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崞县营>第十九回 “灯下黑”秀娟脱险 空城计山下中招 (一)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十九回 “灯下黑”秀娟脱险 空城计山下中招 (一)

小说:崞县营 作者:郝从容 更新时间:2020/2/7 10:37:35

第二天早饭后,秀娟和二嫚让秀姑给她们脑后梳了个盘头,穿着花衣裤,手臂上都挎了一个盛着食品的竹篮,把手枪塞在里面,装扮成跟着去走亲戚的年轻媳妇,避开大道,沿惯常走的小路向郝家寨走去。

李家庄到郝家寨有三十多里路,她俩想在中午前赶到,一路急走,太阳快要当头时走到了离郝家寨有十里地远的孟家坪村。当她们沿着村西庄稼地里的小道正要向通往郝家寨的大路上拐时,发现情况有点不对:庄稼地里有四个人,手上提着箩头(用荆条编的一种盛土或者柴草的农具),手里拿着镰刀,看似在弯腰割草,眼睛却不住地向她们这面溜。

“难道是敌人?”秀娟心里一紧。她悄悄地拉了下二嫚的手,提醒她注意,并下意识地把手伸进竹篮里,攥住了手枪枪柄。秀娟平时常走这条道,知道前面不远有一处大户人家的坟地,坟头很高,坟里长满了杂草,适合隐蔽,凭着手里的两支枪,能坚持一会子。

四个割草的汉子不动声色地围过来了,一个个贼眉溜眼,丑态十足。秀娟拉着二嫚紧走几步把他们甩在身后,突然掉转身来举起手枪大声喝道:“站住!干什么的?”

“哟,这女**嗓子怪甜的。”内中一个酒糟鼻子的家伙显然不把她们两个年轻姑娘放在眼里,淫笑着阴阳怪气地对另外三个伙伴说,“本来准备打几只兔子,偏偏遇上两只野鸡,咱哥们儿艳福不浅呢。弟兄们,逮活的,逮住两个人分一个,就在这庄稼地里……哈哈哈!”

酒糟鼻子一挥手,扔掉镰刀和箩头,从腰里拔出手枪,带头向秀娟和二嫚奔来。“小娘们儿,快投降吧。哥几个怜香惜玉,保证伺候好你们。”另外三个人也拔出枪,嘴里不干不净地吵吵着向前包抄过来。

“找死!”秀娟牙一咬,“叭”一枪打出去,正打在酒糟鼻子大腿上,那家伙“哎呀”一声栽倒了,手中的枪甩出去老远。

“呀,这小娘们儿还真打呀!”另外三个家伙一看不对劲,赶紧卧倒,举起枪来射击。

秀娟趁敌人趴下的功夫,拉了拉二嫚,一伏身就地十八滚滚进坟地里,翻身隐在一座砖砌的高坟头后边,探出头来观察。

“打着哪啦,老大?”三个家伙朝着坟地打了一阵乱枪,不见还击,有一个就爬起来走到正在抱着大腿**的酒糟鼻子身旁,想搀他起来。二嫚瞄准他一扣扳机,一颗子弹擦着那个家伙的耳畔呼啸着飞了过去,吓得他“妈呀”一声,又急忙卧倒了。

三个敌人又打了一阵乱枪,不见还击,就瞎咋呼起来:“小娘们儿,看见你们了!你们两个女人打得过我们四个爷们儿?快投降吧,投降了跟咱哥几个回梨花镇享福去。”咋呼了一阵不见回应,就又不紧不慢地打起枪来,却只是不敢站起来朝坟地挪动。秀娟和二嫚隐着身子,为了节省子弹,敌人伏着不开枪,敌人稍有行动就冷不丁给他们一枪,吓得敌人一直不敢乱动。双方一方碍着对方人多枪好,一方碍着对方地形隐蔽,“麻秸棍儿【麻秸棍儿:剥了麻皮的麻杆,看起来长,轻轻一折就断。】打狼——两头害怕”,就这么僵持着耗上了。

“他妈的,赶快冲上去抓住她们,再耗下去老子的血就要流干了。哎哟,哎哟!”最经不起耗的是受了伤的汉奸,他一边呲牙咧嘴地**,一边鼓动他的同伙往上冲。可是他的同伙怕落个同他一样的下场,只是乱打枪、瞎咋呼,无论他怎样催促都不敢站起来。

“二嫚,看见了没有,就几个汉奸脓包,奈何不了咱俩。咱子弹少,他们不动咱就不开枪,看他们能待多久。”坟头后面,秀娟笑着给二嫚鼓劲。她虽然嘴里这么说,心里却在紧张地思索:这是区干部常走的一条道,这几个汉奸打扮成老百姓的模样等在这里,莫非是事先得到了情报来守株待兔?他们会不会还有同伙?如果听到枪声招来更多的敌人,那可就难对付了。

想到这里,秀娟抬眼向东面的孟家坪村张望了一下。这里距村子大约有一里地远,中间隔着几片谷子地和高粱地。谷子才刚五六寸高,藏不住人;高粱却有三尺来高了。

“二嫚,敌人多了我们就交替掩护着向村里撤。”

“秀娟姐,不怕!咱们平时听小虎的话,老练习快跑,敌人追不上。”二嫚很自信。

秀娟和二嫚正在相互鼓励,果然从南面又窜出十来个人来,也是庄稼汉打扮,提着手枪分左右向坟地包抄过来。

“走,进村!”秀娟见自己担心的情况出现了,急忙向从东面包抄过来的敌人连开两枪。乘敌人卧倒的片刻,二嫚离开坟地,猫着腰向东面一纵,“嗖嗖”几步越过一片谷子地,钻进高粱地里返身向敌人射击。秀娟等二嫚掩护的枪声响了,也离开坟地快速钻进了高粱地。二嫚见秀娟跟过来,又翻身向另一块高粱地跑去,秀娟开枪掩护。

“他妈的,混蛋,两个女人吓成这样!快追!”随着一个破锣似的声音,十来名敌人“追呀,打呀,抓活的呀”狂喊着追过来。秀娟伏在高粱棵丛中,调匀了气,举枪瞄准一个冲在最前面的敌人扣动了扳机。

“哎哟!”那个敌人被打中了,惨叫着扑倒在地,剩下的敌人又“忽啦”一声趴下了。

秀娟和二嫚就这样轮替掩护着跑进了村里,后面的敌人虽然伤了两个,却依然紧追不舍,也进了村子,子弹在她俩前后左右乱飞。

“秀娟姐,我们去孟大伯家藏起来吧。”

“不行,孟大伯怕是已经暴露了。”孟大伯是区里的秘密联络员,秀娟从这两天的意外情况分析,断定区干部里出了**,孟大伯也可能暴露。

“走,我们去孟和贵家。”秀娟略一思索,想到一个去处。

“去伪村长家?你忘了他儿子孟二狗是特务队的副队长?秀娟姐,你急糊涂了吧?”二嫚听说去伪村长孟和贵家,以为听错了。

秀娟甩手打出一枪,拉着二嫚一边跑一边说:“怕什么,没听说过‘灯下黑’的古话吗?危险的地方反倒安全。”

孟家坪村是她们经常来的村子,每条街道每户人家都十分熟悉,三拐两拐就甩脱敌人进了村**。

孟和贵是孟家坪村唯一的一家地主,就住在村**的大街上。他的宅子坐**南,是一座同川财主人家典型的四合院。“五脊六兽排山瓦”青砖门楼建在西南角的“坤”位上,按阴阳八卦取“快速发财”之意,可见主人很看重钱财。门楼里嵌着一副漆成黑色的厚厚的榆木大门,两扇门板上各安着一个铁制的兽头门环。

孟和贵听到枪声,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正准备关上大门,秀娟和二嫚就闯进来了。

“二、二位……”孟和贵认得秀娟,惊得直哆嗦,话也说不全了。

秀娟示意他关好大门,然后说:“有十来个汉奸追我们,我们要在你家里躲一躲。记住,要不想在你家里打仗,就别使坏心眼儿。”

“这、这、这怕不、不行吧……”

“什么行不行的,大不了搜出来我们拉响手榴弹与他们同归于尽。”秀娟说完就拉着二嫚向西北方向“乾”位上的小楼上走。

孟家的正屋在乡村里算得上气派:宽三楹,进深五椽,两出水,悬山顶,门窗是木制的隔扇,高大轩敞。这么好的房子,里面却不住人,只供着祖宗牌位。家里如果死了人,出殡前灵柩就停放在这里面。人住哪呢?就住在正房两旁的耳房里和东西厢房里。正屋西面有一溜台阶,顺台阶上去是一个一间半大的阁楼,也叫吉星楼。孟和贵见她俩向那里走,急忙伸手拦住,讨好地说:“那,那里不保险,不如你们躲在南屋的地窨子里吧。”

二嫚推开他,一边走一边说:“把我们藏在地窨子里,让敌人往里面扔手榴弹炸死我们?告诉你,敢使坏就让你和你一家不得好死。”

“爹,爹,快开门。”眼看着秀娟和二嫚走进阁楼闭上门,孟和贵正急得在院里打转,门外传来了他儿子孟二狗的叫门声。

孟和贵打开门,看见他儿子手里提着盒子枪,气喘咻咻地站在门外,后面还跟着十几个拿枪的。他镇定了一下,问:“二狗,你回家看爹来了?”

“看个屁。皇军接到情报,说咱们村西面小道上常有八路区干部经过,刘队长让我带着特务队十来名弟兄守株待兔。我们守了两天,今天好不容易等到两个女的,却被她们打伤两个弟兄,逃进了村里。爹,快说,你看到她们了没有?”

“爹听到枪响,关大门的时候看见有两个女的向东跑了,这会儿八成跑到村外去了。”

“那我就不进家了,还得追。”

“二狗,小心点,枪子儿可不长眼。”

他们父子俩的谈话,秀娟和二嫚听得真真切切。她俩知道鬼子刚成立了一个由二十来名汉奸组成的特务队,队员全是熟悉当地风土人情的本地人,配备一色的德国造驳壳枪,富士牌锰钢自行车,专管搜集情报和搜捕抗日人员,由刘三麻子担任队长,孟二狗是副队长。

“晌午了,二位吃了饭再走吧。”秀娟和二嫚从小阁楼里走出来,孟和贵假惺惺地留她们吃饭。

秀娟说:“你今天掩护了我们,说明你还有点中国人的良心。小鬼子在不长,劝着你小子点,不要死心塌地当汉奸。你也一样,应付可以,骨子里可不能跟鬼子一个鼻孔出气。听说你对抗区上制定的减租减息、合理负担政策,有这回事吗?”

“不敢,不敢!今后一定按区上说的办。”孟和贵很圆滑,对破坏合理负担政策的事想打马虎眼儿。

秀娟此时也不深究,给了他个台阶:“以前的事我们就不追究了,关键看你后面咋做。咱们后会有期,请你好自为之。”说完就和二嫚离开了孟家。

0

第十九回 “灯下黑”秀娟脱险 空城计山下中招 (一)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