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爷爷的长津湖>第十七章 九兵团青训班有故事;众营长且行且珍惜…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十七章 九兵团青训班有故事;众营长且行且珍惜…

小说:爷爷的长津湖 作者:山河独白 更新时间:2020/1/14 21:51:06

1950年10月14日,山东泰安,晚上8点27分,第27军乘坐的1752次军列停靠在了火车站上。

龙嘉铭把头伸出车厢,先看看这是什么地方,却被站台上的卫兵吼了嗓子:“所有军人迅速收拾行装,准备下车。你,把头缩回去。”

龙嘉铭伸伸舌头,把头缩了进去,一看,李伯成、李仲成等人都已经开始在收拾背包了。他就凑过去问到:“哎,李排长,咱们这是到哪儿了,还要到哪里去?”

“我不是你的排长啥,我要不知道这儿是那个啥,小子,服从命令,收拾东西啥。”然后拍拍他的脑壳,又去检查排里其他战士去了。

这龙嘉铭寻思这是自讨没趣,就也开始懒洋洋地收拾起来背包。但是心里的那种好奇还没有消失。

军车车队很长很长,灯光照在广袤无垠的田野上,很狂野,也很彪悍。不过,这个车队除了发动机,都很安静,没有喧哗,不许唱歌,甚至无线电都保持静默。这种状态下,李伯成等老兵都很自然地抱着枪支打起盹来,龙嘉铭却毫无睡意,总想在黑暗中知道点什么秘密。

终于,车队在一个村庄前停了下来,打前站的后勤部队已经给大家分配好的驻地和房屋,于是,黑压压的部队,转眼功夫就消失的无影无踪,大家都钻进了自己的房屋里,打开背包,准备就寝。

龙嘉铭下午在车站因为渴得很,喝了很多自来水,此时肚子有意见了,叽里咕噜地响个不停,没有办法,只好向教导员邓绍峰请假,要去外面解粑粑。

龙嘉铭来到村子外面,蹲了下来,可是不争气的肚子只是叽里咕噜叫唤,就是拉不下来粑粑,撑得肚子疼,**也难受。他就在那里慢慢地搓揉着肚子,揉啊揉。

忽然,他听到附近有一种微弱的声音,滋滋囔囔地响着,仔细听,是有人在说话,再仔细一听,还是英文。

“LordJesus,pleaseenlightenmyprayerheart,touchmewithyourhand,makemestrongandcourageousinallthings。Youaremysourceofsavingmylife,fullofjoyandhopeinyou,evenifyouwalkindarkness,yourlightwillalwaysshine。YouaremyLord,mydirection,theanswertomylife,andallmyhopes。Idependonyoulikefishneedwater,liketreesneedsoil。PrayfortheLordtoprovidemewithvictoryinfrontofmyenemies……”

龙嘉铭听出来了,好像是圣经的祷告词,英文版的,大意是:

主耶稣,请启示我祷告的心,用你的手抚摸我,使我在一切的事上刚强壮胆,你是我的拯救我生命的源泉,在你里面充满喜乐和盼望,即使在黑暗中行走,你的光却永远照亮。…是我的主,是我的方向,是我人生的答案,是我所有的指望。我依靠你如鱼需要水,如树需要土。求主供给我,使我在仇敌面前挺立得胜。

他很纳闷,这荒郊野外的军营旁边,怎么会有人祷告念经?这一惊,竟然把粑粑也给吓的没有了踪影,就提起裤子,悄悄地循着念经的声音找了过去。

在距离他20多米的地方,有一个黑影,穿的也是军装,正面对着一堵墙,跪在那里,手里似乎拿着一个十字架,嘴巴里在嘟嘟囔囔地念叨着。龙嘉铭走过去,突然拍了一下这个人的肩膀,那个人吓的浑身一哆嗦,回过头来,龙嘉铭一看,大惊一声:“啊,原来是你?!”

这个人也被吓的惊叫起来:“哎呀!”

他们这一动静大了,惹起来麻烦了。

附近的巡逻哨兵正好走到了这里,听到有动静,就一边大声呼喊,一边拉响了枪栓。“谁!干什么的?举起手来!”

三个军人,端着步枪,迅速跑过来,把龙嘉铭和祷告的人包围了起来,带班的班长嘴巴里还在叫着:“放下手中的东西,双手抱头,靠墙站立……”

深夜发生如此事变,一会功夫,特务连长带人跑了过来,他用手电筒照着这两个人,大声问道:“你,叫什么名字?干什么的?”

邓绍峰其实一直在惦念着龙嘉铭,怎么解个粑粑还不回来?后来听到哨兵的呼喊,他也早就爬起来了,拿着手电筒冲了过来,待他看清楚这个场景之后,马上对特务连长说:“马连长,不用大惊小怪了,这是我营的战士。”

“那个,靠墙根的,那个……”

邓绍峰看看,刚要说话,龙嘉铭却先说话了。“他叫邵川,我们在青年培训班是一个分队……”

“住嘴!没有报告,谁让你说话的?”马连长毫不客气地制止了龙嘉铭的说话,然后厉声问邵川:“你是哪个部队的?”

邵川战战兢兢地回答说:“我是一营的…”

“为什么不睡觉,在这里干什么?是不是搞破坏?”

“不是,不是。我…念经。”

邓绍峰一看情况不大,怕再闹下去,影响战士休息,就对马连长说:“一营与我们在一个大房间,这件事我来处理吧,你们辛苦了,回去休息吧。”

马连长看看营教导员说话了,就只好说:“好,邓教导员,那就麻烦您了,我就暂时不上报了。”

邓绍峰等特务连长和哨兵都走了之后,就带着他们两个来到村外的一个打谷场上,这里距离宿营地有几百米距离,不会影响部队。通讯员和警卫员一前一后放哨,邓教导员就把龙嘉铭和邵川两人叫道一起,询问起具体的情况。

龙嘉铭口齿伶俐,一阵子的叙述之后,邓绍峰终于知道了龙嘉铭与邵川关系的来龙去脉。

原来,龙嘉铭他们一帮子华东的青年参军后,大部分人被送到了松江,参加9兵团的第二期青年培训班。按照计划,这青训班1200多人,分为三个大队,两个男生大队,一个女生大队,行政上是归九兵团教导团管理,学习时间6个月,学习内容为军事训练,三大条令培训。军事训练不说,就这三大条例也是内容丰富。首先是队列条令的学习,诸如队列立正、稍息,四面转法,起立、卧倒,齐步、跑步、正步走等;其次是纪律条令学习,作为一名解放军战士,要怎样严格遵守军事纪律;再次就是内务条令的教育。

如果培训结束,学员将按照文化水平高低进行分配,一般到连队担任文化教员、文书,或者分到文工团,或者医疗队当队员。原来有初中文化程度的,可享受班级待遇,有高中文化程度的,可享受排级待遇,如果是大学文化程度的,可以享受副连级待遇。

别看这只是第9兵团办的一个训练班,但是从它招生的对象,办学的目的,学习的内容,教学的方法,完全是按照华东军政大学的一套路子。这华东军大,又是继承的延安抗大的传统,因此,当时是很威武,很引人注目的培训。

问题是,他们刚刚进行三个月的培训,美军就在仁川登陆了,然后又把金日成的部队几乎逼到绝路,并且把战火烧到鸭绿江边。中国政府除了把第13兵团改编为东北边防军之外,毛泽东主席又于8月中旬亲点第9兵团和第19兵团调至津浦、陇海铁路沿线地区,时刻准备策应东北边防军。

当然,这样宏伟的大战略,除了高层,当时没有人知道。

美国人,特别是麦克阿瑟更不可能知道。

于是,这期青年短训班很快就结束了训练,让这些新兵都先回到他们来的部队,但不等于分配。

龙嘉铭与邵川当时是一个分队的,几个月来朝夕相处,建立起了情感。他们又都是上海人,邵川是闵行人,他从小生活在一个正统的天主教徒家庭里,从识字、上学都是在教会学校里渡过的,因此有很深的宗教生活习俗。只是后来感受到了国民党腐败撤退,解放军解放上海创造出那么多神话,才感觉生活中很多知识,包括宗教知识,不足以解决心中的困惑,在其他同学们的影响下,他也热血沸腾,就报名参军来到了军营。

龙嘉铭此时对邓教导员说:“教导员,你看,我们都是经过青年训练班的革命青年,可他还在军营里信仰天主教,还…还念经,所以我当时就想批评教育他,谁知道让哨兵误会……”

“我不是还信仰天主教,我也学习了马克思主义,我也知道马克思主义是批判继承德国古典哲学、英国古典政治经济学和英、法国空想社会主义而创立的新科学体系……”

“既然知道,为什么还要念经?”龙嘉铭打断了邵川的话,又要批评他,此时,邓绍峰拦住了龙嘉铭。

“你让他把话说完,思想弄清楚了,才能从根本上解决问题。”

龙嘉铭不吭声了,邵川看着邓绍峰鼓励的眼神,才又壮着胆子说下去。“祷告念经,是我从小养成的生活习惯,我也一直想努力戒除这个习惯。再说,我刚才进行的祷告,也是表达的为了和平,为了正义,求主给我力量,与邪恶战斗……”

“你看,你看,他还是求主……”邓绍峰一看龙嘉铭又要批驳邵川,就摆摆手,说道:

“你看,邵川的思想上已经有了很大的进步,弄通了马克思主义科学,正在蜕变为一个革命战士,甚至他的祷告词都是为了维护和平。我们共产党人有一个原则,就是革命不分先后,觉悟不在早晚。像你们这些知识分子,要想完全成为革命战士,都要经过精神和战斗生活的双重洗礼。在这个过程中,就要互帮互学,而不是互相挑剔,你说是不是?”

“是的,我们分别时,我给同学们写的临别赠言就是:愉快的奔向党所指给我们的方向,没有代价的为人民服务到底,贡献你一切力量!”邵川兴高采烈地说道,好像他瞬间已经完全由一个天主教徒蜕化变成了一名合格的革命战士。

“嗯,邵川,你说的这段话,我都记得。当时我给你的是赠言是:让我们拥有松的精神和柳的伟大,来参与新国家的建设。”

“我们还相约,同学分别后,有一个4条通讯公约,每月,每半年,或者谁有重大立功喜事,都要给同学们书信联系……”

“好,龙嘉铭,你看,你们虽然在一起做同学时间很短,但是情谊很深啊。记住,战友情和同学情,是世上最为珍贵的情谊之一,要学会珍惜。好了,今晚到这里结束吧,赶紧回去休息,明天还要有任务呢。”

龙嘉铭此时兴趣盎然,问道:“教导员,我们在青训班的时候,同学们都在议论,我们提前结束,是要去解放台湾呢,还是要到朝鲜,与美国鬼子战斗?”邵川也瞪着大眼睛,期盼着教导员的答案。

邓绍峰笑笑站了起来,说道:“我所接到的命令是,继续进行渡海作战训练,时刻准备接受作战命令。好了,你们不是学过内务条例吗?不该知道的……”

“不要打听,不要知道……”

龙嘉铭和邵川两个人也都站了起来,向邓绍峰敬礼之后,一起向营地走去。

龙嘉铭和邵川等青年培训班的同学们不知道,他们当时分手后,大部分人都随部队上了战场,经过长年的行军打仗,大家相忘战场,生死不明。加上部队行动的保密,部队变化的无常,想要保持通信联系,简直就是天方夜谭,异想天开……

1990年之后,这些当年东部参加第9兵团的学生兵、青年兵,才有机会逐渐恢复联系。

这天晚上,在南京火车站,另有一场大戏,或者是“闹剧”,主人翁呢,是第9兵团的几位营长,林灝山、江书强、张天顺和彭聿晖。

9月25日,林好傻、江书强、张天顺、彭聿晖四个人作为兵团选拔出来的全国战斗英雄,参加了第一次全国战斗英雄和劳动模范代表大会,在北京怀仁堂接受了毛主席和中央领导同志的接见,特别是彭聿晖,被授予“全国一级战斗英雄”称号,还被安排与毛主席单独握了手,因此那三个人“羡慕嫉妒恨”。

这彭聿晖是扬州人,1923年出生,父母因病早亡,13岁便随哥哥到上海投奔亲戚,在一个资本家的纺织厂当学徒工。不久哥哥因工伤事故死亡,资本家理都不理,彭聿晖生存陷入困境,只好流落到苏杭一带,靠当船工为生。

有一次遇到日本巡逻艇在大运河中无端扫射三艘民船,打死十几个中国人,还集体轮奸了一名中国少女,他怒火中烧,国仇民族恨铸成天胆,竟然趁着天黑,用一只小船装上煤油,烧掉了日军一个小码头上的弹药库,亲自杀死4名日军。

日军在四个小时后确认了他的身份,开始追杀这个土著杀手。

彭聿晖开了杀戒,就干脆要继续杀人,杀日本人和汉奸。

后来他潜回了老家,遇到了村农委会主任,给他讲了新四军抗日的故事。他一听,二话没说,让村委会主任介绍他加入了新四军。

虽然当了新四军,那年月,新四军穷啊,给他发了一杆红缨枪,连长告诉他,想要枪,自己抢去。好啊,只要首长发话,没有他不敢干的。半年后,他缴获了日军一把手枪,被排长借故拿走了,给他一只老掉牙的汉阳造。又不出一个月,他从伪军一个小队长手里缴获了一支三八步枪。

从此,他在对日作战中,屡立战功,成为抗日英雄。1946年之后,在解放战争中,他当过爆破手,做过敢死队长,淮海战役中,他带领一个排与国民党军一个连死掐,顺利完成阻击任务,成为“华东二级人民英雄”。在这个过程中,他也从战士,到班长,然后到排长,连长,现在是20军58师某团副营长。

这次全国英模大会结束后,他们在归途中被上级安排一项政治任务,给沿途友邻部队做了三场英模报告会,这拖下来,到了10月中旬才赶回部队。

这天晚上,他们到了南京站,就要各自归队了,因此要完成分别的仪式:相互拥抱,相互祝福,还有一个保留节目:就是对最优秀者进行“惩罚”:林灝山、江书强、张天顺三个人一使眼色,突然在站台上把彭聿晖抬了起来,扔上了天空,一下,两下,第三下又扔了上去,突然听到一个参谋大声喊道:“大家立正,陶副司令前来看望大家!”

林好傻、江书强、张天顺条件反射似地立即立正,向喊声那边看去,一看,真是首长过来了,都两脚并拢,身子一挺,立正敬礼。

这被他们抛向空中的彭聿晖,就来了个自由落体运动,“吧唧”,重重地摔到了地上,“哎吆哎吆”叫了起来。

陶副司令要蹬上16876特运列车,听到这么大动静,已经登上车厢梯子的脚又迈了下来,扭过头来,看看怎么回事,却恰恰看到随身参谋在抿着嘴巴偷偷笑,就问道:“怎么回事?这几个军官干什么?”

彭聿晖一见这个情况,马上从地上爬了起来,向副司令敬了一个礼,报告说:“报告首长,我在向他们师范前扑动作,过劲了,摔着了。”

“嗯,很好。可是,我看见你是屁股摔下来的?”陶副司令不经意地追问了一句。

参谋赶紧说道:“报告首长,他是后扑,见到您紧张了,左顾而言他。”

陶副司令笑笑说:“好,你们继续。不过可不要耽误军务吆”

“是!”四个人都站得笔挺,向首长敬礼,并回答着。

首长上了车,参谋也登上了特别专列,不一会,车子启动,向北而去。

彭聿晖首先把手放了下来,对着林好傻、江书强、张天顺三个人的屁股一个一个踢去,他们三个自知理亏,就赶紧在站台上跑着、躲着。

忽然,高音喇叭里传来了广播:

第9兵团在此候车的军官请注意,第9兵团在此候车的军官请注意,请你们听到广播后,马上到军管处报到,马上到军管处报到……

正在打闹的几个营级主官马上停止了游戏,一齐向车站军管处的办公室走去。

20分钟后,他们真的分别了,不再回上海等华东地区,而是分别乘车北上,到山东境内,追赶自己的部队。

当他们再次在站台上相聚的时候,大家相互把右手掌伸了出来,相互叠放在一起,林灏山说:“弟兄们,不论是南征,还是北战,我们战场上立功见。”

江书强说:“我们20军永远是好汉,不信,打下台湾看。”

彭聿晖赶紧补充说:“就是,20军永远是拖不夸,打不烂的铁军。”

张天顺一听,一肚子的不服气:“嘚嘚嘚,别王婆卖瓜,咱们走着瞧,下次看谁能受到毛主席的接见。”

林灏山把手从最下面翻到最上面,把大家的手猛地打散开来,高声说道:“大家都是英雄,战场上还要相互照应,再见!”

“再见!”

“再见了!”

几个人,分别看看自己的车票,往不同的站台走去。

0

第十七章 九兵团青训班有故事;众营长且行且珍惜…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