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历史架空>儒商悍将>第五十章 盛宴待贵客(二)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五十章 盛宴待贵客(二)

小说:儒商悍将 作者:清月云天笑 更新时间:2020/12/22 23:18:47

酒过三巡,朱家山庄里大家宴上的气氛逐渐热烈起来。沙木马帮彝族汉子们也好,哈尼武装人员也好,甚至包括朱家一大家子人,在家宴上很快就熟络了,大家互相敬酒,高声谈笑,整个山庄前院里欢声笑语,热闹非凡,甚至比过年时候还要喜庆。

主桌上,朱圣年和巴鲁达没分主宾,坐在了一起。沙木阿枝和起早作陪,坐在两人旁边。

本来朱圣年要用汉家待客礼仪接待巴鲁达,不但要在大厅里摆上主桌,还要请上巴鲁达的亲随上桌,再拉上朱信年朱恒年兄弟俩作陪。可是巴鲁达却说不必客气太过讲礼,三个民族本就亲如一家,大家高高兴兴地坐在一起,大块吃肉大碗喝酒,不分高低贵贱,那样才痛快才有意思。商量了好半天,朱圣年才勉强同意。要按照巴鲁达的意思,干脆要摆成哈尼人的长街宴(长街宴——哈尼人节日盛宴,相关介绍及故事后文有详细讲述)。朱圣年坚决不干,说要吃长街宴就去哈尼山寨,现在在朱家,还是按照汉人的规矩来。

巴鲁达为人豁达,哈哈一笑,说声客随主便,答应了朱圣年。但他坚持不在大厅里单设主桌,非要和彝族汉族还有自己的哈尼族“兄弟”一起,只愿意坐在前院里露天摆设在**位置的方桌“主桌”旁。

朱圣年拗不过他,只好同意了。这一来朱信年朱恒年也松了口气,借机向朱圣年央求,为避免生分不自在,他们两个小家坐一桌。朱圣年开初听到这话还有些嘀咕,总觉得是失了礼数。沙木阿枝劝他说,既然是家宴,就不必那么刻板拘束,何况巴鲁达也不是扭捏计较的人。朱圣年还算豁达,他一想也对,好不容易可以痛快地吃喝一场,又不是去吃县太爷卢大人的宴请,要注意这样小心那样,何必弄得大家吃都还没开吃就闹一肚子不痛快呢?于是就爽快地同意了。

巴鲁达拿话就酒,给朱圣年、沙木阿枝详尽述说了自己争夺土司继承权的详细情况,并对朱圣年一家在佛光寺救护自己表示隆重感谢。他对朱圣年说:

“……想当初我打冤家打败了,一个人钻山沟进密林逃到佛光寺,浑身是伤、又累又饿,差点死在那个烂庙破寺里面……”

他举起酒杯一仰头一口干了盏中酒,哈哈笑了起来。

“哈哈哈……幸好朱老大你们来了,你们一家子路过佛光寺,你家这个小汉子找着了我,你们全家给我饭食、帮我疗伤,救活了我……后来么,我回到哈尼山,召集起老土司那些支持我的部众,还有我自己的亲兵,跟他们大打一场!再后来么,我打赢了!哈哈,现在我是哈尼土司了!”

他转头招呼一直紧紧跟着他的那个随从上前,把那个鼓鼓囊囊的黑土布包袱取下,恭恭敬敬地递给朱圣年。

巴鲁达诚恳地看着满脸疑惑的朱圣年,眼眸中闪烁着满满的感激之情。

“朱老大,我挨你讲,我们哈尼人也不是白虱子(白虱子——此处是云南方言说法,类似“得了便宜还卖乖”,原话是“白虱子——又吃人又羞人”。虱,云南方言音se,阳平),认得哪样喊做知恩图报。今天我把在佛光寺抢走呢你家的钱财珠宝拿来还你——喏,就是这一包。用你们汉人的话说,就喊做完璧归赵。朱老大,你清点清点,看看咯有少了些哪样。”

朱圣年惊讶之余又感动满怀,他激动得手脚微微颤抖,站起身来小心翼翼地牢牢接住了大包袱。

“……巴鲁达土司老爷,您……怎能说是抢走的嘛。是土匪山贼抢了我家的钱财,你巴鲁达土司老爷帮我们老朱家夺回来的呀……”

巴鲁达咧嘴豪迈一笑,又干一盏老酒,随即放下酒盏和气地对朱圣年说:

“朱老大,你冇叫我‘土司老爷’,太生分了!你是我呢救命恩人,我瞧着你比我大一些,你直接叫我巴鲁达就行了。”

他一直叫朱圣年“朱老大”,显然真是没对朱圣年客套。反倒是朱圣年称呼他为“土司老爷”,确实很是见外了。

朱圣年回应道,“岂敢岂敢”,谦逊客气了几句,还是接受了巴鲁达的提议。

同桌而坐的沙木阿枝和起早把饭桌上的杯盘碗盏挪开,帮着朱圣年放好包袱,再小心打开。坐好后一边陪巴鲁达喝酒,一边看着朱圣年仔细清点包袱里的财物。

朱圣年接二连三挑出不少金银珠宝来堆在一边,检点完毕之后,他把这一堆奢华耀眼的宝物推到了巴鲁达面前,指点着诚诚恳恳老老实实地说:

“巴鲁达……巴鲁达兄弟,这些、这些,还有这些,都不是我们家的。”

巴鲁达眯起眼睛仔细地看了看朱圣年,微微一笑,端起酒盏一扬头,一口就喝干了盏中之酒。他没有搭理朱圣年这时说的话,转头笑呵呵地对沙木阿枝说:

“今天我实在是高兴——阿枝妹子,你呢手艺太板扎了!今天这些菜样样都好吃!你爹呢老酒也是够劲够力——我说妹子,你给我换个大碗来喝酒吧!这种一个小咪渣点儿的酒盏,瞧是好瞧呢,拿来喝酒就整不成了,太不痛快了。你给朱老大也换个大碗来。我要挨(挨——云南方言,在这里是“和”、“跟”的意思)朱老大连干三大碗!”

沙木阿枝爽快地答应一声,起身去给两人换大碗。临走时深深看了朱圣年一眼,脸带清笑,眸含欣慰。

朱圣年似乎没有注意到沙木阿枝的表情,只顾着给巴鲁达介绍满桌子的好菜、劝他多吃。其实眼前这么多“纳楼土司宴”大菜,朱圣年见过的绝对不超过一成。甚至就连这区区一成,也是在卢守清请的宴席上见到的,正不正宗都说不清楚。他哪里可能介绍得明白呢?

坐在紧邻桌子旁边的福月一肚子不满。虽然食肠宽大的她一直拼命狂吃没停下嘴来,但一注意到朱圣年清点财物,眼光就牢牢粘了上去,再也不能挪开了。她看到朱圣年居然捡出一堆财宝说“不是我们家的”,立刻嘟嘴皱眉,好似朱圣年欠了她三百吊孔方兄似的。她一边大嚼羊肉,一边对丈夫埋怨说:

“大哥太老实了,送上门来的金银财宝都不要!你说天下哪里去找这样的大傻瓜——喂!我说,大哥不要,你去要!喂,听见没有?你去呀!快去快去!”

朱信年满面红光、满嘴油腻,他腮帮子鼓鼓的正在埋头猛吃。听到福月嚷嚷,头也不回含含糊糊地嘟囔道:

“……喂什么喂……我又不是没有名字……不、不,我……咕噜……不能……不能去……”

福月狠狠瞪了他一眼——可是眼睛胖成了缝,瞪不瞪的也没啥人能看得出来。她一拳捶在朱信年肩膀上,打得他身子一歪,差点儿从木凳子上歪倒。

“拉不出圈门的腻毛猪!”

可是朱信年坐正了身子,还是自顾自大吃大喝,再也不搭理福月了。

福月哼了一声,想要使憨狗咬石狮子,转脸让朱恒年去要钱。

“三弟,你去要!”

没想到朱恒年的茂才公功名还真不是花碎银子买来的,他苦读十多年,经史子集牢牢装在自己肠肚中,并没有把书读到狗肚子里去。朱恒年脸红脖子粗,显然已经喝高了。他斯斯文文地夹起肉块儿菜叶子细嚼慢咽,慢慢悠悠端起酒盏轻咂细品,摇头晃脑地对福月说:

“好酒啊好酒……二嫂啊,这个圣人说,君子爱财,取之有道。你说这个道……呃……这个道,在哪里?”

福月嫌恶地挥手扇去朱恒年打酒嗝儿喷出的气息,恨恨地说:

“在醋坛子里!贵芹,走,咱们去要!”

福月不由分说,扯起贵芹就走。

7

第五十章 盛宴待贵客(二)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