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崞县营>第二回 硬汉子怒惩败类 两兄弟智斗鬼子(二)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二回 硬汉子怒惩败类 两兄弟智斗鬼子(二)

小说:崞县营 作者:郝从容 更新时间:2019/12/13 10:40:31

第二回硬汉子怒惩败类两兄弟智斗鬼子(二)

时间过得很快,同川漫山遍野的梨树林子由绿转黄,又由黄变红,到底经不住寒风的肆虐,一天天憔悴下去,渐渐只剩了黑魆魆的枝干。放眼望去,山和地像是生了一场大病的老太婆的脸,绉绉巴巴的,一片枯黄。只有郝家寨村后龙尖山上的柏树林还是一片苍翠,带给人们一点生气。

转眼到了腊月,老村长因为前边那件事受了惊吓,得了场大病,躺在炕上起不来了,愁得秀娟坐卧不安。郝猛从镇上请来了当地最有名望的老中医,把了脉,开了药方子,叫吃吃再看。有几味药梨花镇上没有,得到崞县城去抓。老村长的女儿秀娟虽然一过年就满十八岁了,却去不得。不要说郝家寨距崞县城走山路也有六十里地,不是一个女孩儿家走得的;而且崞县城里住下了日本人,听说日本鬼子**掳掠,啥坏事都干得出来,女孩儿家更不能去。老村长的儿子小石头才刚十岁,也不能去,这就作了难了。老村长与郝猛爹是过命的交情,郝猛爹下世后没少帮衬过他母子,郝猛与秀娟又是青梅竹马的玩伴,郝猛自然就把这件事当成了自家的事。孙小虎听说郝猛要去崞县城,也吵着要相跟上去,大人们觉得两个人去相互有个照应,就同意了。

腊月十三,郝猛他妈天不明起来给兄弟俩做饭吃了,郝猛肩上背了个搭裢,里面塞了四个谷面饼子当干粮,兄弟俩就早早上路了。秀娟送到村外,一直看他们翻过西面的艾家山,瞭不见了才回去。

郝猛身高腿长,走在前面带路;小虎虽然个子小,腿短,但行军打仗惯了,又有轻功夫,一步也落不下。兄弟俩说说笑笑,走山串梁,两三个时辰就到了滹沱河畔。

十冬腊月,天寒地冻,长长的滹沱河结了一层厚厚的冰,远看宛如一条银色的长龙,弯弯曲曲的身体在郭县城东侧舞动着。郝猛和虎子见人们安然无恙地在冰面上行走,也放心地踏上了冰面。走到“临沱门”(东城门)下,见有四个鬼子兵在站岗。他们手里横着长长的步枪,枪头上插着约摸有尺五长的刺刀,刺刀在太阳光照射下闪着贼亮贼亮的光。

“慢慢的、慢慢的……”鬼子嘴里嘟哝着半生不熟的中国话,在挨个儿盘查进出城门的人们。他们似乎对进城的人查得细,搜带着的东西,摸身,还看年轻后生的手心,揣腿肚子。对出城的人,查得则不严。

“瞧,那就是三八式步枪。”虎子小声嘀咕,“加上刺刀,长得很,跟鬼子的身高不差甚。咱们军队装备的汉阳造、中正式步枪枪身短,跟日本鬼子拼刺刀没少吃亏。但他们怕咱的大砍刀,听说在喜峰口战役时,咱二十九军就专跟日本鬼子打近战,大刀砍得鬼子不敢照面。鬼子因为怕被大刀斩首,军帽后面就长了些布条条想挡一下。”

郝猛仔细瞅瞅,鬼子的军帽后面果然拖着几条布片,在寒风中一扬一扬地忽煽着,像猪耳朵,很滑稽。

兄弟俩走过去,接受鬼子的盘查。正在这时,从城里出来两个人,前面一个背上背着一个人,后面一个托着两只脚。

“什么的干活?”一个鬼子把枪一横,挡住了去路。

“太君,死人的,埋、埋死人的干活。”走在后面的那位忙哈着腰道。

“死人?开路,开路,快快的开路!”

鬼子兵赶快背起枪,左手捂住鼻子,右手直向城门外挥。

原来崞县城被鬼子糟蹋的不成样子了,老百姓三天两头往外抬死人,多数人又买不起棺材,只能送到城外乱坟滩中草草埋葬。盘查的小鬼子怕传染,见到死人出城就急着躲。

“猛哥,咋街上孤油淡水(孤油淡水:形容人少。)地就这么几个人?我看还不如梨花镇二、五、八集时人多。这也叫个县城?”虎子不解地问。大街上冷冷清清,数得清的几个人,一个个神色慌张。商铺的门脸大部分关着,装在门脸上的木质护板,油漆早已脱落,松松垮垮地,像一列列排着队的垂暮老人。

郝猛未及答话,街上走过来一支荷枪实弹的日寇巡逻队,“跨跨”的皮靴声撞击着人们紧绷的神经。行人都赶快像躲避瘟神一样低头站到屋檐下或是躲进店铺里,等那群野兽走远了,也匆匆离开,整个街面显得越发空阔可怖。

“兄弟,知道了吧?街上有狼,能红火得起来?”郝猛嘟囔了一句,领着虎子走进一家药铺,掏出药方子递给店家。

“先生,您要的本店只有一味。”店家指着一味“川穹”说。

“就缺那画了圈圈的三味,你们这么大的铺子还给配不齐全?”

“先生,要在往年,这些药都不算什么,”店家压低声音说,“您没见这世道?我给您抓了这味,那两味您再去别处碰碰运气。”

兄弟俩又转了三四处药铺,好歹算是配齐了。抬起头来看看,阳婆偏西有一杆子远了,时间大约在后晌两点钟左右。两个人掏出干粮,边吃边朝回里走。

走到小东门,郝猛突然想起来南面巷子里住着一位叫郝世昌的本家哥哥,去年回村里上坟时,曾一再叮嘱到了城里不要忘了去他家看看。

“虎子,走,哥领你找个喝水的人家,喝口水咱再回不迟。”

虎子啃着谷面饼子,正渴得难受,跟了郝猛就拐进一个小巷子。

巷子里有四五家住户,郝猛记得本家哥哥告诉他住在紧里头,就照直走向最后一家。大门敞开着,两个人走进去,发现正屋门也大开着,从里面传出一阵断断续续、低沉的哀嚎声:

“太、太君,饶、饶过娃吧,她、她才十五岁呀!”

“八格牙鲁!”

兄弟俩不约而同地加快脚步冲进门,不由地一阵热血沸腾:

只见一位小姑娘仰面躺在地上,一个鬼子骑在她的双腿上,左手按住姑娘的胸脯,右手去扯姑娘的腰带。小姑娘急了,头一仰,狠狠地咬住了鬼子的胳膊。鬼子痛得“乌里哇拉”乱叫,顾不上扯姑娘的腰带了,腾出手就去拔腰胯间垂着的手枪。

郝猛是个路见不平,拔刀相助的硬汉子,最见不得欺男霸女的事。在崞县城里买药,见小鬼子把个好端端的地方作践得不成样了,早就窝了一肚子火。现在又见小鬼子大明白天欺负他侄女,哪里咽得下这口气。说时迟,到时快,小鬼子还没有拔出枪来,两个太阳穴就同时吃了两拳头。只见他头一歪,两只手猛地向前扬了扬,身子软绵绵地朝右面倒去,躺在地上双脚一阵乱踢腾,然后翻了翻白眼珠子,两腿往直里一伸,不动了。

虎子上前试了试鼻息:“他妈叫他回日本去了!”

有人可能问:“两拳就打死一个人?太蝎虎了吧。鲁提辖打死镇关西还用了三拳哩,郝猛的拳头难道比他的还硬?”

原来,郝猛使的招术在武术上叫“双风贯耳”,就是双拳同时袭击对手的两处太阳穴。这太阳穴是人脑袋上最脆弱的地方,击中了很可能丧命。郝猛把一肚子的火气集中在两只拳头上,加上他练过铁砂掌的功夫,力道可想而知;还有就是郝猛是从背后袭击,小鬼子猝不及防,所以立马就被打死了。

郝猛听虎子说小鬼子死了,心里不由地“咯顿”一下。他虽是习武出身,可从来没有杀过人,也没有想到过杀人。他下意识地瞟了一眼死去的鬼子,黄皮肤、黑头发,戴着一副金边眼镜,约莫二十一二的年纪,除了因为痛苦而扭曲的脸丑陋不堪以外,跟普通中国人没有什么两样。

“不好好在家念书,谁叫你到中国作孽来了!”郝猛说不上是惋惜还是厌恶地嘟噜道。

“好兄弟,你救了你侄女的命,这是天大的好事,可把日本人打死了,鬼子能放过咱吗?这可咋办哩!”郝猛本家哥哥扎撒着手不知道该怎么办了。大家这时才意识到闯下天祸(天祸:天大的祸事。)了:毕竟这里是日本人的天下。

“别怕,好汉做事好汉当,兄弟我不会连累哥哥,大不了跟鬼子拼个鱼死网破。”

“爹,叔救了咱,咱可不能昧良心,让叔去给咱抵命。”小姑娘叫小花,人不大,明事理。

“对,好歹咱得想个法子把这事蒙过去。”虎子提议,“把鬼子的尸首埋了行不行?”

“往哪里埋?院里埋了有新土,鬼子一搜就露了;外面去埋,大白天还不给鬼子瞭见了?”郝猛本家哥哥搓着手,忧心地说。

想来想去,四个人想不出一个万全的法子。

“有了!”正在焦急的时候,虎子猛然一拍手,兴奋地差点跳起来。

“快说,甚法子。”郝猛急问。

虎子先不忙回答,问父女俩:“这个鬼子能离开军营自由行动,一定有个来头,你们听说过没有?”

“他呀,常在城里逛游,不是抢钱就是欺负女人,城里的老百姓都恨他恨得牙痒痒的。听说他哥哥叫什么山木野郎,是城里最大的日本官。”女孩说。

噢,虎子想起来了:他们在守卫崞县城时,听说日本鬼子的指挥官就是关东军第三混成旅团的少将旅团长山木野郎,大概是留下来常驻崞县了。既是这样,这个仗着他哥哥四处鬼混的小鬼子失踪了,日本人不会立即寻找,即使发现真找不着了,也不会认定就一定是在城里被杀死的。

“猛哥,咱进城的时候,不是正踫上有两个人往城外背尸首,鬼子看也没看就让走了?”虎子转头跟郝猛说。

郝猛明白了虎子的主意,想想这是个脱险的唯一好法子,就算出了事也不会连累到本家哥哥父女俩。于是跟虎子一齐动手,把死鬼子的衣服脱掉,拾翻(拾翻:搜寻。)出一套本家哥哥的旧棉衣来给鬼子换上。又吩咐侄女把鬼子的衣帽、枪套和皮带,还有自己的搭裢放进灶膛里烧了。他把药揣在怀里,手里掂了掂鬼子那支手枪,不知道该咋处置是好:扔了吧,有点可惜;不扔吧,带在身上怕出城时给鬼子搜出来。

虎子说:“嗨,一把王八盒子,不长。掖在你后腰里,鬼子不让出城我就顺手抽出来跟狗日的硬拼。”

郝猛又仔细想了想,双手在地上搓了搓,沾了点尘土,在小鬼子脸上一抹,给他化了化妆;又把自己头上箍的白手巾跟虎子头上戴的毡帽换了换。一切准备就绪,郝猛背起鬼子,虎子后面托着脚,叫本家哥哥出去瞭了瞭巷子里没有人,就快步向东门走去。这正是,小鬼子恶有恶报,两兄弟智勇双全。到底兄弟俩能不能顺利出城,咱下回再说。

3

第二回 硬汉子怒惩败类 两兄弟智斗鬼子(二)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