两大主力都是厉害的角色,具体的说,是他们的统帅都不是省油的灯,他们就是美海军陆战1师和美步兵第7师

前者的师长是奥利弗·普雷因斯·史密斯少将;后者的师长是戴维·巴尔少将。

奥利弗·普雷因斯·史密斯少将(简称史密斯少将)的从军经历很奇葩,与中国的孙立人将军有近似的经历,始于文职,二战中成为将星。

孙立人当年起事时,是税警总团第二支队上校司令兼第四团团长,在“12。8”抗战中,战功卓著,开始正式军旅生涯,后来成为中国远征军主要统帅,被称为“丛林之狐”“东方隆美尔”,再后来成为政治人物……

奥利弗·普雷因斯·史密斯1893年出生于德克萨斯门纳德,后迁居加利福尼亚,他半工半读毕业于加利福尼亚大学,成为后备军官训练团的成员。1917年5月4日被委任为预备役少尉,派往关岛并转至海军陆战队,这是他首次与海军陆战队结缘。就是后来正式到部队,史密斯也一直是军队的文职人员,他言行举止温文尔雅,儒雅风范持之以恒,在军中一直被称为史密斯教授。

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以前,他一直管理人事,当教官,当参谋,教书育人。1941年5月到1942年3月,史密斯随团在冰岛防卫,正式开始军事生涯,逐渐成为军队主官,参与了帕劳群岛战役佩莱利乌岛登陆、惨烈的冲绳战役。1944年11月升任美国第10集团军海军陆战队代参谋长,还曾任匡蒂科海军陆战队校长。

史密斯少将当然还是一个创造性的语言大师。能够把白说成黑,把“撤退”说成“进攻”。更可贵之处在于,他不像项羽,“宁死不肯过江东”,该软就软,该跑就跑,主导着海军陆战一师这个美国王牌中的王牌,最终撤离了长津湖,这是后话。

美国步兵第7师的师长是戴维·巴尔少将,他与中国有很多渊源。中国解放战争期间,他曾作为国民政府邀请的美国顾问团团长,曾亲眼目睹了中国共﹡党是怎样从弱到强,到最后崛起。他颇有战略头脑,对国民政府算是老朋友了,为蒋介石提供过很多妙计良策。当然,他也给杜鲁门写过信,告诉**:蒋介石现在民心大失,除非有美国军队前来,否则国民党已经不能……

道恩·斯坦森就是在他担任美国顾问团团长时期的老部下。

道恩·斯坦森那时在顾问团里担任翻译,游走于北平、天津、上海、南京、重庆等地。他在上海时,曾经应邀到上海中学担任英语教员,与龙阿华有过一段偶遇但很深厚的交情。

当然道恩·斯坦森绝对想不到,若干年后,他会与龙阿华在**的长津湖兵戎相见,最后成为龙阿华的俘虏……

当年他从中国回到美国之后,休息了一段时间。**战争爆发,他一个爱国的热血青年,申请回到部队。老长官知道了这件事,就把他调到了步兵第7师,跟随老长官来到日本富士山下训练、集结、出发。

道恩·斯坦森因为常年从事秘书等文职工作,养成了记日记的习惯。从日本第7师开始,他开始记录**战争的生活。

“1950年10月20日,我们从日本出发,经过大海上的昏天黑地之后,我们部队来到了元山港,可惜,北**军队在此布满了水雷,我们只能在大海上游弋,好在,我们能够打扑克,也能踢“甲板”足球……”

“1959年10月24日,这游弋的日子很乏味,四天时间,伟大的美军只是在这里与水雷战斗……,无聊之际,那个黑人少尉开了一个开了一个玩笑,叫做‘YOYO’,说我们现在就是‘来回闲逛’,这又不是曼哈顿,也不是华盛顿,清闲,却也无聊……”

“1959年10月25日,陆军7师改道利原登陆,经丰山向鸭绿江挺进。我感冒了……”

……

正像两位艺高人胆大的棋手,麦克阿瑟与**的对弈在不知不觉中就展开了。不过他们玩的是“军棋”,充满血腥和暴力,因此布局就显出来了刀光剑影。

几乎在同一个时刻,中方的布局也开始展翼。

10月20日,为了支持西线作战,**命令第42军由辑安(今集安)进入**,在长津湖及其以南的德实里、旧津里一线建立防线,阻击东线之敌,不能放过一个敌人过来。

这项命令的后面,还有一层意思:示弱!

这项命令的玄机在于:瞒天过海!

长津湖战役,就是人类世界史上最绝妙的一次“瞒天过海”。

所以,彭大**棋盘上放下的这42军,是一个绝妙透顶的妙棋,大戏。

大戏都要由人去演,杜歆魁这位第42军124师370团的某营营长就登场了。

第42军是原东北野战军5纵,在“辽沈战役”中,5纵大放光彩,吃了个肚满肠肥,歼灭国民党军1。7万余人,生俘新编第1军中将军长文小山。1949年中国人民解放军全军整编,5纵改编为第四野战军第42军。

解放军大军南下时,第42军没有参与横渡长江战役,受命在河南剿匪。1950年2月,第42军奉调到东北从事粮食生产,已成了首批“军垦戎边”的兵团。

谁料想,此时**战争硝烟咋起,第42军作为临近东北的部队,马上转为战时机制,准备赴朝作战。

作为第42军124师370团某营营长,肩负先期侦察任务,于是,10月16日,杜歆魁营就秘密入朝,成为志愿军第一批入朝的部队。三天后,10月19日18时,第42军5万余人才从满浦铁桥和临时搭建的浮桥上渡过了鸭绿江,目标是长津湖地区。

杜歆魁是1927年生人,河南省南阳市西峡县阳城乡张堂村人,与民国时期著名的宛西自治首领别廷芳同村,因此,他的青少年时代一直沐浴在别廷芳的“宛西自治”福祉里。

别廷芳是民国时期一个奇葩的“改革家”,他很像姜文的电影《让子弹飞》里张麻子和黄四郎的合体。民国15年(1926年)12月,他在内乡县任民团总指挥时,暗杀了内乡县县长彭旭后,自己开始独揽内乡县的军、政、财、文大权。

当时,民国盛行“乡村建设派”理论风潮,他受冯玉祥部部下、秘密**地下党员陈凤桐,和冯玉祥部队之察哈尔都统张之江的秘书彭禹廷二人影响,奇妙地把自己的自治理论与孙中山的建国大纲联系起来,搞出一套自认为“伟大而宏伟”的乡村发展大纲来,核心是从根本上治理穷、乱、匪、盲,得到广大群众的拥护。这套理论歪解诸葛亮“治乱世、用重典”的法家治国原则,把违背他意志的人统统视为坏人,轻者责罚、坐牢,重者杀头、活埋。经过整治,在民国竟然有一个时期,“宛西自治”区域内夜不闭户、路不拾遗,成为民国政府的一个乡村自治典型,受到国民党高层的关注,李宗仁和白崇禧在台儿庄战役之后,曾亲往南阳拜会他;他也曾奉召赴汉,晋碣蒋介石,被委以南阳抗敌自卫军少将司令。

当然,他的行为也受到国民党实力人物的挤兑。刘峙惟恐宛西自治成为“慢化共产”,后来还被时任河南省**卫立煌削弱了抗日自卫军兵权。

别廷芳对**态度变化转变亦很大。前期他曾经袭击过**组织。抗战全面爆发之后,国共合作,别廷芳最终成为开始接受**联合抗日主张,后来同**联合抗日,直至成为拥护**的开明人士。

杜歆魁在上学期间,就深受陈凤桐的影响,思想倾向**。抗战后,别廷芳根据新四军的请求,就把他手下有文化、有能力的20多名青年干部派给**,杜歆魁就理所当然地被派到了竹沟镇,从此杜歆魁参加了革命。

杜歆魁在那个年代是“高级知识分子”,他不仅政治上进步很快,第二年就参加了中国**,还在战争中很快成长起来。他聪明伶俐,反应快,军事技术全面,因此很快得到组织提拔,到解放战争时期,他在辽沈战役围剿廖耀湘战斗中,指挥若定,突破迅速,所带突击连变成了“尖刀连”,因此战斗结束,他又得到提拔,成为第42军124师370团某营营长。后来在东北军垦,他想既然“马放南山刀枪入库”了,该找个老婆热炕头了,一个老首长还给他介绍了一个纺织姑娘,哪知**战火又让他嗅到了浓烈的硝烟,此次作为第一波进入**的志愿军部队,他渴望着打一场漂亮的战斗,来恢复部队因为半年劳动生产而失去的“狼性”和锐气。

他们到达**后,**给他们的战略任务就是:在黄草岭一带阻击敌军,不让一兵一卒北上,保证西线战役的胜利。

黄草岭又名“德洞关”,位于长津湖以南20公里处,为狼林山脉的主峰,海拔2000米。它的东面是赴战岭,海拔与黄草岭几乎等高。从咸兴延伸过来,到了黄草岭区域,一边是万丈悬崖,一边是高耸入云的峭壁,其中峡谷地带达40公里,周边有烟台峰、松耳涧、草芳玲、越占岭等制高点,互相成为犄角之势。对于中方,这里是挡住东线之敌,保障西线战役顺利进行的战略要地。

相同的是,在联合国军指挥官的心里,黄草岭亦是战略要地:占领了它,就打开了北**东部的门户,任何想阻止他们前进的军队,都会处于无险可守的境地。

因此,中国人民志愿军与联合国军都想捷足先登。

实际情况是:中方第42军124师的370团渡过鸭绿江后,在江界等候苏军出动飞机运兵,等了两天之后,斯大林才告诉**,由于种种原因,苏军不介入**战争。

这他﹡不是坑人吗?

现在,124师的370团距离黄草岭,至少还有220多公里,如果徒步开进,最快,也需两天后才能到达。

联合国军,南**首都师先锋已到达成兴,美陆战第1师正在元山港,等待排雷,如果登陆,从元山到成兴,80公里,成兴到黄草岭,40公里,总计不到120公里。况且联合国军是机械化行军,如果没有阻挡,仅需要三四个小时就能到达。

还有一个重要军情是,黄草岭只有少数**人民军在守备,遭遇联合国军,等于没有守备。

军情似火,燃眉之急。

幸好这个时候有一个将军,信手解扣。

这个人也是杜歆魁的老上级,第42军第124师副师长兼参谋长肖剑飞。

肖剑飞抗日战争时期考入中国人民抗日军政大学学习,并加入中国**,在抗日战争、解放战争中都多次荣立战功,33岁已经是副师长,属于中国军队凤毛麟角的角色。他做事风格与他的名字一样,坚定果断,坚韧不拔。现在要解决黄草岭运兵之难,开始看似死扣,但他已有良方。

肖剑飞来到江界时,见到了北**人民军长津地区守备部队司令官金永涣,确切说,应该见到了老战友金永焕。

这金永涣与崔昌玹一样,都是原韩国光复军成员,抗战时期在中国受训。只不过,崔昌玹后来参加了国军,成为中国远征军军官,金永涣就像他的领袖金日成一样,参加了中国人民解放军,并担任过连长职务,在中国军队里面有很多战友和同志,包括现在的第42军军长吴瑞林。1949年金永涣奉命回国,现在已经是**人民军少将,不仅能够说一口流利的中文,还对中国军队有一种亲切的归宿感。因此,当他与肖剑飞回合时,立即引荐肖剑飞面见**人民军次帅崔庸健。

当时,会见现场还有几个苏联军事顾问,当他们得知中国军队虽然来了,可是暨没有飞机,也没有坦克,火炮总数也不过100门时,次帅和苏联顾问都很失落和失望。

金永焕知道中国军人的刚度和硬度,他避开上司和苏联顾问,单独约肖剑飞喝酒吃饭商议,很快就理出头绪,现阶段,最重要的黄草岭的防御,或者叫阻击,为了完成这项天大的任务,金永焕做了两项重大决定:一,命令黄草岭守备部队,就是全部战死,不许后退一步。二,利用当地政府进行全民动员,征集各种车辆。那个地方人民群众还是很买**的帐,没有多久就征集来了18辆汽车,于是,这18辆汽车凡是能够落脚的地方,都站成了人,摇摇晃晃地向黄草岭区域驶去。

杜歆魁的营就在这18辆车中,准时到达了黄草岭,部署在了松茸洞、龙水洞两个高地上,静待战机,时间是1950年10月24日。

为了联络和沟通方便,金永焕还给中国同志配备了一批翻译和助手,安英熙就奉命来到了杜歆魁营报道。

安英熙1932年出生于吉林,父亲是中国人,中国人民解放军连长。母亲是**人,从小生活在中国。在解放战争中,她母亲因为救护负伤的父亲,两个人相爱成家。后父亲牺牲,她随母亲回到**,加入**人民军。

联合国军进攻黄草岭的是南**军首都师,也就是李承晚的“近卫师”。

这个师很牛,由两个步兵团和一个机甲团组成,配属一个美制105毫米榴弹炮兵营,兵力1万人。

他们有车辆,有坦克,还有飞机助阵,潇潇洒洒地沿着公路走来了。因为美国军人告诉他们,现在我们行军就是“YOYO”,那就尽情地“YOYO”吧。

10月25日凌晨1点50分,杜歆魁的侦查排长和安英熙一起来见他,告诉他说,南**军首都师的一个营已经来到了我们阵地前20米的地方,指挥官正在抽烟,并下令部下休息30分钟后,占领上面的阵地,问杜歆魁:“打不打?”

杜歆魁想,我们费老大功夫,赶到这里,就是为了阻击,这么好的战机,不打就是脑子有水。“打!狠狠地打!”

中国军队第42军124师370团凌晨2时,突然向近在咫尺的南韩军队发动了攻击,步枪、机关枪,加上火炮,这一顿揍,让南韩军很疼很痛。

几乎是在同一时间,与黄草岭相隔几百公里之外的温井北面山沟里,中国军队第40军118师354团开始向南**第六师发动突然袭击。第40军右翼的先遣团120师360团在间洞南山向南**第1师发动了攻击。

1950年10月25日,这一天是中国军队与联合国军的战争开始的时刻,由此演变成了长达两年零九个月的规模巨大的战争。

这一天,也被**正式确定为抗美援朝战争纪念日。

从杜歆魁营的阵地上看,这一仗打的非常顺手。杜歆魁营一开始打,就得到了团炮营12门大炮的支持,他们的左侧是**人民军女战士高射机枪阵地,她们为国而战,打的超勇敢,超顽强。虽然美军派来了B—51野马式战斗机轮番对中方阵地进行攻击,投下了凝固汽油弹和炸弹,但丝毫没有减轻杜歆魁营的战果,韩军第三师二十六团丢下二百余具尸体仓皇逃命。

那个年代,没有手机,没有互联网,也没有传真、短信,美军那么先进,但是信息的传递相当滞后,滞后到不可理解的地步,因为在联合国军在西线遭到中国军队打击的这个时候,麦克阿瑟将军正在很体面优雅地进行媒体秀。

10月25日早上,联合国军在刚刚占领不久的北**首都平壤举行**式,麦克阿瑟一副“救世主”的姿态出现在**式上,对李承晚说:“9月25日,我曾经把汉城移交给了你,今天,我把平壤也移交给你,**似乎已经统一,战争也将要在短期内结束……”

麦克阿瑟说完,美军的军乐团和南韩的军乐团联合演奏了贝多芬的《英雄交响曲》,全场欢声雷动,锣鼓喧天。

李承晚没有等乐队演奏完,就做了手势,让安静下来,他开始泪流满面的讲话:“感谢联合国,感谢联合国军,感谢麦克阿瑟将军,为**民族主持正义,为**民族带来**、自由、幸福……”

然后就是有模有样的**式,这是麦克阿瑟的最爱,他喜欢看着他的士兵,或者他的孩子们,在遍地惨墙瓦砾中进行行进式和分列式操练……

在这过程中,全世界几十家媒体都在这里进行现场采访,镁光灯不停地闪烁在平壤最大的议政厅院子里。

忽然,情报官把几份报告悄悄递到了麦克阿瑟的手里,他大致一看,脸上显出来一丝微笑,一丝成年人看穿小孩把戏的轻蔑。

这几份报告都在说一件事:南韩军队遭遇重创;中国军队疑似参战…

这事闹的不大不小,麦克阿瑟虽然不把**军队放在眼里,但毕竟要核实战情。

第二天,情报部门送来了云山方面、温井方面抓获的数名中国军人,据这些

俘虏交代说,他们部队的番号是中国第八军第五团,还有的说他们是中国志愿人员。

美国**情报局马上动用所有情报资源,包括台湾的情报系统,最后查明,

**军队“第八军”属于正在中国西北地区作战的“一野”部队,况且该“第八军”番号1949年5月,也就是说一年多前就已经撤销了。

还有一份“绝对”可靠情报说,中国军队编制是“三三制”,这个第五团应该是中国军队的第一军,现在还驻扎在中国的腹地青海省,最后结论是,中国一兵一卒也没派到几千公里以外的**来。

但是,10月26日的战报,让美第十军军长阿尔蒙德还是大吃一惊,在黄草岭区域,南韩军俘虏了中国人民志愿军第42军370团的一个运输队10人,阿尔蒙德立即把这些俘虏送到了东京麦克阿瑟的司令部,麦克阿瑟又把这些中国军人送回了美国,进行审查甄别。

报告一份一份送了过来,倾向于认定:“一个(师级)的新对手已经确凿无疑地参战了。”

麦克阿瑟还是不相信,他不相信的理由,来自于他的情报官威洛比。威洛比很尽职,他对中国俘虏进行了详细研究之后,给出了这样的报告:

1、中国军队现在出现,时机不对。中国人要想进行干预,在仁川登陆时就该进行了,现在联合国军已经占据绝对主动地位的今天,中国再投入军队,就等于虎口送子,没有人相信精明的中国领导人会犯这样的军事常识上的错误。

2、出于地理、历史和政治上的近亲缘故,少数中国支援人员前来参战,出现在战场不足奇怪,但人数不会太多,超不过5000人;

3、从这些人的交代中,还有他们的衣服和武器上看,他们就是游兵散勇,连大炮都没有,玩什么玩?

于是,麦克阿瑟认为,“钳形攻势”战略不变,而且要加紧进行。

麦克阿瑟真没有想到,在这些“示弱”的背后,中国统帅彭总司令已经命令,中国人民志愿军25万大军,正在以“瞒天过海”的方式,向依旧北进的联合国军队包围而来。

大戏将要开演。

5

第十五章 黄草岭42军打响首枪;误读战局联合国军盎然入瓮…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