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爷爷的长津湖>第58章 “费斯特遣队”一败涂地, 中国“冰雕连”撼惊天地…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58章 “费斯特遣队”一败涂地, 中国“冰雕连”撼惊天地…

小说:爷爷的长津湖 作者:山河独白 更新时间:2020/5/18 16:18:25

路障被凝固汽油弹击破了,“费斯特遣队”终于又整顿好队伍,开始出发了,士兵们心里都在想,还不知道前面是死是活呢?经过这次汽油弹引发的骚乱,特遣队现在是乱哄哄地向南走去,各个单位也搅在了一起。

此时,罗伯特·E·琼斯少校过来对费斯中校说:“重武器连的20多名美军还有南韩的几个人向西逃命,这帮蠢货挤到一起跑,把冰层踩塌,尽数落入湖中了,我们救还是不救?”

费斯中校问:“多长时间了,多远距离?”

“7分钟前,距离这里近500米。”

费斯中校疲惫地说:“看看这路,看看这山头上,我们走不快,还要挨打,来不及救他们了,我们要赶紧撤退,如果在太黑前我们还在路上,那么我们就全军覆没!”

琼斯少校感觉费斯中校说的不是骇人听闻,就赶紧命令各个部队整队出发。桑穆·史密斯中尉实在是困极了,刚开始走路,就一头栽倒在雪地上,睡着了,他的随从中士安德烈一看,就把自己身上的一件大氅接下来披在了他的身上,当他刚直起腰的时候,一颗子弹击中了他的头部,他一头栽倒在史密斯中尉身上,头部的鲜血“噗嗒噗嗒”低落下来,滴落在中尉的脸上,继而留在了他的嘴巴里、眼睛里,他猛一下被惊醒了,睁眼一看,旁边的士兵正在把安德烈中士从他身上往下面扒拉。

此时子弹还在嗖嗖地飞着,美军士兵不得不全部趴在雪地上。

对他们袭击的是志愿军240团,刚才打死安德烈的是但庆阳,现在他的连也就是20几号人,跟在他身边的只有10几个人,他们正要往这边冲锋的时候,C连的莫特鲁德中尉带着十几个人跑过来,向但庆阳方向射击,志愿军的火力实在太弱,只好下令撤退。现在志愿军基层指挥官都聪明了,要注意攻击时机,不敢再往美军火力上撞,不然就赔了。

但庆阳跑到山头上了,往后看,怎么1班长凌中强倒在了雪地里,一个战士在拼命地要架上他走,可怎么都不行,眼看着莫特鲁德中尉几个人要过来打死或者俘虏他们,但庆阳带着人翻身冲下来了。

莫特鲁德中尉一看,也不敢恋战,马上带人撤了回去,但庆阳跑了过来,急切地问凌中强:“你哪里受伤了?来两个人,抬着他。”

那个小战士说:“报告连长,我们班长没有负伤,他的脚趾头进朝鲜第三天就冻掉了两个,他一直瞒着,不让我们说,这会儿撤退他跑不动了,你看看,左脚已经没有脚趾头了,所以他走不了了,呜呜呜……”

但庆阳蹲下身去,把他的左脚鞋子非常艰难地脱了下来,这一看,但庆阳的头皮都麻了:凌中强何止是没有脚趾头了,他的半个脚面都没有了,剩下的部分肿的黑紫,就像一颗大土豆,而且这种浮肿已经往他腿上蔓延,他的小腿现在就是大象腿。十几天了,行军打仗,都是在雪地里,好像踏着棉絮地毯,他愣是忍着,能够忍着。如果在山地石头上,每走一步都会钻心疼痛啊!我们的战士这是什么材料做的啊?

其实,在长津湖战役的血战中,中美士兵中都有这样的人,忍受不可思议的痛苦坚持战斗。不过,中国士兵超乎人们生理极限、忍受不可能痛苦完成任务的举动,实在是令人匪夷所思,战后用美国人或者西方人的话讲,中国军人的意志力,是世界上任何一个民族都不可奢望的一种精神。

但庆阳看着躺在树枝做成的担架上的凌中强,用一种不可置疑的口吻说:“你小子给我记着,好好养伤,剩下的敌人,我们来消灭。”说着眼泪滴下来,撒在凌中强脸上,凌中强眼中也涌现出泪花,“是,连长。”然后狠狠地握了握连长的手。

此时,志愿军241团的官兵们正在侧面和后面追击着,不断用子弹伺候着南撤的美军,“费斯特遣队”的行进队伍中,不断有人突然倒地,大部分是中弹,费斯命令军医官对他们进行测试,死亡了,就让他自己躺在那里吧,实在不便收尸。还有口气的,就派人来把他起来,扔到车上。

如此这般,特遣队步兵和伤员车队完全混在一起,乱哄哄地向南开去。有的人走得快,把主力落下了一大截;有的人走得慢,就被主力落下了一大截。

现在担任前卫的美32团C连和前侧卫的A连已经完全失去了建制。两个连的官兵三五成群,混杂在队伍的前前后后。

见此情景,费斯中校只好让相对还保持着一定秩序的B连担任新的前侧卫。

此时,指挥车的一辆吉普上接到了一份电报,“给费思中校:你们要自己掩护自己退往下碣隅里,不能给你们提供帮助了。陆战1师师长史密斯将军。”

费斯中校看完心中悠然升起了一种强烈的责任感,似乎有种“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的豪迈和悲切,他把史坦福上尉叫来,把电报给他看了,然后说:“上尉,我们现在只有你这一条救命稻草了,兄弟,多操点心……”史坦福上尉给他一个军礼,意思是放心吧。其实他心里知道,中校多少是在提醒他,别再干飞机来了敌我不分谁都炸的蠢事。

莫特鲁德中尉作为费斯中校的老部下,他原来一直表现平平,但是在这次兵陷新兴里的战斗中,他却一下子表现突出,今天在撤退的路上,他没有辜负中校任命他当先行官的信任,一直辛勤地在队伍里忙前忙后,刚才把中国但庆阳那支小部队赶走之后,他带着11名士兵沿着公路向南狂奔,一边跑还一边向东面开枪,还一边大声嚎叫唾骂着,不管中国人能否听得懂美式英语的脏话,只一个劲地咋呼。其实这也是他们给自己打气壮胆的方式,很管用,他们又打跑了一小股中国围堵部队,一直跑到了新兴里西南约3公里的地方。

公路从新兴里南下,一直沿着长津湖边缘向南,快到新岱里的时候,不在沿湖边走,而是向东一转,几百米后,再向南,向后浦方向延伸。在这里,有一条冰溪横在了他们面前,冰溪上原来有一座桥,显然被中国军队炸掉了,此时A连的几个人也跑了过来,他们加入了莫特鲁德中尉的团队,一块儿跨过冰溪,走向南岸。

他们到达南岸,阿方索·卡莫阿萨斯下士刚刚举起一条绿围巾向后面部队示意,可以前进,突然从左边高地上扫射过来一阵机枪和步枪子弹,莫特鲁德中尉头部中弹,昏倒在地。跟在他身边的十几名士兵逃跑心切,抛下了他,一哄南去。只有阿方索·卡莫阿萨斯下士把他拉到了身后一个小房子里,用绷带给他进行了包扎,半个小时后,他才醒过来。在此期间,美韩军的散兵游勇到达这里后,全都成了1221高地上中国军队的靶子,被志愿军242团3营的士兵居高临下进行射击,这情景犹如靶场比赛,看谁击中的目标多,美韩军一个接一个地被打倒在地,1221高地北坡下很快就成了美韩士兵的尸场。

1221高地位于新兴里西南面约4公里处。高地西坡下是长津湖的冰面,东坡下就是唯一通向下碣隅里的那条公路,这公路围绕着1221高地东半边绕了一个半圆型,然后才直指向南,因此,1221高地也是一个口大的“几”字型阵地,是封锁新兴里——下碣隅里公路的咽喉。

志愿军242团3营早就占领了残桥南面的制高点1221高地,现在他们利用这个制高点,如果有强悍的火力,或者是再有一股力量来夹击,都将把“费斯特遣队”埋葬在这里。

问题是,242团3营最牛的火力不过是重机枪,他们此时别无他策,想派出攻击部队,快速解决美军。不过,此时“费斯特遣队”的车辆纵队已到达那座被炸毁的桥,M-19重型坦克上的高射炮对着1221发射了几发炮弹,才压制了中国军队的弹雨。

那些已经被中国弹雨肆虐的美韩士兵一看,都拥挤着过来,躲在这些车辆跟前,似乎这就能够躲避中国士兵的子弹攻击。但是他们这样的聚集,更招来了志愿军的射击,这让费斯中校叫苦不迭。

还有一个难题是,车辆面对着这条冰封的小溪一筹莫展,如果车队从溪面上开到对岸,卡车很可能压塌冰面,沉在水中。如果不走,等到天黑,必定被中国军队炸毁。费斯中校紧急中下令,无论如何要越过冰河。于是那辆M-19重型坦克首先冲下陡岸,越过河流和沼泽地,毫不费力地冲上对岸。副营长迪克·米勒少校指挥汽车也像这辆坦克一样强行通过河流,可第一辆汽车就轧碎了坚硬的冰面,陷在沼泽地里。

米勒少校立即命令M-19坦克调转头,用绳子把汽车应拖到了对岸,这样,当坦克一辆辆把汽车拉过来,不过,在牵拉的过程中,汽车上不停喊叫的伤员遭到了志愿军242团3营的迫击炮和小型武器火力袭击,因此,进展十分缓慢。

特遣队在牵拉的中间,有一名驾驶员被子弹击中死了,这辆汽车便彻底瘫痪在沼泽里,汽车上的人便成为敌人的靶子,幸亏护送莫特鲁德中尉过来的阿方索·卡莫阿萨斯下士在自己的农场开过拖拉机,他接过方向盘冒着枪林弹雨,把汽车驶过了沼泽。

罗宾斯上尉乘坐的汽车上的司机比较猛,他自信能够冲过这片2英尺的沼泽,所以就猛劲冲,结果窝在了沼泽中间。罗宾斯上尉带着钢盔,突然两颗子弹都打在了上面,一颗直接划走了,另外一颗从顶上穿过,幸亏没有伤到头颅。他大声呼喊,M-19坦克才又过来,把他坐的车子给拖过去。此时,他的一个下士跑过来报告说,前面有一大堆废旧的坦克和汽车堆积在公路上,挡住了去路。

坎贝尔中尉和其他伤员乘坐的那辆卡车顺利行驶到了河床中间,可也陷进去了,坎贝尔立即跳下车,趟过小河查看情况,此时他发现自己的头脑已清醒过来,不过他的腿和肋部仍然疼痛,脸颊肿胀。他来到罗宾斯上尉身边,两个人查看了前面路障,立即往后面跑,在一个小雪坑里找到了裹着一条毯子的费斯中校。

费斯中校命令斯坦福上尉赶紧招来飞机支援,一面组织进攻。

瞎了一只眼睛的比格上尉带领着美32团1营向路障进攻,美31团步兵团的一支人马则绕过下面的山谷向路障逼近。但他们都遭到了中国军队强劲火力的攻击,只好都退了回去。

费斯中校要求比格中尉继续进攻,他们第二次冲锋的时候,史坦福上尉调来的飞机来了,一架美国“海盗式”飞机俯冲过来,愚蠢的把子弹都打到了美军当中,差一点儿打乱了这次进攻,幸亏史坦福上尉立即陆空联络,才制止了悲剧的重演。美32团1营士兵们继续作战,这次成功地摧毁了242团的阵地,正当他们庆幸时,却不防背后又被中国军队包围了。

志愿军3营贡庆福连长打战有名的“鸡贼”,他知道自己部队战士少,弹药更少,如果与美军打正规的攻防战,划不来,吃亏太多,于是他在美军一个劲地进攻阵地的时候,命令放弃阵地,迂回到山下,然后从背后再攻击。

这条计谋成功了,比格上尉和他的队伍受到攻击,难以回去,更得不到支援,大多数人便撒丫子向西逃去,想从水库冰面上返回下碣隅里。比格上尉无法也不想阻拦,就带着几个人重新回到了费斯中校身边。

现在已经是下午3点了,费斯中校和其他几名军官现在动员组织美韩步兵们继续进攻1221高地,可他想不到的是这些美韩士兵被中国军队吓破了胆,他们推诿着,躲闪着,都不想去战斗。

费斯中校彻底愤怒了,他不顾枪林弹雨,挥舞着手枪,逼迫士兵们向上面进攻,这些画面很像以往中国拍摄的电影《打击侵略者》《上甘岭》中的镜头,美军指挥官用手枪逼迫士兵进攻,而士兵们畏缩着犹如蜗牛,好不容易组织一次进攻,志愿军一阵枪林弹雨,他们就土崩瓦解退回到山下。中国导演没有夸大历史,战后美军的有关资料和有关军人的回忆录里也都有美国士兵怯战的记录。

当时的历史真实场景是这样的:费斯带着伤,拿着手枪在那里督促士兵们进攻,看到一个韩国士兵龟缩在汽车轮子地下,任凭费斯中校威胁利诱,他都死活不出来,受伤的费斯中校上去拉他,他一个劲地用日语喊着:“我受伤了,我受伤了……”

费斯中校看看周围围观的士兵,丧失了耐心,他拔出手枪指着那个南朝鲜兵,凶狠地对所有官兵大吼道:“这婊子养的不想活了!逃兵通通枪毙!”随后抬手一枪,把他击毙。

他的这一枪让大家相信,再不进攻就要被执行战场纪律了,于是大家开始有了勇气,好不容易组织起来了600来人,在“海盗式”飞机的掩护下,美韩军由东到西分成四路开始进攻:

费斯中校身先士卒地带领350人向1221高地的东坡迂回而去;美31团K连连长基茨上尉率210人沿公路进攻;美32团D连连长比格带领75人(这个攻击部队大部分是轻伤员)从正面压向1221高地;美32团A连连长史密斯带领15人进攻1221高地西坡上的一个小山头。

基茨上尉和五名下级军官磨破了嘴皮,把210名士兵发动起来。他们攻上一座山头,破坏了几处路障,立即派通信员跑回去督促其他部队把车辆动起来,可汽车依然堵在那儿,一辆汽车也没有过来,此时一些步行的伤员们加入了他的队伍,不一会儿,两名士兵回去敦促汽车的通讯兵从拐弯处绕了回来,把情况一说,基茨上尉见状,只好带着约210名战士向长津湖湖面而去。

美32团D连连长比格上尉带领75名轻伤员从正面向1221高地进攻,来到南岸,救起了再次昏倒在地的莫特鲁德中尉。醒来后,莫特鲁德中尉对比格上尉说,“为了保证你们进攻,我最好带着这些伤兵撤退。”

瞎眼的比格上尉非常同情这个开道的多次负伤的中尉,就说:“好吧,你们赶快离开……”

莫特鲁德中尉立即随着特遣队的溃兵跑向长津湖冰面。待一会儿,比格上尉也带着人追寻莫特鲁德中尉的踪迹。

因为比格上尉带人冒着中国240团3营的射击从北坡爬向1221高地,出人意料的是,中国军队这次在山顶没有进行激烈抵抗,就撤下山去,等比格上尉等人登上山顶,中国士兵已经运动到了东坡和北坡,切断了他们的退路和向公路靠近的道路。

这些好不容易勇敢起来的的美韩军士兵们看到中国军队这个锁喉动作,一下子崩溃了,立即没命地向莫特鲁德中尉西逃的长津湖冰面追去。比格上尉看看整个战场形势,心里说:“哥们,不玩了,咱也走了!”带着剩下的轻伤员们也向西颠了。

史密斯中尉的15人小型编队里还有一位步兵和炮兵中尉,他们首先向1221高地西面的山岭攻去。炮兵中尉用两枚手榴弹炸死了一名中国机枪手。此时,扼守这里的邱榕桂排长,还有潘强班长,以及5名战士,基本上都有伤,数量上和装备上与敌人都悬殊太大,潘强还要奋战到底,邱榕桂想起来连长贡庆福上阵前的交代:从今天起,我们与眼前这伙美军不打正规战,打游击战,你明白吗?首先保存实力,然后歼灭敌人。于是他命令大家一起撤退。

史密斯中尉带着人登上山顶后向山下望去,北边特遣队的卡车仍然停在被炸毁的断桥边,部队现在断桥南的公路上排成一列一边前进,一边还要与来自不知道哪个方向的中国士兵对射;向西望去,他看到了比格上尉和他的几十个人正在向冰面走去,他们很安全,似乎没有遭到攻击。

史密斯中尉感到“费斯特遣队”败局已定,士兵们现在最大的心愿也是唯一的心愿是能够保住性命,作为长官要对他们负责。于是,他与几个部下讨论该怎么办?正当他们研究何去何从的时候,志愿军242团3营的贡庆福连长带着二十几名战士向他们射击,打死打伤3人,史密斯一看,这还讨论什么,跟着感觉走吧!于是,史密斯中尉带着这十几个人沿着比格上尉他们的足迹向长津湖西面的湖面走去。

贡庆福连长一看,美国大兵似乎没有斗志了,就带人向他们发起攻击。

遗憾的是,现在美国人的体力比他们好,这几天的战斗中,美韩军人多少能够吃到肉类,大部分还能保暖,还能睡会觉,而志愿军最好的待遇是每人每天能够啃上一支土豆,每个人几乎都没有睡过觉,因为他们没有御寒的衣服和被褥,一旦入睡就会冻死,顶多是大家用御寒的衣被轮换着闭眼十分钟,所以大家这几天几乎都在酷寒中昼夜挺着,身上没有卡路里,怎么可能在没膝的大雪荒野里与美国人赛跑?

史密斯中尉等人比志愿军先来到水库,在冰面上向南撤出。

有一名被击伤的美国大兵落单了,被战士于洪磊追上,他还要反抗,于洪磊就把他刺死。随后,贡庆福带着人又杀回了1221高地附近。可惜,如果他们不走,随后又有很多美韩军从这块冰面上逃跑,他们在这里守株待兔就能取得很大收获。

这也是长津湖新兴里最后一战的遗憾,中国军队缺乏通讯工具,要不是在1221高地附近,能够调来部队围堵,新兴里的围剿就会非常圆满,不会让1600多人逃回下碣隅里。

这还是长津湖新兴里战役最大的遗憾:中国人民志愿军第9兵团第27军第81师第242团第2营5连100多人在正对着1221高地东面一个小高地上,全部冻死在很浅的掩体里,他们一个个持枪俯卧战壕,保持着战斗姿势,有的战士手指就在扳机上,准备击发……。

现在这只中国军队成了朝鲜冰雪高原上一群壮烈的冰雕群像。

242团2营5连连长秦钊刚是在拂晓时就带领部队到达这个阻击位置的,那个时候气温已经是零下30多度,早上的一场大雪,让气温更加酷寒,这些忠诚的战士们一直卧伏在这雪窝里,体温急剧下降。

再后来,“费斯特遣队”11点钟开始撤退时,遭到志愿军其他部队骚扰追击,史坦福上尉调来的美军“海盗式”飞机扔下来的凝固汽油弹杀伤了双方人员,也拖延了特遣队南撤的时间。

242团2营5连战士们为了不暴露目标,躲避美军飞机轰炸,只能继续忍受严寒,一动不动卧雪潜伏,等“费斯特遣队”终于撤到第一座断桥时,遭到1221高地3营的阻击时,如果他们这个时候能够参战,战役就简单了,很快就见分晓了,特遣队估计不会有一个人逃到下碣隅里。

童大安排长在几天前的阻击战中还生龙活虎,战果累累,现在却在机枪阵地上保持着观察的姿势永恒了,他的身旁,就是他的号手,军号还在他的手里紧紧攥着。战士们的脸上都保持高度警惕的眼神,他们的帽子、眉毛、枪支上沾满冰棍冰丝,他们的身躯与高原雪山溶于一体……

“冰雕连”成为中国军人意志和精神的伟岸绝唱,成为世界军事史上少有的丰碑!

“冰雕连”的出现让“费斯特遣队”逃过了一次死亡劫难。

费斯中校好不容易组织起来的4路攻击部队,3路已经“大祸陡然至,飞鸟各投林”了,费斯中校正在抑郁呢,雷?恩布利中校又来报告说,M—19重型坦克和M—16装甲车的燃料全部耗完,只得丢弃在路上。这意味着,车队现在没有重武器了,士兵们必须靠自己的轻武器与中国军队拼命了。

费斯中校现在顾不上那么多了,他指挥着350多人迂回到了1221高地的东南面,从后面向路障进攻了,接近山顶的时候,他拔出手抢,高喊着:“美利坚的士兵们,冲啊!”带头冲向路障边中国军人。

可他听不到士兵的喊叫和回应,扭头一看,不由急火攻心:身边只有几个人跟着他冲锋,这不是找死吗?

亏得是中国军队正在向正北面进攻的美军射击,没有看到身后这几个人,所以费斯中校也是脑子一转,好汉不吃眼前亏,赶紧又撤了回去。

回到他的士兵身边,他拿着手枪再次威慑士兵,大骂你们这群软蛋、胆小鬼,给我冲!否则我军法从事!

这次终于有士兵们被费斯中校身先士卒精神所感动,跟着他向中国军队进攻。第32重迫击炮连17岁的二等兵路易斯·约瑟夫·格拉波与十几个士兵迅速向路障接近。

与此同时,在路障的北面,坎贝尔中尉与被堵的车辆还呆在路障后面。他跳下一辆卡车,向前攻去,看到了他的部下军士哈罗德·克雷格。克雷格军士背部受了伤,他正要扔掉卡宾枪,打算熬到天黑拿着刺刀逃命。坎贝尔此时正好没有武器,就接过卡宾枪,一检查,弹夹里还有38发子弹,这让他很高兴,他隔空与费斯中校对话,前后夹击攻击路障。

此时守卫路障的是242团3营的贡庆福连长,还有邱榕桂排长、潘强班长,以及8名战士,他们没想到遭到前后夹击,转眼牺牲了4名战士,贡庆福马上命令大家向西撤退,庞琨看到美军已经冲到近前,离开阵地前,他站了起来,向路障后的美军扔过去了一颗手榴弹。

可惜,在他刚投掷完的时候,坎贝尔中尉的一梭子子弹扫了过来,他中弹后颓然倒下牺牲了。

不过,庞琨的这颗手榴弹功效很大,炸死了三名美军,还炸伤了费斯中校,这次是炸到了他的肾部,当时他没有太大的感觉。

路障终于被清除了,格拉波看见三辆美军坦克停在那儿,一辆歪在路上。

这些坦克是大前天,也就是11月28日奉美7师副师长亨利·霍兹准将命令,意欲前往新兴里支援第31团和第32团途中的坦克部队,在这里被志愿军242团打坏了。格拉波匍匐过去,竟然发现了在那次失败行动中,还有1名幸存者。他试图同坦克手说话,但他伤势太重,完全休克了,格拉波喊来两个人,想把他弄出来,但是大家都没劲了,他又身体僵硬,最后只好放弃了,格拉波摘下他的胸牌,离别时说:“哥们,你要是能挺住,我要是能活着回到下碣隅里,明天我来救你,否则,我只能把你的胸牌交给长官了……”

15辆车组成的车队开了过来,此时,已经晚上6点钟了,天色早已经在不知不觉中黑了下来。

费思中校命一队士兵去前面巡逻,他们跑到前面就遭到中国军队的袭击,很快又跑回来了。中校试图再派一队,但没一个人去。

中校此时的心里很悲哀,为曾经参加过第二次世界大战的英雄们现在如此胆小如鼠悲哀!

他也信奉“榜样的力量是无穷的”,独自一人往前面探路去了,车队最前面的那辆汽车跟在他的身后,格拉波紧紧拉住这辆两吨半的汽车的车尾,好让他带着自己往前走,格拉波太累了,而且两只脚也严重冻伤,他实在走不动了。他的身后就是车队,现在正在以每小时10英里的速度向南驶去。

大概走有500米,二等兵格拉波突然听到路旁有一个微弱的声音在呼救:“救救我!救救我!”一名中士喊道:“你是谁?”

回答是:“我是费思中校!救救我!”

两名中士赶紧循着声音跑过去,在一条沟里发现了费思。他刚才被庞琨的手榴弹炸到了肾部,当时处于高度紧张阶段,又怨气怒气缠身,自己走在前面探路,顾不上疼痛,没想到刚走不远伤势发作,不能自控倒在路沟里。

二等兵格拉波等人赶紧把费斯中校抬进一辆吉普车内,由于寒冷和伤势,他的脸很快就变青了。

此时特遣队的汽车上已经装满了伤员,可走在路边上的伤员还在呼喊着,把他们也带上吧,他们实在是走不动了。还有的人就用皮带把自己拴在汽车的车篷和保险杠上,这样下来,汽车上凡是能够立足、落屁股的地方都被人挤满了,好像现在印度的列车,浑身上下都是人。

刚才还在为开路进行战斗而负伤的伤员们,就这样被遗弃在路边,他们伸出手,恳求帮助,可谁想把生的希望送给别人呢?

二等兵格拉波看着他们难受,可又爱莫能助,他自己也马上就要坚持不住了,两只脚已冻坏,靴子里还进了雪,但他必须拼命地紧紧拉着打头儿的汽车后面跟着走,他明白,如果被拉下,他就死定了,而且会死的很难看!

费斯中校负伤后,“费斯特遣队”完全失去了指挥,更没有了任何组织,残存下来的车队也只剩下了15辆汽车,整个部队已经全然没有前卫后卫,只有一些还能行走的轻伤员在屏护着车队。

晚上7点30分,特遣队到达1221高地以南2公里的地方,遭遇了第二座被中国军队炸毁的桥梁,车队只好绕道向西,经过废弃铁轨的铁路桥,再向南撤退。好在这里没有志愿军,才没受到阻挠。

但好运不长,特遣队的车队又行进了近1英里的时候,再次被路障阻挡在公路上。

当天晚上8点,“费斯特遣队”劫后余生的车队接近后浦镇了,官兵们看到了28日那天美31团坦克连在公路上留下的两堆坦克残骸。

幸好冰雪如石,车队就开下公路,在旁边压出一条支道,绕过了坦克残骸,继续前进。大家都庆幸,这一带没有中国军队的埋伏,那么再向南,就越来越安全了。

士兵们此时都提起了精神,加快了行军速度,顺利推进了1500米,刚刚进入一个村口时,车队的先头突然响起一阵激烈的枪声和爆炸声:最前面的一辆吉普车被击毁,一辆卡车的司机被打死,车子翻在路边,把里面的重伤员都甩到了冰冷的路面上——中国人民志愿军242团1营早就占领了后浦,已经等待美军多时了。

1

第58章 “费斯特遣队”一败涂地, 中国“冰雕连”撼惊天地…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