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中短篇集>染血的知青花>禁情河第十八章父子绝情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禁情河第十八章父子绝情

小说:染血的知青花 作者:稻村渔夫 更新时间:2020/3/26 15:25:06

十八 父子绝情

余老师见我没去上课,便料到我有事,他赶来了我家,见不到我,他没理夏裙,直接进我房间时我还拷在床上,他看见我的伤口,很是气愤,执意要去报警,我死活不肯,他找到钥匙,把我救了出来。

和父亲这次冲突后, 我不再回家,仍然住在学校了,在余老师细心照料下,我的伤口恢复得很快,我们虽然挤在一起,两个人有说有笑,过得很是生活。

住在一起了,我发现余老师有心事,常常坐在那发呆,待发现我看着他,他的脸会红,我知道他很在意江老师,看来从夏裙的阴影里走了出来,我很想帮他,很想制造机会,可惜江老师有男朋友了!

一天晚上,我正在做作业,他在批改作业,手没动,又在那发呆,我忍不住问:“在惦记哪个姑娘呢?哥哥。”

他脸一红说:“你胡说,小孩子,懂什么,我在思考问题,哪有惦记什么姑娘。”

我笑了说:“我胡说,你也老大不小了,整天就知道跟我混,难不成你要当一辈子和尚不成?”

作为作业,我躺在床上了,他也过来歪着说:“你小孩家家,左一句姑娘,又一句和尚,羞不羞,再说,现在有你陪着,感觉还不错,暂时不想。”

我说:“你这什么话,我大男人,陪你有什么好,明年我就高中了,住学校,谁陪你去,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喜欢江老师。”

余老师叹口气说:“是啊!我喜欢江莉,她人真的很好!”

我跟着叹了口气,余老师乘机说:“我喜欢她关你屁事,你叹气什么气,难不成我喜欢姜老师,你吃醋啊!”

我被他整得哭笑不得,我说:“吃你个大头鬼,我又没说过喜欢你,我跟姜老师也不合适,我吃什么醋,只是,你什么人不好喜欢,喜欢一个有男朋友的,而且那个男人单位比你好,人比你帅,你什么人不喜欢偏偏喜欢江老师,注定你打单身的命。”

余老师仰躺下说:“那也不一定,说不定有机会,他们这么久了都没结婚,昨天还吵架呢?说不定哪天就分手了,那我就有机会了。”

我说:“这恋爱本来可以公平竞争的,你近水楼台本来也有机会,只是你胆子太小,你要是跟江老师表白才真有机会,一定要等他们分手干嘛?只是,他们为什么吵架,你怎么知道的?”

余老师说:“好像是为江莉调动的事,警察要他调回市里,江莉好像不肯。”

我冷笑一声说:“你知道江老师为什么不肯调回市里吗?我冷眼多年,我觉得江老师喜欢你比喜欢警察多些,之所以不走,可能是为了你,你还呆子似的不去表白。”

余老师悠然神往,却说:“你变故事比神话还厉害,她怎么可能喜欢我,再说了,人家有男朋友,我怎么可以去插一腿。”

我指他头说:“猪,真是猪头,懒得理你。”

他说:“还真没天理了,敢骂老师猪头,看我怎么收拾你。”

我说:“切,就凭你,还收拾我,做梦了。睡觉了,都快三十岁了,还跟个小孩子似的。”

余老师见我说他小孩,当场气结,翻身一把压住我,嘴里说我还治不了你了,扬手就捶我,我只稍稍一用力就把他骑在身下,按住他动弹不得,他只得向我求饶,我这才放过他。

第二天没有课,苏小曼来找我,说要我陪她走走说说话,只俩三年间,苏小曼已经长成一个大女孩,水灵水灵的,很是漂亮。我刚好也想回家一趟,便和她走了出来。 外面已经是深秋,树叶黄的黄了,红的红如火烧,微风一过,片片坠落,虽然很美,但在我眼里,却使一片萧瑟。

两人默默走着,都没说话,走了很久,苏小曼说:“游遥遥,我决定不读书了!”

我吃了一惊问:“为什么?”

她说:“家里不让读了,让我去你爸爸那上班,每月有两百多呢,我成绩不好,自己也不想读了,”

我说:“随你了!我们都长大了,自己的事情自己看着办,我也不好说什么,也没有什么可行的建议。”

她问我:“你的小说河神咒写得怎样了,有机会出书没?”

我说:“在做最后修改了,应该出版社会出版吧!我发表了这么多作品,也算小有名气了!”

苏小曼说:“我就喜欢你,对什么都有信心。”

不知道苏小曼是喜欢我呢,还是喜欢我的信心,我和她分开后顺便去了师父家,给了她一点钱,在她那吃了午饭,和她聊了很久,关于河神,关于武学上的。

出来时已近黄昏,我回到家时,父亲在厨房炒菜,我没有喊他,看他背影,鬓角已经泛白,我心里酸酸的,父亲真的老了很多。

我上了楼,卧室门虚掩,我打开门,看到我的日记散了一地,夏裙坐在地上,边看边流泪。偷看别人隐私,太可恶了,我愤怒至极,抢过日记,顺手扇了她一个耳光骂:“你无耻。”

我收集了所有日记,放在纸箱里,抱起箱子,准备走人。

夏裙被我打重了,嘴角在流血,见我要走,拉住我说:“游遥,我对不起你,我真的对不起你,我后悔了!我自己后悔了,我不该为了报仇,浪费自己青春,还害了你。”

夏裙泪如雨下,我看看她,觉得她也可怜,我甩开她手,向楼下走去,她追了出来。

我正要出门,父亲在我后面大吼:“你给我站住。”

我站住了,父亲对夏裙说:“对不起,我没看住门,放他进来了,他把你打成这样,看我怎么教训他。”

父亲对我说:“你给我跪下,你如果走,我就不认你这个儿子。”

我顺从的跪下,父亲拿了皮鞭就抽,夏裙去拦他,被他推开,他边抽边说:“你还帮他,他把你打成什么样了!”

夏裙拼命哭着,不知道是良心发现还是被我打疼,我不去追究,等父亲打了我一十六鞭后我猛然抓住鞭子说:“我十六岁,不管算不算你养大我,我忍你十六鞭,从此我和你一刀两断,要想我认你,除了你离婚,别的没有商量。”

父亲见鞭被抓住,挥起一拳打了过来,我一把抓住他手腕,狠狠扇了他两耳光,又响又脆。

父亲呆住了,这是我第一次反抗,他再施拳脚,哪里是我的对手,被我一脚踢在地上不能起来。

我提起日记,大步向外走去,突然之间,我没有痛苦,没有忧伤,也没有留恋,原来我还一直把他当成自己最亲的人,解除父子关系,就能全部放下,反而轻松了,所有的心结都烟消云散。原来,所有的纠结和痛苦,放下,两个字就解决了。

0

禁情河第十八章父子绝情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