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爷爷的长津湖>第82章 游击队苦救龙嘉铭,“官二代”哈里斯中校丧命…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82章 游击队苦救龙嘉铭,“官二代”哈里斯中校丧命…

小说:爷爷的长津湖 作者:山河独白 更新时间:2020/10/20 16:09:32

霍尔少尉命令打开所有的探照灯,并释放照明弹,刹那间水门桥周围近100米之内如同白昼,美军的M4A3E8“简八”中型坦克和暗堡里机枪火力全部射向进攻的中国军队,现在靳凯轩已经负伤,他的进攻部队也伤亡惨重,杜歆魁则是被压制在前沿一个很浅的地沟里,早晚也要被消灭,因为美军的炮弹和机枪子弹正在把他们赖以藏身的地沟上沿一层层削下去,他们藏身的地沟正在消失,有人的臀部已经开始暴露在了射击视野了……

最为关键的是,李伯成、崔昌铉等12个人现在被压制在距离水门桥30米的旧铁道钢轨上,很困难地卧伏着,不敢动,也不能动,可不动也将要被全部发现,那等待他们的将是一阵骇人的弹雨。

更为危险的是,艾伦?萨特(AllanSutter)中校听了霍尔少尉的报告后,临时组织了一支突击队,要赶往水门桥下,消灭韩国人带来的中国军人。那么,这屁股大的地方将要有两支突击队进行搏命。

就在这千钧一发的时刻,中国军队突然发力,扭转了被动局面。

只听见接连几声“啪—嚓”声响,霍尔少尉阵地上的探照灯全部被打灭了,恰巧此时美军的照明弹也几乎失去光芒,紧接着又有3门炮击炮发出沉闷的声音,准确地端掉了美军三个暗堡,还有两发炮弹直接打进了美军的坦克防护圈内,把几名陆军士兵炸死了,中国军队铆足了劲发动了一波最新的激烈攻击。

击灭探照灯是李仲成和龙嘉铭的杰作,当然还有姚海涛的一枪之功,自从战斗打响后,他只要有机会就会研究琢磨学习射击术,这会儿还真排上了用场。李仲成现在是在水门桥偏东的一个小坡上进行的狙击,距离他二十几米的地方,姚海涛在那里进行狙击。

龙嘉铭则是在西南方向,也就是美军一个小据点南50米一个树根下设立的狙击点,他的任务不仅如此,还有一个重要职能,因此他狙击完成之后,马上放下狙击步枪,拿起身边的一个遥控器摆弄起来。

迫击炮的攻击是欧阳迅雷的功劳,他和崔昌铉在一起研究完美军的布放阵地之后,决定利用现有的4门迫击炮中的3门,对美军发起攻击。事实上他留下的这一门迫击炮在最后关头还真起点作用,这是后话,暂时压下不表。

再说这战场上的情势,现在突然出现这么一个短暂的扭转战局的机会,靳凯轩和杜歆魁马上指挥着他们的战士们勇猛冲击,靳凯轩部很快炸掉了一辆坦克,并且用反坦克手雷炸掉了两个暗堡。

杜歆魁则是带人炸掉了一个暗堡,他令人从暗堡里拖出来了一支重机枪和一箱子子弹,转身架好,朴俊浩亲自操控,朴奎基为他续弹,“嗒嗒嗒”地向美军阵地一阵狂扫,竟然打瞎了两个暗堡机枪,把豪斯曼上尉阵地上的美军压在防御圈内抬不起头来。

李伯成和崔昌铉借着机会快速向水门桥靠近,当他们还有几米就到达水门桥时,与从对面土坎上跃出来的美军突击队不期相遇,大家不由分说就是一场短兵相接,崔昌铉手持短枪连续射击,打到了三个人,但是他也被一名美军下士用步枪击中右胸,倒在地上。李伯成和战士们英勇地与美军肉搏,但从体能上一会儿就显露出弱点,他们瘦小的身躯根本不是美军大兵的对手,眼看着11名战士就要完蛋,此时老杨头拉响了手榴弹,一声爆炸之后,他与3名美军同时毙命。

这一举动震撼了美军,正在搏斗的美军开始迟疑,还有的人似乎要躲避,李伯成趁机捡起一支冲锋枪,扣动了扳机,可惜,令英雄无比懊恼,冲锋枪是仿制的M1型卡宾枪,因为温度太低,机械冻死了,竟然没有扣动,可美军的一支汤姆森冲锋枪开火了,李伯成躲闪不及中了一枪,面前的两名战士却倒地死亡。

正在这危机时刻,美军坦克阵地上,还有西侧一个暗堡里的机枪子弹又如狂风暴雨一般袭来,把水门桥前双方战士全部搁到在地,看来,艾伦?萨特中校为了保卫水门桥,什么代价都在说不惜了,包括美军士兵的生命。

炸桥似乎已经成了不可能,局势已经被美军控制,李伯成吃力地推了又推,才把压在他身上的一个大高个美军尸体从脑袋上挪开。他接着微弱的月光看了看,心里说还要感谢这个美国大兵,看他身上的三个枪眼,要不是不都要挪到自己的头上,那我不就交代了?

李伯成正瞎想呢,突然阵地上又传来了一阵猛烈的枪炮声,一下子把美军的火力压制下去了。

这是中国人民志愿军第20军58师一部突然杀了过来,他们经过几天的鏖战,死伤惨重,被刚刚赶到的第26军接替下来阵地后,经过紧急整编,立即向南撤退,任务是围绕美陆战1师的撤退路线,伺机进行剿灭。

说实在话,下达这样的命令多半是鼓舞士气,别说58师了,就是60师,包括第一阶段参战的9兵团部队其他几个师,现在基本都失去了打硬战、打歼灭战的能力,能够伺机骚扰美军,阻滞他们的撤退速度,为中国人民志愿军第26军制造围剿机会,已经是意外奉献和玩命的追击了。

现在杀来的,就是前两次炸桥的李奕缤营长,他听到水门桥这边枪声咋起,意识到肯定是我们部队又要炸桥,何不帮一把?炸桥没有完成任务,成了他的心结,于是他收拢来了一支临时部队,不打招呼就掺乎进来,一阵猛打,朝着水门桥攻了上来。

菲利斯中尉看着现在的局势,马上跑到了指挥官第2营营长艾伦·萨特中校的指挥所里,对他说,“如果按照这样的打法,不仅丢了水门桥,也会丢了我们的尸体。”

萨特中校耸耸肩头,对中尉说:“嗯哼,什么意思,你说怎么打?”

菲利斯中尉就这样那样地说了一大通,直说的中校点头,然后就用步话机通知各作战单位,一切听从菲利斯中尉调遣。

菲利斯中尉看的非常准确,现在美军坦克、机枪、兵力优于中国人,可太乱,要想对付分成几股的中国军队,美军还那样各自为战,难免被中国军队撕开防护圈的口子,据他对中国人的了解,他们善于扩大战果,势必很快就让美国人的主阵地土崩瓦解,那个时候炸掉水门桥就是轻而易举的事情。

菲利斯中尉建议中校的是,接过指挥权,组织有效防御。

就在这个时间差里,李伯成终于把那个大块头美军尸体移开,又搬开了自己战友的尸体,这才从尸体堆里艰难地站了起来,他恍惚中看到了崔昌铉也挣扎着站起来了,他还没有说话呢,崔昌铉先说话道:“李连长,现在…可能是最后…机会了,快把炸药装上去吧。”

此时,能够站起来的战士有6个人,他们赶紧把找出来的7个炸药包艰难地背过去,运到了美军搭建好的钢木水门桥下,一包一包地塞进去,固定好,李伯成把一根电线一节一节地连接好,战士田成方则把电线引出来,向西面一个山坡上爬去,终于把电线拉倒了山坡后面,交给了龙嘉铭。

原来,在最后研究炸桥方案时,崔昌铉告诉林灏山和杜歆魁等人,现在美军搭建的钢木桥,比原来的桥梁更牢固,如果按照常规的方法去炸,不能从根上炸毁,美军只用现有的架桥器材材料就能很快恢复。唯一的办法就是炸药量足够大,集中起来进行爆破,才能把这座桥彻底炸成一段断崖,那么美军就只能等死了。

按照他的预案,崔昌铉从美军哨所里拿了电线和遥控器,龙嘉铭这个无线电专业的大学生利用自己的科技知识研究着制造一个简易的遥控爆炸装置,李伯成则负责现场安装炸药,链接电线。

这样做最重要的目的是,保护我们的战士能够在安装完毕后安全离开水门桥!

因此,林灏山在下达任务时,再三强调,无论是谁,都要严格执行命令!他的目的是要保护战友的生命,他知道,像李伯成这样的老兵,打起仗来是不要命的,作为指挥官,他现在对任何一个战友的生命都看的格外珍贵。

现在林灏山从望远镜里看着李伯成等人即将完成布置炸药的工作,心里窃喜,再看看负伤的崔昌铉,也能够行动自由,他命令欧阳迅雷准备好最后时刻的接应。

正在中国士兵都以为一切顺利的时刻,突然美军的攻击又开始了,而且异常猛烈和准确。

先是美军剩下的十几辆坦克组成了一个炮火阵地,专门攻打中国军队外围阵地,李仲成的狙击阵地首先中弹,李仲成肚子上中了一个弹片,血流不止,他忍着巨疼,没有向别人说,助手只好帮他进行简单的处理,怎么处理?那肠子都出来了,助手只能用自己的帽子把它堵上,然后使劲压着帽子。姚海涛则被炸弹掀起的土块埋了起来,一块石头正砸在头部,他晕了过去。

龙嘉铭此时要把李伯成等人拉过来的导线接好,所以他离开了射击位置,就在他离开的瞬间,观察员和狙击步枪被一颗炸弹给炸没了,他顾不上去救护,低头避过飞沙走石,来接田成方拉过来的电线。

安英熙看到了龙嘉铭的狙击点被炸掉,突然爬出弹坑要去救龙嘉铭,被杜歆魁一把拖了进去,大声训斥道:“你不想活了?这个时候出去会被达成筛子…”

安英熙看到刚才自己爬过的地方,确实招来了一梭子子弹,吓得伸伸舌头。

林灏山的望远镜片似乎在炮火的轰鸣中反光闪烁了几下,招来了美军炮弹和子弹,帽子上被钻了一个洞,欧阳迅雷的左手中弹。

这是菲利斯中尉把几个美军观察哨的情报汇集之后,命令坦克火炮开始的重点打击,效果明显。

与此同时菲利斯中尉下令暗堡和地面机枪阵地分纬度组成火力弹幕,突然发射的暗堡勃朗宁机枪、坦克机枪、汤姆逊冲锋枪和M3冲锋枪子弹,组成了一道恐怖的生命收割机,只要是被它网住,只死不活。

中国军队第20军58师的攻击首先被瓦解了,那些英勇的中国军人在美军的枪口前继续上演着前赴后继的悲壮,最终只好停止进攻,后撤到出发位置。

靳凯轩的部队现在更惨,他们现在的位置时美军重新组合之后的一个交叉火力点区域,因此靳凯轩第三次负伤,他的战士现在活着的已经不到8个人了,且都在美军的射击范围内。

林灏山看到,靳凯轩和杜歆魁的部队都再次遭到重创,心里只是闪过一丝担忧,就把目光和心情转移到了水门桥,特别是桥下的李伯成。

李伯成等两个战士把炸药包全部装好,就把一个小盒子往炸药包上装,此时,又有两颗曳光照明弹升起在空中,菲利斯中尉在光芒照耀看到了桥下有人,大吃一惊,心想再让你们把桥炸了,我不是瞎指挥吗?命令坦克上机枪扫了过来,两个中国军人被打死,李伯成也身负重伤,歪倒在桥柱旁边。

崔昌玹此时就在菲利斯中尉不远的山坳下,他先用一颗反坦克手雷扔进了美军阵地,然后拼命站起用汤姆冲锋枪扫了一通,打死了菲利斯中尉。但在他换弹夹时,被北面山头上美军的一个狙击手一枪击中勃颈,他也歪倒在水门桥柱下,与李伯成相互看着,惨淡地苦笑着。

龙嘉铭顺利地装好了起爆装置,手按着起爆器,却看到了在水门桥下蠕动的李伯成、崔昌铉,他舍不得起爆,大声呼喊着:“连长,连长……营长你们去把连长救上来呀…”

李伯成明白龙嘉铭的意思,就朝着龙嘉铭吃力地点头,意思是你爆破呀!

林灝山和欧阳迅雷开始组织人,要去营救李伯成和崔昌铉,可他们还没有把人员组织好,就被美军的子弹打散了。

战场上现在是弹雨纷飞,爆炸不断,美军似乎又有新的枪炮增援上来,他们疯狂地向所有怀疑有中国军人的地方**,开枪,真个是把水门桥的夜空打的天昏地暗,日月无光。

李伯成艰难地撑起身来,对着龙嘉铭大声喊道:“你个上海个龟儿子,你还不送我回家……”

说完李伯成拿起手枪要自杀,刚把手枪对准脑门,突然右手又中了一枪,手枪掉了下去。

这是那个美军狙击手的第二颗子弹,偏了6公分,没有打死李伯成,却也打掉了他自杀的机会。

李仲成现在肚子的伤口似乎没事了,他看到了这个狙击手的两枪,心里异常愤恨,他立即瞄准、拉开枪栓,观察员问:“师傅,你现在不疼吗?”

现在确实不疼了,气温太低,人整个身体都被冻疼了,伤口的疼没有感觉了,血已经不留了,伤口被冻结成一个疤口,肠子有一少半就露在体外,李仲成现在顾不上看,他只一个心思,要把这个对手干掉!

看到此景此情的欧阳迅雷大声喊道:“龙嘉铭,快!送连长走吧!”

美军那个狙击手现在又把枪口瞄向了李伯成,他这次已经把李伯成的脑地准确完整地锁定在瞄准器的十字架中间,正要扣动扳机,突然一发子弹从他的头上穿过,在他脑袋上留下一个枪眼,他在倒地死亡的瞬间,痉挛的手指带动了扳机,他的狙击步枪也射出了一颗子弹,打向了漆黑的夜空。

李仲成喘了一大口气,慢慢把头放在了雪地上。

看着李伯成身体抖动在枪林弹雨之中,崔昌铉在挣扎,龙嘉铭终于含泪按下了遥控器按钮,同时抬头看着水门桥……

但是,没有爆炸!

子弹照样在疯狂地飞向中国士兵,炮弹还在轰击着中国人的集聚地。第二拨增援的美军开始冲过来了,他们一边冲,一边向李伯成和龙嘉铭射击,崔昌铉再次中弹,他现在只有苟延残喘的份了,无奈地闭上眼睛躺在血泊中。

龙嘉铭左闪右躲避开美军的射击,终于捡起了那个自制的起爆器,紧张地拨弄着。林灏山也急眼了,他奋不顾身地带着三个战士往水门桥冲了过去,准备用手榴弹引爆炸药包,欧阳迅雷拦都拦不住。

龙嘉铭想起来教官曾经说过的一句话:任何危急时刻,都要深呼吸,冷静下来。他深呼吸两次,用肿的像馒头的手把起爆器上的连接线和插头重新插拔了一遍,然后按下了按钮。

美军一辆坦克上炮口对准了龙嘉铭,炮手按下了发射按钮。

“轰隆隆隆!”

一阵巨响,战场上所有的人似乎都惊呆了!

紧接着又一声“轰隆”,龙嘉铭所在的那个土包也被炸成了一个土坑。

水门桥在电闪雷鸣般的爆炸声中断裂了,塌陷了。残破的桥身纷纷跌落到悬崖下面。

这一刻,战场上所有的人似乎都被上帝施了魔法一样,一动不动,从不同的地方看着那座不长的铁桥的破碎、湮灭。

林灏山和欧阳迅雷都看到桥终于被炸掉了,林灏山和三个战士高兴的躺倒了雪地上,眼望着夜空,欧阳迅雷摘下帽子捂在了眼睛上抽搐着,教官第一次这么忘情地发泄自己的情绪,杜歆魁也是异常兴奋,他拍打着安英熙的后背,宣泄自己的兴奋,直到把安英熙打疼了,听到了安英熙的痛苦声,才发现自己的失态。

靳凯轩此时反应极快,他立即招呼自己剩余的几名战士向后撤去。

短短几秒钟的静默,美国人就醒悟过来了,豪斯曼上尉亲自指挥着一辆坦克,向龙嘉铭所在位置连续炮击,艾伦?萨特中校则顾不上打电话,他抓过来一支汤姆逊冲锋,带着突击队亲自杀了过来。

欧阳迅雷正要准备来龙嘉铭的位置上救人,却听到了李仲成的观察员呼救,立即赶了过去,李仲成现在已经处于弥留状态,看到欧阳迅雷,听着耳边激烈的子弹呼啸声,有气无力地问:“桥,炸了吗……”

欧阳迅雷点点头,然后伸手要把他抱起来,他费力地推托着:“告诉我哥哥,把我带回…家……”说完,他闭上了眼睛。

欧阳迅雷听到这句话,心如刀绞,他把李仲成领子上的风纪扣扣好,然后俯下身子对他说:“放心吧,我早晚要把你和你哥哥都带回家。”

林灏山此时带着姚海涛接应住靳凯轩,特别是靳凯轩身上已经有三处枪伤,林灏山不顾一切地把他背在了肩上,姚海涛在旁边扶着,往山上一个小树林里躲去。

大桥爆炸的一瞬间,安英熙看到了龙嘉铭所在位置遭到了美军坦克的连续炮击,炮火掀起的灰土和积雪翻腾了几次,她奋不顾身地从隐蔽的弹坑里跳出来,向龙嘉铭那里跑去。杜歆魁一看,只好一挥手,带着夏辉、朴奎基跟了过来。

朴俊浩一看,赶紧组织火力进行掩护,然后向他们靠拢。

杜歆魁等人在龙嘉铭的位置上用双手在雪土里挖呀,刨呀,突然安英熙看到左边泥土似乎有些颤动,她立即扑过来使劲地扒拉泥土。

杜歆魁也赶过来,加劲扒拉,扒着扒着,一个人头从泥雪里面挣扎出来了,安英熙大叫一声,“是他,他还活着。”

夏辉排长也爬过来,三个人三下五除二,把龙嘉铭从土里面扒出来了,刚才炮弹的轰炸时,他虽然没有受伤,可连续爆炸把他震晕了,又埋在了土里,现在被扒出来之后,耳朵什么都听不见,也不明白怎么回事,只是傻傻地看着众人发笑。

杜歆魁一看,一招手,身强力壮的朴奎基一把把他背在肩头,扛着他就向水门桥下走去。

水门桥下有一个极为狭窄的羊肠小道,本地人知道的都甚少,今年遭遇几十年未遇特大风寒,大雪封山就根本没有人知道了,朴奎基被龙嘉铭行为所感动,在背起龙嘉铭的瞬间依稀记起小时候父亲曾经带着他在四条巨大管道处玩过游戏,现在他背着龙嘉铭顺着最东侧的管道边滑了下去,杜歆魁等人一看也跟着他滑了下去。他们刚离开,豪斯曼上尉指挥的机枪子弹就向一阵风似地追了过来,打到了那些巨大的水泥管道,“霹雳吧啦”火星四溅,但没有伤着人。

滑行了600米后,朴奎基停了下来,杜歆魁仔细辨认了一下地形,带着他们转身向右边一个山坳里走去。

美军的进攻因为水门桥的被炸,也减弱了不少,特别是美军士兵在桥南人数较少,桥北人员要想过来增援,必须翻越东北向的山梁,他们没有这样的本事,只好使用所有的火炮进行攻击。

林灏山和欧阳迅雷把他们所救的人员交给撤退人员之后,带着4个人冒着炮火又赶了回来,借着灯光他们看到,桥上桥下那么多尸体,不可能有活人了,而桥南龙嘉铭原来待的地方,似乎被深耕了一遍,恐怕也没有活人了,他们只好难过地撤离了。林灏山特别难过的是,这次炸桥,他损失太大了,李伯成,李仲成,老杨头,还有龙嘉铭,整整15个人啊。

艾伦?萨特中校此时用步话机给史密斯将军做了报告,史密斯将军当场把一杯热咖啡连杯子摔到了桌子上,他疾步走到帐篷外面,看到东方朦胧中的一抹霞光,立即下令,要空马上军过来,对水门桥周边20公里进行地毯式覆盖轰炸。

值班作战参谋送来一份电报,史密斯将军一看,走到军用地图前仔细地查看着,然后又看看电报,他仿佛看到了6日晚上激烈鏖战的场景,他深深地愣住了。

C·L·班克斯中校指挥着美陆战1师第一辎重队和师部营在6日晚20时来到了下碣隅里南7公里处时,7团1营从西侧高地上下来,沿着山谷西侧难进。开始感觉还挺好,一切顺利,又前进了不到1公里时,1182高地上的中国军队重机枪把7团2营给挡在了公路上。

挡在美军面前的中国军人,是他们的老朋友,中国人民志愿军第20军第60师第179团。

从29日那天开始,志愿军179团就守在这里啦,他们使用的武器也是美国人的宝贝——水冷重机枪和150毫米迫击炮,这些武器是他们小打小闹从古土里、新兴里一些小规模战斗中缴获的武器,在围剿“德赖斯代尔特遣队”的战斗中发挥过有效作用。当初为了学会使用这些武器,179团还通过兵团首长把27军的欧阳迅雷和龙嘉铭等人调过来,指导战士们学会这些洋玩意。

当“地狱火之谷”战斗结束之后,179团虽然取得很大战绩,但是也伤亡惨重,部队一方面进行休整,一方面又被调走部分兵力去围堵古土里。当然,这么好的一个伏击阵地,团长张季伦舍不得放弃,就把20军60师179团1营2连3排长王仁在放在了这里。没想到,今天晚上就排上用场了。

这王仁在的排很有意思,排里大多数人不是姓王,就是姓汪,因此成为师里有名的“王姓”排,他们打仗就像山大王老虎一样,凶猛犀利爆裂,在围剿“德赖斯代尔特遣队”的战斗中,他们打的酣畅淋漓,因此这次遇到美军7团过来,他们的感觉是,这不是第二次大围剿吗?

不仅如此,现在张季伦的179团指战员都抱着这样的心态,以为可以很快消灭敌人,解决战斗。

不过,这次他们想错了,同样的地段,同样的高地,29日夜的战斗与今晚的战斗截然不同。

“德赖斯代尔特遣队”是一支临时混搭的部队,指挥官是英国德赖斯代尔上校,他虽有自告奋勇的精神,却没有现代战争的谋略和指挥才能,那些美国大兵,特别是坦克兵尉官更不把他放在眼里,因此,他的特遣队各行其是,缺乏联络,以至于特遣队的后半部都被中国军队围住了,指挥官几乎单身匹马逃到了下碣隅里,让史密斯将军苦笑不得。如果当时是美军军官,史密斯至少要把他送上军事法庭。

所以,当时志愿军20军60师是捏了一个软柿子,想怎么捏就怎么捏。

再者,那个时候的志愿军刚开始作战,而且打的又是这么一支部队,士气旺精神爽战斗力强,而美军、英军、土耳其军还有些韩国军,那天晚上就是一群乌合之众,中国军队一打,他们就自乱分寸,虽然搞了四五个小防御圈,那都是死棋上的死子,经不起敲打,就一个个崩溃了。

今晚的战斗对象不同了,美陆战1师7团战斗群不是纸糊的老虎,是真老虎。

这中国“老虎”与美国“老虎”相遇,必将是场恶战。

看到中国重机枪的封锁,詹姆斯·劳伦斯少校立即调来美陆战1师师辎重队的一辆坦克,开始对中国阵地进行轰炸。

第一发炮弹打到机枪阵地上,把旁边的两个战士炸死了,续弹手汪小湖也被炸掉了一个胳膊。王仁在一看,马上带着5、6个人上来,把重机枪转移了15米,重新架好后,又开始对美军进行扫射。

在第一发炮弹把中国军队的机枪打哑巴的时候,劳伦斯少校指挥F连的韦尔中尉连长带领D—E连向中国军队冲锋,这个混编连多次遭到中国军队蹂躏,现在士兵们打疲了,打大胆了,敢于与中国军人交手了,于是他们疯狂地往1182高地冲上来。

这正好碰到了中国军队的枪口上,被重机枪进行了一次绝杀,不久就扔下十几具尸体退了下去。

劳伦斯少校一看,又调来一辆坦克,两辆坦克开始对1182高地,特别是重机枪的位置进行炮轰。

这次就没有那么幸运了,1班长王山猛当场中弹牺牲,机枪也被炸翻了。美军接着发动进攻,但他们很不幸,中国179团团长派来了2营翟东方的一个排作为增援,他们一上来就看到了美军已经爬过了半山腰,距离阵地还有20多米,就迅速散开,一阵扫射,把美军打了下去。

劳伦斯少校一看,不再纠缠阵地的争夺,命令部队在坦克掩护下,继续南下。

此时,中国人民志愿军179团1营长张宝坤也上来了,他一看,既然你大部队先锋有坦克,太硬啃不动,我们就咬你的半腰,于是下令,先用火箭筒和火箭炮射击美军中部的车辆,然后发动冲锋。

美陆战7团战斗群的中腰是3营,营长是威尔蒙?哈里斯中校,也就是美军中的“官二代”,其父时任第1海军航空团司令官哈里斯少将。他的3营在陆战1师7团内也是战力较强的一个营,其手下的H连在柳潭里的1403高地上与中国军队有过硬碰硬的搏斗,损失巨大。虽然后来给他的部队进行了调配,他现在手里有3个连的兵力,但是现在有一个连已经被调出去了,接替第7团战斗群左侧前进的暂编陆军营进行战斗,这暂编陆军营确实太弱,一两个回合战斗,就被中国军人打的死的死,伤的伤,还有人失踪了。

志愿军179团1营长张宝坤打法敏捷,他首先用重武器把哈里斯中校的几辆汽车打着了,趁着美军士兵在慌乱中,立即发动了冲锋,一时间从山上冲下来黑压压一群士兵,他们还没有跑到公路上,就开始向公路上扔起了一排排的手榴弹,顿时间就看到美军的行军队伍中一片火海,一片哀叫。

哈里斯中校这个“官二代”并不孬,他下令美军与中国军队混战,这样他们的手榴弹就不起作用了。他还知道,中国军人习惯近身搏斗,但是他们已经几天没有吃喝了,没有取暖衣物,他们的体能远不能与美国大兵抗衡。

于是在长隘路这一小段公路上,中美双方士兵展开了一场殊死搏斗。

罗兰·埃斯科中士就在哈里斯中校身边,中校说:“你带着你的人,去把正面的这股中国人消灭了。”

埃斯科中士领命后就带人向1182高地攻去!哈里斯同时命令坦克向高地上两挺轻机枪轰击,一时间,1182高地上又是一片火海。

公路上的境况不是很妙,张宝坤的20军60师179团1营1连长董曲舟很理解营长的战术,他把连队组建成无数个倒三角的队形,以班为单位向公路上美军冲锋,这样的话,美军的强火力暂时失去了威力,只好单兵,或者几个人一起与中国军人打群架。

打群架美军就不是对手了,二等兵巴里·莱斯特斯和其他5个人埋伏在公路右边一个25码的陡坡上,他们已经利用火力击退了好几拨中国军人的攻击,但是没有想到中国志愿军1营2连连长尚寿高带着战士贾士高、王沪等6个人,专打集群美军,他此时来到了莱斯特斯的阵地后,突然发力,6个人一齐向美军投去了手榴弹,这一通爆炸,5个美军死了4个,莱斯特斯腿上也中了弹片,只好挣扎着往公路上逃去,在一辆燃烧的车轮旁,他被一个中士拉住了,中士低声艰难地说,他叫冈萨雷斯,腹部受了伤,可能伤到了脊骨,我现在不能动了。

莱斯特斯说:“我可以把你背到一个安全的地方,等候救护。”

冈萨雷斯说:“我知道我不行了,你把弹夹留给我,我再掩护你一次,我…能听懂汉语,他们知道我们…撤…退,会穷追不舍的,我们走不了了……”

莱斯特斯只好把自己的弹夹送给冈萨雷斯,自己往后面逃去。

此时罗兰·埃斯科中士带着7个人攻上了1182高地,与1营2连3排李大庄班开始进行肉搏战。埃斯科中士连续用枪托击倒2个志愿军战士,李大庄一看小子挺能打呀!他直接蹿过来,对着他就是一刺刀刺来。哪想到这埃斯科人高马大力气足,竟然用双手握住了李大庄的枪刺,两个人较起劲来。

如果再有3秒钟,这把三八枪可能就要被埃斯科中士夺下来,接下来的结果就是把李大庆干掉。就在这千钧一发时刻,负伤在地的副班长小洪在埃斯科中士左腿边,抱着他的小腿肚子猛咬了一口,竟把埃斯科腿上的一块肉咬了下来,疼得他条件反射松手去摸伤口,被李大庆一枪刺中了眼眶,活生生把他给挑翻。

哈里斯中校后面那辆坦克刚才机械出了点状况,现在刚修理好,机长看到1182高地又有中国军人的机枪阵地,就没有再仔细观察,立即命令开炮,这辆坦克上“嗵嗵”发去两炮,把1182高地又给打成一片火海,静默下来。

哈里斯中校回头对着坦克机长大骂道:“混蛋!山头上有我们的士兵……”

忽然从1182高地上飞来两发飞弹,正中哈里斯中校面门和胸部,他颓然倒在了地上,身边的中尉马上去搀扶,突然从东南方向飞来一颗火箭弹,从坦克的旁边滑落,打在了坦克侧面的一辆卡车上,而且正中卡车上的弹药,轰隆隆一声巨响,那辆作恶的坦克还有哈里斯中校的中尉都在火光中消失了。

1个小时后,史密斯将军得到的战报是,第7团第3营营长哈里斯中校在混战中失踪!

2

第82章 游击队苦救龙嘉铭,“官二代”哈里斯中校丧命…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