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爷爷的长津湖>第86章 美5团毁灭下碣隅里、撤至古土里…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86章 美5团毁灭下碣隅里、撤至古土里…

小说:爷爷的长津湖 作者:山河独白 更新时间:2020/11/24 19:05:32

此时威廉森上尉的一名传令兵跑过来,向长官报告说,“那边有一个坦克群。”

威廉森上尉立即和迈兹中尉跑了过去,看到了一群士兵在坦克边上躲着双脚取暖,威廉森冲着那群士兵喊道:“你们怎么在这里?为什么不往前面去?”

迈兹也着急地问道:“你们是没有炮弹吗?”

只见人群中有人讷讷地回答说:“有炮弹。”

威廉森一听有炮弹却没有人去开炮御敌,马上大怒,他大声地呵斥道:“这里有指挥官吗?谁是指挥官?”

“我,我是指挥官!”

一名少尉走了过来,他身上好像负了伤,一只胳膊用绷带吊着,一脸的颓废相,夹杂着一脸的怨气。

“你是什么职位?哪个单位的?”

“我是第1坦克营B连的汉斯少尉…”他一看威廉森军衔比他高,怯生生地回答到。汉斯是在刚刚走出下碣隅里时被志愿军的冷枪击中的,现在伤口虽然已经被冻住了,不再流血,也不是很疼,但是心里很沮丧。数天前美坦克1营B连连长坎贝尔·霍夫曼上尉带着他们拼死的打,才从‘地狱火之谷’这鬼地方撤了回来,本来作为“德赖斯代尔特遣队”要增援下碣隅里的,结果差一点被中国军队全灭,愣是沾着中国军队没有重武器的光,才逃过一劫,现在又在这里遭遇中国军队伏击,他和他的士兵们有些惊魂未定,因此他们现在躲在这里磨洋工。

“你们到底是什么人?”汉斯反问道。

威廉森闻听,更加上火,他大声对汉斯说“别他妈的问我们是谁,我们是上帝派来拯救你们的使者。你,命令你的人赶快把坦克开上去,准备开火,我们随后跟上。塔普雷特中校就在前面,他会告诉你去干什么,否则你就等着上军事法庭,你的明白?”

汉斯闻听,马上把胳膊上的绷带撤下来扔掉,对着他的士兵们大声命令着,一会儿功夫就有4辆坦克发动起来,冒着黑烟向前面驶去。

威廉森和迈兹一看,就又下令让车子上所有的士兵都下来,跟着他们前进,准备战斗,看到美军士兵们都强打起了精神,他们也开始向前走去。

塔普雷特中校看到坦克来了,威廉森和迈兹带着人也来了,他高兴起来,命令威廉森道:“你马上给我联系空军支援,同时正面进攻!”接着命令查理·迈兹中尉道:“你沿着公路的侧翼清除中国守军。”

现在局势马上发生了逆转,美军的4辆坦克轰隆隆地迎着迫击炮火前进,向第26军76师228团3营8连连长**海的迫击炮阵地猛轰,只用了5分钟时间,瓦解了**海的炮阵地。

失去了可怜的炮火支援,守卫在两座房屋内的志愿军战士低挡不住威廉森正面、迈兹侧面的攻击,10分钟时间,中国守军伤亡殆尽。

塔普雷特中校用望远镜看着战况,心里面不仅愉悦兴奋,他对身边的作战参谋说:“这好像一次教科书般完美的作战……”他看到美军从一个将要倒塌的房子里拉出来了3名瘦小的中国士兵,显然他们是俘虏了,但是威廉森上尉的部下还是用汤姆冲锋枪把他们给突突了,他眼角微微颤抖一下,不再看虐俘和杀俘的行为,让通讯兵抓紧与团部联系。

这次他很幸运,终于与5团团长默里中校取得了联系,他报告说:“我部终于突破了中国军队的‘地狱火之谷’封锁,先头部队正在开拔,我将尽快带领前卫部队进入古土里,汇报完毕。”

默里中校闻听之后,在步话机里说了一句“OK”后,就命令第5团第1营、第1团第3营、英国第41指挥分遣队跟进撤退。

英国皇家第41指挥分遣队是7日晨整装待发的,这次出发他们似乎要改变在美国人面前的形象,所以队长巴布德·奎恩中校冒着呼啸的子弹,站在队伍前面,很细致地把自己的军装和行头都归置的利利索索,他面前的分遣队员们也开始学着他的样子,拿出英国绅士的派头,整理行装和仪容。

突然飞来了几颗带着哨叫的子弹,击中了队列中的一个英国士兵,他颓然倒在地上,还有一个士兵的脸庞被子弹划过,鲜血顿时流了下来,有几个英军士兵露出了胆怯,想要躲避,但看到了指挥光巴布德·奎恩中校还在那里笔挺地站着,就都恢复了生气,哆嗦着站立着。

其实按照史密斯将军关于伤员撤离的规定和条件,巴布德·奎恩中校可以乘坐美军飞机飞回日本或者美国本土或者英国本土的医院就医,他在4日西兴里的战斗中,为了给英国人弄回来点面子,带人要把空降到战场中间的燃料油弄回去,结果遭到龙嘉铭和欧阳迅雷的“火龙攻击”,他右臂中弹。但是这几天他心里一直有一种不甘心。想当初这英国皇家海军陆战队第3突击旅(原第102旅)也是英国皇家响当当的作战劲旅,“仁川登陆”他们编组在美陆战第1师序列,也算是威风凛凛踏上了**的土地,在编成“德赖斯代尔特遣队”后,先在“地狱火之谷”遭到灭顶之灾,德赖斯代尔上校自己带着少量坦克逃到了下碣隅里,还多次负伤,先在已经被送回后方,如果他再临阵养伤,这英国皇家海军陆战队几乎就要让美国人指挥了,那丢人丢大发了,说什么他也要猫在这里,为英国人争气。

后来,上校走了,他就成了负责人了,现在,他要在最能显摆的时候,把英国人的绅士风度或者英勇气概显出来,保持住英国军人的荣誉。

经过20多分钟的折腾,巴布德·奎恩中校终于检查完了所有英国士兵的服装和装备,对一名中尉做了降职处分,因为他曾经试图逃跑,或者向中国军队投降;对通讯官和几名士兵做了纪律处分,因为他们的军帽丢失了,现在头上裹着破布,或者烂毡帽,活像乞丐。然后带着这支头戴绿色贝雷帽的皇家海军陆战队走出了下碣隅里,似乎迎着枪林弹雨告诉中国军人,我们毫无畏惧!

好运气真让英国人摊上了,此时中国人民志愿军第26军227团刚刚受到重创,现在撤到后面休整,所以没有攻击部队,只有一些哨兵和非专业狙击手进行一些冷枪射击,英国人踏着凌乱的步子开始向南撤退。

这冷飕飕的长津湖,一会儿时间就溜到了12月7日上午10点,美军在下碣隅里村里只剩下了最后的殿后部队陆战5团2营和执行破坏任务的工兵小队了。

美陆战5团2营营长哈欧德?罗伊斯(HaroldS。Roise)中校刚从下碣隅里的东丘撤回到下碣隅里原来的指挥部里,他召集了D连连长约翰·霍普金斯少校、E连连长托马斯·库尼上尉,还有工兵小队A连连长威廉姆·库尔德(WilliamR。Gould)上尉开会,研究任务,决定最后撤退时间。

美陆战5团2营在柳潭里西北坡、西南坡就与中国人民志愿军进行过鏖战,从柳潭里撤退到下碣隅里的“印第安笞刑”道路上,他们曾担任后卫,与中国人民志愿军27军交过手,算是少有的敢于与中国军队缠着、粘着打的牛仔,罗伊斯这次又受命为最后的后卫,深知重要,丝毫不敢大意。当然,团长默里中校也给了他极大支持,留下了一个坦克排作为火力支持,还承诺会给他即时即刻的空中支援,现在罗伊斯中校看着空中的美军侦察机,心里确实很坦然。

工兵小队是由第1工兵营A连一部和营部直属的爆炸物班混编而成临时作战单位,由A连连长威廉姆·库尔德上尉统一指挥。库尔德极富经验,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中曾经跟随巴顿将军的部队在欧洲战场作战,他今天有些沮丧,因为从来没有在这样恶劣寒冷的地区作战,这对于他的爆破工程、爆破设备都有影响,因此他小心翼翼地将工兵小队分成五个小组,每个组由1名有经验的军官带着5、6名士兵组成。

威廉姆·库尔德上尉还是一个做事严谨的人,在接受了重要的爆破和焚毁任务的前一天,他就开始命令士兵们把堆积如山的各种物资,包括服装、食物和弹药,先是分类由推土机碾压,然后浇上汽油,埋上爆炸物,一旦接到命令爆破,他就能够很快速度地燃起大火。

美军对于作战物资的处理费尽心机,是基于他们对于战争进程物资元素的良好的评判。在美军的意识里,军用物资无论掌握在己方或敌方手里,都可以变成杀人的武器,都具有重要的战略意义。特别是在**这样严寒的地方,食品、燃料、御寒的衣物,甚至御寒的处所和设施,都是可以耐寒求生存的手段,其重要性不亚于武器弹药,因此美军中高级指挥官对于物资的处理异常重视。11月23日,当时陆战1团团长那位及其狂妄自负的团长普勒上校率部队来到了土古里,7团、5团等主力则向下碣隅里、柳潭里开进,因为运力不足,1团面临着是先补充弹药还是先补充取暖设备的问题,史密斯将军征询他的意见,普勒上校就直接要求说:“如果活着,就能用刺刀战斗。生存是首要的,将军。”因此古土里的美军陆战1团首先得到了良好的保暖设备和物资,说他们养尊处优太过了,说他们保存了良好的战斗状态倒一点不为过。不久,陆战1团的战斗力就将显现出来。

第1工兵营A连在下碣隅里最后撤退时临时归建于陆战1师5团2营指挥,营长哈欧德?罗伊斯中校听完各个部队的汇报后,做出了详尽的计划,然后就开始付诸实施。

中午十一点的时候,罗伊斯中校又来到了东丘高地上,他告诉士兵们现在可以退回到下碣隅里,十二点整我们就可以离开这个诡异的地方了,但坦克部队要给下碣隅里的工兵连提供火力支持。他的话还没有说完,下碣隅里村子里突然发生爆炸,紧接着好几处发生了爆炸和燃烧。

刚刚走到下碣隅里村子边缘的美陆战1师5团2营的士兵们马上全部卧倒,迅速展开战斗队形,罗伊斯中校也是一脸诧异,他立即命令身边的通讯兵联系空中支援,然后电话询问工兵连长威廉姆·库尔德上尉。

库尔德上尉气喘吁吁地告诉中校,“我们预埋的定时炸弹有一枚不知什么原因突然提前爆炸了,引发了连锁爆炸,我看已经成了这样局面,就下令引爆了全部爆炸点,对不起,长官,我实在来不及报告了。”

库尔德正在报告的时候,这爆炸达到了顶峰,整个下碣隅里数不清的爆炸点开始逐次爆炸燃烧,大地随着爆炸在颤抖,爆炸的声响此起彼伏,火箭弹和炮弹的碎片,还有乱石碎木片在空中飞翔,“啊!”“哎呦!”的叫声也从步话机里传到了罗伊斯中校的耳朵里,他忙问库尔德上尉,“这是怎么回事,有中国军队进攻?”

“没有发现中国军人,这是爆炸物打伤了我的士兵,没有大问题,请长官放心,我正在进行积极处置。”

“D连,情况怎么样?”

“D连正常!”

“托尼,E连怎么样?”

“长官,E连一切良好!”

“F连,F连,报告你连情况!”

步话机里传来刺刺拉拉的啸叫声,紧接着传来一个沙哑的声音,“中校,我们一切正常。”

罗伊斯中校此时心里安稳下来,他知道中国军队虽然现在处在低潮时期,但是现在下碣隅里的爆炸和燃烧又会燃起中国军人的斗志,他们肯定要来追杀这最后一群猎物,现在不走更待何时?于是他下令,各部队现在不再回到下碣隅里集结,从原地向南出发,相互策应,相互掩护。

罗伊斯中校作为一名职业军人,一名参加过第二次世界大战的军官,他的知觉是非常正确的,如果他们再晚走半个小时,可能就会被熔化到中国人民志愿军的集群进攻中。

虽然天亮之后,中国人民志愿军的所有攻击下碣隅里的部队都脱离了战场,但他们并没有走远,都隐藏在周边的崇山峻岭和森林峡谷之中,他们实在是太疲惫了,太虚弱了,需要喘口气,甚至闭会儿眼养养神,等待黑夜来临,再冲过来进行围猎。现在,下碣隅里突然想起了剧烈的爆炸,然后又到处燃起了熊熊大火,冒起一股股黑烟,他们知道美国人要跑了,“决不能让被围敌人逃跑!”这是中国人民志愿军,也就是中国人民解放军一贯的作战方针,因此,在6日开始就一直在攻打下碣隅里的中国人民志愿军第26军部队甚至没有接到命令,就开始从自己的位置开始发动新的进攻。

一时间,下碣隅里周边的山头上全部有中国军队冲了下来,那些战士们都怀着杀敌立功,为革命献身的崇高理想冲了下来。

罗伊斯中校现在已经站在下碣隅里南1公里的一辆坦克上,用他的望远镜看着最后撤离队伍的行踪,还好,在他的2营身后,是数千名跟随美军撤退的**难民。这些难民有不同的政治倾向,或者干脆没有政治倾向,他们对家乡将要在爆炸和燃烧中变成废墟不感兴趣,他们唯一担心的是自己和家人的生命安全,因此他们现在随身携带着全部家当,跟在这些洋人大兵身后,期望能够得到一丝安全。

在这些**难民后面,第1工兵营A连的士兵们,他们忠实地履行着职责,尽可能地把所有有用的物资全部销毁,而不留给中国军人。

罗伊斯中校的副营长对中校说:“中校,这样行军势必要影响我们的行军速度,那么危险就会紧随而来,还是下令驱赶这些难民吧!”

“No,no。鲍里斯,你不明白,你没有看到因为有这些难民,中国军队没有向我们发动猛烈射击吗?中国军队的名字就是人民军队,他们不会向民众攻击的。再者,你没有在欧洲接受过民众的欢迎,不会体会受到民众欢迎的那种温暖。他们现在是难民,明天就是我们的民众。”说着话,罗伊斯中校又用步话机联系霍普金斯少校:“D连安排一个排维持那些难民的秩序吧,别让他们干扰我们的军事行动。”

张天顺的营随着231团从下碣隅里临时机场迅速突进到了下碣隅里,特务连长看到右面公路上成群结队南下的难民前面,就是美军的撤退部队,他立即报告给了营长,营长刚要命令伊超使用迫击炮进行攻击,被教导员石飞铎拦住了,他说:“我说天顺,你看看,那些**难民全部搅到了美军的撤**伍里啦,你这一炮过去,死一个美国大兵,可能死几个**百姓。”

张天顺拿起望远镜又仔细地观察了一会儿,点点头,随即下令:“各个单位迅速到村子里缴获物资,然后休整20分钟,追赶敌人南下!”

227团和226团终于从东丘这个令人愤恨的地方冲进了下碣隅里,王国建和明大陆两位营长好不容易在这战场上碰面了,他们来不及寒暄,只是简单交换了一下情报,就各自下令到村子里缴获物资,然后追踪敌人。

罗伊斯中校的后卫部队虽是撤退,却竟然有序,2营的后面是**难民,难民后面是美第1工兵营A连爆破部队,威廉姆·库尔德上尉非常负责任地指挥着他的“毁灭者”,把下碣隅里出来后的所有桥梁全部炸断,把遗留在公路上的所有车辆都再爆炸一遍,让它们成为公路上中国军队的障碍。

那些**百姓们很像中国清朝末年的中国百姓,他们满脸麻木,眼神呆滞,动作迟缓,他们身上携带着甚至说不上是家产的东西,可能就是一个念想,比如,有些人看着自己家一块小柴扉门框,有的人带着一卷乌黑的棉絮,还有的人头上顶着一个铁锅,铁锅里面放着一个破盘子和一支破碗。

但这些百姓们此时最大的作用就是成为美军的避战牌,让美军免受中国人民志愿军的攻击。

那天,美陆战5团作战群很幸运,在美军飞机没有停歇的掩护下,5团3营、团辎重队、师第2辎重队途中紧紧是遭到了中国军队微弱的攻击,他们一路侥幸刚要停下来歇息,突然遭到了东面山坡上中国军队的冲锋攻击,西侧又有迫击炮轰来,还有几挺机枪在向美军扫射。

东面进攻的是中国人民志愿军第20军第58师174团一部,特别是174团3营营长赵向阳,他的副营长战死在下碣隅里,教导员重伤,还有好多骨干指战员都死伤在下碣隅里这股美军身上,因此他恨得牙根痒,本来他的任务是继续往南,在黄草岭附近进行攻击,可看到美5团战斗群过来后实在忍不住,就下令发起了攻击,何况还有172团的范参谋带着172团幸存的战士们汇聚到一起,大家似乎有了群胆,更要逮着美军狠狠咬一口。

这172团就是杨根思所在的部队,当杨根思的英雄事迹在全军推广宣传之后,172团剩下不多的指战员们几乎都拥有一个信念,像杨根思一样,拼死也要把美国人消灭在长津湖畔,58师172团2营6连连长闪群义和指导员白洪山就把自己手下20几号人归于赵向阳指挥,一起向公路上美军发起了攻击。

西面迫击炮阵地和机枪阵地则是中国人民志愿军第58师174团2营机炮连的战士们,他们营在前期战斗中伤亡惨重,现在剩下的这些战士是在3连长的指挥下自发组织的一个有58师、60师好几个单位的战斗集体,他们接不到上级明确指示,那就只有一个任务,消灭敌人。因此,汪连长一声令下,他们就把随身所携带的所有弹药都用在了这次伏击战上了。

好家伙,这东面中国军队已经冲到了距离公路还有30多米的位置,要不是雪深坡陡,他们早就冲到美军队伍里,把反动派一扫光了。这背后中国人的炮弹、子弹一个劲地向队伍里射来,已经有美国大兵被吓得精神失常了。

美陆战1师5团3营长塔普雷特中校顿时一片眩晕,这极度寒冷的天气,人的大脑严重缺氧缺温度,他指挥前卫部队已经在这条不长的道路上折腾一天了,现在大脑超负荷运转带来一阵眩晕。可下意识里他想到了史密斯将军的一句话,就马上激灵起来,“在这条长隘路上,任何地方任何时候都可能遭到中国军队的攻击。”又想起了将军的后一句话:“所以你在任何时候都不要忘记三件事:阻击、呼叫空中支援、等待援兵。”他马上恢复了一个指挥官的敏锐,命令查理·迈兹中尉亲自去指挥坦克阻击中国军队靠近,命令H连长威廉森上尉组织火炮压制中国军队的炮火和机枪,随后开始命令呼叫空中支援。

说实在话,志愿军此时的进攻,无论是冲锋或是火力攻击,都似乎是强攻之末,师老兵疲,赵向阳指挥着一个连的战士将要冲下公里时,美军四辆坦克突然发声,机枪和火炮组成的弹雨又构成了一道弹幕,刹那间很多战士倒在了地上,特别是172团2营6连的战士们,复仇心切,攻击在前,20多人有一半中弹,幸好他们现在已经有了经验,连长闪群义和指导员白洪山扯着嗓子吼叫大家卧倒,才避免了更大的牺牲。

志愿军的好不容易拼凑起来的冲锋很快被瓦解了。

西面形势也逐渐看好,美军的105毫米榴弹炮、155毫米榴弹炮、114毫米多联装火箭炮加上81毫米迫击炮、89毫米火箭筒,很快把第58师174团2营机炮连的阵地给瓦解了,汪连长左臂中弹,迫击炮手也被打死了2名,再打下去的话他们就要全军覆没,所以汪连长赶紧命令撤退。

塔普雷特中校听到各方面报来的战况,心情轻松了许多,可随后报来的报告又让他忧心仲忡,坦克已经没有炮弹了,而美军的炮阵地现在所剩下的各种炮弹也不到20颗,现在已经下午四点过了,马上天色就会黑下来,如果中国军队再发动攻击,他们的部队仍然在死亡边缘上。

塔普雷特中校看看天际慢慢落下去的血红色太阳,心里面琢磨,我要的空中支援呢?他拿起了步话机要亲自督促一下,突然南面公路上传来了轰隆隆的响声,他马上高兴起来,心中如释重负。

这轰隆隆的声音是美军特有的坦克和重型卡车的声音,说明南面有接应部队正在赶来。

这是史密斯将军杞人忧天的战争敏感所带来的战场智慧。正像他教育其他下属所说的那样,他知道从下碣隅里到古土里的这段18公里的道路上,中国军队随时都可能吞噬他的部队,在他眼中,7团战斗力最强,5团则需要照顾,因此他在7团已经到达古土里的时候,立即下令7团2营、3营立刻返回“地狱火之谷”接应5团战斗群。

7团2营长詹姆斯·劳伦斯少校是接手病重离开的营长伦道夫·斯科特·杜威·罗克伍德中校而上位的,3营长莫里斯少校则是在营长威尔蒙?哈里斯中校被打死之后上位的,战场上能够得到这样上位的机会非常稀少,因此劳伦斯少校和莫里斯少校都非常珍惜这样的机会,积极执行将军命令,把士兵们一个个从帐篷里和睡袋里揪了出来,在几辆坦克的前引下向北面奔去。

美陆战1师7团2营、3营现在是长津湖畔少有的生力军,很快就在富盛里等处把发现的中国军队驱赶开去,还接应了陆队1师第1汽车运输营营长奥林·比尔中校新近拯救出来的22名德赖斯代尔特遣队遗留下来的重伤员,然后就护送着陆战5团战斗群先头部队,于下午17时到达了古土里。

接下来的战局真的顺利了,虽然是夜晚了,中国人民志愿军少有的没有发动攻击,陆战5团战斗群的最后部队2营先头部队也在21时30分进到古土里。

22时,下碣隅里美军最后的殿后部队工兵小队也到达古土里。

在他们后面还紧跟着一大帮人,他们不是中国人民志愿军,而是数以千计的**平民,他们默默无声地跟在美军队列后,随身携带着不能称为行李的行李,到达古土里后,被美军哨兵阻止在古土里北面一个土坡前,美军担心其中混有志愿军,恐怕再生7团途中发生的兵变,所以严禁难民进入村内。好在给了他们继续追随的希望,因此他们现在静静地坐在村外的雪地上,无助地等待着命运的安排。

冷酷的星光照射在长津湖地区的雪原上,中美指挥官都在夜色中绞尽脑汁,谋划着明天的战事,史密斯将军知道,这次联合国军从下碣隅里到古土里,18公里路程,第一梯队耗时23小时,平均每小时前进782米,第二梯队耗时约9小时,平均每小时前进2公里。从最早的先头部队到最后的殿后部队,整个撤退历时约40小时,代价是阵亡83人,伤重死亡20人,失踪7人,伤506人,合计伤亡616人。与他们交战的中国志愿军第26军的阵亡人数则在1600人以上。

接下来,联合国军还要闯过天险黄草岭,才能退出盖马高原。

史密斯将军更知道,虽然这次在志愿军层层阻截的狭隘公路上夺路而走,主力基本无损,还带出了几乎全部的装备,是多么地不容易。他知道他的部队仰仗的是三个方面绝对优势,否则一切就不敢想象。这三个优势是:一是下碣隅里的机场的建立,空投补给,输送伤员,全指望它了,想到这里,史密斯师长就沾沾自喜,当初他的先见之明曾经遭遇了上司的极力反对,最终他的主义被采纳,现在还被验证绝对正确;二是极其有效的空中掩护,美军的空中掩护几乎成了陆战1师的保护伞,保证了美军白天行军免受志愿军的猛烈攻击。特别是长期与陆战1师配合作战的陆战队第1航空联队,他们配置给随同地面部队行动的陆空联络组成员过去是经验丰富的老飞行员,能通过无线电通报目标位置、攻击角度以及开火时刻,精确引导飞机进行近距攻击,甚至出现精确攻击地面部队15米外目标的战例,体现了美军极其默契的空地协同水平;三是陆战队的顽强精神。在美军王牌部队中,陆战队始终以顽强战斗意志而著称。此次陆战1师遭遇中国军队毁灭性打击,撤退时陆战7团一路走一路打,甚至敢与中国军人拼刺刀,这在美军中是极为罕见的。

接下来,联合国军还要闯过天险黄草岭,才能退出盖马高原。史密斯将军知道,这三个优势他必须保持到底,否则还会出现意外。

中国人民志愿军方面也在总结、反思、检讨、纠错。第26军更是想不到自己姗姗来迟,还遭遇这么严重的打击,通过血的教训,他们明白:一是战士们吃不上饭。有的人两天中只吃几个山芋,而且全部吃的是冷食,大多数人没有战斗所需体力;二是我们的伤员大多数不能得到救治,好多人受伤就基本等死,因为那里严寒酷冷恶劣;三是火力悬殊太大,我军武器打不响,火炮没有带到前线,重机枪不连发,许多步枪打不响,有个战士连换了7支枪都打不响;四是没有手套等御寒衣物,许多战士手冻得揭不开手榴弹盖。

在这种情况下,我们的人数虽然是敌人的几倍、十几倍。但在强大的敌人面前,我们的优势只有“一不怕苦、二不怕死”的精神了,这就是我们部队伤亡大,没有全歼敌人的主要原因。

不过,总结完之后,第26军,乃至整个中国人民志愿军第9兵团面对这强大的战争劣势,还要完成围剿美陆战1师的任务,“这个军队具有一往无前的精神,它要压倒一切敌人,而决不被敌人所屈服。不论在任何艰难困苦的场合,只要还有一个人,这个人就要继续战斗下去”。

于是,从古土里开始,新的一轮铁血搏斗又开始了。

2

第86章 美5团毁灭下碣隅里、撤至古土里…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