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爷爷的长津湖>第64章 志235团连续得手,美撤退险情叠出…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64章 志235团连续得手,美撤退险情叠出…

小说:爷爷的长津湖 作者:山河独白 更新时间:2020/6/18 13:39:24

上一章说道,志愿军235团3营分两路向囦水里西山进发,凌晨3点40分的时候,他们先后来到了1542高地前沿60米处。

1542高地呈南北走向,它的西面是旧邑里江,东面有一条小河,沿着小河向南是长(津)咸(兴)公路,也就是现在美军撤退的这条公路,公路东面就是囦水里。

1542高地的地形陡峭奇滑,森林茂密,积雪深厚,行走困难,攀登更是困难。它的东面、向北方向有几条延缓下去的山腿,伸向公路,坡缓林稀,便于观察和发挥火力。

郜飞龙副营长和9连长粟磊凤来到了右侧阵地前,经过仔细观察,两个人商定3排配备一挺重机枪,由西北方向发起,2排则从东北方向发起,确定后他们马上布置任务,两支队伍向1542高地摸去。

2排在山坡上距离美军25米处被美军发现,偷袭不成了,那就按照预案,2排马上使用迫击炮进行短暂攻击,然后就发起了强攻。

据守1542高地东坡的是美陆战7团第3营G、I两个步兵连(不是前卫营美陆战5团3营的G、I连,前卫营在塔普雷特中校带领下,遭到了中国军队毁灭性打击,后面将会说到)。他们在天黑前占领1542高地的山顶主峰,还在其东侧斜面构筑了阵地。他们的任务是掩护道路上陆战7团、5团主力纵队,直到大部队通过1542高地东侧为止。为此,美陆战7团第3营G连、I连无论如何也要守住高地东斜面的阵地,阻止中国军队对道路上进行有效的轻武器的射击。因此他们也奋力抵抗,战斗一度进入了白热化。

粟磊凤连开始攻击势头很猛,很快就歼灭了前沿守敌,占领了阵地,他马上命令战士们继续攻击。此时美军G连、I连立即进行火力压制,美军的火力太强,转眼功夫就把9连压制在半山坡上,危险至极。

在这危急关头,9连的炮手裴洪超发挥了神奇的作用。他用不到6分钟时间架好炮架,10分钟内连续发射9发炮弹,除了有2发炮弹是哑弹外,其他7发炮弹全部命中目标,一下子把美军打傻了,从来都是他们炮击对手,今天他们连续遭到炮击,而且连续炮击,伤亡严重,这精神马上崩溃了。

3排长反应极快,他乘机带领战士们迅速从另一边突上,沿着山脊向敌人猛扑过去,他们使用冲锋枪扫射,手榴弹轰击,这近距离秒杀让敌人无法抵挡。2排也趁机随即突上,与3排合击,顺利攻占了美军1542高地主峰。

眼看天亮,美军抵抗不住,只好从斜面上急速后退,此时,哈里斯中校命令营部管理连火速增援,才稳住了崩溃的逃兵,然后在1142高地和公路之间的斜面构筑了半园形防御线,此时的G、I两个连死伤将近100人,剩下的兵力已不足200人。

左侧攻击的7连在营副教导员池瀚乾带领下,七连长章习猛带着1排作为先行,指导员钟畅带人居中,副连长邢堂刿带人殿后,一路前行,很是顺利。

快要接近美军的时候,部队发生了一件突变事故:连长章习猛胃病急性发作,竟然疼的躺在雪地上无法动弹了。

这章连长本来就有严重的胃病,入朝以来,从接到命令包围美陆战1师,就不停地在这奇寒地方行军,十几天了,就是吞土豆,吃雪,这胃一下子就坏透了,现在又是在这奇寒的夜晚发动攻击,他身上已经没有荷尔蒙了,这胃就一下子发作起来。

大家赶紧在美军眼皮底下小声进行商议,最后商定由副连长邢堂刿带领1排先行,营副教导员池瀚乾带领2排居中,指导员钟畅带领3排殿后,继续前行,留下一个战士在这里照顾连长。

这营副教导员池瀚乾是一个很有智慧的指挥官,前两天1营、2营与美军交战的时候,他们是预备队,可池瀚乾却带着几个连长、指导员潜行到前方观摩战斗,详细地了解了美军作战的风格,也看到了兄弟部队作战的优点和缺点,现在轮到3营上去与美军干了,他就在战前叮咛几个连长,不要冒进,切忌猛攻,要避开美军强烈的火炮、重武器,还有美军飞机的轰炸,不能拿肉体和生命与美军的钢铁炸药死磕,要充分利用我们有限的火力,支持进攻部队行动。

他的反复强调,还真的在指战员心里树立了一种观念:用最有效的手段保护自己,才能最大限度地消灭敌人。现在他们已经潜行到了美军眼前,也就是不足20米的地段,美军竟然还没有发现,原因是池瀚乾副教导员让战士们反穿棉衣,利用灌木树林掩护,慢慢移动,几乎没有动静。

此时在高地西北侧往上看,这大半夜的,天寒地冻,远处不时传来一些枪炮声,给这冷酷的夜晚带来一丝恐怖色彩。陆战7团3营的人一部分钻进了散兵坑里的睡袋睡觉,美军挖的散兵坑就是一个长方形半土坑,每个散兵坑里躺着两三个人,有的大胖子现在已经发出了震耳的打鼾声,还有一些人就在阵地上升起火堆,烤火取暖聊天,他们做梦的和没有做梦的,都想不到这个月黑风高夜,正是杀人最佳天。

池瀚乾非常沉稳,他等3个排都到位之后,令人先去把美军几个岗哨给摸掉了,这才发出战斗指令,7连一字儿展开,突然开火,一下子就把美军打懵了,睡袋里的美军大部分都被打死了,烤火的美军也死伤颇多,没有死伤的,连咕噜带爬跑下山去,山头马上被拿了下来。

这一仗打得酣畅淋漓,战士们因为十几天被饥寒交迫的精神全部发泄出来了,斗志异常旺盛。

美陆战7团3营绝不甘心,此时天也快亮了,他们立即进行疯狂反击,轻机枪、重机枪、卡宾枪、手雷等一齐向7连打来。

不过,这会儿美军进攻的时机不对,中国士兵们斗志正酣,他们一看美军上来了,就用同样的物件回应过去,子弹、手榴弹,再加上几发迫击炮,一下子就把美军又给干下去了。

哈里斯中校稍微缓了一口气,就又组织了一批士兵开始进攻,这次进攻没有悬念,马上被志愿军7连击退了,池瀚乾副教导员这次借题发挥,命令1排和2排跟着美军屁股来了一个反冲锋,这下子把美军打瘫了,他们一下子后退了近200米,暂时老实起来。

池瀚乾和钟畅率队冲击时,一颗美军手雷突然落在他们身边。那个时候夜色昏暗,幸亏池瀚乾眼明手快,只见他飞起一脚把手雷踢飞了。可惜的是,阵地上积雪太厚,手雷只被踢出几米远,手雷爆炸后的碎片横飞,击伤了现场的几个志愿军,钟畅不幸被一枚弹片击中,而且恰巧击中了他的一只眼睛,楞把眼珠子给崩了出来。

这钟畅真是硬汉子一条,好似那关公在世刮骨疗伤,他把眼珠子往里面塞了一下,让身边一个战士帮他进行了一个简单包扎之后,就继续指挥战斗,战士们在指导员的精神感召下,斗志更猛。

美军不服气,又发动了几次进攻。志愿军8连也投入了战斗,把美军多次反扑全部粉碎,拂晓前,又夺取了1400高地。战斗结束,毙敌百余名,俘敌4名,缴获轻重机枪6挺、炮2门、火箭筒1具、报话机5部,这也是长津湖战役中志愿军一个营一仗歼灭美陆战1师一个坚强连的典型战例。

几乎与235团3营解决了1542、1400高地美军的同时,支援军其他各部也有所进展。235团2营已经与59师取得了联系,237团则是占领了1542高地以北的1276高地,94师280团则从236团的左翼直接嵌入,攻占了囦水里东面的1446高地。

现在南面德洞山一带是20军59师,东面是280团,北面是236团,西面是235、237团,我军就形成了对囦水里之敌前堵后追、两翼钳击的态势。

这形势让美陆战7团和5团很是不爽,照这样下去,中国军队的包围圈如果再缩小的话,就是逮兔子抓鸡了。

美军急眼了,利兹伯格上校看了看地图,虽然大的包围圈形成了,但是在大部队所在的公路上,从1542高地到1276高地,中间还有美军的部队占据着1340、1300、1280、1200等高地,这犹如美军队伍的“防弹衣”,虽然中国军队能够攻击大部队,但都要先打到这些阵地上,对大部队是一个缓冲。再者说,中国军队因此被分割成南北两片,他们形不成合力,危害就大大降低。因此,利兹伯格上校命令,各战斗群继续边打边撤,不讲代价,同时看看天气,这会儿已经天亮了,晴空万里,命令立即呼唤美军飞机。

天一放亮,美军飞机和纵深火炮开始对所有中国军队占据的地方进行报复性轰炸,那个猛烈程度,不可言状。美军为了活命,又不惜成本,再加上所谓10几个国家砸钱支持,因此这炮弹、凝固汽油弹成吨地往志愿军的活动区域倾斜,一时间造成志愿军巨大损失。

说到这里,又该提提这个话题,长津湖战役,抛开中美双方武器优劣、后勤保障悬殊的差别不说,要不是制空权完全掌控在美军手里,美海军陆战1师的结局绝对、必须是啷个里格楞,这也是战后若干年后,美军从来不敢吹嘘长津湖美军如何如何的根本所在。更不是那些个美分,或者“无知者无畏”们的乌鸦聒噪、吠影吠声,就能崇“美”媚外,美化美军的。战后若干年,曾有美军高层智囊给华府建议,永远不要与中国共产党的军队作战。

闲话少叙,书归正传。

当时的235团3营把美军1542高地打下之后,稍事休息,等待新的任务,此时悲剧发生了。

天刚亮,美军第五航空军第四战斗机联队334中队少校中队长乔治·安德鲁·戴维斯少校带队飞来囦水里地区,为陆战7团、5团提供火力支援。

当时已经形成了惯例,白天一来,志愿军部队都会立即寻找隐蔽地点,甚至有的阵地都要临时放弃,等待夜晚来临再行攻取。这天也是如此,听到美军飞机前来,大部分志愿军部队都隐蔽起来了,所以在1542高地附近,美军只是往阵地上倾斜一番炸弹,然后就准备班师回营。

此时戴维斯少校的副驾驶却说,看到一个小石棚子里有人进进出出,怀疑是中国军队的一个指挥所。

这戴维斯少校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曾经到过中国战区,与国民党高层有过交往,知道国民党“宁肯错杀一千、不能放过一个”的至理名言,他调过来机头,又重新飞了回来,循着导航员指导的位置,就是一通炸弹。

飞机飞来时,先是对着石棚子扔下了几个炸弹,9连机炮手裴洪超立即端起手里刚缴获的美军轻机枪对着美军飞机猛扫,7连副连长邢堂刿又命令两个机枪手架起一挺捷克轻机枪(就像某些影视作品里的镜头一样,一个战士紧紧地抓住机枪两条腿,架在自己的头顶上,另外一个战士在后面操控机枪进行射击),两支机枪形成的火力网还真起到了作用,把前面的一架侦察机打着了,它摇晃着带着黑烟飞走了。

这更让戴维斯少校肯定了这是中国军队指挥所的判断,因为只有指挥机构才有防空配置,于是他又向这个石棚子扔下了一串炸弹。

这是235团3营的指挥所,戴维斯少校的第二次攻击,让指挥所一下子遭到灭顶之灾,3营教导员和警卫员当场牺牲,李营长负伤。而2分钟前他们刚刚接到上级新的命令,要3营从1542高地向北进攻,打通与1276高地中国军队之间的联系。

235团王团长得到这个消息悲愤不已,立即前来3营指挥所,把营副教导员池瀚乾和7连副连长邢堂刿叫了过来,把这个重要的任务交给他们去执行。

中国共产党的军队有一个传统:“共产党员时刻听从党召唤,专拣重担挑在肩。”何况现在是首长把这么重要的任务交给自己?

池瀚乾和邢堂刿立即在一起进行商议:现在经过这一夜苦战,各连各排减员都十分严重,建制都不全了,那么要想拿下这场攻坚战,必须组织一个特别能战斗的队伍。

最后决定,这个加强排由7连3排的一个完整班——8班,加上8连全连剩下的人员组成的两个班——7班和9班,合编在一起,成立一个加强排,执行这个特殊的战斗任务。

池瀚乾副教导员与副连长邢堂刿在一起仔细分析了这支新的战斗集体,他们俩认为,不管是原来的7连,还是8连,战士们英勇顽强战斗作风和牺牲精神都是没有说的,关键问题有两点:一是白天攻击美军阵地,要冒着美军飞机轰炸和炮火轰击的危险;二是几个单位合在一起,战斗作风或行事风格要进行磨合,必须达到默契的地步,否则就会败在不能协调上。

为此,池瀚乾专门把分属两个连3个班的人叫到一起开会,让大家首先相互认识,然后进行交流,共同研究怎样利用白天便于观察、便于运动、便于发挥火力的有利条件,充分发挥我军近战快战优势,消减美军飞机大炮火力优势,才能打美军措手不及,取得良好战果;同时强调各级指挥员一定要合理配制火力和兵力,不能盲目猛打猛冲,尽量减少我方伤亡。

池瀚乾和邢堂刿在地图上研究透彻后,凌晨7点,带着班、排干部查看了地形,进行详细的攻击部署,并把营里面现有的主要重武器都配置到加强排里面,这包括两挺重机枪、两门60炮、两门迫击炮、一门92步兵炮,这下也算是长津湖地区志愿军一个最“豪华”的加强排阵容了。

早上8点,志愿军235团这支特殊的混编加强排开始行动了。10点钟,志愿军的炮火轰击开始了,这炮声一打,让美军纳闷了:中国军队这是要干嘛?大白天他们也要进攻?也敢进攻?

在大炮的轰鸣声中,加强排副排长带领8班在右,排长带着7班在左,9班跟进,开始向美军把守的1340高地攻击。

1340高地的守军是美7团3营的G连,他们刚开始还利用自己凶猛的重武器进行抵抗,但是看到这支志愿军部队进攻很有章法,手中武器精良,加上炮火覆盖,一会儿就被消灭了十几个人,这帮人怂了,他们是几个小时前刚被235团3营从1542高地上驱赶下来的败兵,这会儿哪还有心思抵抗,撤吧,哥们!不知道哪个少尉喊了一嗓子,这帮人丢下20多具美军尸体,迅速向北面的1300高地撤去。

池瀚乾一看现在是一个极好的战机,就命令炮火先阻击向1300高地溃逃的美军,这一下子又消灭不少美军,然后就命令炮火向右侧囦水里方向覆盖,拦截山脚下和公路上的敌人,同时进行战场动员,命令8班坚守1340高地,7、9班克服疲劳,乘胜追击敌人,快速扩大战果。

在这个短兵相接的囦水里战场上,这个时候又出现了一幕戏剧的画面:逃跑的美军跑的累死,追击的混编排追的累死。这美军G连的败兵刚刚跑到1300高地上,正在气喘吁吁时,志愿军屁股后面已经追上来了,他们来不及按部就班布阵,就迅速被打下去了,怎么办?只有继续逃!

就这样,池瀚乾的加强排进攻速度太快,短时间内已经拿下两个高地,前进1000米,中国军队炮火已经无法支援,与后方的联系也成了问题。

在前队攻击的邢堂刿副连长这会儿好像在下棋,几招棋下的非常顺利,接下来似乎更顺了,他命令加强排利用自己携带的火力相互支援,继续攻击,这美军的G连、I连竟然无法阻止抵抗,那么还撤呗,这一下子又失去了北面1280高地、1200高地,中国成语“败兵如山倒”在这里得到了标准的诠释:中国军队一个加强排40来人,一个半小时内,追赶美军两个连100多人,前进2000多米,歼敌20多人,拿下4个高地,自己仅有一死一伤。

这次战斗是长津湖战役中,少有的一次志愿军与装备精良美军在白天作战的成功战例。

还有一个特殊的意义:在长津湖战役中,中美双方都曾有过一次变招“模仿秀”,即采用了对方的战术,取得意料外的收获。

戴维斯中校战场上演“模仿秀”,带领突击队像志愿军一样,翻山越岭,连续拿下1419高地、1520高地、1653高地,成功驰援“福克斯高地”的F连。

志愿军235团3营临时组建加强排,一改白天不出战的习惯,与美7团交手,连续拿下4个高地,最终打通志愿军南北联系,成为长津湖地区志愿军作战的一个范例。

在235团的战斗中,还发生过一件很奇葩的事件,235团虽然在战斗中取得良好战绩,但却受到上级首长的严厉批评,原因是在235团最后组织的这支加强排里,有两名人民战斗英雄,如果他们都“交代”了,怎么向全国人民交待?

有意识地保存基层骨干,是世界各国军队成文或不成文的规定,我军如此,美军亦如此。

美国《兄弟连》曾记载:在第二次世界大战快要结束的时候,美国西点军校毕业生琼斯少尉分到了基层部队,一周时间内,他就出去“侦察”了一次,就被提升到团部当参谋去了,原因是他“是西点保护协会的成员,他们都戴着该会的指环”,美军部队里到处传言说,“战争快要结束,西点的毕业生要在和平时期服务于军队,正在受到保护。”

这种保护措施虽然不无道理,但对于留在基层、留在前线的广大未被保护的战斗员来说,影响是不可小视的。

235团这次临时组建的加强排里,有两个历史原型也有过一段类似的经历。

池瀚乾的原型是迟浩田,时任235团3营副教导员,邢堂刿的原型是辛殿良,时任235团3营7连副连长。

在中国的解放战争中,中国人民解放军第27军一共有18位一级人民英雄,38位二级人民英雄、149位三级人民英雄,经过战争的磨砺,最终能到抗美援朝的英雄已为数不多。

当时,辛殿良是华东一级人民英雄,迟浩田是华东三级人民英雄,这两位宝贵的人民英雄在一个临时组建的40来人的加强排中,大白天向北连续攻击美军,其危险系数是极高的,所以此战之后,上级马上把这两个英雄分开来,便于保护。

迟浩田,山东招远人,1929年7月生,1944年6月入伍,1946年10月加入中国共产党。在解放战争中,他立功12次,其中一等功1次,二等功4次,负伤7次,被华东军区授予“华东三级人民英雄”称号。在抗美援朝中他荣立一等功。

迟浩田后来曾经出任中国人民解放军第27军235团政委、79师政委、……济南军区政委、总参谋长、国务委员兼国防部长、军委副主席等职。1955年授予少校军衔,1988年授予上将军衔。2003年离休。

书归正传。

中国人民志愿军27军79师235团与237团取得直接联系之后,囦水里的敌人已经被四面包围,此时,志愿军81师的两个团完成了聚歼新兴里“费斯特遣队”作战后,242、243团由荷坪里越过长津湖,控制文川里、长兴里一线阵地,防敌东逃,并与志愿军59师打通了联系,这59师控制的都是美军南撤的要隘,如1419高地、死鹰岭、西兴里等。

3日,一场大雪又不约而至,给中美双方的军事行动都造成了极大困难。

中国人民志愿军81师攻占了59师右侧的獐项里和1224高地,进一步切断了囦水里之美军的南逃之路。

不过,战场局势千变万化,囦水里的战况也风云变化琢磨不定,这是后话。

现在,我们的故事线索继续回到柳潭里南撤的美军身上。

12月2日夜,最残酷的战斗发生在保护车队南翼的美陆战1师5团3营身上。

前面说到,这次柳潭里美军撤退的先锋、“黑马”塔普雷特营(陆战5团3营)在12月1日的白天,倚仗美军飞机的掩护和大炮的支持,在前面开路还算顺利,虽然志愿军237团一直在西边持续进行跟踪骚扰,毕竟没有造成重大阻碍,天黑之后,塔普雷特中校不敢贸然前进了,他知道这将是中国军队的“下半场”,于是便命令部队在柳潭里以南5公里的地方停了下来,依托公路建立防御阵地。现在这个美7团、5团形成了这么一个态势:以南下公路为轴,美陆战5团1营在最后面的1100高地做掩护,完成任务之后迅速向东跨过公路向南至囦水里的1376高地(1419高地北),担任整个大部队的右侧掩护;

在公路西侧,据守1276高地的是美陆战5团2营,现在成为新的后卫营;

在1276高地南,美陆战7团3营占据1542高地,(2日白天被志愿军235团3营加强排驱赶,跑下山去);

再往南临近1581高地的地方,是前卫营,也就是塔普雷特中校率领的美陆战5团3营。

塔普雷特中校等部队停下后,才发现这是一个错误。

他没有想到,中国军队会像一阵西北狂风一样,迅速向南撤部队刮来,不管你什么前卫、中卫、后卫的,统吃。这些中国军队现在进攻不像前两天没有章法,就是猛攻,他们现在基本呈后三角队形前进,以班为单位全面开花,利用近战夜战,特别是利用手榴弹,让美国大兵吃亏不少。

二等兵巴里·莱斯特与5个大兵在1276高地下面一个陡坡阵地上,他们的西边就是一个班的机枪阵地,午夜时分,突然中国军队出现在整个山坡上,他们有志愿军59师175团的士兵,也有从那边追下来的志愿军79师236团、237团的部队,这一通战斗持续了几个小时,让美国大兵头都大了。

二等兵巴里·莱斯特与身边的战友们大多不认识,但他们都在拼命抵抗,突然又有一股中国军人从后面冲了上来,迅速向莱斯特他们所在阵地内投掷了很多手榴弹,一阵爆炸之后,阵地上死了很多人,莱斯特腿上中了一枪,另一只腿上中了一块弹片。

好在他运气好,都没有伤着骨头,因为太冷了,他两支腿上的伤虽然把地面上的雪染红了一片,但是30分钟后就不留了,冻住了。

又战斗了两个回合,二等兵莱斯特他们的子弹也都差不多消耗完了。当然,志愿军可能乏力了,也暂时停止了攻击。

此时莱斯特他们得到命令,继续向南撤退,莱斯特在被人的搀扶下,往山下走去,突然半道上他们遇到了一个中士,他半躺在那里,似乎腹部受了重伤,伤及脊椎骨,所以他的腿似乎也动不了。

二等兵莱斯特说:“我们把你抬下去,放到车上吧。”

这个中士说:“不用了,谢谢!我才不想让他们把我绑到炮管上呢。”

莱斯特他们往山下看去,拂晓的太阳已经慢慢爬上天空,公路上正在进行一项特殊的工程:在一天一夜战斗中被打死的士兵,没有汽车运作,也不能在枪林弹雨中挖坑掩埋,正好现在那么多大炮炮弹都打光了,利兹伯格上校与默里中校商量后,就下令把这些尸体都绑在炮筒上,以便把僵硬的他们带回下碣隅里。

中士接着说道:“我叫胡安·赫尔南德斯,路易斯安那州的,如有可能,请帮我把这个带回去,交给我的妈妈。”说着话,他从脖子里掏出来两个项链,一个是美军士兵牌,一个是一串金属项链,项链的造型是一颗颗小枫叶,这是印第安人风格的饰物。

“请把你们的弹夹扔给我,你们所有的弹夹,手榴弹,你们赶快返回下面去,就有补给,我在这里掩护你们。”

此时莱斯特知道了,胡安·赫尔南德斯已经知道他不可能生还了,他又不想被绑在炮管上“示众”,因此想在战斗中结束自己的生命。

莱斯特二等兵和其他几个美军都把身上的弹夹和手榴弹留给了中士,然后他们一步一回头地向上下跑去。

10分钟后,他们听到了身后山上传来一阵激烈的战斗,5分钟后,他们又听到了一声手雷的爆炸,然后就一切归于平静了。

莱斯特拿着手里中士胡安·赫尔南德斯的胸牌,凝视了一下,装进了自己的内衣口袋里,跟着大家走去。

“屋漏偏遇连阴雨”,或者叫“祸不单行”,美军的大炮在行进中突然又出现状况了,公路上的一座桥梁突然被卡车压垮了,卡车上的20多名伤员一下子被抛扔到了结冰的小河上,他们在卡车上是躺在用降落伞和导火索搭成的简易床上,这一下子随着卡车掉进了河里,冰冷的河水一下子就让他们哭爹叫娘起来,因为这种冰冷比他们在严寒中的冰凉还要冷好多倍,他们死的心都有了。

其中有4个人被缠在了卡车下面,如果再有一会时间,他们不被冻死,也将成为“僵尸”,此时莫顿·西尔弗少尉和助手保罗·斯温跳到了河里,用军用砍刀砍断了绳索,费劲地把他们四个人都救了出来。

不过此时又出了一个意外,有几门大炮又掉进了河里,那些绑在炮筒上的尸体经过水泡,更加沉重,执行军官约瑟夫·斯图尔特中校只好组织人费了很大劲,才把那些僵硬凉湿的尸体解下来,把大炮费劲地从河里捞出来,再想办法把尸体绑上去。

正在进行这些艰难的操作时,中国军队开始向他们发动进攻,而且这次来势凶猛,人员众多,大有要把他们一举全歼的劲头。

利兹伯格上校上校马上召唤美军飞机进行压制,这美军此时为了陆战1师的主力,也是拼了,在曳光弹的照射下,在黑夜对囦水里公路两侧疑是中国军队的地方进行了狂轰乱炸,飞行员们对陆战队阵地200码以内或者更近的地方进行轰炸,为了避免误炸,飞行员们几乎驾着飞机擦着山顶而过,以至于把山上一些树枝都削掉了,一些树枝、石块直接敲打在美军士兵头上。

在这种飞机近距离的攻击下,志愿军伤亡惨重,只好停止了攻击。

公路东面的陆战5团1营在整个晚上都在经受中国志愿军的攻击,他们占据的1376高地具有良好的视界和射界,利用迫击炮和炮兵火力击退了100多名中国军队的攻击,虽然在天亮前,中国军队的攻击还在不停进行中,此时已经显得有些强攻之末。

当然,美军各个战斗集群也是举步维艰,伤亡惨重,陆战5团3营最损失极其惨重,尤其是I连几乎完全丧失了战斗力。

12月2日在志愿军进攻乏力的时候,志愿军第9兵团针对战场形势又做了一个重大战略决策:急令第26军火速赶往长津湖,参与围剿下碣隅里美陆战1师战役。

同时对现有攻击部队进行调整,抽出部分部队经过整编后往南急行军,开始进行的新的围猎。

史密斯将军也在变。他倾听了这两天各个战斗集群的战况,似乎找到了一个对付中国军队的秘诀,那就是你有千条计,我有老主意!我陆战1师只要聚在一起,加上空中堡垒支持,就能够有条不紊地“向南进攻!”于是,他要求里兹伯格、默里中校、戴维斯中校等人,要不顾一切会合,会合!

1

第64章 志235团连续得手,美撤退险情叠出…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