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历史架空>儒商悍将>第十三章 贼计不落空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十三章 贼计不落空

小说:儒商悍将 作者:清月云天笑 更新时间:2020/5/10 9:56:51

王极太眼珠子都快掉地上了。他一手捏着草纸,另一只手狠狠抓挠了下巴两下,瞪得溜圆的眼睛直勾勾地盯着草纸,“啊呀”一声滇剧高腔,瘆得地石榴长脚虫和一众巡骑兵鸡皮疙瘩掉了一地。就连一旁歇息着的军马们也是一阵骚动。

“啊——呀!居然有这等事情!哼哼哼……居然、公然、竟然,会有这种事?!老四,到底是不是真的,嗯?”

这一回他倒是没有叫“地石榴”了,原来称呼把兄弟的排行这样的叫法,就是王大人式的道歉。对王极太这种满肚子算盘珠子又睚眦必报的人来说,在他自己认定的一亩三分地里,随心所欲地横着爬才是最理所当然的事情。

王极太说这句话的目的,其实是表达歉意,或者说缓和刚才那种让巡骑兵们怕到要命的气氛,给自己和地石榴一个台阶下。所以他根本就没有等地石榴的回答,直接就转头问长脚虫:“**,这张烂纸片你是从那个布包里面刨出来的?”

一声“**”出口,也就是放过长脚虫的意思。长脚虫暗中长喘一口大气,神经完全放松下来。他点头称是,还特意告诉王极太说,草纸上李闻尚家商号的朱砂印记,都已经差不多让地石榴玩儿包袱时弄破了。

王极太又看了看那张草纸,然后让长脚虫收好红绸包袱。他自己伸手慢慢抓摸着下巴,眼神有些游离地自言自语道:“……咄咄怪事!老子还是不太相信,李闻尚那厮会送银子给我们……这家伙到底想干什么……”

长脚虫正要说话,却被王极太轻轻挥手制止了。

王极太叫过地石榴,再又仔细盘问他,李家大管家给银子的时候,除了声称“巡骑营保境安民劳苦功高”,银子是给“兄弟们”的辛苦钱以外,还做了什么事说了什么话?

王大巡骑官心里清楚得很,什么“保境安民”,什么“劳苦功高”,全都是屁话鬼话恭维话!他带领着的巡骑营,在建水临安的所作所为,说鱼肉乡里才是恰如其分,只不过是还没到涸泽而渔焚林而猎的地步罢了。

所以,巡骑营在建水地界里极少数几个不敢招惹的势力中,李闻尚居然让自己的管家又说恭维话又送大笔银子,绝对有其目的。所谓礼下于人,必有所求。在这个并不太平的年月里,怎么可能会有天上掉馅儿饼的好事儿发生呢?

其实,就算是太平盛世,又哪里找不劳而获的白食儿吃呢?

地石榴搔了搔他那瘌痢头,使劲儿想了一会儿,这才想起来,李家大管家告诉他说,这一包银子只是第一次的份儿,以后每两个月李菩萨还会给巡骑营这么一份银子。

王极太听得越发惊奇,他眼睛一鼓,脸颊上的肉又抖了抖,“哈”地一声干笑,看看地石榴又看看长脚虫,怪腔怪调地开了口:“真是怪事年年有,今天特别多!今天到底是个什么黄道吉日,嗯?先是牛阿三这个憨腚不长眼睛,差一飞丝(差一飞丝——云南方言,差一点儿之意)害老子遭弩箭射!然后又是老四遇着‘菩萨’送银子,还他老母的两个月送一回!嘿嘿嘿……老子咋个就是冇得法子相信会有这种好事情呢?”

地石榴插嘴:“我说大哥啊,白花花的银子都放在你哥家面前了,你咋个还是不信啊?”

长脚虫拉了地石榴一下:“老四,大哥是说,这些银子得来太容易了——你又不是认不得李闻尚是哪样人,莫以为别人叫他‘李菩萨’他就真的是菩萨神仙了!就算他是真菩萨,也不可能白白给我们银子嘛!再说了,鲁太爷叫我们收山头费,说建水蒙自个旧方圆几百里哪个都可以收,就是莫去招惹李闻尚……我们巡骑营这点儿人马,真要跟人家打起来,怕是还不够他家护院家丁两个时辰就收拾干净的呢!大哥刚才让你去找何罗锅,就是以为你莽莽撞撞地对李家马帮动了刀枪,他们会来追杀你……你再好好想想,李家大管家还跟你讲了些哪样话,嗯?”

说罢一转头,望向王极太:“大哥,你家咯是这个意思?”

王极太拍拍长脚虫的肩膀,点点头,嘴角一抽,算是笑了笑,给了长脚虫一点儿赞许。

地石榴大概真是吃多了见手青被闹着了,脑子有些缠夹不清,事情的紧要主次分不太清楚。直到长脚虫把话说得如此直白通透,地石榴才终于明白过来。

地石榴歪着脑袋想了想,终于记起李家大管家跟他说的最重要的部分。“……大管家说了,李家在昆明的商号生意做得大了,以后他家从安南经过建水到昆明的马帮会越来越多。他说李菩萨请我们巡骑营多多照应这些马帮。”

王极太呵呵笑出声来,眼睛里却透出一股怨毒的寒意。“哼哼……我就说嘛,李闻尚这厮,挖矿经商的大财主,朝廷封的大爵爷,他不嚼吃别人就已经是‘菩萨’了,咋个可能平白无故地给人好处噻。绕了半天弯子,原来是这个意思啊!”

长脚虫说:“大哥,这种说么,我们收了他的银子,莫非要去照应他家的马帮、保护他商号的人马货物?咯要招呼道上的弟兄们莫去招惹他家的马帮?”

王极太又开始摸他的下巴,只是这一次他摸下巴的时间长了好久,动作也柔和多了。他冷笑着回答长脚虫:“管他搓球!你要是因为他给这么点散碎银子,就去给他当保镖,那你就掉进他挖的坑里头去了。你以为他为什么要给我们银子,嗯?这厮认得老子们的底细,也认得道上的那帮子人跟我们的关系。他这么做,只不过是喊我们在建水地界莫打他家马帮货物的主意罢了!捎带着能骗到你……”

他伸手够着高拍拍长脚虫的肩膀。“哈哈,**,能骗到你这样保镖更好更省心更安全了——你说道上哪路好汉敢动巡骑兵护着的马帮呢?所以啊,**,你还是莫太实在了……不过嘛,这样也好,本来我们就冇惦记过他李家的东西,这一回还有银子收!嘿嘿,不收白不收,老子也就不客气笑纳了!**老四,你们两个记着,以后遇到李家马帮,客气点儿就是了,用不着整哪样多余的圈圈。至于道上的那些人,也不用专门招呼——他们有胆子招惹李闻尚么就去,跟我们有什么相干!只要莫在我们眼皮子底下乱来就由得他们,让他们自求多福去吧!”

长脚虫地石榴点头答应。

地石榴突然兴冲冲地嚷嚷:“大哥大哥!这些银子给兄弟们分了吧!”

他看着王极太面无表情的脸上越瞪越大的眼睛,长脚虫满脸的惊愕,心却虚了,声音越来越低,“……那个,我是说……大哥,李家大管家说了两个月送一回银子……还说是给兄弟们的辛苦钱,呃,大哥你也说不收白不收……兄弟们也的确辛苦……么就、就、就……”

王极太突然就毫无征兆地笑了起来。这完全不合他惯常行为的动作,倒把长脚虫地石榴吓得不轻。他一伸手摸向地石榴的瘌痢头,却把地石榴吓得往后一缩脖子,然后一巴掌捂住了自己的脸。就连长脚虫都下意识地往后仰了仰头。

这一下子王极太笑出了声来,他手上稍微使劲,拍了拍地石榴捂着脸的手掌,声音很响。他的语音虽然平和,语意却是极其冷酷。“嘿嘿嘿……你莫怕,老四,我不打你。你说得对,兄弟们是很辛苦,你我也不安逸。不过你说这么点儿碎银子,那么多兄弟怎么分,嗯?再说,分掉了银子,你的脑袋瓜子怕是也掉了——鲁太爷要是晓得你分了银子,你觉得你还会有命花吗?”

地石榴听到王极太这么提起鲁太爷,脸色很快变白了。“鲁太爷”这个只闻其名尚未露面的人物,看来真是掌握着王极太地石榴这帮子人生杀予夺大权的“煞神”。

王极太看着地石榴惊恐的疙瘩脸,嘴角不自觉地抽了抽,目光却柔和了下来,就连说话也缓和多了。“不过么,想整点儿银子花倒也不是不可能——**,你咯看出来朱家那个红木箱子里的珠宝,值得多少银子?”

长脚虫愣了一愣,没敢出声——王极太看到那一箱子金银细软的时候,他因为王极太那一记肘锤暴击,正在玩儿“西施捧心”呢。

长脚虫没出声,他们三人身后却响起了一个声音。这声音低沉暗哑,像极了伤了风的黄牛在干嗥。

“那一箱子金银珠宝,兑成银子,一千两只多不少!大哥的意思,肯定是抢了箱子,我们兄弟们就有得分……”

王极太眼睛一鼓,飞快地转身,一个箭步蹿出,劈胸一把抓住牛阿三的领口——牛阿三其实早就到了,他怕王极太发飙,一直躲在林子里。挨到地石榴来了,王极太提起了朱家那一箱子金银珠宝,他觉得时机到了,这才开口说话,姗姗现身。

王极太像拎一只半大的土狗一样把牛阿三拎了起来,劈头盖脸喷着唾沫星子就是一顿臭骂:“牛阿三你个牛杂碎牛下水牛屎拱拱(牛屎拱拱——云南方言,指屎壳郎)!你整天钻老鼠洞翻篾巴墙头薅鸡摸狗的,怎么居然连普家马帮都认不出来!你是成心叫老子朝砍刀尖上撞啊?你个憨腚,要是坏了鲁太爷的大事,瞧老子挖出你这双烂尿泡牛眼睛来当佛珠挂着!”

长脚虫地石榴两人惊慌失措,想劝王极太又不敢,看上去着实尴尬。

牛阿三倒是不急不慌。他垂着双手,全身放松,任由王极太拎着。他那一双大而突出、瞳仁又黑又小、与眼白反差极大的恰似王极太说的“烂尿泡牛眼睛”,闭了一闭,躲开王极太的唾沫星子;接着低垂着眼睑,盯着王极太抓着自己衣领的手,慢吞吞地抬眼看着王极太的眼睛,缓缓地龇出一口黑黄的烟酒烂牙,“老鹰也有看花眼的时候嘛,我的王大人王大哥。我只不过是一头小黄牛噻,更是会眼花看不清楚喽!”

王极太缓缓放下牛阿三,哼了一声:“小你个鬼!你就是头憨咪日眼(憨咪日眼——云南方言,形容人傻、蠢笨)永远也长不大的僵疙瘩癞头牛!”

牛阿三嘿嘿谄笑。他搔了搔脑袋,拉拉衣襟,扭扭脖子,“大哥,么你说咋个整呢?有普家马帮守着护着,那这一票山货,是不是要着放水打漂了?”

长脚虫看到王极太态度缓和下来,也赶紧附和牛阿三,开口问王极太:“是啊大哥,那么多钱财,难道就这么算了?”

地石榴却弄不明白是什么情况,他拉了拉长脚虫,询问到底是怎么回事儿。长脚虫低头,在地石榴耳边小声跟他讲述事情原委。

王极太没有立刻回答牛阿三长脚虫。他伸手给牛阿三整整衣领,拍了拍牛阿三的肩头,若有所思地伸左手摸了摸自己的下巴。他沉默了一会儿,这才对三人说道:“那么一大笔钱,放掉可惜,放掉实在是太可惜了!你们又不是认不得,鲁太爷要给京城里面那些大官老爷们祝寿,还要打点昆明城总督府(指云贵总督府——作者注)那帮牙齿都吃黄了的老爷们……这么一大堆白虱子饿豺狗的,咋个喂得饱嘛!到处都在急等着银子用啊!”

他转脸望着西边落日的方向默不作声,好大一阵子后才转头对牛阿三说:“阿三,你这个样子做:你还是跟着他们,莫要看丢掉。你给老子好好地盯着他们,见机行事,有什么动静随时向我报来!那个憨老倌儿应该中了老子的计、吃了老子下的药……今日晚上肯定有戏……你还不走?”

牛阿三突出的尿泡眼立刻精光暴射,“是了大哥!阿三这就去盯着!”

他向王极太低头,抱拳拱手,转身就要蹿入林莽——

王极太一声轻喝:“阿三听着!你给老子机灵点儿!不要又整些憨不噜出的馊事情出来!”

牛阿三身形一缓,听清王极太说的话以后回了一句:“认得了,大哥!”

说完脚步加快,一下子蹿入树丛之中。

草木轻晃,霎时间牛阿三消失得无影无踪。

长脚虫上前一大步,谄媚地拍起了王极太的马屁。“原来大哥跟朱老倌儿说话,是下了一剂猛药啊!哈哈哈……厉害厉害!大哥真是高,高!”

王极太背抄着手没有应声,但看他的神态却是对长脚虫的话极为受用。他看着渐渐平静下来的草木又无声地笑了。这个笑容虽然依旧俊美,但在极其缓慢暗淡下来的天光中,却衬托得他英俊的脸庞极其阴鸷而又狰狞。

68

第十三章 贼计不落空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