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歌唱远方的青春>田间的车队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田间的车队

小说:歌唱远方的青春 作者:李岩 更新时间:2019/12/6 22:49:03

天气渐渐热起来,丁香眼看就要开花了,毛茛和蒲公英从小草丛里调皮地伸出头来,窗前绿荫掩映,墙上爬着常春藤。

人们忙着打水浇地,井台上吊杆吱吱呀呀,链条叮叮当当。呱呱的是鸭,嘎嘠的是鹅。母鸡们各自带领着一群儿女在尘土中觅食。

油漆得十分马虎的大车把一袋袋种杆和秧苗送往田间,赶车的小青年和那些中年大叔,潇洒地打着响鞭。

去卡明涅茨—波多尔斯克参加阅兵的队伍……

他的两匹马——柯斯特拉和利拉表现很好,无论在行军和阅兵过程中,走得都很出色。

参加阅兵的部队回到多林纳,时间已经傍晚了。俱乐部里有讲演,有舞会,有他的宣传品。但是库奇金没有露面。有人说他被软禁在家里了。他有家眷,有妻子和一个两岁的女儿……以前大家都不知道库奇金还有家眷,方泽也不了解。

红军战士们中几乎没有人跳舞。下级军官则是跃跃欲试,但又不好意思。姑娘们面带喜色,等待着小伙子们前去邀请。但空等了一阵之后,便自己相互跳了起来。

开始,管乐队演奏的是华尔兹舞曲。后来不时变换,一忽儿奏现代探戈舞曲,一忽儿是节奏跳动较大的敖德萨地方曲调。还奏了《喀秋莎》和流行的《我的爱情》中的插曲。

大家跳呀,说呀,笑呀。谈话的方式虽然不同,但兜来兜去,最后还是转到一个主题上去:“形势怎么样?战争倒底会不会打起来?”

大家回到营房的时候已经很迟了,熄灯号早巳吹过。战士们刚刚躺下还未入睡,忽听值班人员喊道:“起床!营长同志到!……”

大伙闻声一齐跳下床铺——无论上铺还是下铺的……

“小声点,值班员同志!”营长说道。“不要惊动大家。我只找几个人……让小伙子们睡觉吧。我找方泽、维克多、尼科夫……库奇金在这里吗?”

“有!”

库奇金已经到了值班员背后。

“很好,”营长说,“我已经给你们请了假……现在我们一起出去走走……谢谢,值班员同志。让小伙子们睡吧。”

他们一同出了营房。

了外面,营长对他们说道:“我应当向你们大家道歉。蠢事到处都有,我们这里也不例外……红军战士方泽,您在俱乐部干得很出色,这次在卡明涅次—波多尔斯克阅兵,您也做了不少贡献。红军战士尼科夫、维克多,我也代表营部向你们表示感谢,感谢你们认真地完成了自己的任务。谢谢你们,小伙子们!至于您,库奇金同志,若是事先能报告一声就好啦!下面我谈谈霍赫拉乔夫的问题。由于他诬陷同志,我已经撤了他的职。他将和大家一起当一名普通战士。我们眼前的情况很严重,我希望大家能理解这一点。好吧,睡觉去吧!明天是不轻松的一天。师长、团长对你们都很满意……”

他们回到营房久久不能成眠。彼此议论著刚才发生的情况。

“‘一道杠’是个明白人!”别林杨科·维克多反复说了几遍。

营长姓苏霍夫。大伙都称他为“—道杠”,显然都很喜欢他。

室外万筋俱寂。树叶有节奏地发出沙沙声,偶尔听得见几声鸟叫。天空繁星点点,月光透过树梢泻到营房的屋顶上,洒在周围的道路上。空气中飘散着树木、青草、枯枝败叶、马匹、皮靴的气味……

第二天,即一九四—年五月二日清晨,师、团、营、连各级都下达命令:“整队集合!”

这样的命令是家常便饭,大家都习惯了。但是起初却很有一部分人出洋相。方泽曾经好几次夜里紧急集合时打不起裹腿。这样的事其他小伙子也碰上过。利奥维奇·彼得罗夫与谢辽沙·舒莫夫在方泽之后接二连三出丑。不仅夜间起床打不起裹腿,甚至早晨集合也来不及打裹腿。为此当然罚过他们值勤。

今天的“集合”气氛似乎有点特别。

除本单位的首长外,队列前还站着政治指导员谢罗夫和营长苏雷夫。

连长叶戈津首先讲话:“从今天起我们就是第五连了。全连四个炮班、一个通讯排和一个侦察班。详细情况将由杜金中尉和瓦列耶夫副连长向你们报告。午饭以后我们将开拔到新的防地,今天的午休就解除了。15点30分下达‘上驮’的口命,八分钟后‘上轮!’。全明白了吗?”

大家忙着上火车:首先是上马匹、技木装备,人最后上车。“上驮”和“上轮”的口令执行过后,车站上又传下了另外的命令:卸牲口。把大炮从马背上卸下来。

“我们要去什么地方?”

“去打仗吗?”

开车以后他们才弄清楚:是向国境线靠近,好象去切尔诺夫策。那里从前是外国境地,不过对此大家的感觉已经不象服役初期那样强烈。

他们已经同老兵编在一起,大家不分彼此。指挥员也不再把他们分成什么老兵新兵了。不过到了发生问题的时候,对新兵多少还要袒护一些……

路程很长,途中喂过两次马。平时喂马,一袋燕麦喂两匹,现在改成每匹马喂一袋。

方泽的柯斯特利和利拉现在已经彻底服管了,甚至在这样颠簸的火车上,对他也服服贴贴,只要他一走近,马立即伸着湿漉漉嘴唇来触他的手。马匹很警觉,但挺安静,没有发生一次事故。

他们终于到达了目的地,这是个小地方,地名叫库特。

谁都不知道国境线究竞在什么地方,但第140炮兵团的团长当上了驻地警备司令的消息,立刻传播开了。师的另一部分部队去了别的地方,库持只驻扎他们一个团。他们营当然也在这里。

这是一座小城市。木头房屋占多数很少一部分是土坯房。屋顶多数盖草,间或几家用板岩瓦。铁皮屋顶更少,市内几乎看不见人。

此地的树木比多林纳还要多。整个城市可以说是隐没在枫树、榆树、梣树、橡树、栗树,还有本地少见的白桦的绿叶海洋里。白柳树还是幼树,枝干细小,粘手的小嫩叶片在阳光下闪着光。

小小的库特市就象座落在大森林或者大公园里。唯一的一条街道横穿全市,其余全是小道,贯穿于树林与灌木从中。有些地方古树老根冲破土层,暴露在地面上,活象一条条奇形怪妆的蟒蛇。

许多人家房前的篱笆围墙上爬满长春藤。圆内栽着花木,种着瓜果。由于天气炎热,菜地几乎变成了褐色。只有白菜是白的,南瓜和留种的老黄瓜是黄色。草棚和附属建筑的四周,是生长茂盛的麻。

0

田间的车队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